不重视男女有别是对修炼不负责任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六日】长期以来经常有同修在明慧网上发表文章,交流关于“男女有别”的问题。有些人(包括我自己)当作耳边风,在男女同修接触方面很不重视这个事。因为要做三件事,在人手不够的情况下,有时需要男女同修配合,特别是在大陆邪恶的环境中还牵扯安全问题,相互不了解的人是不能随便配合的。因此在配合做一些项目上形成整体局限性很大,经常会有男女同修配合做事,这是无法避免的,也是无可非议的。

但是,在配合当中不重视男女有别的法理,致使一些悟性差、执著心强的学员双方或单方面产生邪念,最后被邪恶加强做出不是大法弟子应有的行为来,有的因此招来邪恶的残酷迫害,有的因此自卑消沉不修了,有的因此不能再配合使项目受损,也有的因此破坏了对方的家庭(尽管这种情况是极个别的)。

经常听见有同修讲:大家都是修炼人,男女住在一起也不会有事;还有个别老年或中年同修给单身同修双方介绍成家,说什么“只要不过性生活”就无妨,有人相信了,结果恰恰相反,也有的因此而陷入常人生活中。

我把自己近期经历的事讲出来,希望大家引以为戒。

十多年前因遭恶党残酷迫害致使我们夫妻离异,十多年来我一直单身,根本没有再婚的意思,自以为自己色心去尽。近几年在做资料中因有找人帮忙的执著,一女同修给我介绍一个外地单身女同修,说这位同修想“学做资料、学会了回家乡开小花。”我一听说学会了回去开小花,就同意了。可女方是外地人,在我地无住处,介绍的女同修又说:你家房子有多的叫她住一间,我陪她一起住。就这样那位女同修搬来了,煮饭、洗衣样样家务事都做。开始十多天那位女同修是陪伴一起住的,但时间长了就少来了,最后干脆不来了。

三个月过去了,我还是无动于衷,自以为可以,有同修提醒我让女同修搬走,我却满不在乎,因为女同修的确也是在诚心想学做资料,学会了去家乡开花。可她在电脑的操作上老记不住,经常夜间操作电脑,有时是深夜也在学,因记不住就经常叫我去教她。有一天,我有意无意开了一个玩笑,这一下就被邪恶加强了,欲望起来了,还越来越重、越来越重,发正念也不好使了,没办法了,经常自己打自己的耳光!最后在有点不能自控的痛苦中请师尊加持给这位女同修安排了一个合适的地方搬走了。

这充份说明男女有别的法必须遵守,即使正念强在漫长的接触中正、负的东西会转变。在世间法之内或未圆满前这些物质不可能完全去掉。因此,重不重视男女有别,是关系到对修炼负不负责、对同修负不负责、对自己负不负责、对救人的项目负不负责的大问题!

还有:我们是肩负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的伟大的生命,我们自己要看的起自己。同时旧势力和一切邪恶生命无时无刻不虎视眈眈,眼巴巴的看着我们的一思一念,无孔不入。所以色魔是它利用刺向色心未尽的大法弟子心脏的阴险而又毒辣的毒剑!稍不注意就刺入你、我的心脏,把你、我彻底毁了。下面我们共同学一段师父在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三日的一段讲法:

“总体上从大法弟子整体证实法的情况看,大法弟子都能够在正法时期基本上发挥大法弟子的作用。

当然呢个别的还是有,不精進的呢也一直有,因为大法弟子有三种情况嘛。第一种就是早期和师父有约来的,第二种就是历史上结过缘的,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我结过缘的。那么第三批呢,就是这一次传法中大门打开了,根基好的、有不错的看上去能行的進来了,可是在实际的表现上不太尽人意。到目前还有的人在私生活上根本就不是修炼人的行为,这样的,无论你做的再多也不能圆满。在讲清真相中挥霍大法弟子省吃俭用用来做资料的钱,我一直在告诉你们做什么事首先要先想到别人,你们在使用大法弟子的钱物时想过这些吗?邪恶是无孔不入的,你们一念一行邪恶都在虎视眈眈。你们执著什么邪恶就加强什么,你们思想不正它们就会叫你不理智。大家都在为大法付出,而有的人却无耻的向学员要报酬。你是在修吗?你在和谁讲条件?修炼人的形像哪里去了?修炼人的威德怎么树立?你以为师父在领你们搞常人的政治吗?还有的人头脑一直不清醒、不冷静,自己不注意安全,更不注意其他人的安全。因为当初这批学员走入大法弟子中时就知道在魔难中、在考验中、在那么大的业力的消减过程中对他们来讲都是很严峻的考验,行和不行,那个时候都是未知数。当然这部份不理智的只是很少的。”[1]

因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的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