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观念的障碍 走正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六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二零一二年对我来说是短暂而又漫长的一年,当我精進的时候,我感到时间过的很快,当我麻木懈怠的时候,我感到时间过的很慢;这一年,对我来说又是充满教训和成果丰厚的一年,当出现一些事情的时候会偏激的去做,我行我素,干事心,贪多的人心给一些证实法的事造成一些损失;在这一年,我勤勤恳恳的做着自己承担的项目,突破了顾虑心、自卑心、胆小怕事等人心的障碍,能在大组学法场合分享自己的修炼体会,默默的圆容和补充着协调中的不足;这一年,对我来说也是不断得到师尊鼓励呵护和棒喝的一年,当我在法中深刻认识到向师尊问好是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结果看到在宇宙中金榜上有我的名字,当我用心写了心得体会圆容大法弟子网上法会,结果就看见翻过了一座高耸入云、直通天顶的大山,当我极端的去处理一件维护法的大事的时候,师父借我家人服药过量导致身体更加病变来棒喝我……

要交流的内容很多,我主要从转变观念方面来谈谈自己的修炼体会。

一、去除观念,变被动为主动,救度众生

因为回家过年,面对环境的变化,频繁的人际交往,亲情的干扰,使我一直陷入人中不能自拔,过年期间所接触到的一切,细细密密的、错综复杂的在大脑里放电影般的,不断的翻,不断的翻,排不掉,压不住。很细小的一点儿事,或人的一种姿态、一个眼神、动作都会干扰我好几天,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努力改变这种状态,却无能为力。找不到问题出在哪了。今年回家过年,我提前做好思想准备,排除一切可能出现的干扰,一定要走好自己的路,时刻不忘救度众生。可是过完年一看,比去年没好多少。

直到今年二月参加了丈夫的生日宴会,回来头痛了几天,我才开始冷静、理智的思考:为什么一跟世人接触就会被严重干扰,为什么总是在这上摔跟头?总又悔恨又懊丧!我在心里问师父:为什么救度众生的大好机会,不但没救度他们,反而被人给干扰了呢?突然脑袋里想起师父讲的一段法:“环境是你们自己创造的,也是提高的关键哪。往往我看到你们学法炼功时心态很好,可是一接触工作,一接触人你们就和常人一样了,有时表现的还不如一个常人,这怎么能是修大法弟子的行为呢?”[1] 豁然明白了原来是我一接触人时,对自己是大法弟子的角色,身份不明确,自己本来是去带动、影响、救度别人的,却不去唱这个主角,反而“谦虚、低调”的去当观众、当听众,去听人津津乐道的讲人的东西,等于是主动的接受人的东西,听了不好的东西就从耳朵往里灌。心随时都被人带动着,虽然有时也会借机讲点真相,那却成了附带因素。可见摆正心态,摆正基点是多么关键啊!就这类问题困扰了多少年,现在才恍然大悟。

一些长期形成的观念也在左右着自己。比如一听说要去跟人聚会,首先想到要“打扮”一下自己,修饰修饰自身的形像,便于讲真相,思想用在打扮上,不是充实正念。再有自己一贯谦虚、内向、低调的习惯一到了与人接触时,不自觉的就会很被动,主角主动的让给了别人,话题也是别人说了算,只一味的去附和、配合。很难扭转局面,转入正题。当我找到了这些执著心之后,智慧就源源不断的打开了,不好意思,把别人看大的被动局面也离我远去了,所接触的人也不再那么强硬,高高在上了,变的尊重我了,也愿意倾听了。

二、去除观念,否定经济迫害

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卖耗材的同修问了一句:“你经常花钱买这些,家里人没意见吗?”当时我不假思索的回答:“每个月的工资除了他用的,剩下的都由我自由支配”。此后不久,我丈夫的个人开支突然猛增,由原来一个月只要几百元钱,逐渐增加了四、五倍,买条裤子由二、三百增加到七、八百;皮鞋由二百多增加到四、五百一双;保养车、换手机,请客送礼……,没完没了。刚一发工资,不出一个星期就只剩下五、六百元了。很多开支都是必须的,想控制也没法控制。这种状态持续了三、四个月,把原本准备的活动资金一万多元都花光了,公司给他准备的差旅费五千元也挪用了,眼看陷入十分狼狈的“经济危机”。我又急又恨。与同修们切磋,虽然同修们也帮我找到了一大堆人心,还是没有扭转这种局面。后来偶然听到一个同修谈她听到别的同修说了一句不在法上的话,当时她没有否定,结果不久她就出现了那种不在法上的状态。我听了一震,发生在我身上的这种经济迫害不也是自己承认了的吗?“除了他用的,剩下的都由我自由支配”,首先是满足他用,“剩下的”,意思是用不完的才由我来支配,旧势力不就钻了这个空子吗?一切都是大法开创的,理所当然首先是圆容大法的需要,大法的需要才是第一位的。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贪婪只会在无知中造下更多的业力。因为自己不正的一念,让旧势力利用他挥霍大法资源而造业,岂不是自己的责任吗?

想到这,原来对他这种超高消费又怨又恨的情绪一瞬间荡然无存,觉的是我对不起他了,因为自己的一念不在法上,就让他成了旧势力利用的工具。人多可怜哪!此时的我只剩下一颗慈悲心了,当我认识到旧势力的这一阴险安排后,立即发正念解体旧势力对我的一切经济迫害。晚上,丈夫象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没有邪恶因素支撑)回到家,说在网上订的皮鞋不满意,四、五千的手机玩几天也不新鲜了,为这段时间的消费太高很后悔,感到压力很大,不如实在一点心里踏实……。没有任何外在的力量,丈夫被法归正了!因为公司体制的变动,补发了一个月工资,就这样度过了经济危机。感谢师父帮我平衡了这一切。

三、去除观念,用正念看问题,神韵救人不打折扣

大家都知道,神韵每年都有一套全新的内容。年后好几天(每年时间早晚不等)神韵光盘才会下来,加上下载、选材试验、制作、送到世人手中也得过完元宵节了。快到年底,这一年的神韵项目基本收尾,很多同修就等着做新一年的神韵,也就是说过大年期间反倒基本成了空缺。新年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是假期,也是世人观神韵的大好时机,而我每年走亲访友拜年却没有神韵光盘赠送,感到浪费了很多机缘。我不能在时间段上留下空白,一切都安排的很有序,在过年期间应该得救的人,不能让他们失去机会,所以我和配合的同修商量了此事,想不到她很爽快的答应了,经常出去面对面送神韵的同修也愿意配合,加上其他同修,每人备几盒作为新年礼物,就冒昧的准备了一批神韵光盘。我带一部份回老家,剩下的供本地使用。

过完年回来已是元宵节了,就不断的听到了不同反馈,神韵光盘做太多,同修们压力很大,有的同修不愿去送,都等着发新的神韵光盘。象任务似的分了一部份到各点,又分了一部份给邻县,还剩下一部份(具体情况我不太了解)。面对压力,有想办法尽快处理的,有指责的,也有埋怨的(只是听说)。听到这些,我感到自己有责任,当初没考虑到同修们的承受能力,一味的贪多,只想到多做点多救人,没考虑到方方面面也要配合上才行。一种强大的压力压向了我,一方面来自事情本身的压力,一方面又来自同修的压力,觉的同修有的在埋怨我、指责我。为了能够救度更多众生,辛辛苦苦准备出来的世界第一秀,在同修心中却不重视,我很委屈,反过来也怨同修以这种态度对待神韵。在我心目中神韵是愁做不愁送的,只有嫌做不出来一说,没有送不出去的说法,对这种有年限概念、一有了成品放在那就感到有压力的人心更是理解不了,眼睛一直向外看,明白的一面又知道是自身的业力促成的,这是对我的考验,看我动不动心,可是人的一面又时不时的冒出来,怕碰,怕痛的心一直想保护自己不被触及,人的观念和神的思想一直在较量。

最后神的思想还是占了上风:冷静思考后,想到要以法为大,以整体为大,虽然我做事的出发点是好的,为什么会出现干扰呢?对与不对在矛盾面前都应该找自己,是什么心促使事情并未按照我想象的那样发展呢?经过和同修们交流切磋,才认识到强加给别人的观念在起作用,每当认识到一点什么就要求别人也那样去做,想要别人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其实这种观念一直在我助师正法的方方面面都有表现,只是我没深刻的认识它而已,这次真正刺激到我的心灵深处了,才认识到它的危害性和严重性,师父借神韵这么重大的项目让我摔跟头,借同修们对我的态度造成的压力来刺激我的心灵,转变这种观念,目地是让我升华上来。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激,和同修之间再也没有一丝间隔了,一切不好的念头烟消云散,就象一场梦过去了。以后接受教训,根据具体情况做。

我觉的神韵救人不受时间的限制,不管有多少,每一份都很珍贵,都应该去珍惜。带着对法负责,对众生负责的态度,带着对神韵救人作用巨大的正念,带上几十张神韵,开始一个人到集上送神韵,每送一张神韵,我都会对其讲清楚演出内容、效果和盛况,让世人充份了解神韵的价值和作用,当我才送至一半时,在地上发现了一张我刚送出去不久的神韵光盘,我赶紧俯下身拾起,掸去尘土,用围脖擦干净,发现外封套透明膜一端开了点胶,角翘起来点,我将其抚平,小心翼翼的用广告纸包起来放進包里,准备回家补好后再送出去。当时我向内找,也没找出什么人心,可能还是当初贪多量大造成的。转念又一想:即使没把握好数量,也不允许邪恶钻空子,利用世人对大法犯罪,失去得救的机缘,不管还有多少张光盘,我绝不敷衍,珍惜每张光盘。否定了这一切干扰之后,再送出去的神韵,世人接受时都很高兴,如获至宝,还表示感激。一个小时就送完了。

往回走快到家了,看见前面有个三轮车上坐了两位大姐,穿戴讲究、干净,抱了个几岁的小男孩,前面骑车的是位年轻女性。我一边加快速度追,一边招呼:“喂,等一等,找你们有事。”见我招呼她们很好奇,停下了车。我取出那张包装不完美的盘,面带微笑说道:“你们好,我有一份很珍贵的礼物送给你们,是一张DVD光盘,这是世界上最好的艺术团演的,展现的是中华五千年的神传文化,历史上那些经典的故事通过大型歌舞展现在舞台上,服装美、天幕美、色彩美、舞蹈美、能量强,演艺高超,谁看谁受益,小孩子看了能开智开慧,尤其对学音乐学美术,搞艺术门类有灵感,年轻人面对经济动荡,心理压力,看完之后马上发生变化,柳暗花明了,一出门就来个好消息,老人看了身心愉悦,很多病症就消失了,一身轻松。神韵艺术团每年都有三个同等大小的团在全世界巡回演出,选择一流的剧场,都是主流社会(也就是高阶层)的人去观看,他打破了语言、民族、种族的局限,将上下五千年的中华文化推向全世界,让我们中国人自己也看看我们的古文化有多好。”我看他们个个傻呆呆的听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接着我又说,本来这张光盘不应该送给你们,但是我看到你们很善良,也觉的眼熟,这么好一个缘份一旦错过了,你们恐怕以后再也看不到这台秀了,因为这台晚会光盘是买不到的,花多少钱都买不到,我不想让你们错过这次机会,麻烦你们回去帮我把开口(一边说一边给他们看)给胶一下。”有个人马上说:“没事,不影响,就一点外皮开胶”我说不行,国际一流的秀必须要配有完美的包装。”“哦,那我们回去一定把它胶好,你放心!”我感激的说:“谢谢你们,看了好别忘了给亲朋好友分享!她们拿着盘,如获奇珍异宝,连声说:“谢谢”依依不舍的走了,还不时的回头望。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几年来送神韵从未有过的感动,掉下了眼泪,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神韵救人不打折扣,一张包装不完美的盘却成了最珍贵的礼物,成了最有价值的一张,就看用什么心态去对待。

有一位同修愿意与我配合,这样经过一、两个星期,我们将剩下的神韵光盘全部送到了有缘人手中,此事也就结束了。通过这件事情,我去掉了强加给别人的观念,考虑问题要在一个面上不要在一个点上。在坚持面对面送神韵的过程中,我体会到了坦然、大方和有序,以后也更爱送神韵了。

要表达的方面还很多,用一本厚书也表达不完,每一次机会都是师父的精心安排,每一次升华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点化,每一次感动都会泪流满面。只有把自己当成一个修炼人,才能过关。

个人层次所悟,不在法上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的著作:《精進要旨》〈环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