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闯难关 见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六日】我今年七十岁,于一九九七年得法。下面交流一下我修炼闯关的一些情况和体悟。

命悬一线 大法给我新生

一九九七年四月的一天,我突然出现了一种“怪症”:不能吃东西了,吃什么吐什么,而且越来越严重,就连喝口水,也得吐出来。开始,我按胃病治疗,一直不见好转,眼看着身子骨越来越不行了。这时一位朋友找到我,对我说“有个功法特别好”,建议我炼炼。同时,她还给我送来一本书:《转法轮》

当时我并没在意,翻了翻就给她送回去了。她看我病情日益加重,就又从新把书送回来,还加了一本《大圆满法》。我看书里写的是教人如何炼功的说明,还有详细的动作图解,就产生了兴趣,开始认真读起来。我就是在这种特殊情况下得法的。

一天,我刚想睡觉,隐隐约约好像有人在耳边对我说了一句:“看你黑乎乎的身体。”惊奇之余,我突然感觉全身热得冒汗,很快又觉得格外轻松,这正是我多年来未曾感受过的那种“无病一身轻”的愉快和幸福。

我激动得无以言表,心想,我只是看了看书,还没正式开始学炼功法,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真是恩重如山,我这命是大法给的啊。从此我认定一念,永远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随后,我参加了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在大法的熔炼中,我整天总是乐呵呵的,最大的“爱好”和心愿就是看大法书,睡觉时也总抱着书不放。

“七二零”之后,大魔头操控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媒体也跟着大肆栽赃诬陷。我就走街串巷,给周围的乡亲、邻居讲我自己的得法经历,讲大法如何救了我的命,用真相证实大法。同时,我更加抓紧学法,经常一边带孙子一边背法,常常把《洪吟》的诗抄在手心上,随时背诵。

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确实给后来的过关打下了坚实基础。正如师父所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因为法是基础,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从人走向神的通途,”[2]

正念清除黑手干扰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我再次出现了不能吃饭,吃了就吐的“症状”,还夹杂着浑身一阵阵的疼;同时我孙子也出现了身体不适。偶然间,我看到所在层次的空间出现了一个身穿绿军装、戴着红袖章的影子,并从黑暗中向我发出一个声音:“祸不单行,上医院。”

我当即悟到这是共产邪灵、烂鬼黑手妄图干扰迫害。我丝毫不动人心,只是默默的求师父救我,同时立掌发出强大正念,彻底清除一切邪恶因素。就这样,过了一天一宿,次日清晨,突然听到了一个清晰的声音:“起来炼功。”于是我闻声而动,开启了炼功音乐。等炼完一遍之后,我对老伴说:“你去给我买趟豆腐脑吧,我能吃了!”

后来的日子里,我有时也会出现一些“病业”之类的问题,但我坚持正念清除,使心性在“清除”的过程中不断升华。

勇闯难关 弟子见证神奇

去年腊月二十四,道路冰封雪盖,当晚我到一“病业”干扰中的同修家发正念。回归路上,我突然闪出一念:“该同修怎么不自己正念突破,让大家这么晚了还要来回跑呢?!”——抱怨心刚一露头,立即被邪恶钻了空子——就在我走到一个拐弯上坡的地方,突然感到凭空一股力量,“啪”的一声,把我从自行车上摔了下来。尽管当时求师父保护,没出大事。

但回家后,腰部却疼的不能动弹。晚上炼功,疼得泪流不止,但我总算咬着牙坚持炼完。早晨炼功,依然如此。白天学法,认真向内找,才明白是自己的私心惹的祸。埋怨同修、怕苦怕累的心不都是旧宇宙为私为我的旧理吗?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不也就是自己应负的责任嘛!想到这儿,我的脸有些发红,当晚,我忍着疼痛坚持去同修家发了正念。这次发完正念后,我明显感觉身体轻松了许多。

腊月二十六、二十七两天,因为过年忙家务事,学法有些放松,全身又剧烈疼痛起来,躺下就起不来。我从床上一点一点蹭到地下,又从地下一点点的站起来。老伴问我怎么了,我嘴上说“没事”,可身上真疼得翻江倒海啊!当时就想痛痛快快大哭一场,可转念一想:哭什么?决不能哭!我有师父管,我已经得了宇宙大法,我是天底下最幸运的人啊,这点苦算得了什么!真没料到,我只是这么一想,身上很快就不那么疼了,动作也立马轻快了许多。感谢师父,在勇闯难关的关键时刻,弟子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在这期间,有同修曾提出帮我发正念,我拒绝了,我不想麻烦大家。我给同修讲了一件事:当我疼痛难忍时,就反反复复背诵《转法轮》中的一段讲法:“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3]背着背着,就看见一个黑影从我身上离去,说了声“不考验你了”,眨眼就不见了。同修们听过以后,都笑了起来。

最后,再说一下大法在我老伴身上体现的超常威力。老伴未修炼,但平时对大法的事能理解和配合。一天,他就着虾肉喝了点酒,突然觉得胃部疼痛起来,就对我说,今天接不了孩子啦,我胃疼的厉害。此时,我忽的想起了《明慧周刊》曾经刊登过的一篇报道,说的是同修和另外空间灵体善解的事。当时,我就向躺在床上直哼哼的老伴发出一念,要求另外空间伤害老伴的灵体善解此事,告诉它只要善待大法弟子及其明真相的家属,正法结束时,就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不大工夫,就见一个黑乎乎的小东西,一副挺高兴的样子,一扭一扭的走开了。几乎同时,我老伴猛的从床上蹦了起来,兴冲冲的向门外走去。我问他干什么,他说:“接孩子去,我好啦!”

以上关于正念正行闯难关的点滴事例,在十几年的大法修炼中,可以说经历得太多太多。我深深体悟到:修炼,就是师父指明的正念正行的成神之路,而精進实修就体现在闯难关,去人心,“修得执著无一漏”[4]。师父说:“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5]这就是我们所要的。我理解,做到正念正行,就一定要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坚修大法心不动”[6];同时要保证一思一念都在法上。神路虽窄,只要做到身正眼明,步稳心慈,坚持不懈,就一定回天有望。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澳洲法会》
[3]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迷中修〉
[5]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6]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