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龙游十里坪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六日】我是浙江山区的一位农民,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不到半年,肠癌就没了,没动过手术,也没吃过一粒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遭受迫害后,为了说句公道话,我写了几封上访信,以我亲身经历的体会证实法轮功是正法,是政府误解法轮功,要求还法轮功清白。为此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我还被多次劳教迫害。现在我把在劳教所经历的和看到的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揭露出来。

在劳教所,我们被迫做奴工,从早上干到晚上九点,睡一觉醒来,坐在床上炼功,没有一点声响,也不影响别人,恶警看见就不让炼。有一次恶警说你们夜间还炼不炼功?要炼功都站出来。当时有十几位同修站出来,结果被逼迫站在门口面壁,从晚上九点到第二天早上七点。从那以后恶警强制吸毒犯整大法学员,不让我们炼功,炼就关禁闭,吊铐大法学员。不许学员互相说话,要不就被铐在床架上。有次把一名法轮功学员铐在车间铁门上,大字形吊铐一天一夜,放下来时人已昏迷不醒。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最突出的一次是二零零零年七月份,由省劳教局统一指挥,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集中起来,每人一个房间放着一只靠背椅,逼法轮功学员穿上秋天衣服坐在靠背椅上,两手绑在靠背椅两边,两只脚绑在靠背椅的两只椅脚上 ,闷热的夏天还不让扇风扇,一天只让吃一两饭,二两水,尿屎拉在裤子上。恶警准备七天就达到他们要求,后来有几个三天三夜就受不了这种刑罚,违心的说在劳教所不炼功了才被放下来。第六天大家都受不了说在所里不炼了才放下来。此后又搞洗脑转化。酷刑下的所谓“转化”,使恶警们高兴的开庆功会,劳教所所长吕绍华提升到省劳教局,恶警李红青提拔为四大队长。

中共酷刑示意图:绑在椅子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绑在椅子上

劳教所为了达到他们的邪恶目的,恶毒的用各种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学员认为转化不对,写声明作废,马上就被关禁闭,被电棍电、灌辣椒水、用香烟火烧学员指甲。学员绝食就灌肠。有个法轮功学员被六根电棍电,最后送市医院抢救。有次冬天零下几度时,法轮功学员被关禁闭,逼其站在粪坑上用自来水冲,学员的脚背肿的象馒头。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二零零一年起,法轮功学员一送到劳教所,就开始被强制洗脑,整天逼着看诬蔑法轮大法的录像,日夜不停的放,直至转化,还逼着写三书,然后被分到各个中队,到工厂去干苦活劳役。没有转化的就关在攻坚分队,每人一个房间,整天坐着,安排四个吸毒犯日夜轮流看管,不许和他人说话,不许有纸有笔,家里寄的钱不准用,不让买东西,甚至加期。期满释放要当地六一零来接。

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极其残酷,有个恶警职位是指导员,讲话是比流氓还流氓,这些人似乎是已经没了人性。有几个法轮功学员是被迫害的快死了才被接回家,回家后没几天就离世了;有的被迫害成残废。

这些都是我的亲身经历和亲眼所见,还有许多我不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