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省茶叶检测站工程师王东凌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福建报道)福建省茶叶检测站工程师王东凌女士,1963年生,福州大学化学系分析化学专业毕业后有一个稳定的工作、美满的家庭。仅仅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就被迫害得失去了工作和家庭,两次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两年流落在外,三年的冤狱,其间遭种种折磨,几次险失生命。

下文是王东凌女士这几年遭受迫害的事实,让大家看看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给受害者及其家庭带来了什么?给社会带来了什么?希望这场迫害尽早结束,让悲剧不再上演,让所有善良的人都能有个安定的生活,让有缘人都能進入美好的未来。

一、去北京说公道话,被勒索、骗入洗脑班迫害

王东凌自从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看淡名利,不计较个人得失,在工作上吃苦耐劳,埋头苦干,经常加班加点,每年为单位创造不少效益。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开始,她觉得很迷惘,一个教人做好人、按照“真、善、忍”修心向上,不参与政治、祛病健身的好功法怎么会遭到迫害呢,于是她和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一起走上了天安门广场,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后被天安门公安分局绑架并遣送回榕(福州市),被非法罚款五千元。回到单位后被扣发当年的奖金。

过了三个月后,王东凌女士被非法劫持到由“省610”办的洗脑班,失去人身自由。当时正在上班,时任站长陈郁榕骗说:省技术监督局通知到工厂采样,我们全部下去(当时只有5人在场)。当时王东凌的丈夫正患严重胃病,每顿只能吃一点流质,瘦得脱了像,很需要人照顾。可中共人员们不管这些,由陈郁榕亲自看管,不许回家。该人自从迫害法轮功以来,积极追随恶党迫害修炼人,在洗脑班期间被委任为副班长,协同作恶,她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骂王东凌,无耻的声称她不“转化”使自己不能回家。

洗脑班除了让陪同人员给法轮功学员施加压力外,每天强迫洗脑,念诽谤法轮功的材料,叫所谓“佛教学者”、心理医生、劳教所已转化人员来灌输歪理邪说,强迫看诬蔑法轮功的电视、唱邪党歌曲,甚至叫专业教师教“太极举”、广播操、健美操。还把法轮功学员带到隔壁女子劳教所“体验生活”,施加压力,强制接受歪理邪说。并威胁说,这里(洗脑班)一天一百多元的伙食不吃,就去吃几元的。法轮功学员赖东平由于拒绝接受劳教所的歪理邪说,不让回洗脑班,被关押在劳教所一天一夜。

洗脑班还动员家里人来做所谓“亲情感化”,把这场迫害全怪到法轮功学员身上,胡说炼功人心太狠,害单位出钱(每一单位需出一万元),害单位不能评先进,害单位这么多人在这里陪你们,太自私,只顾自己不顾家人。

在关押了二十几天之后,以莫须有的罪名把王东凌强行隔离关入单间。三天后被恶警带走,关入由单位办的酒店里。由恶警排班非法审讯,不让睡觉,不让合眼,眼睛一闭上就被恶警叫醒。其间被非法抄家,恶警一无所获。几天后一个傍晚,王东凌逃离魔掌,从此开始两年的流离在外生活。

在此期间,她父亲在她不知下落、生死不明的情况下,万念俱灰,一天晩上吞服了大量安眠药,并用橡皮管把煤气接到了卧室……,第二天当人们闻到了强烈的煤气味时,破门而入把她父亲送入医院抢救。当时他昏迷不醒。医生告诉家里人即使救活也只是个植物人,劝家里人放弃抢救,她丈夫(当时未离婚)告诉医生就是个植物人也得把他救活。经过七天七夜的抢救,终于醒过来了,医生都说是个奇迹。

二、散发真相资料被绑架、非法判刑

一天晩上,王东凌在福州大学校园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福大派出所的严孟春和吴幼开绑架。当时任福州大学保卫部部长的任礼康甩了她一巴掌,经过两天两夜的非法审讯后关入本市第一看守所。

当时派出所所长李榕生和王东凌是小学和初中的同学。她父亲自杀一事他完全知晓,当派出所人员通知王东凌被抓时,老人趴在墙上哭,这些事情他都知道。可就是这样,这个李榕生居然四处活动收集加害王东凌的“证据”。自古以来“善恶有报”,李榕生终于在二零零九年患鼻咽癌遭恶报去世,时年46岁。

在看守所关押了十个月后,被非法判刑三年。遭到古楼区法院非法庭审后,王东凌要求上诉,在上诉书交出十天后,二审维持原判结果就下来了,二审如此迅速,连刑事犯都感到意外。此时她母亲刚刚为她请了律师。

三、在女子监狱受到的残忍迫害

在二零零一年一月被关入女监,从此开始二年多漫长而残酷的迫害。现代化的建筑,明亮的车间和整理有序的号房,方方正正的被子,排列整齐的杯碗,干净的地面……,这些很难和肮脏下流的迫害手段联系在一起。

(一)罚站、不让睡觉、队列训练等折磨

进入女监要先到“入监队”进行入监教育和训练。恶警也试图在这里使法轮功学员“转化”。采用的手段是背监规、罚站、不让睡觉、队列训练等。监狱安排了十几名狱警排班轮流对王东凌作所谓的“转化”教育,让她写不炼功的保证。每班俩人,不让她睡觉,罚站、背监规……。入监队长姓朱,待人刻薄、邪恶,在课堂上公然谩骂法轮功。法轮功学员官雨静由于不穿囚服、不走队列,曾被她双手铐住,大小便也不让解开。

在这些手段不能使王东凌“转化”之后,提前把她送到最邪恶的中队之一“十六队”。该队队长叫林燕,现年四十几岁,是福州大学财经学院毕业的本科生。该人外表文静,手段卑鄙、下流,为了往上爬,不择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在王东凌所在的号房安排了几个“特殊”的人物,时刻不离王东凌左右的是一个面目狰狞的五十几岁的女人,为人凶狠,叫林春华,她入狱的罪名是把她丈夫的女人手臂砍了。一个是一心想回家的五十几岁的老太太,只要一扣分(影响减刑)就会痛哭很长时间,一个是长的十分瘦小,身材和面庞都象老鼠一样三十几岁的女人,只要一没拿到嘉奖就会不吃饭、躺在地上打滚。两个打手,一个同样是福大财经学院毕业的学过拳术的三十几岁的女人,叫苏璟瑄,闽南人,被邪恶利用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分顺手。另一个是长的矮墩墩的、一付男人相的台湾人,叫施淑嫒,该人是犯伤害罪被判刑的,手段下流、卑鄙,是一个十足的流氓、恶棍。号长叫张联方,是一个诡计多端的大学毕业生。

刚开始时逼王东凌看邪党书,写观后感,晚上不让睡觉,剪线头或缝鞋子。接下去是罚站,并不让号房的人睡觉,两人一班,每班一小时,轮流看守王东凌。这些犯人在大冬天里从被窝里叫起来,窝了一肚子气,把气都撒到王东凌身上。王东凌经常挨打受骂。有时困了站不住,就被施淑嫒劈头盖脸打下来。

(二)毒打,限制吃饭、上厕所

三人行动小组是监狱针对法轮功学员的,其他犯人只是作个形式,行为上不受约束。而法轮功学员每走一步无论吃饭、睡觉、上厕所,就连站在走廊上都要受约束,每一行为都被限制。只要另外两人不一起去,就去不了,否则就被犯人殴打,因为恶警知道了就要给这两人扣分,就会影响到减刑。三人行动小组是恶警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接手段。她可以很容易教唆另外两人来达到迫害的目的。比如上厕所,另两人不去,王东凌也去不了,只好憋着。晚上更不能把她们叫起来,否则被挨打。一天晚上,王东凌在走廊被罚站时,林春华硬是不陪她去,王东凌只好乘林春华不在时自己去。林春华得知后赶来,把正在小便的王东凌抓住衣领摔在地上,由于用力过猛,上衣扣子全掉了。她们甚至在热水瓶里放了泻药,当王东凌得知后,再没喝热水瓶中的水。

吃饭更是“争分夺秒”,当另两人吃完饭去洗碗时,即使王东凌没吃完也只好倒掉,否则过一会儿,另两人不去就洗不了碗,没洗的碗摆在架子上会被搞卫生的人扔掉,或者恶警检查卫生时借口碗没洗会给号房的人扣分。

每天这些恶徒们都要采取各种手段逼王东凌放弃信仰。一天王东凌正在吃饭,施淑嫒过去一脚把饭碗踢翻在地,恶警中队长林燕正好从门口经过,知道此事后扬长而去。林春华有一次借口王东凌的被子没叠好,一下子跳起来把被子搞乱,叫重叠,王东凌不从,张联方(号长)就把被子抱到恶警处锁起来。晩上被罚站,通宵不让睡,第二天在车间缝鞋子迷糊过去,被林春华用鞋底劈头盖脸打下来。

该队另一法轮功学员叫王磊,是个五十多岁的老教授,只要看上王东凌一眼,就会遭到林春华当场谩骂和殴打。她认为这一眼也会影响王东凌“转化”,因为这关系到她自己减刑。

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每天都处在残酷的迫害之中。试想当一个人睡觉、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由而且还要受到各种各样迫害,是什么滋味?犯人都说监狱是人间地狱,即使当乞丐都不愿意到监狱里来。可法轮功学员受到的痛苦是她们的百倍、千倍,是苦中之苦。

在入监时,狱方就声称是社会主义文明监狱,科学管理、人性化管理,我们就象你们的亲人。不久就知道狱警们是怎样对待这些“亲人”(当然也不排除一些好的狱警),对法轮功学员更是变本加厉,为所欲为,只要能达到“转化”,什么手段都可以使的出来。本来监狱是改造犯人的地方,可是这些“人民警察”却胁迫犯人作恶,折磨法轮功学员。

当这些手段不能达到“转化”王东凌的目的后,一天早上点名后,林燕气势汹汹的叫一个犯人陪王东凌到车间去,把其他人留下来面授机宜,过了一个多小时这些人才到车间干活。当天晚上这些人对王东凌大打出手,首先那个一扣分就不吃饭、痛哭不止的老人跪在王东凌面前哭着求她“转化”,不然她就回不了家。而那个长的象老鼠一样的女人则躺在地上不起来,说王东凌不“转化”她会扣分。随后张联方就跳出来对王东凌说,你逼老人给你下跪,心这么狠。其他人就开始大打出手,她们强行把王东凌衣服剥光,用鞋底扇,用手打、拧,用脚踢,含水往脸上喷,号房9个犯人打了三四个小时,把王东凌打的身上黑一块、青一块,体无完肤。还扬言要用竹夹子夹乳头、拔阴毛、灌大小便……事情过后,她们为了掩盖罪恶,怕其他人看到王东凌身上的伤痕,按号房洗澡。

(三)强制洗脑、吊铐

过了不久,省监狱管理局冯宁生为首在女监办洗脑班,把每个法轮功学员单独关一间,墙上贴满了诬蔑法轮功的标语。每个房间装有一个攝像头,有专人监视,甚至脸上的表情都被看的一清二楚。房间里划一条线,所有活动都被限制在线内,否则将被吊铐。吃饭由专人送来,上厕所要喊报告如:报告警官,犯人某某要上厕所;强迫法轮功学员把自己当成犯人,如不喊报告就不让去;不让睡觉写认识,如自行去睡将被吊铐;强迫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循环放音,音量开到最大,整夜整夜的放;白天强迫坐在小凳子上,不能站起来也不能靠墙。由专人个别作“转化”教育,叫邪悟人员轮番说教……

文的不行就来武的——吊铐。恶警无视王东凌四餐没吃没喝,把她吊铐,把两只手分别铐上手铐,吊在窗户的栏杆上,脚尖点地,全身的重量几乎都落在了手腕上,时间长了两手被铐烂,痛得死去活来。白天、夜晚持续吊,只在吃饭时放下来十几分钟。吊了三天三夜直到双手失去知觉,才被放下来。也不允许上厕所,必须喊邪恶的报告。王东凌不喊报告,就不让大小便,憋了五天五夜直到把小便拉在裤子里,也不让洗澡,只准换裤子。

王东凌绝食拒绝“转化”,被恶警用灌满水的矿泉水瓶直插到喉咙,用手捏住鼻子不让呼吸,这样水直呛到肺里直到快窒息才住手。或是两只手被铐在窗户上被女恶警揪住头发往后拽,再用膝盖顶住膝弯使身体往后仰,再用勺子往里灌。

长时间吊铐,脚底起了大水泡,水泡破了之后,一大块皮粘着袜子被撕下来,双脚肿的站在地上会摔倒。狱方声称是文明监狱,已经取消了刑具。但是不需要什么刑具,一副手铐就置人于死地,日常用品更是随手拈来都能成为她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

不久王东凌被送到了四中队。由于不“转化”,洗脑班那些人要求中队二十四小时给王东凌上铐,吃饭铐一只手,睡觉两只手被铐在床栏上。由于王东凌不承认自己是犯人,监狱采取各种方式折磨。在夏天,十几天不让洗澡,被犯人羞辱。在最冷的冬天被泡在脏桶里,再用冷水往身上浇,用扫把往身上扫。每天被犯人强制穿上囚服,拖到车间挎起来。有个叫张媚的二十岁女犯,被恶警教唆充当打手,经常找借口对王东凌拳打脚踢,污言秽语。用拖地的水浇在王东凌被子上,用拖把往床上拖,用鞋子往床单上踩。分菜时不分给王东凌或只分一点汤,一次王东凌在吃饭,把她的饭抢走倒掉。把口水吐在王东凌脸上。

王东凌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她们采取每日三次灌食。用橡皮管从鼻腔插到胃或是用勺柄撬开牙齿,嘴唇撬肿了,嘴巴周围全是伤痕。恶犯那静,一次恶狠狠的用勺柄直插到王东凌咽喉,使她吐了一大口血。

一次,监狱通知所有犯人都必须抽血,说是搞一个课题,每个人手上都被写上号码,挨个抽血。王东凌不从,被四个人抬去强行抽血,抽完后再抬回来。


迫害责任人:

任礼康,职位:福州大学保卫部部长(福州大学派出所归他管),二零零八年退休。现住址:福州工业路福州大学怡园27座201室 手机号:13905925355

福州大学原派出所所长:李榕生,已于二零零九年遭恶报身亡。

非法抓捕人 :吴幼开,福州大学派出所巡逻员,家庭住址:福州鼓楼区洪山镇凤湖新村172号。
严孟春,福州大学派出所巡逻班班长,住址:福州工业路 福州大学红砖楼2座102室

审判长:卓建伟 福州市鼓楼区法院刑庭 电话:87512076  13906933115

省监狱管理局思想教育处副处长,冯宁生  13860600123  87020075(办公室)

省女子监狱十六中队队长  林燕

省女子监狱恶犯:施淑嫒、林春华、苏璟瑄、张联方、那静、张媚。

福建省茶叶检测站原站长陈郁榕,是绑架王东凌到洗脑班、开除公职的直接责任人。 13509389017    87836281(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