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打真相电话中修炼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十月开始修炼的老弟子,用手机打真相电话断断续续也有几年了,现在我就打真相电话中去怕心,修炼升华的方面与同修切磋。

一、师尊点悟我修炼中有空白

回顾我的修炼历程,在大魔头和邪党狼狈为奸,疯狂迫害中,我曾做过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同修的错事,并消沉了几年。这几年里混同于常人之中,虽然心里有大法好一念,但很少学法炼功。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在师尊的点悟下,我回到了大法修炼中。很想精進起来,但阻力干扰很大,头脑昏沉,晚上学法困。

师父看我真想精進,就安排辞掉临时打工的工作(我每月有几千元的退役金,不打工也够吃喝的),让我集中时间学法修炼。尽管我悟到了这一点,但心里还是放不下打工的事,家人也多次催我外出找工作。有一次在我取的真相资料里,有两份资料其中有几页空白页。我没找自己却找传递资料的同修,说这样的资料要发出去常人会怎么想?影响多不好,其它资料里是否还有空白页?还抱怨印资料的同修。于是两位老同修不辞辛苦的把装好袋的资料重新打开查找,结果没再发现有空白页。我还不悟。在一次集体学法时,我随手拿起一份资料一翻,又翻出了一页空白页。这才引起我的重视:为什么让我看到空白页?这在点悟我什么呢?我得好好找找自己的问题。

经过认真找自己,我悟到师父点悟我修炼中有空白,有断层。我有三、四年基本没有修,很少学法,混迹于常人中。感谢师尊的两次点化,弟子一定要静心学法,弥补空白,精進实修。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学法不困了,打坐时间也延长了,感到提高较大。

二、在手机卡充值中去怕心

打手机真相电话是一个非常好的讲真相救众生的项目。现在电话这么普及,都是为法而来的,为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众生提供了便利条件。

我用手机讲真相刚开始怕心很重,为防止定位骑车很远,总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地点。感觉到处都是眼睛,就好象我一开机就会被发现似的。刚发几条短信,就觉的有危险,赶紧离开。所以第一次发短信,刚发了几条,就发不出去了。心情很沮丧,就停下来了。过一段时间调整好心态换卡后再发。通过学法,发正念,与同修交流,怕心去了不少。

做过此项目的同修都知道,用手机打真相电话比较费钱。但我始终坚持用自己的收入做,花再多的钱也值得。开始用手机卡时,用完一张卡就扔掉,改串号后再换一张新卡。后来我发现有些卡收座机费和月租,如果打完一张卡就扔掉,再换新卡还要座机费和月租,有点浪费资源。如果给旧卡充值,就会节省座机费和月租。明慧网关于手机打真相电话安全须知中说,一张卡用完后就要扔掉,不再续费。这样说是没错,但也不是绝对的,关键看正念和心态。通过学法,发正念,我悟到:手机卡也是有生命的,他很愿意配合大法弟子助师正法,建立威德。给手机卡充值是为了更好的讲真相,救度有缘人。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1]。充值这个做法符合法,可行,只要自己正念足没问题。

当自己准备去充值时,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念:这部手机卡可能被记录定位了,他们正找不到人呢,你去充值不是自投罗网吗?我一愣,似乎有道理。但又一想,这一念从哪来的?这不是我想的,我不要,是冲着我的怕心来的。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神圣的事,不是我怕,是邪恶怕,正说明我做对了。发正念清除它,请师父加持,请正神帮助。于是发了一会儿正念,感到自己空间场纯净了,正念足了。再从常人角度看,我去充值,他们赚钱,店主是欢迎充值的。

于是,我默念着正法口诀,找了一家路边小店,先后两次给一张卡充二十元,给另一张卡充三十元,整个过程非常顺利。感谢师尊的加持。

这里要补充说明的是:充值这个做法不能简单效仿,关键看正念是否足,心态是否稳。

三、在警车突然出现在面前时,正念否定假相

一天晚上,我用半自动手机打语音电话,戴着耳机,骑上自行车边走边打,连续打了约一个小时。时而骑车时而推车走,走了两条街区。不少众生完整听完了一条语音,最多的一个人听了三遍(该语音最后有三退电话号码,感谢明慧同修的精心制作)。当我一脚站地一脚跨在车上给一个人拨打时,突然一辆警车停在我面前。我心没动,若无其事的关机,卸下电池和手机卡,不慌不忙的往前骑,边骑边念正法口诀。同时加一念:邪恶看不见!当我骑车超过警车时,后边的警车又开到我前边停下来。这次我心一动:怎么回事?会不会被定位了,被发现了?我加快速度骑,骑到前边突然右拐進入一条小巷子,心跳也快了。向后看,警车不见了,我拐个弯回家了。

到家后,立即双盘发正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清除干扰破坏我用手机讲真相救众生的一切邪恶因素;即使我有不足,有执着,我会在大法中归正的,绝不允许邪恶以此为借口迫害我。在发正念的过程中,邪恶不断往我思想上反映:有危险,赶紧清理一下手头用过的手机卡,电话记录。我想这些东西没用了,是不应该留着。就把电话记录烧了,把清理出来的六个用过的手机卡销毁了。这时脑子里又打入一念:电脑里有许多敏感资料,还有智能手机也不安全。这才引起我的警觉:这一念哪来的?这不是我想的,我不要。电脑、手机等是大法弟子救人的工具,师父都给下了罩,没问题。这更不是“罪证”,怕什么!这一念从哪来的还回哪里去!过一会儿又有一念说:刚才处理的手机卡放在那里不安全,万一被翻出来怎么办,把它扔到外边去。我正想这么做,转念一想不对。我如果这么做了,这不是默认邪恶到家里翻东西吗?不是允许邪恶上门迫害吗?再说了,那也不是“罪证”。师父说:“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2]。这一念不正,就有可能成为事实。我不听你的,不配合你,手机卡这样处理没问题。邪恶还不死心,把这一念又打过来一次,我没理会。过一会儿,外边有警笛鸣叫,脑子里又出现一念:警车是不是往你家来了?我心里一动,转念一想:不会!“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随即发出强大的一念:清除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黑手、邪魔烂鬼、共产邪灵!背诵师父的法:“历尽万般苦 两脚踏千魔 立掌乾坤震 横空立巨佛”[3]、“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4]。又发了一会儿正念,感觉心态平稳了,邪恶清除了。整个发正念的过程,经历了半宿时间,在另外空间的正邪大战以邪恶被清除而告结束。在师尊的加持下,我终于闯过来了。如果闯不过来,被邪恶牵着走,是很危险的。

现在回想起来,这场迫害假相是自己起了执著心招来的:在打语音电话中,没有始终保持强大的正念,而被来往行人车辆和店铺广告干扰了,看到一家店铺的广告词和汽车尾部的一句话,觉的挺有意思。虽然也知道明慧网有关安全事项中拨打十五分钟后,应关机换个地方再打,但那是固定在一个地方。我这是在移动中,问题不大,以前也有连续发短信一个多小时的经历。

另外这次拨打比较顺利,就放松了安全意识。当第一次警车出现时,自己心没动。邪恶不甘心,又来一次,自己有点心动了,这就是漏。被邪恶抓住放大,一个又一个邪念打过来。让我清理手机卡就清理,是配合了邪恶,潜意识里有“罪证”的念头。直到正念否定清除这些念头时,邪恶才被抑制住,最终被清除。感谢师尊的加持,同时也证明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关键是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

这次正念清除邪恶也去掉了我对电话号码有分别心和对数字的执着。我是用“号码管理程序1.0”软件随机截取250个手机号码,再用“电话号码程序集3.5”软件提取号码,用川宇229读卡器存入手机卡的方式,用半自动手机拨打的。看到末尾数字是“168”觉的这是个靓号,肯定有人用,结果一打是停机。看到末尾数字是“164”时,觉的数字不吉利,可能没人用。结果一打电话通了。向内找自己,是自己的后天观念和人心,是我对数字的执着。什么风水,什么地形,什么数字对炼功人是无效的。我不要这个后天观念和执着。

我在自己所在层次的体会是: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很重要。反映出来的念头不要轻易放过,要用大法来衡量是否符合法。不符合法的及时否定清除。这时主意识要强,心一定要正。如果潜意识里默认邪恶的念头,甚至顺着邪恶的想法去做,就是配合邪恶,它就要操控你了,就要修理你了。这是很危险的。因为这是你要的,按照宇宙的理你要的谁都不管,师父的法身和护法神干着急也没办法。

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大觉〉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