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四.一二”带给我的反思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七日】大连“4.12”事件发生后,本地协调法律诉讼项目的同修间因认识不同产生的间隔得到爆发,并在一定范围的同修间蔓延。项目同修间的间隔为什么会带动那么大范围的同修?怎么样提醒同修站在法上认识项目同修间的间隔?带着这样的愿望,我与几位同修進行了交流,有与项目同修走的近的同修,有只是配合发正念的同修。

以下为经过整理的交流内容:

项目同修间的间隔为什么会带动那么大范围的同修?从项目同修的层面讲,同修看到了这样一种情况:项目同修在协调一个项目时,在自己所在的层次,依据自己来自于法中的认识,正念正行,走出了一条证实法的路。当需要互相配合共同去证实法时,会用自己的认识来衡量不同的认识。因为自己的认识来自于法,而且经过实践的检验,所以会认为自己的认识是对的,会坚持自己的认识。这种坚持是导致项目同修之间产生间隔的一个原因。

但是,这种来自于法中的个人认识不是法。

当项目同修坚持用个人的认识来衡量事情时,可能会局限自己的提高,因为这种个人认识产生于当时所在的层次,而法理是不断升华的;可能也会局限别人的提高,因为每个同修的情况是不同的,师尊给同修安排的路也是不同的,同修在法中的认识也是不同的。

能够指导我们修炼与提高的只有师尊和大法。

项目同修间的间隔为什么会带动那么大范围的同修?从项目小组同修的层面讲,同修看到了这样一种情况:项目同修来自于法中的正念正行,对于身边同修的法理认识及自身修炼,会起到一定的正面作用。时间长了,周围同修慢慢的掺進了对项目同修的崇拜、信任、感激、依赖等人心,再加上亲眼目睹项目同修巨大的付出与承受,又掺進了对同修的情。当项目同修的言行不在法上时,如果不能清醒的站在法上认识,会在人心的作用下去维护项目同修。这种维护是导致项目小组同修之间产生间隔的一个原因。

如果更大范围的同修不能清醒的站在法上认识,陷入到判断事情的谁对谁错中,会去维护自己认为对的一方,从而导致了更大范围同修间的间隔。

但是,这种维护并不来自于法。对于项目同修来说,这种维护可能会使项目同修自我膨胀,迟迟不能归正自己不在法上的言行;对于项目小组及更大范围的同修来说,这种维护可能会使项目小组及更大范围的同修只盯着矛盾对方,忘了或不想找自己。

归根结底,本地整体出现这么大的间隔,一个原因是没有学好法,遇到事情时,不能站在法上认识,不能用法对照自己,真正实修。

同修的交流让我恍然大悟。当我对照同修的表现一条条的找自己时,我惊出了一身冷汗:

项目同修坚持自己的认识,同修与我交流时,我也是迫不及待的拿出自己的认识,把自己的认识摆在大法之上,引用师尊讲法也是为了证实自己的认识,而不是时时提醒同修,首先想想师尊在法中是怎么讲的,遇到的事情是不是因为自己有什么需要提高的地方,帮助同修在法中找答案;同时找找自己,让我听到、碰到这样的事情,哪些是我要提高的地方,赶快放下。

项目小组同修因为项目同修的正念正行生出崇拜、信任、感激、依赖等人心,我身边也有一位同修,自身修炼状态很理性,遇到事情第一念是想师尊在法中是怎么讲的,并时时找自己的不足。同修理性的修炼状态让我很信任他,同修对我在法理认识及自身修炼上帮助也很大。慢慢的,我开始以这位同修是否认可来衡量自己做事的对错。文章写到这里,我也明白了,其实人的表面谁对谁错不重要,重要的是暴露出我这颗人心并去掉它。

项目小组的同修因为项目同修的巨大付出与承受生出人情,比如愿意接近自己观念认可的同修,排斥自己观念不认可的同修。项目小组同修维护项目同修,盯着矛盾对方同修,以致在更大范围产生间隔,我对一些同修,也是因为陷入事情中的谁对谁错,一直耿耿于怀,在与其他同修交流时,有意无意的会流露出对同修的指责,当其他同修被我带动附和我时,我也是在加大同修间的间隔。

找完自己,再回头看看我们本地整体,我们整体出现大的间隔,是不是我们整体的一定范围都偏离了大法,这值得深思及警醒。

以上只是我个人在目前所在的境界,从一个角度交流,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修炼和想法。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