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大连“四.一二”事件的一点心得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七日】四月十二日早晨,大批警察在大连市中级法院门外绑架参加庭审的家属与法轮功学员,及律师被打一事在同修中引起了很大的波动……。

大连地区的同修为了让大家在这件事情上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建议大家在网上举行一次交流法会[*编注:在大陆的迫害没结束的情况下,建议大陆学员不要在网上开交流会,不要再以为当时没有被抓就是没有造成安全问题,并请主动提醒多年来还没看到有关建议的同修*],让大家把自己的想法和看法通过交流都说出来。

有部份同修参与了这次交流。开始我也想介入、后来又觉不稳妥,就一直处于旁观。至此,我想借助明慧一角谈谈我对此次事件的自我反思、修心、去执的过程及现有层次的一点认识。

一、保持正念,不被人心带动

四月十二日早晨,我去中山法院庭外配合整体发正念营救同修。途中遇到一同修说:“今天不开庭了,取消了,不用去了,看来我们的正念还是起作用了。”(因为开庭前几天就已经开始发正念了)。同修还说:“回去以后继续发正念,不能停下。”在我返回的路上,回味起同修的话,不觉的生起了欢喜心。心想:反正已不开庭了,可以放松一下了。正好某超市这两天商品打特价,進去看看,买些东西回来再多发正念补上也不迟,不差这一会儿。進了超市,逛了好一会,又后悔起来:万一法院秘密开庭……?!此时已十点半了,我不敢再想下去,我立即排斥、清除此念头:没有“万一”。我心里一边儿发着正念,一边儿走出了超市。

二、分清人心与真我,去人心,用大法、用修炼人的标准衡量一切

回到家,打开电脑,才知道今天发生了法院外的大绑架。还看到同修昨晚发来的“十二日开庭已经取消”的紧急通知。随后的几天,看到的都是同修对这次“四.一二”事件各自不同的想法及认识。

看着同修的交流,发现部份协调同修之间有隔阂、有怨气、说话语气不够善。甚至有的同修说话很不客气,指责同修这不对、那不对;被指责的同修觉的自己是站在理上的,觉的自己的看法、做法是对的;有的同修以平和的心态对矛盾双方的同修進行调解、劝说;还有的同修悟到向内找、修自己。

此时的我扮演了一个“评论员”的角色,觉的A同修为整体着想指出B同修的不足是应该的,只是语气方面不太注意;一会儿觉的B同修的认识也挺在理上的,不过口气大了些,比较自我;一会儿又觉的C同修的认识不错;……。最后,看的我心里满满的,堵的慌,很不舒畅。

怎么让人觉的都在维护自己,怕自己的人心受到伤害,感觉都在自我中证实自己,而不是证实法?突然警觉:我怎么也在找他们谁对谁错、找别人、修别人去了?!我怎么就忘了修自己呢?!我怎么被他们带动了?!马上悟到:不对,不是我被他们带动了,而是“我”没修去的人心被人心带动了。人心对人心,都是执着心,想不起来用修炼人的正念、本性的一面来认识,来正法,人为的滋养了邪魔。同修不是真的不好,而是同修没修掉的人心反映出来了,没修好的那一面表现出来了。

写到这,我知道是我错了:我没有做到向内找,我在用我的“执着”去执著同修的“执着”。

此时,我马上归正自己。当我归正自己、从新摆放自己的修炼基点后,豁然间,心里开朗起来,强烈的感到堵在心中的那团物质、那些败物在往下掉、在减弱、在消失。

三、放下自我,向内找,修好自己,圆容整体

我想发生这么大的事能是一个人、两个人的问题吗?对照师父的法,我想邪恶敢这样对待我们,一定还有我们修炼中的个人提高与去执著等因素。我们都应该把自己放在其中悟一悟、找一找。我们先不要找责任,要看自己怎么做的,修自己:是不是自己哪儿做的不好?一定有自己要归正的、要修的因素在。

当然了,如果发现协调同修、负责同修有问题,有不足。出于对同修的负责,我们可以善意的指出,这没有错,但要善意。

四、两次梦中点化个人修炼与整体提高

几天后,我去当地学法小组学法,学的是师父在《瑞士法会讲法》。当学到师父有关外星人的一段讲法中的一句“无处躲,无处藏”,一同修读成“无处不躲,无处不藏”。同修们帮她纠正过来让她从新读。等再读的时候,同修又读成“无处不躲,无处不藏”。同修们再次纠正说是“无处躲,无处藏”。同修再次读成“无处不躲,无处不藏”。此时,我没能守住心性,不耐烦的心暴露出来。我无奈的说:“不是‘无处不躲,无处不藏。’而是“无处躲,无处藏。”这时同修再读时,终于把那个“不”字去掉了。我不解的问:是不是师父在你这书上显现出“不”字?怎么老加个“不”字呢?同修说:“没有,我心里想着没有‘不’字,可嘴上就读成‘不’字。哎,这块儿得找找,怎么老读错?看着同修很认真的样子,谁也没再说什么。

我在想:同修一而再、再而三的读错,一定不是偶然的。一定有我要修的因素、要去的东西在。我应该向内找一找是我哪儿没修好、哪颗心该去掉而始终没有去掉?我发现:我很急躁,不让别人说,自我很强,总认为自己对。不能容纳别人的认识。争斗心还很强,总想改变别人,总拿自己的认识强加于人。

晚上发完正念,回想起白天学法时同修的那句“无处不躲,无处不藏”。从字的表面上理解:没有哪处不躲、没有哪处不藏的,到处都能躲、到处都能藏的了(个人理解)。如果邪恶因素敢在我们空间场躲藏,肯定是我们哪里没做好,让邪恶有空可钻。究竟是我们哪里有问题呢?想着想着便進入了梦乡……。

梦中,很多人围着一个大桌子在一起吃饭。桌子上摆着几盘菜,其中一盘是“炸鸡条”。一会儿,一个人又端上来一盘菜,我一看又是“炸鸡条”。之后端上来几盘都是“炸鸡条”。我不解,便问到:“怎么端上来这么多炸鸡条啊?”一人回答:“因为好吃,都爱吃呗。”

早上醒来回想起昨晚的那个梦:满桌子那么多盘“炸鸡条”。我悟到师父在点化我们:同修相互间在计较、在争斗、在内耗、不让人说。并马上想起师父讲给我们的法:“很多神在我耳边讲:你们大法弟子不能被说,一说就炸,说也不能说怎么行,不能被人说怎么修,这叫什么修炼人,等等等等。”[1]这是师父“二零零六年”讲给我们的法,至今已过去七年了。再不修去怎么能行啊?!没有那么多时间了,不能再糊涂了。

第二天,又做了一个梦:我站在一个很大的房子里,周围整个空间场立起了很多、很高的能有三寸见方的红色的柱子。由于好奇心,我用手推了一下离我最近的一根柱子。谁知这一推,这根柱子发生了脱节、错位,我赶快轻轻把它推回原位。心里很纳闷:看起来是一体的挺牢固的,怎么一推,还能活动变成了上、下错位的两根呢?怎么不是一体的呢?我又推了一下旁边的一根柱子,发现也是这样。此时,我不敢再推下去了,感觉很不牢固、很危险,再推下去,怕房子倒塌。

醒来后我悟到:我个人修炼不扎实,有漏。作为整体当中的我们每个人修炼也存在问题,不扎实。整体之间有间隔,不稳定,还没有形成坚不可摧的整体。如果我们都做到人人向内找,形成整体向内找的环境。都把自己这块儿修好,都补上自己在整体当中的某一个漏洞。这样我们就形成了一个无漏的坚不可摧的整体。这样,邪恶就无处可躲、无处可藏、无处可钻了。

所以我们千万不要上邪恶离间的圈套,让我们内部同修互相之间产生间隔,从而让它们有空可钻。

五、一定要重视学法、学好法,因为法是一切的保障

我们在修炼中,无论遇到什么事,遭受什么魔难、面临很难过的关或者碰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时一定不要忘记学法。

还有一个问题,在这里想提一下,我发现有一小部份同修一边做着手中的事,一边播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在学法。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讲:“有些人在读《转法轮》的时候,思想不专一,在想其它的,不能够专注的在修炼中。这等于是浪费时间,不但浪费时间,本应该是提高的时候,却用思想想一些不该想的问题、一些事情,不但没提高,反而还在往下降。如果学不好法,很多事情都做不好。”[2]所以,我们要按照师父在法中所要求的那样去学法,不能一边做事,一边学法。这既没有做到信师信法,又没有做到敬师敬法。

六、把坏事变成好事

同修们,“四.一二”事件已经过去,不管好事坏事,我们都当成好事。通过这件事总结经验、吸取教训,不再出现这么大的损失。我们都不要消沉、不要沉溺,不要“再”形成新的执着。

第一次写心得交流文章,写的不好,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还请同修们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曼哈顿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