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明慧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刚刚一年,立足未稳,根基还没打牢,许多东西还在感性认识上,旧势力就迫不及待的、利用人中的败类发动了对大法、大法弟子空前的、毫无人性、残酷的迫害

当时自己从一个残疾人,变成一个健康人,正沐浴在浩荡佛恩之中,对师父、对大法充满感恩之心。突如其来的迫害让我措手不及,自己来到北京国家信访局、写信给各地信访局、政法委、国家、省市电视台、广播电台反映大法的美好和超常。当时误认为这是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

当时市里五大班子的头头来过我家,镇派出所更是常客,不请自来。我曾愤怒的指责政府人员:“我卧床不起的时候你们在哪?你们来过吗?我失去劳动能力时你来过吗?你们可曾关心过我缸里有没有米,家里有没有柴?大人孩子如何过,那时我小女儿才五岁呀!我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理的时候,谁问过我冷,谁问过我寒!今天我学法轮功好了,你们来了,不让我学,不让我炼,你们什么意思,我好了你们害气是吧!你们还希望我象以前那样的凄惨吗?我只要能好了,你管我学什么呢?”

面对各方的骚扰,自己真的累了,真的不知如何才能闯过这场浩劫。那个时候真的很困惑,纸条式的假经文漫天飞,由于得法时间短,真假难辨。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一份一页一版式的明慧网文章《正信之力可震邪》。迷茫中该同修的文章给我很大的启示。面对魔难我不再意气用事,对师对法坚定不移的正信、百折不挠的坚韧,理性的对待这场迫害,就一定能走过来。心中有底了,只要我在法中,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觉得自己有依靠了,硬气了。同时自己第一次知道了“明慧”两个字。

以后又见到了《明慧周刊》,真是喜出望外,就不断的寻找,早些时候是一页一版的大本,有时接到手已是皱巴巴的,自己确实爱不释手。那时就已和明慧网结下了不解之缘,不管多难,千方百计的搜寻。直到有一天我也开了一朵小花(建立了家庭明慧资料点),才轻松自如的看到自己的明慧。

“明慧网”我是天天上,生怕落下什么。我把明慧网当成我修炼路上帮我辨是非、识正邪的好伙伴,假经文和一些乱法的东西本就不敢出现。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更是对我激励尤佳。同修的正念正行、对法的理性升华、慈悲众生、放下生死助师正法的精進表现,更让我看到差距,迎头赶上。

师父告诉我们重大问题要看明慧网的态度。师父为了给大法弟子建立一个可信赖的网站,师父所有的经文和讲法只在明慧网上发表,我还有什么可疑惑、还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呢?不是明慧发表的经文你还去好奇什么呢?师父讲的你不信,你信什么呢?你不信你还是大法弟子吗?你还能在大法中修吗?

之所以有假的经文在流传,除了有人有意破坏和人好奇心外,许多同修不上明慧网也是一个原因。他不知道是不是师父在明慧网上发表的,好奇和无知搅在一起,促使一些人给了乱法者机会,给假经文市场。如果都能上明慧网,就会知道不在明慧上发表的当然是假的了。你也就不用看了。

不经常上明慧网的,有几种原因,有的确实没有条件;有的有条件也不愿上、不敢上。我也遇到过这样的人,明慧网有些文章不符合自己的理解和观念,说什么明慧不是法,从而抵制明慧网。当然你有不同的理悟、不同的观点,这都不错。明慧网就是全世界大法弟子的一个切磋平台,天天都在切磋,你还用追着去听演讲、去找所谓的“高人”切磋?打开明慧网,有那么多的智者在交流在大法中实修的体悟,金光闪闪,看者从不同角度受益。明慧网的文章干净纯洁,法理清晰。如果每个同修都能上明慧网,就是天天都有人和你切磋。

前几年,我们地区也组织听一个东北同修的巡回演讲,当时就有的同修认为不妥,一个是环境不允许这样兴师动众的,再一个觉得没必要——作为东北同修若觉得有心得,满可以写成文章发到明慧网让更多的同修受益,这样东奔西走的影响自己精進实修,同时对当地同修也容易造成学人不学法。后来这批协调人许多遭到迫害,被邪党判重刑。虽然原因很多,很可能这也是其中的一个。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明慧网也越来越成熟,对真修弟子在修炼中起的作用也越来越不容忽视。明慧网近来连续发表师父评语文章、明慧编辑部文章、通告。我自己就觉得:如果不能经常看明慧网,怎么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呢?我是明慧的受益者,愿大家都来关心明慧网,直接看明慧网,投稿明慧、支持明慧。

这只是自己在这许多年中的一个体悟,不符合法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