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您救救唐海十农场的郑祥星(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七日】鉴于郑祥星面临要做第二次开颅手术,我们家属疑虑重重。为了挽救郑祥星的生命,使郑祥星生命能得到救治,我们把郑祥星的实际情况公布于世,请好心的人们救救郑祥星吧!

郑祥星被迫害前夫妻俩2011年的照片
郑祥星被迫害前夫妻俩2011年的照片

二零一二年七月郑祥星被冤判十年,并于八月八日被投入保定监狱。九月份我儿子在家人的陪同下来保定监狱探望郑祥星,但遭到狱方拒绝,并解释说:“郑祥星在三个月的严管期间,家属不能会见。”我儿子在保定整整守了两天监狱仍坚持不让会见。家人从唐山赶了七百里路为的就是能见一见亲人,但最后只能含着泪回了唐山。

然而仅一个多月后的十月二十八日早上,保定监狱来了两个工作人员到我家,说郑祥星在监狱跌倒,把头摔坏了,已经做了开颅手术,生命垂危。

当天下午,我们赶到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监狱人员带我们来到八楼神经外科一个普通病房,病床上躺着一位病人,头部肿的如篮球般大小,裹满纱布,插着两根导管往外流着血,右眼瘀青,右眼角膜向外凸起,左眼紧闭,嘴张开,舌头向内蜷缩,鼻孔和耳孔都残留着血迹。整个人骨瘦如柴,前心贴后心,四肢被绑在病床上,不省人事。监狱的人告诉我们说这就是郑祥星。看到当时的情形,我整个人瘫软在病床旁,感觉天塌了一样!

保定监狱在未通知我们家人的情况下,已经擅自对郑祥星做了两侧开颅手术,左右摘掉二片颅骨(各十公分左右,一块有裂纹)。据医生说,当时郑祥星被送到第一中心医院时已经陷入深度昏迷, 两侧瞳孔放大5.5毫米,小便失禁。立即采取了抢救措施,经CT诊断,左侧颞骨骨折,半颞部硬膜外血肿,颞枕部硬膜下血肿,右颞部叶及左侧颞叶挫裂伤,脑室积血蛛网膜下腔出血,重度脑损伤。立即采取了手术,从上午十一点左右一直做到下午五点。

当时,对于郑祥星这样一个随时都会没命的重症病人,却被安排在普通病房中,床边连呼吸机都没有。我们查看对郑祥星的用药情况,发现只是简单的输了一些消炎药,我们家人很气愤的对大夫说:“我给我家的猪用的药,都比你们给郑祥星用的药好!”在我们的愤怒谴责下,医院才不得不将郑祥星转至重症监护室治疗。

我们向监狱询问郑祥星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监狱解释说:“郑祥星是在二十六日下午上厕所时摔倒造成的。”监狱并提供了二十六日郑祥星上厕所时的监控录像。录像显示郑祥星来到厕所首先蹲在便池旁边呕吐,之后慢慢站起身子准备方便,身体倚靠在旁边一面一米左右的墙上,身体慢慢的向后倒下,屁股先着地,后脑跟着着地,整个身体仰面躺在了地上。之后一位犯人发现了郑祥星摔倒,叫来了几个犯人将郑祥星抬出厕所,放到了就近的监舍里,在监舍里,郑祥星曾经三次大量吐血,在此期间未看到监狱任何监管人员,只是有犯人帮忙把地面打扫干净。过了将近一个小时,由一个犯人背着,两个犯人在旁边扶着将郑祥星背出监舍。之后便没有了录像,监狱说是将郑祥星送到了监狱医院。我们要求查看医院录像,监狱说没有。

我们见到了当时给郑祥星医治的监狱医院董大夫(监狱医院副院长),就问他当时是怎样对郑祥星进行的医治?他说:“郑祥星送来时,看到郑祥星嘴角上有血,按胃出血治的,只输了些止血药。”我们问:“你知不知道郑祥星是在监室跌倒昏迷后送这来的?”他说“不知道。”我们问他是否给检查头部,他说他用手摸着检查了他的头部。我们非常纳闷,头骨都断裂了,难道用手还摸不出来?

在医院里,对郑祥星每天的医治及检查情况,医院一概不告诉我们,医院说他们只告诉监狱特定的某人,让我们去问监狱的人。我们看到郑祥星一直在死亡线上挣扎,自己却不知道真实病情及检查情况,感到非常焦急和无助。

医院不仅拒绝向我们透露治疗情况,反而在病房安排了警察监视我们每天在医院探望时的言行。就连我们在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附近所住的乐活城市旅馆也被监控,时不时的调出旅馆录像,查看我们在旅馆的活动情况。同时唐海县十农场也派来了两个工作人员,专门监控我们的一举一动。

2013年3月郑祥星妻子为救郑祥星被迫穿冤衣上保定街头喊冤。
2013年3月郑祥星妻子为救郑祥星被迫穿冤衣上保定街头喊冤。

2013年5月郑祥星妻子为救郑祥星再次被迫上保定监狱门口喊冤。
2013年5月郑祥星妻子为救郑祥星再次被迫上保定监狱门口喊冤。

在我们强烈抗议及要求下,治疗条件有所改善。一个多月后,奇迹发生了,郑祥星活过来了!郑祥星的两只眼睛偶尔能睁开,但是看不到任何东西,手脚也渐渐有了知觉,偶尔嘴动一动,能发出微弱的声音,只是听不清说什么,家人多次试图与之交流,显示没有记忆,只是偶尔能知道儿子,但至今认不出我是谁。能吃一点点东西,但是大小便失禁。尽管是微弱的改善,偶尔有点意识,我们家属和医院的医务人员都感到是奇迹。一开始,不但所有的人都认为郑祥星一定要没命了,而且旁边监视的狱警聊天时也说过: “郑祥星死了就好办了”。

逐渐的我们发现,郑祥星的伤势与监狱提供的监控录像以及监狱的解释存在很多矛盾之处,疑点重重,其中存在重大故意伤害和故意杀人的嫌疑:

疑点之一:依据监狱给我们提供的录像来看,发生吐血,没有救治,倒地后长时间无人救护。郑祥星无力瘫倒,是臀部先着地,而且是仰面倒下,不可能伤及左侧颅骨,力度和着力点都不足以造成左侧颅骨断裂这样的重伤。几年前,从监狱内部传出过,监狱打人时,给被打者戴上黑头套,然后用乱木棍猛打脑袋,这样打人,头上没有包,外伤没有,但是却造成严重内伤。这种打法,一般是已经确定不要这个人活了。

疑点之二:我们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八日,我们到保定的第一天晚上,向医院了解郑祥星伤情,郑祥星左侧颅骨断裂,保定中心医院的主治医生说,验伤结果是重击所致,并造成大脑严重受损,医院每次给郑祥星做脑CT 检查时,上面都写的是“脑外伤手术后”检查,与监狱说法不符。

疑点之三:从监狱录像上看,郑祥星从开始吐血到郑祥星后于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六日十八时二十六分被犯人从监室背走,此时从监狱监控录像上消失,直到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七日上午十时许才被送到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这期间十五个半小时发生了什么?如何解释?有何证据。

疑点之四:郑祥星属危重病人,却被安排在普通病房中,床边甚至连呼吸机都没有,而且只输一些消炎药。看来所谓“抢救”也只为掩人耳目,至少是在草菅人命。

疑点之五:保定中心医院主治大夫告诉我们,郑祥星的语言中枢、视觉神经中枢部份被切除。另据其他医生说,郑祥星没有切开喉管的必要。我们怀疑,这样做很有可能是监狱为了不让郑祥星再开口说话。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是受保定监狱委托的定点医院,它们之间存在着合作关系。

疑点之六:郑祥星的病房被狱警严密控制,监狱方完全封锁消息,高度监控,无理搜查,甚至连我们亲属开到保定的私人轿车、我们在旅馆住的房间也被搜查,很显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疑点之七:我们曾听到监狱狱警私下议论:死了好处理,活了不好处理。甚至有监狱人员不止一次当着我们的面说“郑祥星死了就好办了”。

疑点之八:狱方看到郑祥星有清醒趋势,这是监狱始料不及的,在郑祥星恢复的这一关键时刻,保定监狱居然偷偷将在重症监护室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郑祥星收监,在监狱当局控制下的监狱门诊象征性的“治疗”。被收监狱后,郑祥星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脸上瘦的皮包骨,两眼深陷,整个人越来越消瘦,越来越虚弱。完全有可能是为了掩盖真相而杀人灭口。

我们完全有理由对郑祥星的生命安全担心,对保定监狱和中心医院的以上八个疑点提出质疑。六个多月了,郑祥星受伤事件应该有个了结了。我们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起就多次提出保外就医, 二零一三年三月六日在律师陪同下,我们书面提出保外就医申请,但至今监狱方仍一直拒绝办理。郑祥星被收监狱后,监狱每天好几班、每班派三、四人看着郑祥星,郑祥星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失禁。据《保外就医执行办法》,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准保外就医: 一、身患而严重疾病、短期内而死亡危险的;二、身体残疾、生活难以自理的;三、年老多病,已失去危害社会可能的。 郑祥星被医院下病危通知书(保定监狱没有告诉郑的家人代替家人签字),郑祥星保外就医三条都符合,但保定监狱就是不给办理!

监狱方坚决坚持二次手术,把郑祥星被摘掉的两块颅骨补上后,再谈保外就医,这一则说明郑祥星急需治疗,监狱方为什么不让我们家属保外就医补上颅骨?!二则说明监狱方坚持对郑祥星二次手术,仅在病房看护就需要十多名狱警轮流看守,为什么还要坚持监狱方对郑祥星这样费尽心思的二次手术?正说明监狱方要借二次手术之机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我们家属有理由怀疑,所谓的二次手术就是想再次杀人灭口。

现在已经五月中旬了,天气一天比一天热了,监狱的延误时间对郑祥星的手术及康复极其不利。所以要求保定监狱能够尽快启动保外就医程序,同时希望唐山市曹妃甸区司法局、十农场场部等相关部门,在接受郑祥星回家医治的问题上按照法律要求行事,不要再听从凌驾法律之上的如610等某个部门或某个人的指令,执法犯法、践踏法律!千万不要把自己绑在犯罪的审判台上,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多考虑。

保定监狱以前就有几个死伤实例,保定监狱的警察也曾经炫耀,凡是转到这里来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不“转化”的。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经常被施以暴行,有的甚至被打死、打残。沧州市首饰店老板郭汉坡不明原因致死,狱方不准亲属将尸体运回老家,强行在保定擅自火化;石家庄市小学教师吕新书,折磨成严重肝腹水后死亡;涿州市农民王刚因为在监狱炼功,腿被打残,右腿高位截肢,后含冤离世;邢台市李彦生失掉一个手指,还被毒打致脾脏破裂,肝、胆、胃、膀胱等多部位受伤……

通过郑祥星在保定监狱受伤害事件,我们这些老实巴交的乡下人也成了世界名人了。郑祥星的好品行远近闻名,他遭受的伤害也传遍乡里。从郑祥星被抓开始,伴随着迫害的一步步升级,了解此事的人越来越多,同情、支持郑祥星的人也越来越多。签名、摁红手印、写联名信要求释放郑祥星的人数从当初的五百六十二人不断增加,至二零一三年三月,历时一年时间,联名总人数已经达到一万零八百五十二人。时至今日,郑祥星仍在被迫害着,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们家属仍在坚持着,仍在诉说着,各界民众的声援仍在持续高涨,签名、摁手印的人数仍在增加……

我这个没有文化的农家妇女为了救丈夫学会了上微博,不断在微博上诉说着郑祥星的冤情,得到了一万多网友的关注。公布了电话号码,接到了来自全国各地好心人的问候和支持。我们还给北京、石家庄和保定的有关领导打了电话和写了200多封信,得到了相关部门的回复。

养儿防老,郑祥星多病的父母盼望着儿子回家,我们母子需要顶梁柱,渴望着郑祥星回家。为了能挽救郑祥星的生命,母子俩守在保定六个多月了,没有任何经济收入,就差上街要饭了。

不论是河北省、保定还是唐海县,所有涉及到郑祥星事件的人们,你一定要好自为之啊。人在做天在看,上天给每一个人都记着呢。如果你用心正直、善良,帮助无辜,上天一定会给你福报,你的孩子后辈都有德有福了。如果你一味的不听劝阻继续伤害郑祥星,那可是在伤害你自己啊。你看文革中那些迫害好人的,后来不都遭报应了吗?哪一个有得好下场的?你好好想想,擦亮眼睛,不要拿自己的身家性命给上级当替罪羊,将来祸及自己的家人及孩子。希望你们依照法律、秉持良知,为了你自己,做出正确的选择。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请你把手放在心口上,想想在郑祥星事件上是否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是否有执法犯法之处。还望你三思再三思!

郑祥星之妻孙素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