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教养院女所三大队恶人恶事(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七日】我于去年被派出所非法送到马三家教养院,恶警让我在诬蔑师父的“三书”上签字,我不愿昧良心,不签。我学了法轮大法之后,身体好了,性格也变得开朗了,对身边的人都用一颗善心去对待,吃了亏也不去跟人家计较,对生活充满了信心,这都是师父教我的。法轮大法这么好,全世界那么多人在学,为什么要闭着眼睛迫害我们这些做好人的人?为什么要编出那么邪恶的谎言来诬蔑我师父?

我不签,被她们用抻刑,承受不住,被迫在“三书”上签了字。有很多法轮功学员都受过这种酷刑,连六十岁的老人也不放过,只要说真话,不配合她们说假话,就拉到东岗去迫害,有的被抻,有的被毒打,有的用电棍,有的上大挂,直到你答应配合她们说假话为止。

抻床看上去就是一张普通的上下铺的铁床,铁架子都是四方型的,棱角特别硬,硌在大腿骨上特别难受,有的人被抻的时间很长,好几个月都不能正常走路,四肢麻木无力。如上图,手铐铐在手腕上,另一端死死的固定在床架上,腿也被绑着,抻得紧绷绷的,动弹不得,那种滋味特别难受。在抻的过程中,她们隔几分钟就要来敲打我们的胳膊,或用脚踢,那个时候,被手铐铐着的手腕就会剧烈疼痛。有的人一年多了,手腕还是麻木的。

这张床放在那里,不了解情况的人根本就看不出来是用来害人的。

'这是恶警使用的手铐'
这是恶警使用的手铐

一年中,被用过抻刑的有几十人,有的人被抻过两次、三次,有的人被抻过之后还要受其它折磨,如灌食、罚站、扫厕所、不许睡觉等等。有的人被电棍击打的很严重,浑身青一块、紫一块,有的人被上大挂后,两手腕肿起老高,端洗脸盆都端不了。这些被迫害的人中,有许多是五、六十岁的老年人。

大队长张环,副大队长张磊、任红赞,恶警张秀容、尤然、张卓慧、张莉莉、于小川、孙鼎元,她们是迫害我们的主要的打手。另外还有新上来的郭莹、施海燕、于慧晶,这些年轻人也越来越邪恶。王丹凤是干事,也非常恶毒。

马三家劳教所把在“三书”上签了字的人,体力好的分到车间里,白天干活,晚上还要看诬蔑法轮功的碟片。最可怜的就是那些普犯,有些不了解情况的,就会相信,帮助恶警迫害我们,她们是最大的受害者,因为作恶招来的报应是可怕的。在车间里干活,互相之间不许说话,活又脏又累,还要经常挨骂、罚站。

在车间干活的改为一分队和二分队,一分队队长王广云,非常恶毒,动不动就打骂、下手特别狠;二分队队长王琳,是新上来的,很年轻,不明真相,也跟着作恶。

年纪大的,身体差的,和新来的没签字的,就都在楼上,叫新生班。每天从早到晚看诬蔑大法的碟片,有时由张莉莉讲课,有时由王文宏(邪悟者)讲课,讲的都是害人的东西。不愿昧良心“转化”的,就拉去东岗受折磨。

平时,狱警经常拿一些诬蔑大法师父的“问卷”让我们答,按照她们的想法,答错了就要受罚;三天两头儿的让我们说一些诬蔑师父的话,不说也要受罚、犹豫两秒钟也要受罚;三十条背不好也要受罚,或打,或骂,或罚站,或不让睡觉,或是上抻床。时时提醒我们,不许说真话,说真话就要有严重后果。后来,不知从哪里来的几个男警察(一个姓马),在教养院里呆了好几个月,专门帮着迫害我们。动不动就要揭批,动不动就押着被折磨的承受不住的法轮功学员拿着“三书”在所有人面前念,象文化大革命一样。床上摆着假相被,盆里摆着假相毛巾,不许用,但是每天要叠的整整齐齐;上厕所有固定时间,中途想上厕所非常难,有的人想大便,不让去,结果便在裤子里。

除了恶警,还有一个叫苑素芝(音)的人,是个邪悟者,早期也在马三家被迫害过,后来专门帮恶警 “转化”工作,迫害法轮功学员,还有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