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迫害法轮功的官员、恶人遭恶报实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善恶有报是天理,是真实不虚的,从下面一个个实例中,我们也看到了,作恶者的下场也是很惨痛的。在中共迫害修炼佛法“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带动了那些不分善恶和为着自己的利益不敢分善恶的人随从,下场是可悲的。我们真心希望所有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能正视以下这些恶报事实,不要再拿自己的生命和家人的安危当玩笑。一旦恶报,后悔晚矣!

“上海帮”主力帮凶黄菊:高升未满一届 即恶报死亡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日,江系“上海帮”的重要成员、中共政治局常委黄菊,在北京病亡,年69岁。黄菊连一届“常委”都没做满就病死,这无疑是江泽民集团的一大凶兆。黄菊是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特别是在上海当权期间,卖力迫害法轮功,曾于二零零四年在爱尔兰被法轮功学员以“酷刑罪”告上法庭。

“上海帮”主力帮凶陈良宇:二零零六年遭恶报入狱

二零零六年,江泽民亲信、江系“上海帮”重要成员、中共上海市委书记、中共政治局委员陈良宇被查处。陈良宇在上海当权期间,也卖力迫害法轮功,真是恶报来的快。

宝山区公安局国保处警察魏志耘夫妇暴毙

魏志耘,女,二零零五年,自宝山区看守所调入宝山区公安局国保处,专司迫害法轮功,同年加入中共邪党,因迫害法轮功得力,后提升为国保科长,年薪十多万。二零零六年,上海开“六国峰会”期间,大肆迫害大法弟子,魏志耘获邪党奖励一万元。

二零零七年一月初,认识魏志耘的法轮功学员对她讲真相,劝诫与救度她。魏志耘却魔性大发,叫嚣:“我不相信因果,共产党给钱就为它办事,人总要死的,无所谓。”并恶言诋毁法轮功创始人,认为自己年轻,口出狂言要和法轮功创始人比比“看谁活得过谁”。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九日,也就是魏志耘口出狂言二十多天后,她正常开车到单位上班。上午开例会之前,她正拨打着手机,突然倒地不省人事,随即瞳孔放大,大小便失禁,二目大睁,暴毙而亡,死状惨不忍睹,其五官扭曲肿胀,尸体变形膨大。包括魏志耘在内的任何人都不会想到,恶报来得如此快,如此惨,当年魏志耘四十二岁。

魏志耘的暴毙在上海宝山区警界引起震动,上海中共黑恶势力为掩饰心虚,也为了给手下打气壮胆,以继续维持迫害形势,于是以重金“安抚”家属。魏志耘的丈夫在上海宝山区某单位担任领导工作,在妻子作恶遭报后,他不但没有从中反思吸取教训,反而欣然接受了上海邪党抛给的十五万元所谓抚恤金,享受着所谓烈士家属的名头。

二零零七年九月的一天,魏志耘的丈夫对一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恶言相向,并咒骂。两天后,他下班回家,到住宅楼下欲取钥匙开门时,突然身体失控,几乎不能动弹。后送医院抢救,被诊断为脑溢血,随即进行手术。医生打开其颅骨后,积血喷出,不治死亡。

上海市提篮桥监狱恶警成玉标遭恶报暴死

上海市提篮桥监狱是凶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恶警成玉标是上海提篮桥六监区狱警,中共邪党党徒,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后遭恶报,殃及他的妻子。二零一二年三月,其妻在小区门口突遭车祸,人被撞飞六米远,当场死亡。

上海闵行区610施文清遭恶报得癌症

上海610恶人无法无天,闵行区610的施文清遭恶报得癌症,仍狂妄至极:“管什么法不法的,有权就是法!”

上海原国保副处长杜建明遭报得血癌

杜建明,原上海市徐汇区国保处副处长,主管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后调任徐汇区田林派出所指导员。杜建明迫害了很多的法轮功学员,现遭到恶报,得了血癌。

上海市普陀区居委会书记遭恶报患癌症

韩玉琴,上海市普陀区清涧八街坊居委会中共邪党书记,其丈夫是公安人员。该地区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的文件都有韩玉琴的签名。现韩玉琴已遭恶报,身患恶性癌症,家人可能对她隐瞒了病情,她还在该岗位做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帮凶,希望韩玉琴能早日悔改,不再做坏事。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肾移植科负责人遭恶报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因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而遭恶报。副院长、泌尿外科主任王国民,因心脏病入住心内科监护室,按照心肌炎治疗无效,于2007年4月6日植入人工起搏器。王国民是中山医院泌尿科和肾移植科的总负责人。现在该科的肾移植已基本停止。

上海长征医院器官移植研究中心主任朱同玉活摘器官被国际起诉

上海长征医院器官移植研究中心主任朱同玉因参与非法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牟利,于2006年7月,在美国波士顿参加2006年“世界移植大会”期间被起诉。

上海徐汇区看守所恶警丁隽遭恶报被判刑

丁隽,上海徐汇区看守所三楼(关押男性人员)恶警,经常威胁、折磨、毒打被绑架的大法弟子。2000年10月,丁隽拿来一根约束带(牛皮),将大法弟子张勤双手一前一后铐住,然后罚站。三天三夜后,张勤的腿又粗又肿,后来送提篮桥监狱医院急诊。医生说快送外面大医院治疗,可能要锯腿,晚来一天,腿就保不住了。丁隽为了推脱责任,告诉张勤家属说是张勤自己生重病,让送医药费。后来张勤的腿烂了大大小小三个孔。天天送医院治疗,过了两个月才好。

2000年12月,大法弟子蒋业祥在一进看守所,就遭到丁隽的毒打,在严寒的冬天里,丁隽让蒋业祥趴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然后,拿来冷水,一遍又一遍的往蒋业祥身上浇水。然后,又拿来手铐,反铐蒋业祥的双手,用脚踹着蒋业祥的背,双手反复向上拉手铐,一边拉还一边说,“我就是魔鬼,你只要在我这儿,我就让你的半条命死在我这儿。”后来,蒋业祥绝食,看守所把蒋业祥吊铐三天,然后丁隽强行带蒋业祥到监狱医院灌食,在医院里,丁隽对蒋业祥张口就骂,抬脚就踢,当时在场还有很多警察和医生,但都熟视无睹,好象就是应该的。当蒋业祥提出要小便时,丁隽说了一句,“忍着”。

蒋业祥第二次绝食时,丁隽把蒋业祥双手反铐在栏杆上,找来被几个关押人员,用铁调羹撬开蒋业祥的牙齿,捏住蒋业祥的鼻子,然后,把饭强塞进去,然后,用脏的抹布堵住蒋业祥的口,几乎使蒋业祥窒息。蒋业祥在被吊铐三天后,双手全部浮肿。

看守所让大法弟子杨育晖在上级检察时,说一些生活条件好之类的假话,杨育晖拒绝配合,丁隽当众威胁说:“我要让你只剩半条命。”

丁隽在2002年把被关押人员打死,后被判刑六年。

上海提篮桥监狱恶警傅克琥因恶报入狱

傅克琥,上海提篮桥监狱恶警,五监区(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监区)教导员,在迫害大法弟子高峰时,调到该监区。主张暴力逼迫大法弟子“转化”,一手策划和实施对大法弟子杨育晖的极端暴力迫害(详见明慧网其它有关报道);他还冲进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复旦大学研究生何冰钢和英国留学归来的李亮的禁闭室中,直接暴力威胁和恐吓,要让他们“开摩托车”(一种暴力折磨)。平常,他勾结他的亲信沈言荣(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青年实验中队的中队长),变换招数折磨大法弟子。监区养过一只蝈蝈,他曾每天掐掉蝈蝈的一只腿,最后再看着没腿的蝈蝈慢慢死去。那个替警察养蝈蝈的刑事犯说:没见过这么狠的人。罪恶终有报,后来,傅克琥因收受周正毅家属贿赂的一辆九成新轿车而被刑事拘留。

中共酷刑:开车拖拽
中共酷刑:开车拖拽

上海女子监狱恶警运用心理实验邪术搞迫害而遭恶报

上海女子监狱恶警非常邪恶的运用心理实验邪术,伤害和控制法轮功学员。害人终害己,无论是犯人还是警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心理变态,例如,一天深夜,凄厉的惨叫声划破死寂的监区楼面,一个犯人趁另一个犯人熟睡,把一瓶滚烫的开水兜头浇下去。牢门都锁住了,钥匙好半天才拿来。在这个不短的空隙中,又一瓶滚烫的开水淋下去。行凶者还用椅子打对方。所有的人眼睁睁看着无能为力,只听见受害者撕心裂肺的嚎叫,极其恐怖。这一起严重的狱内犯罪案件,究起原因来,二人并无深仇大恨,也无明显矛盾,仅为不值一提的生活小事犯案。而行凶者本也不属于暴力类型的犯人,相反都认为她相对比较老实。监狱方面有意淡化事件的影响力。其实,犯人们都知道,整天生活在整人和害怕被整的环境里,迟早会发生这种事。经常的,你会看到某个犯人突然就歇斯底里了,比疯人院还可怕。因为这件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骨干、该分监区姚中队长被调离。

闸北区“六一零”方建荣参与迫害 祸及家人

方建荣,上海闸北区“六一零”人员,多年来一直指挥并直接参与对闸北区内众多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如冯蓉霞、喻培英、金惠珍等的监控、绑架、抄家、劳教、判刑等迫害罪行。法轮功学员曾多次给方建荣讲真相,告诉他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但他还是一味地作恶,如今殃及家人,他的儿子突然死亡,死因不透露;他自己则精神崩溃。古人云:“犯罪达不到极点,刑罚就加不到妻子儿女身上;作恶达不到顶端,殃祸就落不到子孙身上。”受到祸延后嗣的最重惩罚,还不惊醒?

上海居委书记诬陷法轮功学员 恶报殃及妻子

余俊群,上海市徐汇区石龙路佳丽苑居委书记,家住徐汇区百色路汇成四村9号楼101室,长期利用职权诬陷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袁秀芳等,大法弟子和其讲真相,他也不相信,终遭恶报,殃及妻子,他的妻子才五十三岁就得了肝癌,五个月后死亡。

上海“老娘舅”系列节目编剧人夏袁寿遭恶报 祸及家人

夏袁寿,男,近70岁,为上海滑稽剧团编剧本,妄信恶党对大法的诬蔑造谣,肆意构造诽谤大法的不实剧情,通过上海东方文艺频道“老娘舅”节目毒害世人。近期,他次子夏某某过年前因身体不适住进医院,诊断为肝癌,暴病死去,年仅41岁。

上海和全国各地一样,恶人恶报的事例越来越多。法轮大法弟子真的是为你们好。还在参与迫害的官员们啊,请冷静下来吧,做官是一时的,做人是一世的,生命是永远的,请好好想一想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