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刚得法和受迫害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八日】我在二零零八年才得法,因为工作关系,同时也很少接触同修,基本是独修。感性中知道这部法是宇宙大法,也知道大法的珍贵,由于我学法不深,没有理性认识法,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思想深处隐藏着两个很不好的观念:第一个是我知道大法了,觉得自己了不起,在心底深处看不起别人;第二个是认为自己学了法了,有了保险了,什么都不怕(其实是假的,表面的,真正被迫害时,却没有做到,那个怕心就出来了),无所谓。被这两个观念长期带动,在想法和行动上表现出来不被别人理解,再加上讲真相时都是在证实自己,而不是在证实法,这样就导致了没有效果,我这时没有找自己,反而认为这人太差劲,我把宇宙大法告诉你,这么好,你怎么就不接受呢?怨恨等不好的心都出来了,不但救不了人,反而把人推的更远了。

误在这个状态中时间太长,结果被邪恶迫害。现在就知道师父为什么反复讲多学法,多学法。法学的好了,同化的多了,就会越来越理性,认识和行为就越来越在法上了,和宇宙的特性真、善、忍就会越来越同化,越来越近了。

在监狱中,由于没有正念,有怕心, 被邪悟的东西迷惑,接受了他们的邪的东西,错误的转化。但是在心底深处,我知道大法好。正邪在我心中暗暗较量,终于正的因素占了上风,在好几个同修的帮助下,我认识到了错误,和同修开始学法、背法,相互提醒、交流,促進。随着认识的提高,我心中有了一念:以大法为标准要求自己。

出狱后,虽然心中有了这一念,但是那些邪的东西没有清理干净,我虽然知道要学法,学法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但是在它们的阻挡下,我好长时间都没有学法。

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开始学法,学法后许多问题都迎刃而解,也知道怎么去做了。

那段时间,思想里杂念,乱七八糟的东西非常多。在那一个月的时间内,我就这样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学法,同化法。按照师父说的,抵制,区分,排斥那些不好的东西,有时候满脑子都是,很强烈,抵制不了,我就按照师父说的,看它们表演,很快那些东西就没了。

我原来盘不上腿,都是散盘,不盘腿的时候,我在心里说,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坚持下来,可是一到真正盘腿打坐时,疼得腿打颤,浑身都打颤,我就放下来了。这样一直没有突破。前段时间和一个同修交流,他说了他的突破体会,不管有多疼,不管有多闹心,音乐不停,他就是不把腿放下来。那段时间,刚好腿重叠的地方还出了很多水泡,水泡反复出,反复破,他也不管它,就是坚定的一念,音乐不停,就是不把腿放下来。很快就突破了,还让我看了他腿上水泡的痕迹。通过交流,我知道要坚定正念了。恰好昨天看到明慧上刊登了一个同修的文章,文中同修说,第一次盘腿就突破了盘腿一小时的关。我想我也要突破了,于是昨天晚上,我就坚定一念,心不动,任何情况下都不动心,音乐不停,就是不把腿放下来。结果单盘第一次坚持到音乐停止,(以前都是中途就把腿放下来了。)在盘腿上有类似状态的同修,请坚定正念,肯定能做到。希望尽快突破,早日突破。

以前我看到同修有不足的地方,就说同修差劲,修得不好,看不起人家。现在通过学法认识到,其实是以大法为标准,以心性为标准来看人的。同时也反映出自己没有慈悲心。没有向内找自己,总是盯着别人,不找自己,这就是没有实修自己,没有把修炼落实到一思一念一行上。另外我认为修炼人是本质上在提升,而常人是在外表上改变。比如,有一个同修在商场里买东西的时候,售货员非要说这个同修拿了他的东西,同修解释了没有之后,看到售货员根本不听,就不再和她争辩了,售货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引来一堆人围观,说了很长时间,这位同修心态很平静,心平气和的,就静静的任她说。这时,有个顾客把商品还给了那个售货员,说拿错了。那个售货员一下脸通红,很难为情,给同修道歉,同修心平气和的说没有什么,同时利用这个机会给她讲了真相,她很顺利就接受了。要是常人的话,可能要闹的很大。这种例子很多,师父在书中给我们举了很多例子,同时相信大家在生活中都看到或经历很多,这些常人很难做到的,而对修炼人来说,就不算什么,是必须要做到的。

这是我的一点粗浅认识与刚得法和受迫害的同修交流,共同精進!水平有限,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