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是什么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八日】中国人越来越能认识到中共及其党徒的罪恶了。在网上有许多精彩的段子被人们传阅。一位大陆媒体人谈到大陆的环境与资源的新闻时评论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前三十年你们拼命毁文化,后三十年你们拼命毁物质。夜以继日地挖取地下资源贱卖掉,强拆地面的民房,污染河流空气,用高税赋和低工资榨干百姓,我们的子孙没有了生存资源。你们的子孙移民走了。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恨这个国家,毁之唯恐不及。”

其实中共毁坏文化和物质一直在同步进行,前三十年也在毁物质,如大炼钢铁时的乱砍乱伐,后三十年更是拼命毁文化,迫害信仰,败坏道德,中华传统文化中儒家所倡导的礼义廉耻荡然无存,佛教、道教所宣扬的因果报应被讥为封建迷信。

还有一段话揭露的更深刻:“民有钱——你贪,民有女——你奸,民有房——你拆,民有话——你删!民有难——你演,民有冤——你关,民有事——你推,民有疑——你编!民有物——你搬,民有苦——你窜,民有孕——你流,民有摊——你掀!民有产——你共。民骂你是王八蛋,你却自称父母官。”

上面这个段子中的“你”指的是中共贪官,也完全可以用“你们”来代指。由此可见民众对中共及其党徒的唾弃和厌恶之情。

法轮功修炼者按真、善、忍做事做人,而中共恰恰因为他们做好人而去迫害他。我们看看中国民众对这些中共恶徒是怎样斥责的:

河北雄县一铺西村有位叫马老哞的老人修炼法轮功。他在本村开了一个小超市。二零零二年马老哞去县城进货,批发部的老板按照他要的货开好单据装货,当他把货物拉回家中摆货时,发现进来的烟不对,他要的是软包烟,批给他的却是硬包烟,这其中的差价一百多元。他马上骑车返回批发部,对老板说“刚才批给我的烟拿错了”。老板说:“不可能的,我们给你装货时一样一样的都对好了,怎么会错呢?”他说:“我要的是软包烟,你给的是硬包烟,这差价一百多元,我是给你送钱来了。”老板好大一会儿才缓过来,很是感动。他对老板说:“做生意都不容易,该得的钱要得,不该得的钱不能得,这是做人的良心和本份。”

马老哞在乡亲中也有很好的口碑。谁家的电灯坏了、插座坏了、电视没图像了,只要叫一声他马上放下手中的活就去帮忙。特别是有些人有了解不开的心结呀,因为什么事心里想不开呀,都来找他帮助开脱开脱。他都会耐心地听,善意地劝。时间一长,周围的人都称他是“精神大师”。他家还被村里评为遵纪守法户、五好家庭户。

可是因为修炼法轮功,他和妻子却屡遭绑架和骚扰。有村民质问参与迫害的这些人员:马老哞是一个全村公认的好人,你们为何要打压迫害好人?打压迫害好人你们是什么人?问得这些人张口结舌,答不上来。

在青岛市黄岛开发区有位叫高丽红的女士,她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大法要求做一个好人,善良的人。她从二零零三年开始多次给青岛市慈善总会捐款,总计有几万元,从不留名,捐款证上都是写的“高女士”。可是她却因为修炼法轮功“真善忍”,被中共非法判刑。她的母亲拿着捐款证去找执法人员说:“做好事不留名,这样的好人你们都抓,你们是什么人啊!她的孩子还那么小。你们连点同情心都没有。”老人的哭诉让这些执法人员不敢面对。

上海市徐汇区乐山路有位老太太叫姚玉花,年近六十。她早期下岗,家庭收入微薄。在家待业时,曾有两次较好的上岗机会被人取代,她都平静地说:“谁能上岗都是件好事,都是姐妹,何必你我。”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的就业之路更加坎坷。一个体老板娘遭警察恐吓后不敢再用她,口口声声说:“你是个多好的人啊,警察要不上门该有多好。”有个日本料理店的老板,因为她的勤奋、诚实,曾放心的把整个店铺托给了她,可警察一次次地骚扰,她又不得不离职。

她在大商厦做过、小店做过,送过报、做过家政,没有一次因为她的过失而离开,那只迫害她的黑手如影随形。直到她遇到一个坚持正义的店长。

在这个店里,她帮助同事,义不容辞;店里商品破损了、过期了,洗洁精、草纸用完了,她总是默默地、用自己微薄的收入买下、替换好,从不张扬。店长每每说:“姚玉花,知道又是你买的,这种傻事只有你做。”店里频繁失窃,员工怨声载道,她安慰员工,讲因果报应,平息店长的怨气,使这个小店的环境变得你谦我让,和睦常在。

一次,店里的中华烟被人调包,如果“假货真卖”,店里、个人都不损失。可姚玉花说:“骗子骗了我们,我们再骗顾客,我们也成了骗子,这种事不能做。”于是她主动买下了假烟,承担了几千元的损失。家人不干了:“你累死累活得几个钱?这一下几个月白干了。不如别干了。”她耐心地跟家人说:“我在场,我也有责任。不能转嫁损失给买主。”

二零零五年邪恶将她绑架,店长一次次电话要人:“你们抓这样的好人,你们是什么人!”

大家知道,迫害善良的一定是邪恶的,专门害好人的人就一定是坏人。尽管这些坏人寄生在一个邪恶的政权里,但是中国民众已经认清了它,并将它与中国民众分离开来。这一句对迫害好人的人的质问“你们是什么人”,将中共及其追随者的本质揭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