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小组同修 共同修炼提高 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八日】我们学法小组有十几名同修,成立已有七年了,都是得法十几年的老弟子,多数是老年女同修,年龄偏大,文化水平偏低。除了一位也是近五十岁的女同修年轻以外(该同修简称为B同修),其他都在六十岁以上,最大的八十岁,对法理的认识有一定的局限。刚成立学法组时,有的同修还不太明白怎样修自己,不知道如何向内找,在整体配合上有私心,有自我保护的心。随着学法组不断的集体学法,组里的同修们整体上也在不断的提高升华。几年来,学法组经历了风风雨雨的艰难历程,理性越来越成熟、正念越来越坚定。我就说说我们小组两年来整体提高过程中的一些经历。

近两年来学法组经历了几件大事:一位老年女同修失去亲人(小同修);一位女同修被邪恶枉判了九年,俩位同修被绑架到洗脑班。面对这些关、难,小组同修都能从法上认清这是邪恶的干扰和迫害,同修们没有被邪恶击倒,没有消沉,一次也没有停止过集体学法。痛定思痛,大家从中吸取教训,更加抓紧学法,认真学法,向内找,在修心性上下功夫,在实践中魔炼自己,同修们逐渐走向成熟。

善待他人,为别人着想

老年女同修失去的亲人是她的孙子,当时老同修悲伤过度,想不明白为什么孙子也是得法的人,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悲剧。小组的同修当时也没有从法理上大慈大悲的角度去安慰同修,而是以指责和说教的口气说服同修,使当事同修感到心里更是悲伤,实在过不去了,就说“你们没有善心。”这时大家都震动了,是啊,遇到任何事情都是我们修心的机会,大家没有在这件事情中给同修安慰和鼓励,而是造成了极大的压力,这不是干了旧势力高兴的事了吗?

通过此事大家认识到了为别人着想不是指责,不是说教,而是站在为他的基点上和同修一起走过艰难的难关。大家心性上整体提高来了,失去亲人的同修很快在巨难中闯了过来,振作起来。悟到了人各有命的法理,同时否定旧势力的干扰和迫害。以修炼人的心态圆容好家庭,使家人从她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超常,更加理解和支持她修炼大法。从此大家都能从内心本着善念看问题。这是我们整体向内找的开端。

修去自私自我和人心,整体共同升华

两年前,一位女同修在讲真相中被诬告而被非法判刑九年。我们小组的同修积极参与营救,但是因私心和怕心没有完全做到正念正行,在邪恶即将非法审判的那天,同修们商量好准备到现场发正念和营救,可是自我保护的心使整体没有坚持做到预先商量好的程序去做,把出现邪恶干扰的假相当成了随心演化,最后放弃了营救的方案,使邪恶达到了迫害的目地,将女同修诬判九年。这是一次自私自我保护的私心造成的沉痛教训。

一年前,组里的又一位同修因讲真相被绑架,当时大家也是积极营救,但因整体没有提高上来,同时在几天内邪恶又绑架了三十多位大法弟子,使我们整体受到干扰。整体的埋怨心、无奈心以及被干扰后不能静下心来找问题的原因所在,造成了我们表面上忙着营救的事情,实际却是费了力而没有达到目地,被绑架的同修因正念不足,使邪恶迫害大法弟子找到了借口,在黑窝中无奈的被迫写了“转化书”,给个人的修炼中造成了污点和阻力,这是我们整体没有升华上来的沉痛教训。

该同修回来后非常后悔自己的污点,在学法组上大家尽力安慰同修的同时也看到了各自的问题,通过此事整体认识到一个修炼人的伟大是为别人着想,救人中也有救同修的责任,抱着自我的人心是永远走不出人来的。

整体配合 再次营救同修

就在我们整体提高上来一点的时候,经过上次的营救失败,我们在学法中看到了问题的原因所在,为此同修们整体上都知道要走好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就要不断的多学法、学好法。随着学法的精進,整体上不断的提高升华,使我们小组的同修在以后的修炼中无论出现什么问题基本上都能从法中看问题,所做的也能站在法的基点上去思考。为此在去年的又一位被绑架同修的营救中我们整体配合体现出了大法的威力,达到了正念正行,营救成功。具体如下:

一位曾经参加过我们小组学法的男同修,四十多岁(简称A同修)。因家乡整体配合的需要,三年前回到老家某县。去年因在老家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当地恶警跟踪绑架,劫持到省城的洗脑班迫害。我们组的同修听到后,开始时积极为A同修发正念,同时联系了各方同修,建议每天有时间就多发。又与该同修的家乡同修取得了联系,商量着怎样将同修营救出来。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家乡同修的依赖心使整体上渐渐的放松了此事。通过学法醒悟到同修还在黑窝里,师父讲过:“他的事就是你的事”[1]。我们不能放松营救的意识,这时大家商量去见一下A同修。学法组八十岁的老年同修和六十岁的儿媳(同修)俩人自告奋勇,正念很强的决定亲身去见该同修。去见的当天大家整体配合发正念,老年同修以从外省来的亲人想见一见该同修的身份,在没有任何所谓“证明”的情况下正念十足的進黑窝见到了A同修,还智慧的讲了一些鼓励A同修的话。

回来后大家感到整体的责任是不能叫A同修总是待在洗脑班里,应该加持A同修正念走出洗脑班,同时多次到洗脑班附近近距离发正念,念力集中强大,就是要捣毁那个魔窟,营救同修。在这期间,我们又一次送衣送物给A同修。

A同修的家人有一个在外地的姐姐和一个妹妹以及老母亲都是修炼人,但因为其姐姐曾经被绑架迫害,心里有怕心没有为其弟弟出面营救,妹妹是新得法的也没有想到要去营救哥哥,老母亲也是八十多岁的老年同修,家乡的整体配合没有升华上来达成共识。为了营救A同修,也为了A同修家乡的整体共同提高,我们组的B同修于今年年初,两次到A同修的老家,几百公里以外的县城与当地同修见面切磋,商量营救A同修的方案,耐心诚恳的与A同修的母亲交谈,鼓励A同修的老母亲去洗脑班要自己的儿子。A同修的母亲受到鼓舞后,明白了自己的儿子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错在抓人关人的邪党政府。老人打消了顾虑,消除了怕心,在当地同修的陪同下来到了省城。

A同修的母亲到来之后,我们小组的全体同修及本市通知到的同修,一大早就赶到洗脑班附近,与老人见面。以修大法人善良祥和的心态;以大法弟子一身正气的形像感染激励着老人。老人家很受感动:有这么多好人关心我的儿子,有这么多大法师父的弟子们和我的儿子在一起,我还怕什么邪恶?理直气壮的到洗脑班要人。

尽管邪恶使用各种伎俩刁难、恐吓,(网上曾有过详细报道)老人及陪同的人就是不走,就是不怕。就在洗脑班门口放声大哭,声讨邪恶。在洗脑班附近的同修一直静静的分散在几处地方,几个小时不间断的发正念,另外空间肯定是一场正邪大战。

其中有几位同修围着洗脑班大门来回走动,发正念观察动向,转告给其他同修。一直陪伴到老人一行人离去,这一切都是自动的,默默的发自内心而做的。

因我们没有经验,A同修的母亲没有见到儿子,可是这一趟没有白来。参与的同修很快总结了没有成功的原因,更有信心做好下一步的营救计划。也使县城的同修看到了市里同修整体配合的场面,修炼的意识很受鼓舞,老人也更加坚定了要回儿子的信心,回去后,老人三天两头到当地政法委“六一零”要人。

为了曝光洗脑班的恶行,需要取得真实材料。B同修往返县城调查取证,期间借A同修家里亲人办喜事之际见到了A 同修的姐姐和妹妹,与他们進行了法理上的交流,鼓励他们也一起跟老母亲去要人,通过交流其姐姐认识到自己的怕心和私心,同意和母亲一起去要人。

取回材料,经同修们的共同整理,文章很快就发表于明慧网,震慑了邪恶!恶人派人到A同修的母亲家承诺:“不要去闹了,我们很快就会解决放人的问题”。

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里半年多的A同修因我们外面的同修整体发正念的力度很强,使得该同修正念也很强,不管邪恶使用什么招术,就是不听、不配合,只讲真相,就说大法如何好。邪恶没招了说:看来你会要成神?他说:“我就是神,你看我就是一个神!”此人转身就走。是呀,在正念正行金刚不动的大法弟子面前邪恶什么也不是!

经过整体配合不断的要人,加之被关押同修的正念,从家属开始去要人,不到二十天,A同修终于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洗脑班。

师父法中指导我们:“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2]

再读师父这段法,使我想起另一位同修的一段经历。这位同修也是因发真相资料,被恶人构陷绑架到派出所,又送到拘留所迫害。同修正念,十五天闯出拘留所,她回来说:“外面同修发正念,我能感觉到正念场很强。我進去的头几天,给那些和我关在一起的人讲真相,劝三退,一个也不退(头几天,我们不知道该同修被绑架,没有整体发正念)后来我再给那些人劝退,效果格外的好,我知道这是整体发正念的威力。”同修正念正行,大法的威力尽显神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