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找到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八日】很长时间以来总想写一些修炼体会,因为深知同修间是可以在明慧网相互切磋交流,一直是索取没有付出过,这其中夹杂着很多人心,好象觉的修炼并不精進,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可写,细想却发现这其中隐藏着很多不好的心,如求名的心、显示心、攀比心、证实自我等不好的心。再就是求安逸心和懒惰的魔性作怪导致一拖再拖,除了写过曝光邪恶的文章就没有认真写修炼体会。这次我一定要写,因为不管修炼的什么样都应该向师父交一份答卷。而且写体会也是检视自己修炼的一个过程。

前几天我的会计公司要营业执照,说要年检,按说不必要非得当天要,因为时间可以拉长两个月以上。可是那个公司负责我这的会计是最后一天上班,要辞职了。因为以前报备的资料都是她的签名,所以必须是她来做这件事。可我怎么也找不到这个执照的副本了,办公室、家里都翻遍了就是找不到。没办法只好跟人家说抱歉,缓两天再找找,实在不行还要登报声明、补办。期间我专门发正念,不允许旧势力钻我修炼中的不足来干扰我正常工作,甚至影响别人(会计)。也求师父点化我是哪里的问题。都觉的无济于事。

没办法,我只好先静下来找找自己哪里的问题。想起头天晚上同修A到我家学法,学完法后,我们简单交流了一下,我建议丈夫说说最近学法后的体会。丈夫是最近才开始跟我们学法的,虽然学了,但是烟不戒,酒照喝,所以我还没有认为他是同修。但是他对师父非常尊敬。我不断的问,试图让他看看自己的问题。他只说看书后遇到别人的事怎么去给别人讲,告诉别人什么对,什么错。

我再问的时候,同修A就打断了,说:“我觉的人家学的很踏实,正在一步一步稳稳的走,你是不是太急了?”当时我没说什么,因为我好象从丈夫身上看到我自己的问题,只是还没有搞清楚到底什么问题。

后来同修A又说她发现自己有一颗急心,再找发现这个急心后面是一颗贪心。我不明白,怎么是贪心呢?同修A解释说,她很希望她的母亲了解更多的法轮功真相,因为她母亲以前不明真相,她很着急,现在明白了是因为自己的贪心。我还是不理解,我理解的贪心是为了自己得到,而希望家人多了解真相是为对方好,怎么会是贪心呢。我说:我倒觉的身边的一切都是自己修炼状态的反映。

这时同修A说:“你想提醒我什么呢?”其实我当时没有要提醒同修A的意思,但是她一问,我就随口说:“比如你妈妈的状态是不是也是跟你有关系呢?”因为同修A经常说起和她母亲如何的不融洽,长时间调整不过来。没有想到同修A说:“我和我妈妈已经很好了,我都忘记了我们怎么不好。”我当时先是一愣,后来就很替同修A高兴。同修A说:“你看咱俩都有话不直说,其实我想说你对你丈夫学法的问题是不是太贪心了,我才举了这么个例子。”我说:“你这么说一定有我要修的,回头我仔细找找。不过倒是从今天他的表现让我看到自己很大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学法不对照自己,总是想指点别人。这是我以前没有意识到的。”

我想同修A一定替我高兴,找到很大的问题了嘛,不得替我高兴吗?没想到,她突然说:“今天不说了,某某,你今天的语气和说法让我很不高兴,我很不高兴。”说完就走了。当时我孩子(小弟子)也在场,我们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好象同修A已经不想在这多呆一秒钟,临出门还重复了一句:“我很不高兴。”我说:“那好吧,我好好找找,看是哪里的问题,都让你不高兴了,一定有我的问题。”

可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因为这个同修A按常人来说是个很有修养的人,不会这么失态的。这样的表现可是第一次啊。孩子也很诧异,说简直不敢相信这个阿姨会这么冲动。我早上起来炼功的时候还忍不住想,脑子总是溜号。

这不到了公司就要找执照。我想这不是小问题了,连经营权都丢了还能是小事吗?晚上,同修B到我家,一起学完一讲法后,我忍不住跟她说起来头天晚上的事,刚刚说完,小同修就说:“妈妈,我觉的你不用跟我们说了,这是你自己的问题,你应该去找自己。你这样说来说去的又能怎么样呢?”

咦?这孩子昨天还不是这样的,今天怎么突然改变了呢?话说的不错,可我还是没有找自己,又继续说:“我就是想不明白啊,所以才把过程再说一遍啊。”说的时候很无辜的感觉。说完后,同修B说:“我觉得你就不用找了,反正你当时又没有什么别的心,她那样的表现应该就是该她去修的吧。”我说:“不对啊,两个人一起发生的事情怎么可能没有我修的呢?而且她的表现很反常,一定是我有什么大的问题。我一定要找到才行。”

找啊找,突然灵机一动的感觉我找到了!从我刚刚不断描述那个过程就已经不符合法,因为在描述的过程中,带有自己很无辜的想法。描述的目地中,有让她们看清这个过程从而站在我这一边的心。因为很明显的是同修A的失态,我内心有个很不好的心就是:“你看,就是她的问题吧。”而又在说明我没有生气,以显示我比同修A修的好,从而让她们为我“主持公道”。这是多么不好的心的,显示心、争斗心、妒嫉心。其实小同修说的那话已经是师父在借她的嘴点化我了,还执迷不悟,非要说。结果就真的带动同修B说出不在法上的话,难怪别的同修总说同修B受我的影响呢。

而且我还发现了,我修炼中一直以来隐藏的很不好的心就是向外求。这时候我忽然想起来一位同修说过我在交流中花了很多时间说事情的过程,法理很少。现在看看为什么总是说过程呢,不就是希望听的人能理解我,站在我这边吗?这就是向外求别人的理解和认同。而在和同修切磋的时候总是一遍一遍的说自己悟到的法理的过程。同修如果没有认同或者不理解就会说是同修悟性不好。这就是向外求别人的认可不成又增加了怨恨心,看不起人的心,高高在上的心。当同修们在一个问题上有什么分歧的时候,我总是好象很全面的谈自己的想法,力图显的无可挑剔,一旦有同修提出不同意见就心里不舒服,暴露出的显示心和不让人说的心还不自知。反而找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说法掩盖自己的执著。

长期以来,许多同修背后说我这说我那,我还沾沾自喜的说我不动心,谁愿意说什么说什么,怎么不当面来说呢?这些其实都是应该引起注意的、该认真找自己的呀,可是错过了多少修炼的好机会,我意识到这些心都是因为没有严肃向内找才迟迟不去的。

师父给我们每个弟子一样的向内找的法宝,我却没有珍惜,丢到一边,严重偏离了法,还总想“指点”别人,难怪同修A这么大的反应。因为我当时跟她交流的时候又是潜意识中有希望她认同的念头啊。这不单是向外求还有强加于人的思想呢。每个修炼的人都是师父安排的修炼的路,而每个人证悟的法理都不尽相同,我怎么能要求别人的看法一定跟我的相同呢。

越想越觉的简直太不对了。同修A这么大的反应其实就是师父警醒我呀,真是谢谢这位同修。我以后必须严肃向内找修好自己。

第二天,吃完早饭,突然想起来我再找找那个执照,结果一打开柜子就找到了,当时的心情真的是无法形容。感谢师尊这么苦心安排点化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无以回报师尊的慈悲苦度,唯有真修实修自己不负师尊厚望。

再次感谢师父。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