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演讲乱法》后的一点感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八日】看完明慧编辑部二零一三年五月四日文章《演讲乱法》,我深深的陷入了沉思。回顾自己十几年来的修炼历程,曾经走过的弯路,这才发现演讲乱法才是自己受邪恶迫害、摔跟头的根本原因。以前曾经向内找到色欲心、显示心、在大法弟子群体中求名之心等,这些也都是原因,但是都没有找到最根本。演讲乱法所造罪业,以及在演讲乱法过程中不敬师父、不敬大法之心被旧势力抓住把柄,是邪恶毁掉修炼者的最根本原因。

《演讲乱法》中说,“几年来,一些地区一直有一部份学员及个别协调人,不仅热衷于大型交流会,而且热衷于邀请一个人或几个人专场演讲形式的所谓交流。有些地区已持续多年”。

二零零二年和二零零三年间,我就曾在我们地区一些县区的大法弟子群体中搞所谓的交流,虽然是当地协调人组织的,但当时自己并没有按照师父《猛击一掌》、《永远记住》、《修者忌》、《法定》中讲的法去做去实修自己,没有意识到这就是乱法,还认为是自己修的好,对师父讲的法理解的深,要帮同修们都在法上提高上来,因为自己曾经参加过师父亲自办的讲法班,属于老弟子,又能背诵师父的一些讲法,所以对同修们包括协调人(因为大部份协调人也没有参加过师父亲自办的讲法班)都很有迷惑性。

当时各个县区的协调人也都是组织十几人或几十人参加,在当时邪恶迫害还很严重的情况下,这已经就是比较大的交流会了。但虽然名为交流会,并不是真正的交流,而主要由我一人主讲。其间虽也有其他个别同修说或协调人讲一些,但已经偏离了师父对开交流会的要求,其实已经就是演讲乱法。

同修们赞扬的语言,崇拜的眼神,使自己很快就飘飘然了,自我在不断膨胀,说话语气越来越大。记得一次参加一个几十个人的交流会时,开始先在师父法像前合十,看到师父面沉似水,非常严肃的看着我,我的心动了一下,但马上被自己狂妄自大的物质所左右,甚至闪了一念对师父非常不敬,妒嫉同修们对师父的敬仰。现在想来这是多么可怕的邪念呀!

其实现在反省自己,当时参加交流的根本原因是自己怕心很重、自我保护的心很重,不敢面对面讲真相,突破自我很难。但是在同修这个群体中,自己又曾经参加过师父亲自办的讲法班,是老弟子这个光环,觉的这样也算走出来参与正法了。其实是投机取巧,想走捷径,并没有真正实修自己、踏踏实实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而且由于没有真正实修,发正念静不下来,就总是念正法口诀,没有按照师父讲的发正念要领去做,也对同修们也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干扰。

结果由于种种原因我被邪恶非法抓捕迫害的很严重,并且走了弯路,留下永久的遗憾和污点。当自己真正面对邪恶时自己表现的那种懦弱,正念不足现在想来都很痛心,没有真正实修表面再光也没有用,真的是象《金佛》中的那两根油条,一到关键时刻就现出原形,自己真实的修炼情况就完全表现出来了。

《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师父明确告诉我们,学员如果对师父不敬旧势力就会如何对待我们。而且师父最后还说:“你们真的犯了这一点的时候,旧势力把你们销毁的时候我都无话可说。”

反复读明慧编辑部《演讲乱法》这篇文章,真实面对自己的内心,反思当时的一思一念,我终于明白了自己这些年来所遭受的邪恶迫害的根本原因就是自己曾经演讲乱法,犯了根本上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大错,干扰了师父正法,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当然自我膨胀后不实修自己而加大的色欲心、欢喜心、显示心、在大法弟子群体中求名之心等也都是被邪恶迫害的直接原因。是师父佛恩浩荡,在我自己最消沉、自暴自弃时还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不断点化加持我,安排同修帮助我走回大法,从新做好。师恩浩荡,弟子只能真正实修自己,才对得起师父慈悲救度。

据我所知,在我们地区以及周边地区其他几个曾经演讲乱法的后来都被邪恶迫害的很重,有的走入邪悟,有的虽然几经生死正念走出魔窟,但没有真正认识到自身存在的这个严重问题,又被邪恶迫害的失去了肉身。参与的协调人有的也被迫害的很重。

把自己这段不堪回首的经历写出来,提醒同修引以为戒,真正认识问题的严重性,为大法负责,为自己负责,为众生负责,走正我们证实大法之路,真正实修自己,修炼来不得一点虚假,那真是一点一滴都必须扎扎实实实修才行。不要追求什么新奇,不要找什么捷径,向外求就是走魔道,到头来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只能不打折扣按照师父讲的去做,才是最智慧的。修炼中没有那么多轰轰烈烈,很多时候表现的都很平凡,但是那其中有我们看不到的殊胜。

最后希望同修都能以我惨痛的教训为戒,对照大法实修自己,多关注明慧网,跟上正法進程,少走弯路,多救度众生,真正让师父能少一份操劳和痛心,多一些欣慰。个人感触,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