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叫我的儿媳妇也修炼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九日】我家五口人:婆婆(今年七十二岁)、我们夫妇俩和两个孩子。在我修炼之前,因丈夫一直在外打工,而我是教师,就自己带着两个孩子住在学校,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孩子的生活和读书。婆婆身体健康,长期以来一人在老家生活。

有一天婆婆突然说想去养老院,说那里老人多,可以在一起聊聊天,生活上充实些。我打电话同丈夫商量,丈夫的意见是:去不去养老院,随便她。同不同意她去,随便我。我想,婆婆身体好,又有子孙,在家里种点菜什么的,就不必去养老院了。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婆婆,婆婆不同意,坚持要去。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自己去找了村里的干部与养老院联系,又让她的亲弟弟将她送到养老院后再到学校告诉我,她已经去了养老院。

婆婆走后,为了工作方便,我在距离学校附近的邻街买了一套旧房,老家的旧房就卖掉了。

修炼后,通过深入学法,我觉得大法弟子要孝敬老人,不应该把自己的亲人放在养老院,于是找婆婆商量,让她跟我一起住。之前婆婆曾短时间到我这儿住过几次,婆婆说:“你那个地方临街,车来车往的,到晚上很晚才静下来,我休息不好。再说,白天你们都各做各的事去了,我一个人在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还是养老院这儿好,种点菜,老人又多,在一起看看电视,很舒服,就不去你那儿了。”我只好对她说:“那你什么时候想去我那儿,就告诉我一声,我再来接你去”。婆婆答应了。今年新年后,我经历了一次心性上的重大考验。

正月十五后的一天,养老院有关人员打电话来说我婆婆住院了。我急忙赶到医院,她正在吊针,病房里就她一人。她告诉我:她有冠心病、肾结石、腰椎有毛病。我又到医务室问医生,婆婆的病情严重不严重?医生说:“不严重,都是慢性病,可以住院,也可以不住院。她想住院,那就让她住吧!想住多长时间就由她自己。”听医生这么一说,我心里很不满意:学校离这儿有六、七里路,她若住院,我每天早饭后要跑来医院照顾她,午饭前还得赶回学校给学生上课,非常辛苦,婆婆根本不体贴别人的难处。以前给她讲过大法真相,她也认同大法好。告诉她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也照念了。我一直以为婆婆明白真相后会改掉以前那种居高临下的脾气,谁知她却故意刁难我。病不严重,不住院在家里吃药就行了呗,为什么非得让我两头跑?而且看她那样子,好象是要住在医院里再也不出去了。这样在和婆婆的谈话中不免流露出心中的怨气。开始两天,婆婆默不做声。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应该慈悲于人,师父要求我们做到:“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1],何况是自己的婆婆。婆婆一生无儿无女,丈夫是她抱养的,也只有我来照顾她了。认识到自己的不对,我诚恳的对婆婆说:“你放心,你住多长时间我都照顾你。只是我有工作,还要上课,又有两孩子,早晚就不能在这儿了。”我尽心尽力的为她喂药喂水,替她穿鞋系带,上厕所时为她解裤带,系裤带,尽管她自己能自理,但我仍然照着她的吩咐去做。

病房来了一个爹爹住院,由一位婆婆即他的妻子照顾他。老俩口问我的婆婆我是谁,婆婆说:“是我的媳妇。”老俩口羡慕的说:“我们还以为是你的女儿呢,对你这么好。我家的媳妇经常骂我,你有这样的儿媳妇真是你的福气。”我接过话头说:“我与您儿媳妇不一样啊,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们师父教我们做好人,要承担起自己做人的责任,自己的责任不能往外推,对任何人都要好,何况是自己的亲人。我婆婆的福气是大法给的。”老俩口笑了。我接着问:“听说过法轮功吗?”爹爹说:“听说能治病,其它的不是很清楚。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在心中默默发过正念后,就给这老俩口讲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佛家大法,大法的美好,大法的弘传,大法在社会上所起的作用,大法受到的迫害,特别是大法能改变人。

他的老伴说:“我那儿媳妇要修大法就好了。她太坏了。她在外面打工,我到她那里替她照顾小孩,她经常找茬骂我,我儿子也怕她,晚上回家看电视时,儿子坐在她的前面,她把双脚架在儿子的双肩上,她说这样坐着舒服。每天晚上都这样,全家人都拿她没办法。”我笑着说:“那你的媳妇确实应该修炼大法,除了大法谁也改变不了她。”这位婆婆赶紧说:“我再到她那里去,我就叫她炼法轮功,炼了法轮功她就会对我好的。如果她真要炼,那你能不能教她啊?到时候我去哪找你啊?”我说你不用找我,如果她有缘得法,真心想炼,就会有大法弟子教她的。她不放心的问:“真是这样的?”我说是真的,那婆婆高兴的笑的合不拢嘴。

我劝老俩口“三退”,那婆婆没加入过邪党任何组织,但已明白真相;爹爹很高兴的退出了少先队,并连说:“谢谢你!”我回答说:“是我们师父叫我们救人的。”他又高兴的说:“那就谢谢你们师父,以后我也要告诉别人说法轮功是好的。”第四天,老俩口出院了。我婆婆的脸上也有了笑容。

第五天,病房里又来了老俩口。爹爹感冒了,婆婆来照顾。通过交谈得知爹爹是邪党党员,婆婆没加入过任何组织。我同他谈起法轮功,他竟然一无所知,他说在门口捡到过资料,但他没看。他只知道以前在电视上看到过的法轮功的事。于是,我给他讲了大法真相,还讲了共产党的贪污腐败,社会的道德败坏,讲贵州的藏字石,老俩口静静的听着,不时的问上一句。讲完后,我突然觉的住院部一层楼的整个走廊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过道两边的病房一直有叽叽喳喳的说话声,怎么一下子好象人都走光了。我感到奇怪,走到过道上看对面的病房里面有六个人,静静的在那里坐着,六双眼睛齐刷刷的投向我,我这才回过神来,原来我刚才在讲真相时不知不觉的提高了嗓门,过道两边的病房里的病人都在听我讲真相。我突然明白过来:大法弟子讲真相是口吐莲花,将大法能量深深注入众生心里,这些渴望得救的生命听完真相后,正在从新思考人生的意义。

第六天,这老俩口就出院了。出院前,我劝这位爹爹退党。爹爹高兴的说他现在知道大法好,不过退党的事还得考虑一下,等他考虑好了,再找到大法弟子退。我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心中默默的祝愿这个生命早日退出邪党,永保平安。

老俩口走后,我看出我的婆婆也被触动了。这几天她一直在病床上听我讲真相,也明白了我修炼大法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她很高兴的对我说:“其实我也没什么大病,这几天你也辛苦了,明天我也要出院了。出院后,我还是去养老院,也不用你照顾了,你还是忙你的正事去吧!”我听后心中一下子轻松了,明真相的婆婆变了。我悟到:这几天是让我来了结我与婆婆之间的隔阂的,同时,也是让我救度与我有缘的生命。感谢师父在正法的最后时期帮我平衡了生生世世的怨缘,让我了无牵挂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我唯有不辱使命,才不负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的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