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抛出精神卫生法 刘勇等仍被精神病院劫持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九日】大陆首部《精神卫生法》从今年五月一日起正式“施行”,首次明确了精神障碍患者“非自愿医疗”的概念、标准和程序等。多次参加该法修订的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副院长说,《精神卫生法》希望通过设定严格的标准和程序,防止把精神正常的人诊断为精神病,同时规定了法律的责任,惩处违反精神障碍诊断标准,将非精神障碍患者诊断为精神障碍患者。

这是中共的又一次招摇撞骗,中共一贯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就如同一个歹徒穿上西装杀人越货,中共在颁布《精神卫生法》的同时,一些法轮功修炼者仍在精神病院遭受摧残。

法轮功学员刘勇,现年四十二岁,原是邯郸市邯钢集团职工,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他曾因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一年六月,由于中共铺天盖地的谎言欺骗,他的母亲竟然伙同邯钢集团领导,强行将自己精神正常的儿子刘勇送入保定精神病院,那一年他三十岁,一个血气方刚的健康小伙子,就因为拒绝放弃自己的信仰,在保定精神病院这个人间地狱一关就是十二年。

保定精神病院同劳教所、监狱一样配合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二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该精神病院,至少两名法轮功学员在那里被迫害致死。

刚到那里,保定精神病院每天强迫刘勇吃破坏中枢神经的药,每次还要他张嘴检查是否将药咽下。他们曾对刘勇说:“我们知道你没病,我们这么做是迫于压力,不得不这样做。”医院还强行给刘勇注射一些不明药物,在极度痛苦中,刘勇险些丧命。有时被折磨的只剩下一丝意识尚存,仅凭着对“真、善、忍”信念,刘勇顽强的活了过来。

精神病院鉴于刘勇是个正常人,就让他每天干固定的活,刘勇利用到院中倒垃圾的机会曾两次试图逃出,都没成功,第二次是从长途汽车上被截了回来,从此便被彻底封闭了起来,连楼道的门都出不了,每天打扫楼内卫生,包括打扫厕所。刘勇坚守法轮功学员在哪里都得做一个好人的原则,他说:“无论到哪里都得让人知道法轮大法好!”

医院担心刘勇遭迫害的详细情况外泄,不允许刘勇拥有一支笔、一张纸,不许通信、通电话,不许亲朋探视,就是在远处偷偷看他一眼,都不行,将刘勇与外界完全隔绝,关心刘勇的亲朋好友把电话打到病区的医生办公室,医院从来不让刘勇接电话。暗无天日的十二年,不知刘勇是怎样过来的。

这种限制人身自由关进精神病院强制治疗的方式即非自愿住院治疗,《精神卫生法》有严格的标准,必须是有伤害即对本人或他人造成了伤害,还必须是严重的精神障碍患者,这两个条件缺一不可。刘勇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努力的做一个好人,不会对任何人造成伤害,更不是严重的精神障碍患者,他是一个健康的成年人,显然,保定精神病院应该无条件立即恢复刘勇的自由。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四年来,仅邯郸一地“被精神病”的法轮功学员就不少。

杨宝春,邯郸市锦航绒布厂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九月因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劳教两年,在此期间,被劳教所恶警迫害致截肢,劳教所为推卸责任直接将他送进安康精神病院,为了让杨宝春成为一名真正的“精神病人”,该院院长王玉宾伙同护士冯永彩,常常把一种无名药物偷偷放在饭里。杨宝春食用后,一直口水不断,说话口齿不清,舌头发硬,浑身无力。这样一关就是四年。

二零零五年底,为了阻止他上访讨说法,单位领导又将他关进永康精神病院,在这里杨宝春经历了非人的折磨,他曾于二零零八年初靠单腿跳着逃回家,但永康精神病院哪肯放过,又将他粗暴抓回,至二零零九年,家人发现杨宝春被迫害致完全精神失常。

《精神卫生法》的颁布,不过是中共欺世盗名的骗局,刘勇等法轮功学员仍被精神病院劫持就是明证。但是既然这个法律已经开始所谓的“实行”,那么就更加明确的坐实了中共以精神病院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是违法犯罪,参与迫害的不法人员、包括所谓的医生,如果不立即停止犯罪,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并赔偿损失,那么这些参与迫害者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严惩。

在这里我们也警告保定精神病院,法轮大法是佛家正法,你们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弟子天理不容。你们的恶行已经一一记录在案,尽早醒悟,用行动来弥补你们给法轮功学员造成的伤害,求得原谅才是上策,否则,所有正义的力量将协同刘勇们向你们讨还公道,彻底清算你们的罪行,直到将行恶者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