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酒的丈夫又开始修炼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九日】一九九六年我们一家三口有幸得大法,丈夫把酒也戒了。一九九九年我遭受迫害,丈夫的亲朋好友不断的找他,做他的工作,渐渐的他被拉回到常人中,放弃了修炼,又开始喝酒。丈夫的主意识被麻醉了,魔就控制他,说话不理智,那段时间他特别爱看邪党的战斗片,邪党文化的因素又影响他,和我争、打。我一直都有一颗心,希望他能从新走回来,把酒戒了,我一直以为这是我对他的慈悲,但他一直都没有回来。

他清醒的时候,我给他读法,希望他能回到大法中来,他也多次下过决心要戒酒,开始修炼,可是每当这时,他的亲朋好友就找他吃饭,我不想让他去,他不听,心里就开始怨恨:我是为你好,咋不听我的啊。

他曾因为喝酒骑自行车把腿摔坏过,以后他很晚不回来,我在家就惦记:是不是又喝多了?能不能出啥事儿啊……等他回来了,看见他神志不清的样子,就不愿意搭理他,也不愿意和他说话。心想:和这样一个人过日子,啥时候是头啊?你爱咋地咋地吧,我也不管你了!我的这种表现,让他心里不舒服,他就找茬,对我说话的态度也不好了,有时候还摔东西。时间长了,我的状态也越来越不好,陷在家庭的圈子里出不来,精進不起来,学法走形式,不入心,以为做点儿真相资料,法也学了,功也炼了,就是修炼了。

二零一二年九月份,我被迫害,在被迫害前的几天,我出门没在家,我因为惦记着丈夫,就急着要回家,同修不让我回,我非要回,结果回来的第二天就被绑架了。出来后,我找到同修,在学法小组曝光我的情况,让同修帮助我归正,我的思维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我这次被绑架非法关押,表面上看,是丈夫得罪了人,恶人构陷我,我回家时,恶人已在我家附近蹲坑两、三天了。实际上呢,是因为我的情太大,我把情当成了慈悲,和丈夫一直在情中,又爱又恨,被邪恶钻了空子,师父在《警醒》中说:“你们真的不懂是人心勾的鬼上门吗?”

我虽然在学师父的法,但是只是为了学而学,不是学过之后,对照法去修自己,把自己的言行、思维归正在法上,遇事时总是走人的思维,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其实我和丈夫间发生的一切事情,我心里不舒服的时候,正是我要放下情的时候,可是我一次次的都没有抓住机会修掉它,总是走人的思维,用常人的理来衡量,觉的自己是为他好,他不听就怨恨他。

通过和同修在一起学法,使我豁然开朗,我明白了自己是谁,更進一步明白了自己是谁,明白了自己的责任,我必须得真正修炼,按法去做,真正的同化法,才能真正的救度众生。

明白了这些,回过头来再看人的情,觉的什么也不是了,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了。师父在《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中说:“其实,这个情就是我们这个空间中三界内的一个神,他是给人缔造的,为人、为三界内众生而存在的一个神。”情是“为人、为三界内众生”造的,我不是这儿的生命,我是要成就更高的生命的,我不在其中,我是为法而来,为救度众生而来。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在法中归正了自己,周围的环境也变了,丈夫又从新走回修炼,以前阻碍我们的不好的因素都解体的,一家人都沐浴在法光中,在法中共同精進。

感谢师尊慈悲救度,弟子一定在法中走好以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