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幸运的小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九日】十四年过去了,我家宝宝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已成长为一个健康快乐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小弟子。这十四年的一路曲折、神奇,倾注了伟大师父的慈悲呵护,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和真实不虚。我们永远都无法报答师父的浩荡洪恩!

幸运的宝宝

我们家宝宝是幸运的,他在妈妈的肚子里就开始听闻大法了。出生后就一直跟随着修炼的妈妈、外公和我这个外婆听法、看师父的讲法录像。

在他刚咿咿呀呀学舌、摇摇摆摆走路时,就常常独自抱着大法书,翻开有师父法像的那一页,奶声奶气的叫:“师父!”而且用脸去亲,看到封面上的法轮,嘴里一面说着“转、转、转”,小手一面比划着快速的旋转。

更有趣的是,他看到我们炼第四套功法时,就紧站在外公面前,望着外公,学着外公样,也弯下腰,用两只小手在地上象征性的抹几下,还说“宝宝炼功”。当我们一家人围在一起发正念时,他就坐在正中,学着大家的样,闭着眼睛,盘着胖胖的小腿,立着弯弯的小手,俨然一副发正念的样子……

解除旧势力的签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恐怖大王从天而落,神州大地血雨腥风,法轮功学员遭到了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那时宝宝出生刚半年。为了反迫害,我们家庭的大法弟子,毅然办起了资料点。我们一面带宝宝,一面做资料,十分忙碌。宝宝比较粘我,他只要看到我坐在电脑前就要粘我抱他,不抱他就会号啕大哭,这时老伴只好把他抱出去玩,一直待到我差不多电脑上的事做完才能回来。

不知不觉宝宝会说话了、会走路了,他依然是看见我上电脑就伤心的大哭,而且一面死命的拽着我的手,一面泪流满面的哭着说:“婆婆不做电脑!婆婆不做电脑!”一定要把我从电脑上拉下来方才罢休。我们一直以为他太粘我,只好继续采用回避的办法来解决。

直到有一天,我在明慧网上看到一位同修甲的切磋文章,她的孩子当时可能与我们家的小同修差不多大小,同修甲写道,孩子不让她发正念,只要看见她发正念,就又哭又喊的,一定要把她的手掰下来才罢休,她真不知该怎么办?于是她就与同修乙切磋,恰恰同修乙刚听说另一位小同修的类似故事,也是以不同的方式干扰父母修炼,这位小同修的父亲(或母亲)的天目是开着的,用天目看到他的孩子在下世前与旧势力签了约,大意是:如果你要下世当大法弟子,你必须得同意干扰你未来父母的修炼。孩子在无可选择的情况下签了约,就造成了今天的现状,而且还看见孩子在另外空间的双脚是被捆绑着的。于是孩子的父母把他抱到师父的法像前,请求师父帮助解约,他们教孩子说:“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1]“我只跟师父走。”说完,他们看见另外空间捆绑孩子在双脚的绳子一瞬间就解开了,孩子从此以后不再干扰父母修炼!

同修乙建议同修甲不妨也试试。于是同修甲也这样做,她的孩子也是神奇的再也不干扰她发正念了。看完这篇文章,我明白了,一定是旧势力的干扰!师父说:“很多事情旧势力就是这样安排的。当然安排这件事的时候学员本身并不一定知道它是旧势力,那时候师父还没有提出它是旧势力。他就这样听任安排了、就这样约订下了。”[2]

我毫不犹豫的拿出大法书,翻开师父的法像,放在孩子够得上的地方,把他抱到师父的法像前对他说:“宝宝,咱们给师父说说话好吗?”他说:“好!”我又说:“那婆婆说一句你跟一句好吗?”他又说:“好!”于是我念一句,他跟一句的说道:“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1]“我是师父的小弟子,我只跟师父走!”

就在话音刚落的一瞬间,神奇的事情就出现了:他立即拉着我的双手往电脑处去,同时说道:“婆婆做电脑,婆婆做电脑。”一直拉我在电脑凳上坐下,他才松开我的手,自己玩去了。那时,他才两岁多!从此以后,他不仅不干扰我们做大法的任何事,有时还大人似的提醒我说:“婆婆今天做电脑没有?”甚至时不时还要求自己参与做呢,比如折叠传单等。

大法小弟子的神奇经历,见证了大法的超常, 师父说“正念一强真的跟神一样力可劈山,一念就劈山,那你看它旧势力还敢不敢干什么。”[2]

“是师父把邪恶赶跑的”

宝宝约半岁的时候一次发烧,在打点滴时,可能由于药物过敏,差点就把命送了。从此就落下了严重的哮喘,中药、西药不断,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仅不见好转,发烧哮喘间隔时间越来越短,症状也越来越重,只要他一犯,就象有人在室内拉大风箱。到医院去看,医生都建议住院治疗,但鉴于上次的教训,女儿再也不敢让他住医院。

就在宝宝三岁十个月的时候,女儿公司派她到英国出差,先要去北京签证。这时宝宝正发烧、哮喘,女儿看着病恹恹的宝宝,为自己不得不离去而焦灼万分,只好对我们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按时给宝宝服药。晚八点,老伴给宝宝喂药(中药汤药),刚喝一口,宝宝就把药喷吐出来了,而且一面哭着一面可怜的请求到:“我不吃药,我不吃药!爷爷不要喂我药,我吃不下去,我要吐!我好难受!”爷爷心疼的看着哭成泪人的孩子,征求我的同意说:“咱们喂他西药吧?中药吃的太痛苦了。”我心里正想,这么久来,什么药对他起了作用呢?

我突然感觉,可能是宝宝修炼的机缘到了!于是我蹲在孩子面前,说:“宝宝,别哭了,听婆婆给你说个话好吗?”他立即止住了哭声对我点头,我接着说:“我问你,你是想吃药好病呢,还是听师父讲法好病?”他立即大声的回答:“我要听师父讲法好病!”我说:“真是乖宝宝,咱们听师父讲法好病,但是你会不会在听的时候哭呢?”他说:“我不会哭。”我又问:“你会不会听听就不想听了呢?”“不会,我要听。”于是我很严肃的对他说:“宝宝是个说话算话的人,那我们就开始听了。”

说话间我抱上他,刚打开收录机的旋扭,没想到孩子突然就在我的身上拼命的摇晃着身子大哭起来,他拼命的摇晃着我都几乎抱不住他了,我把收录机的旋扭开到最大,也丝毫听不见师父的声音,我厉声的问孩子:“你怎么说话不算话?别哭了,这样咱们就别听了!”他却仍然拼命的摇晃着、哭喊着说:“婆婆,我要听呀!我的肚肚痛呀!我的肚肚痛得很呀!”

怎么收录机一开,突然肚子就疼这么厉害呢,而且根本无法听法?!我意识到一定又是旧势力在阻挡他得法,于是我对着孩子背后的空间场,不容置疑的说道:“如果你们想阻止这孩子得法、听法,我立即就销毁你们!”话音刚落,想不到的奇迹出现了,孩子的哭声戛然而止,安静的一动不动的听法,一场狂风暴雨瞬间就风平浪静了!真是太神奇了!这时,室内荡漾着师父的讲法声!孩子静静的听着师父讲法,而且越来越安静,我轻轻的把他平放在床上,他仍然十分安静,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一犯哮喘,就不能平躺,就是抱着,也得让他立着。

约午夜十二点左右,孩子似乎安静的睡着了,我摸摸孩子的头,居然不烧了!孩子突然睁开眼睛对我说道:“婆婆,我的病好了,邪恶走了!”孩子说出这样的话令我吃惊,仅仅四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从痛苦的疾风骤雨到风平浪静,奇迹呀!没有语言来形容我们当时的感受!我们感恩师父!感恩大法!我们赶快对孩子说:“宝宝,你快谢谢师父!”他却又令我们意外的说道:“我早就谢过师父了。是师父把邪恶赶跑的!”要知道,这是一个还不到四岁的孩子说出来的话。

几个月后,在女儿要回国的前几天,孩子又一次消业,开始时只有点低烧,也没有哮喘,我们从法中知道,给真修弟子消业,不是一次能消完的,师父在法中告诉过我们:“修炼就是从人生命的本源上给你清理。象树的年轮一样每一层都有病业,那么就得从最中心给你清理身体,但是要一下子全部推出来人会受不了的,有生命危险。所以只能每隔一段时间推出一个两个,这样人能过的去,在难受的过程中又还了业,但这也只是我给你消业以后所留给你自己承受的一点而已。”[3]所以我们心里很有底,心想,他的妈妈回国那天,他的舅舅、舅妈也要回来,他们就可以再一次见证大法的超常、神奇。

可就在他妈妈要回来的当天的凌晨四点钟左右,孩子突然哮喘了起来,并伴有高烧,我有点担心了:今天下午女儿就回国了,如果看见孩子这样,不知她会怎么想?可能还会影响儿子和媳妇对大法刚有的正面看法。我看着喘息越来越密的孩子,心中焦虑,无法入睡,真是心性的考验啊,我不断的平静自己,这时老伴也焦急的问道:“喘起来了,怎么办?”我一时没守住心性,没好气的说道:“你说怎么办!总不能走回头路嘛!最好的办法是赶快起来发正念!”我接着又念师父的法:“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4]话一说完,我们的心也平静下来了。

白天,我们照顾着孩子,陪着他玩。和以前不一样的是,孩子尽管又烧又喘,精神却蛮好,还不影响他玩耍。我们心里一面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在女儿下午五点钟回来之前,孩子一定会完全正常!因为这也是证实大法。但是,我们心里总还是有些隐隐排不去的焦虑,我们互相鼓励,不断的告诫自己,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会有最好的结果。

下午三点钟左右,孩子跑到我们面前说:“婆婆,我没事了,师父说的我没事了!你摸我的头,不烧了,你听,我也不喘了,我都谢谢师父了。”我无限感慨的搂着孩子,爷爷感动的眼里噙着泪,我们双手合十感恩师父!的确,师父什么都安排好了,就看我们的心是否到位!

孩子这个哮喘的病业,前后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师父就给清理完了。在这一年一次一次的消业过程中,不仅小弟子健康成长,不断的提高着心性,我们也在这一次一次的心性考验中提高着自己,不断的坚定着我们信师信法的正念,这也是我们在面对血雨腥风的残酷迫害中,能从容不迫的走好助师正法的路重要原因之一。

“我肚里的法轮好好看哟”

因为这时孩子还小,不能炼功,我们每天带着他背《洪吟》、《论语》,再读一小段《转法轮》,给他讲一些小弟子修炼的故事。这其中还有不少的神奇故事,我再捡几件简单的说说。

在孩子第一次听法消业的第二天晚上,我陪孩子睡觉,我们有一段有趣的对话。孩子问我:“婆婆,我肚肚里有法(轮)在转(他说的法就是指法轮),谁给我放進去的?”我说:“除了师父还有谁?”他说:“我知道是师父放進去的,我想知道师父是怎么放進去的?”“师父自有师父的办法,”

我接着告诉他:“那个法(轮)不是在你这个肚肚里,是在你另外空间的肚肚里。”他似乎听懂了我们话,或者他本来就知道。他接着说:“婆婆,我的法(轮)在肚肚里转呐!”我随意问道:“啊,怎么转的?”他说:“左边转九次,右边转九次呗!”我真是大吃一惊!我们是听师父讲法时知道的,他却是自己看到的,而且说的这么准确。孩子接着说:“婆婆,你看见了吗,我们房子里有好多法(轮)啊。”我是闭着修的,看不见。我把话题岔开,问道:“那法(轮)是从哪進来的呀?”“是从窗户進来的。”当时是十一月,我们那是大冬天,窗户全都是关闭的。我又问:“有多少啊?”“好多啊!”“你数数看呢。”“一、二、三、… 三十、三十一,哎呀,太多了,我数不完,你来数吧,还在進来呢。”我又把话题岔开:“都有些什么颜色?”“有红的,黄的,蓝的、绿的,还有黑的,还有好多好多颜色啊!好好看啊!”

有一次,我们刚翻开《转法轮》准备读,孩子就说:“婆婆,我看见一块德飞过来了,進到你的头里去了,我这里也有。”我问他:“是什么颜色的?”“就是白色的呗。”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德是白色的物质。

又有一次他正在玩耍,突然对我说:“婆婆,我肚肚里的法(轮)好好看哟,象玻璃一样,你的肚肚里也有法(轮)在转,爷爷也有,为什么六爷爷没有(我的妹夫,当时并不在跟前)?”我告诉他,只有真正修炼大法的人才会有。他兴趣来了,结果把他知道的亲戚(都不在场)一个一个的告诉我们,谁的肚肚里有法轮,谁的没有,说的没有一点差错。

还有一次,我发完正念,他对我说:“祖爷爷也在发正念(当时我的父亲在美国),他面前怎么没放手机?”我要用手机报时,所以每次发正念都把手机放在面前。

又一次,他晚上洗完澡我让他自己睡觉,我在卫生间洗他换下来的衣服,好象听见他在卧室内跟谁说话,我仔细听,又听不见是谁在跟他说话。洗完衣服我过去看,只见他一个人,对着床头在说话,我好奇的问:“宝宝,你不睡觉在给谁说话?”他转过头来说道:“是师父呀!”我问:“啊!师父给你说什么了?”他说:“不知道,师父走了。”我说:“对不起,我打扰了师父给你说话。”他说:“没关系呀。”

他还常说师父带他飞到天上的家里去了,天上的家好漂亮,好多颜色!我们发现,他每次去的家都不一样,一次比一次漂亮。

十三年的修炼故事要细讲起来真是太长了,我只捡了宝宝六、七岁以前的点滴故事,已充份的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超常,大法的真实不虚。现在宝宝十三岁了,从他三岁十个月至今,再也没有吃过一粒药、没看过一次医生。

师父说:“在中国大陆,小孩三岁的、四岁的都有炼的,三岁的炼的比较少,四岁小孩炼的就非常多,非常普遍。而且呢你不要觉的他是孩子,你觉的他好象不能理解,我告诉你,说不定他先天的本性好,比大人理解的还好呢。人都说小孩接受能力比较快,为什么比较快呢?因为他先天的智慧还没有完全被掩盖,所以有的时候小孩是很明白的,如果小孩是有来头的,那慧根就更好了。”[5]

写出我们家小弟子的修炼故事点滴,与天下的父母分享,更愿天下有缘的小孩,都能象我们家的小弟子一样幸运。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病业〉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休斯顿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