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风雪路 十载盼夫归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原大连起重集团工程技术信息部工程师、法轮功学员吕开利,二零一零年八月被盘锦监狱迫害瘫痪,自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一直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监狱医院。家人千里迢迢多次去探视要人,监狱一直无理拒绝,并以吕开利不放弃信仰为由拒绝放人。

漫长的非法关押,漫长的期盼等待,面对邪党的残酷和无人性的邪恶迫害,他的家人无时不在担忧,惦念、牵挂。妻子一次次去讨公道,一次次去要人,期盼着将丈夫接回家 ……

吕开利因坚持信仰“真善忍”遭受非法劳教和非法判刑,至今陷冤狱累计已十一年有余,期间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摧残。

吕开利入狱前照片
吕开利入狱前照片

雨雪漫天诉冤情

时间虽然已进入四月,地处辽西的锦州城却感觉不到一丝春意。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早晨,气温骤降,天气阴冷,雨雪交加。踩着湿滑的雪水,顶着扑面的雪花,乘着拥挤的公交车,吕开利的妻子和婶婶又一次来到辽宁省锦州监狱要人。被中共邪党迫害瘫痪的开利从盘锦监狱转到锦州监狱已近一年,家人至今也没见到他,心急如焚,这漫天的雨雪也在为身陷冤狱的善良的开利和他的家人们落泪。

监狱是关坏人的地方,而开利是一个好人,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人;是一个坚守宇宙真理“真、善、忍”的难得的好人。而这样的好人却被关在这监狱里,而且被残酷的酷刑迫害致残。这是怎样的一个世道?真是天理难容啊!

吕开利的家人今天来到锦州监狱,希望将不能自理的开利接回家照顾。乘火车颠簸六个多小时从大连赶到锦州,已经记不清跑了多少回了。上午她们来到锦州监狱办公大楼,门卫先是说狱长没来,后又说狱长在开会,她们决定等着不走。因为今年年后,她们已来过了两次,门卫都说领导出差不在家,一直拖到今天。望着漫天的雨雪,想起过年前梁副狱长的答复,她们期盼着这次能有希望……

记得过年前(阴历腊月二十六)那一次,开利妻子和婶婶终于见到了监狱负责保外事宜的副狱长梁军,提出给开利办理保外就医,梁副狱长当时答复说:“马上过年了,你们年后来吧,给你们准信儿。”

开利妻子和婶婶要求见开利一面,梁狱长说“去接见室办理”。来到接见室,大厅里坐满了等待会见亲人的家属,她们领了排号,焦急的等着。忽然一高一矮二个领导模样的人进了大厅,对等待的家属逐个询问。当问到她们这里,得知她们要见吕开利,其中的矮个说:“你们带手续了吗?带当地派出所出具的不炼法轮功手续了吗?”开利妻子说:“我是他的妻子,有会见的权利”。婶婶说:“人都已经瘫痪了,将近一年了没让见,家里怎么能放心,马上过年了,让我们见见吧。”矮个儿说:“不是告诉过你们上面有规定吗,再说吕开利不‘转化’不能见。”这时家属认出他是狱政处长高宽。正在交涉中,那个高个儿叫来监狱保卫处的警察,拽着衣袖把她们拽出会见厅,阻止她们会见还进行威胁。在中共的监狱,杀人犯可以会见,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身陷冤狱还不能见,这就是中共治下的现代版的窦娥冤哪……

外面的雨雪一直不停的下着,开利的妻子和婶婶一直等到下午,才见到了梁军副狱长,然而梁狱长以吕开利不符合保外条件拒绝家属的要求。家属会见的要求也被拒绝。

因为吕开利的家中办理一些事宜,需吕开利本人签字。妻子说了情况,梁副狱长就找了犯人医院的吴队长去办理。过了很长时间,吴队长拿回来开利写的文字。妻子接过一看,确定是吕开利的字,但是字的笔画弯弯曲曲,颤颤巍巍的,是很吃力的样子写的,不是正常状态下写的字。开利妻子太熟悉丈夫的笔迹了,尽管写成这样;她太熟悉丈夫的为人了,无论是怎样的条件,他的字总是写的横平竖直,刚劲有力。可是今天,这是怎么了?日复一日的盼望,长途跋涉辗转来到这里,想见到丈夫,接他回家,然而,人依旧未能相见,见到的却是这样的字迹!开利妻子断定丈夫的身体一定很差。她问吴队长:“吕开利现在身体怎么样?”吴说:“挺好。”她问,“能自理吗?是不是大小便失禁?”吴队长遮遮掩掩的说,”小便不行。”妻子要求见人,吴队长说,不“转化”不让见,说完赶紧走了。

面对邪党监狱的又一次无理推诿,不放人,拿着丈夫的亲笔墨迹,看着丈夫熟悉却又叫人担忧的字迹,开利妻子的心都碎了。站在高墙外,雨雪落在脸上混合着泪水,开利的亲人内心痛苦的呼唤,开利,你要多保重啊!

十一年冤狱 迫害罄竹难书

吕开利是吉林人,一九八七年于东北理工大学毕业后,来到大连,就职于大连起重集团技术信息部。熟悉吕开利的人,都忘不了他温和而又稳重的性格,尤其他学了法轮大法后,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更好的人。他在单位担任办公室主任,对工作兢兢业业,关心同事,一身清廉,不谋私利,连年被评为单位先进工作者、优秀技术人员。在家中他孝敬老人,爱护幼小。同事、家人都喜欢他。

在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吕开利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历经苦难,屡次遭受中共邪党残酷的迫害。

大连劳教所、马三家劳教所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四月,法轮功学员吕开利怀着对政府的信任,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到北京为法轮大法的不白之冤上访。但是等待他的是警车和绑架。吕开利被非法劳教一年,投进大连劳教所。

在大连劳教所三大队他被强制进行劳动,打骂体罚成为家常便饭,恶警利用这种手段让他放弃信仰“真、善、忍”。在拒绝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之后,他被恶警视为“顽固分子”,被送到“人间地狱”——沈阳市马三家劳教所进行迫害。

在中共以升官、发财和饭碗的名利诱惑之下,马三家劳教所恶警对吕开利等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人摧残。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恶警强迫吕开利他们长期在烈日下曝晒站军姿,体罚,因为不“转化”,强迫他们天天从早到晚码坐在木楞子上,屁股都硌烂了,木楞卡进了肉里,也没有动摇他们的信念。恶警们不死心,后来就用大田里超时高强度劳动折磨他们。早晨天刚蒙蒙亮就出工,晚上顶着星星收工,收工后还要面对强迫“转化”的酷刑折磨。马三家的奴工活特别累,种苞米,栽水稻,还不让吃饱。饭是窝头和一碗浑浊的汤,很少加盐,上面漂着几个菜叶。因长期营养不良、肉体折磨、精神压力和过度劳累,吕开利的脚开始肿胀,不能走路。就是这样,恶警也不放过,叫人用筐将他抬着去扒苞米粒。针对这种毫无人道的迫害和非法关押,吕开利绝食抗议,并要求无罪释放。他与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在被非法关押的一年中,绝食有几个月,在绝食期间,每天都被强行灌食、灌酒、辣椒面、盐。他们身体非常虚弱。

二零零一年四月,一年的非法劳教期将满,马三家恶警利用这种残酷手段也无法达到中共下达的“肉体上消灭”的强制“转化”的目的,他们将吕开利非法加期六个月,并转回大连劳教所继续残酷迫害。

大连劳教所和关山子劳教所的迫害

大连劳教所二零零一年发生了疯狂的“3.19”、“ 4.11”事件。刘永来、王秋霞(女)等被迫害致死,曲辉、薛楠(女)等法轮功学员颈椎被打断,被迫害致残,整个大连劳教所,恶警、恶犯魔鬼般咆哮,如地狱般恐怖、阴森。

就在这灭绝人性、丧尽天良的疯狂折磨没有任何收敛的情况下,四月十九日中午时分,吕开利等法轮功学员被送到大连劳教所。一到劳教所,刚放下行李,恶警们和犯人们就疯狂的扑了过来,对他们施以酷刑折磨,几十根电棍疯狂施暴,妄图以措手不及的摧残逼迫他们放弃大法。 经过全面迫害,恶警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无计可施后,有组织、有计划地将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送到辽宁昌图关山劳教所采石厂迫害。

关山劳教所地处辽宁省最北边,靠近吉林,地处荒山野岭,远离人烟。这里收留了省内各劳教所的所谓的“反改造”人员,在劳教犯人心里,这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地狱。关山劳教所开始拒收这些法轮功学员,大连劳教所就以两台彩电,每人配以四百元钱,还有米、面为代价,关山劳教所才收下这些法轮功学员。 吕开利在辽宁关山劳教所被强迫高强度、重体力奴役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被非法关押并加期六个月的法轮功学员吕开利从关山劳教所被释放回来。

获释仅十三天再遭绑架、非法劳教

中共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它利用一切手段也无法达到所谓“转化”的目的,也决不死心,决不善罢甘休。无法泯灭你的精神,就彻底毁灭你的肉体。这就是邪恶中共灭绝人性的嗜血本性。

二零零一年十月,吕开利夫妇借住在一法轮功学员家,突然,大连国保、中山分局及桃源派出所姓邢的恶警,闯进该法轮功学员家中,将吕开利夫妇等六人一齐绑架,并将他们关进大连姚家看守所。这距吕开利获释仅仅十三天。

吕开利抵制再次的迫害和绑架,开始绝食。他被关到小号一月有余,被戴上手铐脚镣,躺不下,站不起来,鼻上插管子灌食。那种滋味非常痛苦,喘不上气来,鼻涕眼泪一把一把的流,弄不好就可能被灌死。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中共的法律是用来压制民众、百姓的。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讲法律,对于中共邪党本身,即使是其自己制定的法律也可当作一张废纸,扔进垃圾桶。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在各种所谓教养审批中,在吕开利全都拒绝签字的情况下,他仍被处以两年劳教并被再次非法关进大连劳教所。吕开利的妻子孙燕也从姚家看守所被关押到大连市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再度在大连劳教所遭残忍迫害

大连劳教所在二零零一年邪恶的“3.19”、“4.11”、“5.10”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之后,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就从没有停止过。由于恶行害怕被曝光。所以恶警们采取更为隐秘、狡猾的手段进行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吕开利被送到劳教所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八大队(非法关押男法轮功学员的大队)。为了抗议绑架和强制劳动,并要求无条件释放,吕开利拒绝参加劳动,并进行绝食。从二零零二年一月,他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李忠科(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李忠民的哥哥)就一直被关在小号严管班遭受残酷迫害,恶警把他们单独关在一个小屋子里。头被套上拳击帽,双手双脚全都被铐上,固定在死人床上,不能动,不能翻身,不能刷牙、洗脸,更别提洗澡。这种迫害陆陆续续的持续到二零零三年十月被释放。

吕开利在被关进小号严管期间,曾遭到劳教所恶警更加丧心病狂的摧残。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绑床并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绑床并电击

二零零二年七月的一天,吕开利为抗议迫害而绝食,恶警景殿科赤膊上阵,伙同劳教犯人对吕开利大打出手,他们用两根高压电棍电击吕开利,耳朵电击后就象面包状,暴徒电击他的小便,大腿内侧,并在吕的大腿内侧和小便上写下低级下流的语言,对他实施人格侮辱和身心摧残,整个迫害过程中八大队大队长刘忠科就亲自现场督阵。他平时假装斯文,扬言道,只要我在,就决不允许打人的事情发生。其实平时一切迫害都是在他的授意和指使之下。

不仅如此,在吕开利绝食期间,恶警景殿科、宋恒岳等更是不止一次毫无人性的以给长期绝食吕开利灌食为由向他的胃里灌烈性白酒。恶警叫嚣:废了你的功!一次灌两瓶白酒,导致吕开利昏迷一天一夜。吕开利因为长期被铐,肌肉已萎缩。

为掩人耳目,恶警景殿科、宋恒岳亲自出马并指使恶犯高中和、高永平、徐辉、林乐楠等关上灯、蒙上被子,一齐毒打吕开利。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吕开利反迫害,抵制强制劳动,公开炼功,大队长刘忠科指使劳教人员,把他用吊铐一只手吊在双层床上铺床头,另一手吊在另一双层床上铺床头,呈十字架形,这种酷刑叫“吊铐”。把他从早上五点时吊上,晚上十二点时放下来,这样吊了一个月,恶警还是未达到让吕开利妥协。刘忠科气急败坏的叫劳教犯张光鸿用九十公分长的床板砍,先把吕开利头用床单包起来,接着从脚砍到头。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三年六月,吕开利在被“严管”迫害时再次以绝食反迫害,大连劳教所副院长张宝林亲自上阵,用最粗的管插进吕开利鼻孔,粗暴灌食,用大型注射器打玉米糊,每次两碗,边灌边问吕开利:“法轮大法好不好?”吕开利答:“好!”穷凶极恶的张宝林说:“打!”到二零零三年八月,吕开利绝食已经三个月,已经灌不进食物。大队长刘忠科见硬的不行,就装出一副慈善的面孔说:“开利呀,我求求你吃饭吧,别跟自己过不去了,给老头儿一点面子吧!”被吕开利拒绝。这就是中共邪党治下的所谓警察,拿着人民的血汗钱迫害人民的恶行。

二零零三年九月,吕开利应该快被释放了,但近两年的严管迫害还在继续,他双手双脚的镣铐还没有被摘掉,头上戴着拳击帽,烈日炎炎酷暑难当,还不准洗澡。吃的是清水煮菜,还不能吃饱和多喝水。由于长期被铐在床上或小凳上,缺乏活动,已导致吕开利肌肉萎缩,腿非常纤细。曾有个好心的劳教人员(被恶警指使专门看管法轮功学员),在帮助吕开利时被恶警宋恒岳瞧见,被他狠狠的辱骂了一番。

饱含着滴滴血泪,二零零三年十月,吕开利从大连劳教所出来,为了不让邪恶再次迫害,他被迫流离失所……

刚走出牢笼 又遭绑架

二零零四年六月,经受重重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妻子孙燕也回到了离开三年的家中。几年来的残酷迫害把吕开利夫妇及家人置于一种极其痛苦的境地。吕开利岳父母已六、七十岁,仅靠微薄的退休金生活。岳父母及妹妹因忧郁成疾,重病在身,虽历经重重魔难,他们一家人又开始了新的生活。

但就仅剩的这么一点家庭的温暖,邪恶中共也要灭杀。因为它鼓吹“假、恶、斗”,容忍不了法轮大法“真、善、忍”及法轮功学员的存在,容忍不了世人信仰“真、善、忍”,回归心灵的净土。对于向往纯真、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恶徒们时时在虎视眈眈的予以肆意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九日,孙燕返家刚刚半年,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在去找工作的路上,被大连市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吕开利傍晚回家,家已被抄得乱七八糟,几个甘井子区公安分局兴华街派出所的恶警正在等他,并把他绑架至兴华街派出所,第二天早五点,吕开利从派出所闯出,又被迫流离失所。妻子孙燕在大连看守所经受近一年的痛苦非法关押之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进辽宁省女子监狱。

辽阳插播救世人 再陷囹圄遭酷刑

中共邪党利用全部国家宣传机器铺天盖地对法轮功造谣诬蔑,使广大中国民众被谎言毒害,从而仇视佛法,仇视法轮功学员,众多中国民众面临未来被淘汰的险境。苦难中的法轮功学员,为了挽救可贵的同胞,把他们从邪党的弥天大谎中唤醒,吕开利等法轮功学员不顾个人安危,用电视插播的方式,向民众讲清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以及法轮功受中共迫害的真相,履行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的权利,维护广大民众的知情权和维护社会应有的正义。

二零零五年九月五日,他们在辽宁省辽阳县成功进行了法轮功真相电视插播,一个多小时的真相节目,使当地众多民众识破了中共的欺世谎言,了解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真相的大面积传播,令邪党非常恐惧,遂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秘密绑架。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以大连市国保陈欣为首的便衣闯进吕开利等法轮功学员租住的房子,劈头盖脸挥木棍就打,当时就将一学员胳膊打折。然后把他们拖到轿车上,绑架到大连辛寨子由家村国安局特设的小白楼。进楼后分别将每个人关到不同的房间,进房间后就开始毒打法轮功学员。大连国保又伙同辽阳国保,将他们非法关押进辽阳市看守所,期间吕开利他们遭受到辽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刘勇等迫害法轮功的“辽阳四大恶人”的毒打和酷刑折磨。十一月二十二日,辽阳市伪检察院将他们非法批捕。辽阳县法院非法秘密开庭,将他们非法判刑。(审判长于静波,审判员刘永生,张艳君,书记员徐柏峰)。吕开利被冤判十年,先被非法关押进营口监狱二大队。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日又被强行转至盘锦监狱五监区。

在盘锦监狱遭受迫害致下肢瘫痪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一零年四月六日上午九点,以盘锦监狱狱侦科王景林,五监区教导员李峰为首的狱警,以吕开利看电子书为由,用多根一百五十万伏电棍连续电击吕开利,一直迫害到十一点多钟,又将浑身是伤的吕开利关进监狱禁闭室。在禁闭室吕开利被残酷迫害十五天,手、胳膊、身上到处是酷刑伤痕和镣铐电棍伤痕。

二零一零年六月末,吕开利绝食抵制奴役劳动,三天后,狱警大队长管凤春(曾在一监区任狱警队长,指使犯人用十指插针酷刑迫害锦州法轮功学员黄成的直接责任人)找吕开利逼其奴役劳动,管凤春和原管教科长王辉及狱警秦飞在大队教育室连续五天用电棍电刑折磨吕开利,从每天下午一点直迫害到四点,七月九日至十三日,天天如此,吕开利遍体鳞伤。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盘锦监狱五监区大队长管凤春,从中午十一点开始用电棍残酷迫害吕开利,逼迫其“转化”放弃信仰,遭到拒绝,一直迫害了四个小时。八月三十日早晨六点四十左右,吕开利从劳动车间楼顶坠楼重伤。

迫害事件发生后,盘锦监狱将原五监区责任人调离,监区长宋波、凶手副监区长管凤春、教导员李峰、管教科长王辉全部调离。

盘锦监狱为了掩盖迫害罪行,一直将吕开利隔离在监狱病监,封锁消息,吕开利家属听到消息,多次找到监狱,狱方一直隐瞒迫害实情,并非法阻止家属见人。

家属探视、要人,屡遭阻拦

经家属和律师艰苦的努力,终于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家属见到了饱受折磨的吕开利。此时他坠楼已十四个月了,吕开利是被犯人背出来的,脸色蜡黄,下肢根本不能动,身上带着导尿袋,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身体极其虚弱,十多分钟会见谈话就已经支持不住。看到昔日健康开朗的丈夫被迫害成这样,他妻子痛哭失声。

吕开利父亲早逝,在他多次被非法关押期间,他的母亲因思念儿子和担惊受怕而悲苦离世,吕开利没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吕开利被盘锦监狱酷刑迫害坠楼后,监狱封锁消息,其岳父母一家人焦急万分。吕开利的老岳父曾经历两次直肠癌手术的老人承受不住这一切,癌病复发,住进医院做了第三次手术。长期无理的迫害,病痛的折磨,使这个饱经魔难的家庭再次陷入极其痛苦的境地。

吕开利妻子伺候老父亲出院后,就又一次次到盘锦监狱交涉要自己的丈夫,而狱方为了逃避迫害责任,以种种借口欺骗和推诿。

转押锦州监狱,家人一年未得见

正当家属和盘锦监狱交涉之际,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盘锦监狱不通知家属将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转移到辽宁省各地,当天下午,吕开利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转押至辽宁省锦州监狱,吕开利被关押在锦州监狱犯人医院继续迫害。据悉在锦州监狱,一个法轮功学员被四个犯人包夹,不让睡觉,不让家人见面,遭受“强制”“转化”迫害。

吕开利家属千里迢迢赶到锦州监狱,狱方无理的剥夺家属会见亲人的权利。

第一次家属找到监狱政委吴旭,吴旭让一位自称姓王的人接待,这个人说:“家属支持法轮功,会影响在押人员改造。”拒绝家属会见。

第二次家属找到狱政处,狱政处处长高宽要求家属到当地派出所开不炼功证明,才能见人。后来家属又找到主管医疗的副狱长安志刚,安志刚大呼小叫的让门卫驱赶家属。

又一次家属找到教育处处长任宪春,任宪春称吕开利不“转化”,不让见,也不能给办理保外就医。

家属一次次到锦州监狱交涉见人要人,而遇到的都是狱方的隐瞒、掩盖、欺骗和推诿。

吕开利家人去年4月在盘锦监狱最后一次见到吕开利时,他身体异常虚弱,由于腰椎、骶骨、踝骨等多部位骨折,马尾神经损伤,吕开利腰椎处,脚踝处有钢板支撑着。因为下肢不能动,他移动身体只能用双拳支撑挪动,两只手手指关节处皮肤都磨成了厚厚的茧子,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境况非常艰难。

现在锦州监狱阻止家属会见至今已一年,吕开利境况令人十分担忧。

守住良知,才能拥有未来

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利用一切宣传机器,对法轮功进行栽赃、诬陷,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至今已十四年了。正如中国大陆一位律师所言:“十四年来,法轮功学员在血雨腥风中坚守着‘真善忍’的理念,他们忍受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痛楚,他们没有放弃信仰;十四年来,他们生活在被抓捕、被酷刑、被劳教、被判刑的恐惧之中,他们没有放弃希望;十四年来,他们面对着被蒙蔽人群的不解和冷漠,他们没有怨恨;十四年来,他们被抄家、被抢劫、被欺凌,他们没有选择暴力还击。在这样一个专制集权的国家,十多万法轮功学员还生活在许多人可能一生都不会进入的地方--看守所、劳教所、监狱,他们在那里忍受折磨,坚守信念,唤醒良知 。他们的信仰和抗争并没有伤害任何人,没有危害社会,他们并不构成被指控的罪名。”他们为了什么?所有的这一切,只为了世人能够明白这场迫害的真相,从而得到大法的救度。

法轮大法弘传世界已二十一年,弘扬到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真、善、忍”理念使上亿不同种族的民众道德回升,身心获益。当初江泽民犯罪集团宣称“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的狂语已成世人的笑柄,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及中共,双手沾满了鲜血,正面临历史的清算。而此时监狱的警察还在执迷不悟的非法关押,强制“转化”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修炼人,破坏信仰自由,实施酷刑折磨,他们不仅是在触犯人间的法律,也在逆天理而为,他们面临的将是最可怕的下场。

中国《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第三十五条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监狱,劳教所等部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逼迫他们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已经构成非法拘禁罪和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

《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这条法律堵死了所有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各级行政人员推脱罪责、逃避惩罚的后路。那么警察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无法逃脱责任的。

善良的人们啊,请关注制止发生在中共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良知尚存的公检法司人员啊,愿你们认清中共邪党的本质,抛弃共产邪党这个西来幽灵,回归善良本性,停止做中共的作恶工具和替罪羊,将功赎罪,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才会给自己和家人赢得未来的美好和平安。否则,一意孤行,必将成为历史的罪人和中共的陪葬,受到正义的审判。

吕开利无罪,千千万万个冤狱中的法轮功学员无罪。警察们,快清醒吧!谁为狱中法轮功学员铺垫回家的路,谁就是在为自己铺垫逃生的路。

盼望冤狱中的法轮功学员早日回家,盼望吕开利早日回家。


部份相关责任人与单位:
辽宁省锦州监狱
地址: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南山里八十六号 邮编121013
通信地址:辽宁锦州市锦公九九九信箱锦州监狱办公楼×××收或锦州监狱医院 吕开利(收)
总机0416-3496200 值班04163496364、5179667传真04165179397 办公室0416-3496358
狱长王占所15304217777、办0416-3496001
政委吴旭15566586666、办0416-3496960
狱警副狱长王洪波 办0416-3496720
副狱长梁军15541616005、办04163496008、宅04163887018
副狱长安志刚15541610999、办04163496014、宅04162815909
办公室主任王洪涛15541610200、办0416-3496358
刑罚执行处:处长王永锋15541610023、办04163496258
狱政处:处长高宽 办0416-3496242、3496241、15541610886
教育处:处长任宪春15541615111、办04163496282;副处长蔡立新15541611195
保卫处:李汇林04163496037、15541610029 ;李宏兴04163496038、15541610234 ;邢明04163496038、15541610235 ;张振海04163496039、15541614321
生活卫生处:处长于泳15541610055、04163496263
锦州监狱医院:
院长李建琨15541614567 办公室04163496066院长 闫飞 15541610845办0416-3496722
队长办公室04163496651队长:张某、吴某
组织部:陈学志 04163496677 04163496027 15541612999
宣传部:吴海龙04163496028 04163496029 15541610216
纪检监察处:处长 张金堂15541612777 04163496031
纪检监察处:科长 张国雨15541610212 04163496032
警务大队:大队长高永令15541610090
工会04163496056
财务处04163496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