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大法 见证佛恩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九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得法前,我丈夫是大法弟子,我经常帮着丈夫做一些证实大法的事情,那时没有别的想法,只想为儿女积些福德,并没有想修炼。有一次,我帮着装资料,装完我也看资料,看完我恍然大悟,原来法轮功是佛法修炼,炼功能祛病,相信大法好就能躲过灾难。天哪!那这法轮功不是救人来了吗?那将来有那么多的人不知道怎么办啊?我也修炼,好告诉那些迷中的世人这个天机躲过劫难。就这样我也走進大法的修炼中。

我得法修炼快六年了,六年的修炼路上有苦有乐,更有诸多大法的神奇在人间的体现。下面我就谈谈这六年来的修炼体会,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交流,有不对之处,请同修指正。

和小同修一起过关

得法前,我和小女儿都体弱多病。我有风湿病、风湿性心脏病、慢性咽炎、鼻炎、腰椎间盘突出、右部腰肌劳损。得法修炼两个多月后,我身上所有疾病都不翼而飞了。

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小女儿从出生身体就弱,基本每月都得打针吃药,最多一次打四瓶药水却扎了七针。我修炼后,用大法的法理要求孩子,我们学法的时候我的小女儿也跟着听,小女儿也和我一样,从此再也没吃过一片药。

在一次次的病业关中,我坚定的信师信法,相信孩子有师父管,没事,孩子的“病”,如果师父要“治”不好的话,人世间再好的医院也无济于事。

得法几个月后初冬的一个傍晚,丈夫不在家,二十几个月的小女儿发高烧,大声哭着喊肚子疼,我一时没了正念,抱着孩子来到同修家,让同修帮着发正念,同修和我切磋,说这是去我对孩子的情呢,放下情就好了。没办法,我抱着孩子回家了,她哭我也哭,我对师尊说:“师父,如果是孩子的业力孩子就承受,如果不是我就彻底清除掉,常人的医院绝对医不好孩子的疼痛,只有师父才能真正的管得了小弟子。”以前孩子得病从来没这么疼过,就是那样也得打十几天的吊瓶,现在疼得这么厉害,医院能治好吗?只有相信师父,把孩子交给师父才是最高明的选择。就这样,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可孩子却一直哭着、疼着,烧到半夜十二点多,我也开始高烧,浑身每寸肌肤、每个汗毛孔都疼得让我咬紧嘴唇。我能坐起来时就发正念,有一点点力气就炼功,累得趴在地上,歇一会就爬上床躺一会,用手举着被子都感觉被子特别重,被子碰到我的皮肤就疼痛的难以忍受,每一秒钟对于我和女儿都很漫长,就这样发正念、炼功、躺一会,直到天亮,女儿的哭声停止了,烧也退了,我浑身也不疼了,女儿安然入睡。我们母女在师尊的呵护下,度过了病业这一关。

法是真的,谁也动不了我的心

在我得法一年后的一天上午,我和两位老年同修正在学法,女儿突然说身上痒痒,我一看孩子满身满脸的扁扁的大白包(类似常人的荨麻疹),我们停止了学法,开始发正念,可大包不断的扩充着,直至身上每寸肌肤连眼皮都肿起来,汗毛孔都张开了,嘴唇肿得高高的撅着,孩子整个脸都变形了,眼皮又宽又厚,手指缝、肛门都长满了大包,耳朵痒的孩子用五个小手指去抓,抓的四个手指的指甲都有血,痒得孩子一边哭一边说“妈妈难受”,小手不停的到处乱抓,指甲里面全是血,挠的孩子的身上脸上都是一条一条的血口子。这时帮助发正念的两个同修看干发正念孩子身上的疙瘩也不消,一同修就说:“把孩子弄医院看看吧,太遭罪了,再说她也不修炼,又这么小,硬挺不行。”

我听同修这一说,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师父的两段法打到我的脑中:“难就难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当中吃亏,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动不动心;在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中,你动不动心;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2]“还会遇到什么呢?我们身体会突然间感觉不舒服,因为还业,它会体现在方方面面的。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他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你说你必须坚定不移,这样的心,到那时候你真能坚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为你的心性已经提高上去了。而现在你就那么不稳,要是现在给你出现这个魔难,你根本就不悟了,根本就不能修了。方方面面都可能出现魔难的。”[2]

想到这里,我坚定正念,因为我知道这法确实是真的,谁也动不了我的心,然后我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干扰我和小同修证实大法,影响众生被救度的一切生命与因素,因为那时我天天领孩子去讲真相,劝三退,众生看到孩子脸上的大包会影响他们得救。这时我想起去年夏天大米买多了,我就在米袋的外面写“和我一起同化宇宙真、善、忍大法”,结果所有写过这样字的米都没有生虫子,而堆在地上晾晒的米却生了很多虫子,想到这里,我拿起笔,往孩子身上长包的地方写“法正乾坤,邪恶全灭”[3],心想让孩子每寸肌肤都同化宇宙真、善、忍大法,孩子掀起衣服说,这也写,那也写……笔起笔落,孩子身体长包的地方都写满了师尊赋予我们的正法口诀,这时孩子停止了哭声,手不再到处乱抓了,就见那些又白又大的包逐渐的在变薄,恢复了原来的肉色,孩子渐渐的闭上眼睛睡着了,全身长包的地方全消了,只剩下孩子用手挠的一条条血口子,整个过程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

我和同修们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这次我和小女儿过关正是因为我坚定的信师信法,在关难前没动人心,师父瞬间就给孩子消除了魔难,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如果采取常人的做法,后果不堪设想。

还有一件事,二零一零年的夏天,小女儿又突然的发高烧,我发正念、带着她一起学法。高烧不退,我就引导孩子向内找,有没有欺负小朋友啊?有没有撒谎啊?有没有做了不符合真、善、忍的事啊?孩子直摇头,说没有。那天晚上有同修交流会,我就带她去了,孩子烧的直哼哼也不哭,浑身象火炭一样热,我也开始向内找,没找到什么,心想在有这么多同修祥和的场中,孩子的烧不但不退,反而更热,不对劲。于是我叫上同修背上孩子提前回家了,路上我和同修都向内找,这时同修提醒我说:“你撒谎,孩子在替你承受。”我说:“我没有撒谎。”同修说:“前几天你约我十一点半在公园门口见面,结果迟到半个多小时,说到不做到就是不修真,在撒谎。”听了同修的话,我一下子惊醒了,我有时候就说到做不到,并没有觉得这是撒谎,不修真。这时我才意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必须按照真、善、忍去做,否则算什么炼功人?法对修炼人是有标准的,不能象常人一样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到家后,我把孩子放在床上,用手摸摸孩子的额头,孩子一点也不热了。高烧了几天,我找到了执着,孩子的烧一下子就退了,大法真的是太神奇了。通过这件事,我悟到修炼人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要用炼功人的高标准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二零零七年夏天,我刚刚得法不到两个月的时候,我的儿子也和我们一起学法炼功。有一次他从学校门口出来,一下子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摩托车给撞了,大腿根儿被挂掉一块肉,小腿骨前面被撞一个鹅蛋大的紫黑的包,一瘸一瘸的回来了。我忙问怎么了,儿子对我说:“铁摩托都被撞坏了,你说大儿子怎么了?”

我看到孩子伤的那么厉害,也很心疼。晚上去学法点学法时,儿子躺在床上不愿去,我知道他很疼,就坐在儿子身边对他说:“你知道咱们生生世世都做过什么样的生命吗?也可能做过强盗、杀过生等等,在摩托车撞你的瞬间,如果不是师父挡住了这一难,你会这么平安的躺在这里吗?是师父承受了这一切,可你学法还讲条件,对吗?”儿子听到这里,坐起来说:“妈妈,我去学法。”就这样我儿子的腿伤没用常人的任何方法,大腿的肉半个月就长好了,小腿前面的大包一年多的时间也消下去了。

发生在我和孩子身上的一桩桩事例,是在我们信师信法,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创造出来的人间奇迹,只要我们能做到实修,大法无所不能,也只有信师信法,才能瞬间走出魔难,化解恶缘。

繁华地带有人高喊:法轮大法好!

我没工作,以打工、做零活或做点小生意维持生活。有一段时间我做烤冷面的生意。一天晚上快收摊的时候,突然来两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孩,说:“阿姨,烤两份冷面,多加些辣子。”我抬头看了看两个男孩,以前讲过三退,我说:“这辣子可辣了,放多了你吃不了。”那男孩说:“没事,今天感冒特难受。”我说:“想说件让你们不再难受的方子,不知道你们相不相信。”男孩子愣愣的看着我,我说:“我这方子不吃药,不打针,也不用花钱,只要你心里特别的相信才好使,你信几分就能管几分,你全信就全好使,你不信就不管用。”他们齐声问:“什么方子?”我继续说:“你们相信有神佛存在吗?”两个男孩子点点头,我说:“那就让真正的神佛保佑你们吧!和我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回去多念,睡不着就念,相信佛法多少,神佛就能做多少,你们要特别信,神奇的事没准就在你们身边发生,我希望你们尽快好起来。”孩子直点头,也不出声,拿着冷面,带着祝福消失在人群中了。

一个星期过去了,我正忙着烤冷面,忽听后面有人大声的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声音洪亮,响彻云霄。在这繁华地带竟然有人敢大喊“法轮大法好”,我心中很是高兴,感觉世人都觉醒了。我向喊声望去,原来是前几天那两个感冒的男孩子,走到我跟前说:“阿姨,再来两份冷面。”我说:“阿姨告诉你们的方子管用吗?”两个孩子齐点头,说:“管用,谢谢您。”

她走远了,我的眼睛湿润了

去年,家住长春的弟妹做手术,家中无人照顾,为平衡好家庭我抽出时间去照顾她,我本着真、善、忍的原则做人做事,严格要求自己,细心的照顾她,为她洗脚、剪指甲,无微不至的照料她,处处为别人着想,处处体现出炼功人的风范。同病房的人都以为我是她的亲姐姐,我说我是大姑姐,有人还说:“不要这样惯着她,惯的她会竟事。”我说不会的。我借机给他们讲了真相。走时,他们都说,有信仰的人就是比没信仰的人强。

照顾弟妹期间,碰到一个农安县教育局的主任,这大姐五十九岁,得了乳腺癌,手术完了,每天来医院做化疗。她非常时尚,梳两小辫子,戴顶前進帽,看上去挺年轻的,我给她讲三退,讲法轮功是佛法,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讲真、善、忍最表面的含义:真就是诚实待人不说谎,善就是善待亲人、朋友、有缘人,咱俩多有缘呢,我从哈尔滨来长春碰到你,咱俩前世就有缘,今生又相见了。忍就是宽宏忍让,矛盾来时找找自己哪里没做好,而不是找对方的错,激化矛盾。她说:“我可善良了,我无条件帮助了一个中学生,资助他上学,象儿子一样对他,这孩子考上了中医大学,现在都毕业了,一会就来看我了。”

因为化疗的药厉害,把她口腔里所有表皮全都烧坏了,什么也吃不了,口水一流多长,没办法只好输营养液,经常用盐水冲漱口腔,能看出来她很难受。我继续和她讲真相,讲中共迫害法轮功,讲自焚伪案,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暴利出售,讲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讲了相信大法好身体会出现奇迹。然后我顺理成章的和她讲三退,她很爽快的答应了。

四天过后,我正帮着弟妹梳头发,这农安大姐招手让我出去,我问她发生什么事了?她竖起大拇指说:“法轮大法好!真善美好。”我纠正她说:“真、善、忍好!”她点点头,告诉我说:“回家第一天,心想我有的是钱看病,没相信你的话,第二天实在太难受了,几天不能吃东西,心里想起你说的话,念念试试,看能不能有奇迹发生在我身上,就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美好’……,一天念下来,每天淌一米来长的口水没了,口腔不疼了,第三天继续念,所有能看见的溃烂的表皮全都结痂,开始愈合,今天一大早就来找你,看有没有什么戴的东西,保存的东西。”我给了她一个大法真相护身符,她说:再给一个,还有儿子。我又给他一个,她又说:“再给一个呗,还有姑爷呢。”就这样,她拿走三个护身符,一个平安符,高高兴兴的走了,走的很远还在谢我。我说你别谢我,要谢我师父。

她走远了,我的眼睛却湿润了,这位大姐并没有完全念对口诀,但师尊还是管了她,帮她承受了许多业力,这时我想起师尊的诗句:“为救大穹传天法 众生业债一身当 无量众业成巨难 青丝斑白人体伤”[4]。师尊的慈悲感召弟子唯有更精進,才能报师恩。

原本颗粒不收 结果增产数千斤

去年过年回娘家串门,姐姐讲了一件发生在她家的神奇事。姐姐认可大法好,但不识字,心里装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经常让外甥女儿给她念念真相小册子。

去年初秋,他们那里刮了一场龙卷风,田里所有玉米都刮倒了,象用板子压过一样平,姐姐到地里一看就哭了,她知道全完了,这样一粒粮食都不能收,全家人就指望地里这些庄稼生活呢!心想这可怎么活呀?房子刚盖起来,还有外债,颗粒不收就无法生存了,这时她忽然想起来我和她说过的师父和大法无所不能的话,也给她讲过不少神奇的事例,她就开始围着地边走边哭边喊:“李大师,您救救我们家吧,我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每天都去地里看看,每天都念,结果到秋收的时候,别人家都减产,她家比每年还多打了六、七千斤玉米。我去了,姐姐就高兴的给我讲这件神奇的事,对师尊感恩的心无以言表。

我们每个真修实修的大法弟子,谁没有过神奇的事迹呢?这些神奇的事迹都是师尊对弟子的慈悲呵护与点悟,弟子唯有听师尊的话,多救人,修好自己,才能让师尊少一些操劳,多一些安慰。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发正念两种手印〉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还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