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教师在黑窝“马三家”遭受的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九日】她,今年60多岁,退休教师。以下是她2004年到2006年在臭名昭著的辽宁省“马三家”黑窝所遭受的迫害

一、强制“转化”,不让睡觉,超负荷劳动

2004年她被绑架到“马三家”黑窝,被分到三大队五分队。恶队长关丽英和犹大帮凶天天围着她,不是大声训斥就是讽刺挖苦和诬蔑诽谤,整日给她灌输那些中共瞎编滥造的歪理邪说。

不“转化”就不让睡觉。一闭眼睛,帮凶就捅她,并说:“你快写三书,免得我们为你受苦。”一连二十多天,每天只给三、四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2004年秋(10月份)劳教所开始了连年轻人都望而生畏的扒玉米劳动,强度很大。恶警关丽英看她“转化”没希望,知道她手痛(骨鞘炎)、有眩晕症、身心受到严重伤害,故意想用劳动削弱她的意志,拖垮她。并声称:“只要有一个人劳动也得叫你去。”

从那以后,其他人都轮流休息了,可她每天拖着沉重的身体去劳动。忍着难忍的胳膊和手的疼痛,拽着一颗又一颗的玉米秸,扒着一穗又一穗的玉米棒。到了晚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双臂酸痛,不能高举,手指发直发硬,五指难以合拢,腰腿风湿酸软。早上起来,不时发出呻吟的声音。

到最后几天,她提出胳膊疼,干不了。恶警关丽英还是不理睬。她想忍着吧,一直坚持到最后2006年4月回家,胳膊、手还是没好,使她的双手半残,就是干轻活,手心都疼,穿衣、洗衣、写字都费劲。

二、蹲小号加期

由于她没达到恶警关丽英的要求,恶警关丽英就把她调到三分队。这个队长姓董,她也百般刁难,叫她去搓雪抬雪,干不了,就大声训斥,叫她花钱看病,加期等。

有一次晚上洗漱,她与“坐班”有争议。“坐班”看她初来乍到,又是“不转化”的老太太,按照她的观点处处挑剔,讽刺挖苦。她不能接受“坐班”对她的人格侮辱,就与“坐班”争论起来,那晚,正是恶大队长李玉明值班。大队长就叫她到办公室,她没去。大队长就叫来两个男警察,不分青红皂白硬把她推进东港的小黑屋,想达到“杀一儆百”治治她和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

这小屋四壁不见阳光,地上只有一张床大小,铺个破被,靠墙有个铁椅子,上有手铐,阴森可怕,屋顶安个大喇叭,播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震得脑袋嗡嗡响,不得安宁。吃饭的时候给一碗菜汤和一个硬饽饽头。恶警在监控器看着,不吃就灌食。冬天又冷又潮,饥寒交迫,她在小黑屋蹲了10天,又加期10天。

三、坐小塑料凳

在2005年4月份,她被分到严管一大队,都是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不穿劳教服、不干活、不挂牌。当时恶警张磊是狱警。这样她们的日子更不好过了。张恶警一会儿踢这个两脚,一会儿踢那个两脚,最苦的是坐塑料小凳。这种小凳面积小,但面质坚硬,坐时间长了骨头尖都疼,皮肤发黑发紫,皮肤硌破。

她实在坐不了了,就对同修说:“叫咱们坐小凳也是一种迫害。”于是,她拿个小布垫就坐在了地上。张恶警看见了,不允许,多次踢她的小布垫,推她、拽她,把她弄到办公室,把她双手铐在暖气管上,并说:“出头的椽子先烂,谁叫你带头来的?”医生检查她的皮肤破了,不能坐了,可是医生一走,恶警还是不允许。时时刻刻都在怒视着,挑毛病迫害。

有一次,恶警给她拽到库房去,叫她写“转化书”,她不肯就把她推倒,在寒冷的冬天,叫她在水泥地上冰着,她起来就推倒。这样关她半天。

四、野蛮灌食强迫看病、抽血

在黑窝里,她的身体受到很大的伤害,很虚弱。曾两次昏迷不省人事。第一次去洗漱,刚走几步,没出屋就软下去,摔倒了,什么也不知道了。第二次去方便,拽着她同修的胳膊,身子往下坠,就昏过去了,几个同修把她抬到床上。张恶警就给她强硬灌食。说她是饿的。

几个恶警象疯了一样,死死的抱住她的身体,牢牢的攥住她的双臂,掐鼻子的,捏嘴的。她没有一点余地,憋得她喘不过气来。心想,这不要我的命吗?于是用尽全力,挣扎摆脱。她们把手松开了,她喘了一口气,大声说:“你们干什么?想把我憋死呀?”恶警却说:“怕你自己不吃。”

在2005年7月末,她连续绝食61天,在这期间,她感受到了另一种灌食的痛苦。张恶警带着几个穿白大褂的警察,把她拖到了灌食室,按倒在地上,四肢压住,医生拿来长长的皮管,通过鼻孔插到胃里,当时她不知触动了哪个部位,心里激灵一下,疼痛难忍,皮管插到哪疼到哪。灌完食全身不停的颤抖,有时她竟大哭起来,天天如此,她们灌进去的东西,里面什么都有,各种颜色的,象药一样。

五、又换一批恶警残害法轮功学员

2006年2月,她本该劳教期满,但又加期两个月。这时,又赶上“马三家”又调来一批更邪恶的恶警:马吉山、刘勇等。他们一到就开始了又一轮的迫害,不管你的身体状况、挨个收拾。不穿劳教服、不干活,就拳打脚踢、蹲小号、面壁,有的被吊铐,有的被反铐床上,还有的被戴上手铐、脚镣,几个恶警推着她在走廊走。当时她全身浮肿很厉害,尤其是右脚肿得铮亮,不敢碰,每当夜深人静时更甚、脚疼,心也疼,她就坐起来,还受到训斥。

早上起来就开始罚站,刚动一点就大喊走过来,随着喊声,恶警的手就从她的头顶“啪”一下打过来,她险些昏过去,扶住了床栏。不穿劳教服,恶警就不让家人会见,害得家人多次白来,伤心而去。

她就是“马三家”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活证人。“辽宁调查组”的“调查结果”是骗人的,罪犯怎能有资格调查!他们怎么敢承认自己犯罪!

让我们所有被非法关押、迫害的同修都拿起笔来,揭露迫害、把他们的罪行公之于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