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狡猾”的对话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师父告诉我们:“我早就讲过衡量人的标准就看弟子的心性,而且我绝不会叫任何没开悟、没圆满的人看清我弟子的真实修炼情况。那些能看到的人是在很低层次上看到的给他那一层次显现的而已,再高的他就看不到。”[1]

无论是上一篇“不真的悲伤”,还是本篇,我所看到的或许在某个层面上是真相的局部,但也都有层次的局限。不过这少部份的真相展现,已经足以引起我们修炼人的警醒和借鉴了。

那是在很多年以前,我结识了一个老同修。这个老同修人中的学识很渊博,与他交流沟通,很能开阔思维,能让自己头脑变得更清醒。但是这个老同修观念很多,修炼中有些很不好的地方,同修每次指出他问题,他都极力狡辩,不肯承认。

有一次,我和他发生了激烈的争吵,然后我就看见,虚空中我的不纯和这个同修的不纯就对峙在一起。这个同修的不纯,姑且把其名字叫“狡猾”吧,离同修的本源也很近,长得和同修也一模一样,但是表现出来的却是满脸的狡猾神态;而我展现的是脸带煞气,冰冷严肃,身穿黑色铠甲的形象。

“狡猾”洋洋得意的说:没有多少修炼人能触及到我,你能触及到我,也算是你的本事了。

看着“狡猾”如此狂妄,我有点愤怒,刚想上前制服它,它又赶紧指着我说:你别想动我,你也仅仅是能触及到我,你的能量和层次不够,根本改变不了我。

我不理,继续向它走去,“狡猾”看没动得了我的心,往后退一退,又说:我知道你是谁,你的名字叫“煞气”,你也是不纯,你超越不了我,所以不要妄想改变我。

在那几年修炼中,我整个人象被扔進魔炼的漩涡里,魔难一波一波接踵甚或同时而来;由于压力巨大,心态变得有点刚硬、易怒、急躁,展现出了“煞气”,实际上是修炼者魔性的一面。我的“煞气”不理它,继续往前。“狡猾”又退后,继续说着:你再逼我,我们会两败俱伤——我为了自救,会狡猾的引导人世间我们身边的这些不明真相的、修炼不到位的修炼人反对你;这些修炼人会对你议论纷纷,批评指责你,甚或给你做事造成阻碍和魔难。

我愤怒质问道:你这样会毁掉他们、给他们增添修炼障碍。难道你不是修炼大法的吗,为何要如此做?“狡猾”用无奈的语气说到:主体没修炼到这儿,就改变不了我。虽然不纯正,我也知道不好,我也想改变,可主体没修炼到这儿,一旦我在压力逼迫下,生命的自然展现就是这样,我也没办法啊。

我的不纯“煞气”既想动手又有所忌惮,有点愤愤的问“狡猾”:难道没有解决办法?

“狡猾”说:外在的压力和强制是改变不了生命的本质不纯的。要想我改变也可以,有三个办法:第一首选是人中的主体自己修正,把我同化大法从而改变;第二是你在人中的主体要修得超越我的层次境界也可以(注:他这个主体生命开始偏移,出现“狡猾”这种变异时所在的境界)。最重要一点就是你的主体要修到把你这个不纯“煞气”转化。那时候你有更大的慈悲的能量包容我,我在这种慈悲的能量同化下也有可能会改变;第三或者人世间周围这些大法修炼者普遍修到一定层次,都能理智、清醒的在法上认识问题,不会受我(指狡猾部份生命存在)所惑,甚至慈悲包容我引导我。这种整体的力量也可以抑制我,让我发挥不了作用,从而改变。

我的“煞气”不甘心,还是想直接制服它,让它改变,于是挥舞手中的剑,准备向它砍去。“狡猾”连忙后退,急道:师父都说了正法没结束,还有机会。你也是不纯,凭什么不给我自己修炼改变的机会呢?你这样做,对我的主体也不好,对你自己也不好。

一听此话,虽然知道它还是带有狡辩的成份,但也在理上,我毕竟还是个修炼人,一味蛮干强为也不对,于是停住脚步,考虑片刻后,缓缓放下手中的剑,道:既然如此,那好吧。我就不逼你了,希望你好自为之。

说完,转身离去。

这次争吵后,我找了个机会把这个经历告诉了这个同修,其实是真心希望大家都能明白提高上来。但这个同修人的观念太多太重,带着观念误会我好象是显示自己、在指责他,而且用这种他看不到的另外空间的展现,很不高兴。

再接着就有一些同修分别来找我沟通,说我如何如何不足,希望我提高上来。我一听就知道她们被这个同修的“狡猾”误导了,也没说什么,只是默默不说话。后来我们俩就逐渐远离了。

虽然渐渐疏远很长时间,很多时候一忙起来就忘了。但不知怎么的,一静下来想起这件事我总觉得心里不清净、不定,一丝萦绕不去。从认识这个同修到现在的所有接触经历,反反复复分析考虑,反反复复向内找自己,也觉得自己没什么问题,也没有做的不好的地方。

直到有一天真正清净下来反过来思考,这个老同修的确有很不好的一些不足,但对我来说却很照顾,很多时候是真心对我,真心的想和我配合做一些证实法讲真相的事。那么如果完全站在大法圆容配合的角度,完全站在更好起到救度众生作用角度来说的话,自己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好?

老同修的强势、自我和狡猾(注:本文只阐述了‘狡猾’的展现),以及其他一些不足强烈的冲击着人心,而自己没修到那种不动心的慈悲圆容境界,或者没修出协调配合所应具备的智慧和能力,可以协同同修正的一面修好的一面一起去降伏这些不正的表现。

我没修到,只有采取避开的方法,有个缓冲的时间和空间,去静静修自己。而我们地区的其他同修,很多被老同修那个外在的不足所带动,在自己很强的人心受到这些不纯正表现的强烈冲击下,抑制不住而爆发,从而没做到向内修自己而是向外推向外找,在长期形成党文化的作用下,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抓人短处打棒子。这样相互之间的作用还在本地区引起一些波动,形成恶性循环,整体的修炼状态都不好,整体的环境也差强人意。

整个地区修炼者如果都没修到慈悲圆容不动心的境界,都不具备与协调之项目对等的智慧和能力,都存在不同的很强的人心,自然会导致整个地区证实法、讲真相的正事受阻。我体悟到一个地区或项目,整体上能有一个修炼者修出来,那这个地区或项目可能都会好很多;如果能有一批人修出来,环境自然会变好。

当我悟通这些之后,豁然开朗,睡梦中,师父来到面前,慈悲而威严,用思维波方式把讯息打入我大脑,正好是我悟到的这些内容,以及安排给我的一些事情包括营救同修我也没达到上述标准要求,从而没做得那么好,总有遗憾。而且在下一篇经文中会指出类似问题和现象,我们地区整体即在经文所指其中。思维波讯息中,关于经文发表时间则比较模糊,不象其它内容那么清晰,但隐隐约约感觉到很快,没几天了。

师父走了,我从梦中惊醒,浑身渗出一层冷汗。根据以往的经验,我知道这个不是梦,而是真有其事。如果是真事的话,那下一篇经文会讲什么呢,师父表情这么严肃,只怕这次……。随后几天,我在忐忑不安中度过。

几天以后,师父新经文《致欧洲法会》正式发表了。第一遍即看得我汗流浃背,几乎不敢再看下去。《致欧洲法会》措词如此之严肃。重锤敲打。我们都知道,师父不会只针对个别人或个别地区正式发表经文的,那这篇经文出来,整体上会有多少地区、多少修炼人包含在其中?!至少我已经知道我和我们这个地区在其中了。

如此严肃的指出问题,如果不是师父已经提前点化,我们会不会根本就不敢按照这篇经文来向内找,对照自己,甚至狡猾的认为自己没指出的这么严重,说的是其它地区的其他同修等等?

在此建议,看到此文章的同修,不管是否属于《致欧洲法会》经文所指情况,请再认认真真对照自己重温一遍吧。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论衡量标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