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孕产期、哺乳期女性法轮功学员的迫害(1)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沁云大陆综合报道)北京,一位年轻的法轮功女学员被天安门恶警异常凶狠地一脚踹飞,导致大出血和流产;长春某拘留所,恶警脚踢一位怀孕法轮功女学员的腹部,这位孕妇的表情痛苦不堪,疼得汗流满面……一位北京法轮功学员,怀孕七月,被四个恶警施酷刑,用门板按在身上踩压、逼迫“转化”……

各地610(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为对法轮功学员延长非法关押、“转化”迫害,不惜绑架孕妇、强制堕胎,九个月胎儿也不能幸免,堕不下来,不惜将胎儿活活肢解,分块取出……

孕妇生下孩子,坐月子期间,被劫进看守所、洗脑班、被上门逼迫写“保证”、被迫流离失所,哺乳期被非法关押、强制劳役、毒打勒索,甚至分娩仅十天,母婴即遭绑架,哺乳妇女三天被活活打死……

什么叫灭绝人性?什么叫惨绝人寰?当中共欺骗国际社会,吹嘘其“人权最好”的时候,法轮功学员在家破人亡、在妻离子散、在被绑架关押、被滥用酷刑、被强制劳役、在被下毒、被做人体试验、被残害母婴……在被活摘器官牟取暴利。

什么叫天赋人权?什么叫信仰自由?这一切均被中共踩在脚下践踏,而当其罪恶被不断曝光,面对国际社会的谴责和世人的愤慨,中共流氓却誓将欺骗进行到底,继续作秀、玩弄花招,不但“漂白”活摘器官的罪恶[1]、抵赖马三家酷刑[2],还继续维持其对坚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惨无人道的迫害。

不要指望中共“从良”,它的邪恶本质决定了它的残酷、暴虐和对人类的危害,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摒弃对中共的一切幻想和希望,彻底曝光其对人类犯下的滔天罪行,并予以彻底清算。

本文揭示的是中共对女性法轮功学员在孕产期、哺乳期所实施的灭绝人性的迫害,希望能够唤醒更多世人的良知善念,希望更多善良的世人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给予法轮功学员正义的支持和援助。

一、孕产期、哺乳期连续遭迫害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根本不讲法律。坚持信仰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遭中共长期迫害、没有人身自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各地610私设的黑监狱)长年运作,被劫持在劳教所或监狱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将被非法延期,再不“转化”,往往直接被劫入洗脑班,或者先回家再被劫入洗脑班迫害,洗脑班不“转化”则非法劳教或判刑,就这样循环关押、不断迫害,许多女性法轮功学员也因此在孕产期、哺乳期连续遭中共残酷迫害。

(一)孕产期、哺乳期均遭迫害 已含冤离世或精神失常部份案例

◇孕期狱中遭非人折磨 分娩一月被迫流离失所 多次遭迫害 王霞含冤离世 迫害案例已被联合国立案

王霞女士,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临河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七四年生,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九日,因进京上访,在北京被绑架,在临河警察局遭到殴打,第二天被转入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尽管已有三个月身孕,仍被强迫干重体力劳役,被强迫以极为困难的姿势站立很长时间,并遭到电击,还曾被双腕吊起整整一天。孕期六个月短暂获释,二零零零年七月三十日,怀孕八个月时,再次被抓回临河市警察局,恶警试图对她强行堕胎,但未得逞。分娩一个月后,王霞被迫流离失所。该案例已于二零零六年被列入联合国的立案名单。

法轮功学员王霞(已被迫害离世)
法轮功学员王霞(已被迫害离世)

二零零二年二月,王霞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内蒙第一女子监狱残酷迫害致生命垂危,并被送精神病院摧残致记忆丧失。在狱医认定只能活两三天的情况下,被抬回家,回家一周后,王霞顽强的活了过来。

此事被国际媒体广泛报导后,面对善良人的关心与谴责,毫无人性的临河610及当地司法、警察不法人员再次将她投入女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王霞又被当地610绑架,被折磨成急性肾衰竭伴随多脏器衰竭,六月十五日含冤离世。

王霞曾被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迫害得瘦骨嶙峋,奄奄一息
王霞曾被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迫害得瘦骨嶙峋,奄奄一息

◇孕期遭非法关押、挂牌游街 哺乳期遭绑架、酷刑折磨 八年冤狱后于丽波含冤离世

黑龙江肇东法轮功学员董鹏、于丽波夫妻,一九九八年春季结婚,婚后一年多,因进京上访被双双遣返,非法关押于肇东看守所,当时于丽波怀有三个月身孕,却被非法关押了四个多月,家里找了人才被释放。于丽波在孕期,还曾被肇东市红旗派出所强迫挂牌游街,游街时,强迫董鹏的大哥董刚及大嫂押解,再将她押回家乡佳木斯某县。

法轮功学员董鹏、于丽波夫妇
法轮功学员董鹏、于丽波夫妇

董鹏(被迫害命危,过早白了头发)
董鹏(被迫害命危,过早白了头发)
于丽波(已被迫害离世)
于丽波(已被迫害离世)

孩子出生不到十个月,于丽波因给肇东市长孙刚写真相信遭绑架,在肇东看守所,多次遭毒打、电刑、老虎凳等各种酷刑折磨,导致眉毛、腋下被电焦,后被诬判八年,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迫害。丈夫董鹏在孩子还未出生时,就被非法劳教两年,后被枉判九年,在黑龙江呼兰监狱被迫害得生命垂危,过早白了头发。

酷刑演示:于丽波孕期被挂牌游街
酷刑演示:于丽波孕期被挂牌游街

二零一一年五月一日,夫妻终于团聚,然而,长期遭恶党迫害的于丽波终因身心遭严重摧残,在极度的痛苦中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九岁。无情的迫害使这对夫妻只团聚了六个月就永远的分离。他们真正只在一起生活了两年多。

◇怀孕八月有余遭软禁 月子里被上门逼迫、威胁 成都祝霞屡遭迫害精神失常

原本健康美丽的祝霞
原本健康美丽的祝霞
祝霞遭迫害后精神失常
祝霞遭迫害后精神失常

祝霞女士,成都市金牛区光荣小区法轮功学员,长期遭抚琴派出所(原光荣小区派出所,后合并到抚琴派出所)二十四小时监控、管制,怀孕期间每天坐在派出所的值班室,过年也不让回家,二零零零年二月一日,身孕八月有余的祝霞女士仍被单独软禁在派出所内。生完小孩二十多天,还在坐月子期间,派出所杜所长、户籍警李红就迫不及待到祝霞家,逼迫她放弃信仰,甚至威胁:如果不写,就把小孩送福利院。哺乳期一满(小孩一岁),祝霞即被610头目何元富等非法劳教一年半,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非人折磨。之后,连续被多个洗脑班迫害数月,遭药物迫害和侮辱强奸,导致精神失常。祝霞丈夫王仕林(法轮功学员)也屡遭迫害,三次被金牛分局非法劳教。

(二)孕产期、哺乳期均遭迫害 被敲诈勒索、强制劳役、毒打判刑部份案例

◇遭迫害提前分娩 副书记指示:对产妇不能手软 天津温秀珍产褥期被强制劳役 除夕遭殴打勒索 不给喂奶

法轮功学员温秀珍女士,天津市武清区崔黄口镇西高坑村村民,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屡遭迫害,即使孕期也不例外,怀孕八个月时,还被叫到镇政府,遭镇党委副书记孙文龙辱骂,并被扣押两天两夜,由于身心遭受摧残,温秀珍提前四十多天分娩,孩子生在家里的地板砖上,体重才二公斤四两。

二零零一年一月(皇历腊月二十五),刚分娩四十多天的温秀珍被镇邪党书记逼到镇政府扫雪、打扫卫生,中午才让回家给孩子喂奶,下午再拉回来扫雪,由于温秀珍身体虚弱,村干部任红昌给政府打电话告知情况,镇副书记孙文龙对任红昌说:“你可不能手软。”

大年三十,温秀珍等法轮功学员被强迫站在雪地里到下午两点多,镇里几个干部酒足饭饱回来,温秀珍要求回去给孩子喂奶,恶人叫她交三千五百元。温秀珍说没钱,恶人张树山抽她嘴巴,手打疼了用书、最后用五十公分长的塑料尺子狠狠抽打,温秀珍左眼被打出血,脸被打得五官变形、视线模糊。打完后,张树山把温秀珍推到电话机旁,让她和家人要钱,没钱就去借。电话那边传来孩子的哭声,一整天孩子没吃奶了。除夕夜,家人借来二千五百元钱才把温秀珍接回家。

◇临产前丈夫被非法劳教 硕士王玮月子里被迫流离失所 哺乳期被送看守所超期关押 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半

王玮女士,山东济南法轮功学员,硕士研究生,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六日,王玮的丈夫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当时王玮已经怀孕九个多月,离预产期只有十八天。坐月子期间,王玮不但没人照顾,历下区610和甸柳派出所还经常到家里骚扰,威胁要把她抓走。她只好离开家,在流离失所中抚养未满月的孩子。孩子七个月,王玮哺乳期未满又被非法关进济南市刘长山看守所,被超期关押一年半以上,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半。

◇怀孕七月被非法关押强制劳役 月子里被强迫上大街罚站 产褥期身体虚弱 遭毒打奶水减少

法轮功学员张月民、王洪花夫妇,山东潍坊潍城区军埠口镇张家庄村人,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夫妇俩多次被非法关押在镇政府(原大柳树镇)强迫劳役,在夏天烈日下拔草、扫街等,王洪花当时还有七个多月的身孕。

王洪花坐月子期间,恶人也经常骚扰,有时半夜十二点被强迫上大街站着,有时被绑架到镇政府,一关就是几天。二零零零年元旦期间,王洪花生下小孩两个多月,因签名上访,与丈夫又被绑架到大柳树镇。

那天正下大雪,夫妻俩被恶人逼迫光脚坐水泥地。王洪花被恶人刘丰华、李茂亮用胶皮棍猛击背部、两臂、两腿内侧、小腿骨、脚趾骨,用脚使劲踩、碾脚踝骨。恶人打得自己都出汗,打累了就歇一会,歇够了再打,并嘲笑、侮辱。连打两、三天,夫妻俩被打得全身浮肿、皮肤发黑渗血,王洪花脚被打肿得鞋穿不上,脚趾头乌黑,脚趾甲被打掉一个。张月民被打得上车得人架上去,睡觉不敢翻身。恶徒还敲诈勒索了七千元。

由于刚生小孩两个多月,身体很虚弱,被毒打后,王洪花奶水很少,以后孩子只好喂奶粉。节假日,派出所和镇政府不法人员就来抓人,工作没法干,家人整天提心吊胆。两人被迫离家出走。二零零一年七月,公爹偏瘫,王洪花回家照顾,晚上派出所恶警闯入,不顾老人苦苦哀求,将王洪花绑架,孩子吓得大哭。三天后,王洪花跑了出来,恶徒们就开车去抄家,抄走小麦八百多斤,放像机一台,理发工具,暖瓶两把,看没值钱的东西了,最后还把防盗门摘下拉走。

参与迫害的部份恶人姓名:刘丰华、李茂亮、刘吉忠、刘丽、史学智、李广军等

◇孕期、哺乳期屡遭流氓迫害 频繁被勒索达万余元

王玉芝女士,山东临沂市沂水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六月,怀孕六个月,被从天安门绑架到某拘留所,遭一恶警头目辱骂,威胁要给她流产。之后先后被押回沂水善疃乡派出所、南垛庄大队,三伏天,两天两夜没给进食一滴水、一粒米,还遭恶人张世坤打骂,被勒索五千元。三天后,被劫持到乡司法所洗脑班非法关押十三天,被勒索二千三百元,期间遭残酷折磨和计生办人员侮辱,威胁流产。一天,司法所所长李明诚看身边没人,上前就脱她衣服,并恶语伤害。

十月,王玉芝在沂水吕丈坡待产,家中同时被警察包围、昼夜骚扰,图谋绑架她丈夫(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四月,王玉芝哺乳期中,丈夫被送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八月,公婆被勒索二千元,被逼得中秋夜哭了一个晚上。牛启超、李明诚还逼迫她和公公同居一室,长期不让出门。九月十七日,孩子高烧抽风,屋门被锁,王玉芝高声喊叫无人应答。十一月,王玉芝被绑架进临沂洗脑班迫害,被勒索三千四百元,被绑架时,吃奶的孩子正在生病,家里还有九十岁的奶奶,公公被折磨的得了心脏病。

(三)孕产期、哺乳期均遭迫害 被迫流离失所部份案例

◇看守所遭迫害导致流产 再怀孕产褥期家无宁日 深圳冯丽萍最终流离失所

冯丽萍女士,广东深圳市法轮功学员,妇幼医士专业毕业。二零零零年,与丈夫黄文彪(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被关进深圳龙岗区看守所。冯丽萍怀有身孕,在看守所的恶劣环境和高压迫害下,不幸流产,全家悲伤。为了抚慰老人,冯丽萍再次怀孕,孕期屡遭骚扰、丈夫不断被绑架。快生产时,丈夫再次被关进看守所。冯丽萍身体虚弱,生下孩子第三天才能抬头、勉强下地,为了照顾孩子,每天只睡不到三小时。孩子出生三个月后,丈夫才被放回,在家不到一个月又被绑架。

为了避开派出所、610恶人的日夜骚扰、恐吓及威胁,照顾好婴儿,面色苍白、瘦得只有皮包骨的她来到广西博白娘家,却遭深圳610伙同博白610恶人追踪、欲施绑架。她只好去同学家暂住,孩子被婆婆接回深圳。冯丽萍后被绑架到广西博白看守所、广东三水女子劳教所、宝安看守所、西丽洗脑班等迫害,长期母子分离,二零零八年一月,冯丽萍最后一次离开黑窝后仍遭骚扰,不得不流离失所。

◇怀孕后险被强制堕胎 坐月子被逼迫写“悔过书” 哺乳期每天遭骚扰、监控哺乳妇女被迫颠沛流离

李丹(化名),内蒙古临河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二月去天安门证实法,被强行送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因坚持炼功被电击、吊铐,在数月卸煤、卸牛粪、翻地、包装一万多双卫生筷等繁重劳役下,肚子疼得死去活来,经检查发觉已怀孕数月。又关押十几天后,才被戴上手铐送回家。临河警察局下令强制给她堕胎,因胎儿已八个月才没做。李丹离开临河生下小孩后,坐月子期间,被逼迫写“悔过书”,不写就罚款三万。李丹没有钱,恶人就要扣房子,小孩三个月时,每天被五、六个人到家里骚扰,二十四小时被监控。李丹被迫颠沛流离。

◇孕妇被绑架做人质 产褥期被迫带儿出走 河北郭冬花最终流离失所

郭冬花女士,河北雄县法轮功学员,丈夫王小轮(法轮功学员)因迫害被逼离家出走,恶人遂将郭冬花绑架做人质,当时郭冬花正怀孕,恶人郭向东却对手下说:“给我带走,出了事我担着。”郭冬花被劫持到十里铺派出所,非法关押在一个没有阳光的阴冷小屋里好几天。

二零零一年正月底,郭冬花生下儿子,坐月子期间仍遭监视,孩子两个多月时,一天凌晨两点多,雄州镇郭向东、赵其学、十里铺派出所所长曹志清等二十多人闯进家中,其中一人扛着录像机,问郭还炼不炼,郭说炼,恶人欲施绑架,未遂。郭冬花被迫带着两个多月的儿子去亲戚家住。二零零二年,恶人绑架、迫害更加疯狂,郭冬花白天下地干活,晚上抱着儿子去别人家睡觉。最后,被迫丢下幼小的孩子,离家出走。

◇孕产期一直流离失所 孩子半岁母子同被绑架 四川李红梅再次流离失所

李红梅女士,四川广安市岳池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九月,与丈夫、法轮功学员杨绍广去天安门广场证实,在天安门广场,杨绍广被恶警打得遍体鳞伤,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半,李红梅怀有身孕,被恶警一脚踹在肚子上,后被迫流离失所,孩子半岁后,母子被绑架到岳池县警察局。小孩被非法关押了一天半,被其祖母接回,李红梅被以取保候审为名敲诈三千元(实交一千),不久又被劫进洗脑班,逃出后再次被迫流离失所。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