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在慈悲伟大师尊呵护下,我们顺利走到今天,深感师恩难报。只有不折不扣的按照师尊要求去做,正念正行的做好三件事,才能与同修一起圆满随师还。

师父在《洪吟》中说:“发心度众生 助师世间行 协吾转法轮 法成天地行”[1]。

(一)帮助不识字的老年同修克服学法困难

刚开始参加学法小组时,是七二零前的一个春秋季节在一个小山坡上,学习一段时间后,我发现有一部份老年同修没上过学,不认识字,手捧着《转法轮》不会念,甚至有的找不着行。我心想:这么好的法,不能张口念,亲自学,尤其他们一个个都是六、七十岁的人,再不抓紧时间,就太可惜了。于是我就与辅导员商量,成立一个不识字的老年学法小组,我领她们念书。辅导员采纳了我的意见,就成立了一个老年学法小组,我念一句她们跟着念一句,长句子我给她们分开念。她们能够自己读法,心情很好,情绪也高了。人人都把家务安排的井然有序,每天提前到学法地点来,除了念《转法轮》外,同时也能学几个字。在师父呵护下,在同修的努力下,普遍有所提高,其中有两位同修不但能把《转法轮》念下来,还能把师父其他讲法念下来,至今修炼很好,有一位还成为同修的联络人和大法资料传递人。

去年师父的《洪吟三》发下来了,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同修,看见书里不认识的字太多,怎么也念不下来,急的抱着书大哭,我知道这个情况后,带着师父的《洪吟三》和字典到她家,一句一句跟她俩一起念,还用字典里她认识的同音字标她不认识的生字。经过几天的学习,老同修能把《洪吟三》念下来,她舒展眉头露出笑容,我也很高兴。真正为同修做了一件实实在在的事。

(二)帮助被非法关押的同修的子女,克服经济困难完成学业

师父在《什么叫助师正法》中说:“作为学员,要助师正法,只能怎样圆容好师父要的,才是你该做的”[2]。我周围有两位同修是夫妻俩,在发真相资料救度众生时被绑架,一个被恶党诬判八年,一个被诬判七年,可是她们俩还有一个儿子(小同修)正在上大学,距毕业还有一年半时间,别说无钱交学费,就连每天吃饭都成问题,面临失学的危险。我知道这个情况后,就与几个老同修切磋,大家一致认为,现在世上的人都是为法而来,每个人都是师父的亲人。父母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在救度众生中遭绑架,小弟子面临失学,同样是迫害。师父不承认这场迫害,我们也不承认,不能让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的子女失学。

当时我就写了十几封求援信,介绍了这个情况,同修们接到信之后,积极行动起来,有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在短时间内就凑集一万五千多元,跟孩子学费和生活费还差近千元,当时我想:尽管当时我每月工资三百多元钱,供儿子上大学已经很吃力了。但是作为一个帮助同修,克服经济困难,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来说,没有任何条件可讲,缺多少就拿多少,没有任何条件可讲,坚决破除邪党的迫害。在同修们的努力下这个小同修按时完成学业。一个老同修的丈夫当时已经七十多岁了,看到求援信后,眼含热泪,悲愤的说:这个钱我们拿,不能让大法弟子的孩子失学,不能让邪党的阴谋得逞。

(三)关心病业中的同修,帮助加强正念,跟随师父回家

我认识一位同修,成天忙于她的副业和农村田间的活,发真相资料和讲真相做的还不错,但学法炼功时间少,由于事业被邪恶钻空子出现身体上肌肉萎缩,说话也越来越不清楚,家属强行给拉到医院,经检查是神经炎。家属情绪低落,对法也产生误解,我知道后,就把她接到我家住了二十多天,每天练两遍功,余下时间朗读《转法轮》、一周后,我丈夫说:“法轮功真厉害,你这个朋友刚来时,说话我都听不懂,现在我都能听明白。”

在帮助同修战胜病业的同时,还帮助从狱中回来的同修,凡是这样的同修都被抄过家,大法书被没收,在狱中又得不到师父的各地讲法,看不到周刊,我就主动联系同修帮助他们,没有大法书,我就把我的送给他们,想看师父教功录像和师父各地讲法,我就找资料点的同修帮忙给做,看周刊安排同修给送。给这些同修创造一个学法炼功的环境,创造一点条件,能跟上师父正法進程,随同修一起跟师父回家,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助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叫助师正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