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系大法 精進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我一生很苦,生下来以百家饭为生。少年丧父,饥寒交迫,有时常对天哭诉:“苍天啊,你为何叫我这么苦啊?”苦难中我好象在等待着什么?那年我一病不起,儿媳妇到处宣扬:“去年埋了我公公,今年得埋我婆婆。”就在这时我的朋友手一上一下比划着对我说:“我学了这个,我的病好了。”她当时刚学三天,还不知道学的是什么。我也不问,就跟她学。第二天才知道这叫法轮功,尽管如此我的病在不知不觉中好了。我知道这就是我等待已久的东西。从此我走上了一条修炼的路。

一、九死一生师佑命

学大法之后,我遇到了许多有惊无险的事情。有一次我同三个人拔草,草垛在车上快有一房高了。我用力一刹车,一个倒栽葱倒在地上,当时就昏死过去了。正好是骡子屁股后面,只要骡子一抬后蹄子,就会踩到我的头上。一个人当时就傻了,一个不能动了,只有一个还清醒的跑去叫人。那真是让人惊心动魄的一幕。那骡子当时好象是通人性,一动也不动。我被拉出来人们都长出了一口气,若不是师父管,这畜生怎么能如此默契的配合呢?我清醒后拒绝亲人们往医院送我。明真相的女儿听说后跑来,她一路上发着正念,并大声的喊:“我妈没事!我妈有师父管!”就这样师父从死亡边缘把我救出来了。象这种来取命的事太多了,师父都一次次的保护着我。我的命是师父给的。而且我炼功不久,天目中看到每到晚上天兵天将就来了,他们拿着法器站到我的门后边,保护着我。

二、正邪大战师父护

在中共政府迫害法轮功之后,我一次次的走出去发材料、救度众生,遇到了许多魔难,师父时刻都在我身边保护着我。

有一次夜间发材料,被一个邪党人员盯上了,他拿了一个手电追问,我用功能把他定住了,我走了一段后给他解开了,没想到这个邪恶的人一点都没有悔改的意思,又追来了,快到十字路口,我发了一念:“师父让他往东,我往西。”果然那人乖乖的向东去了,我在师父的保护下平安的回家了。

还有一次夜间,我去农村发材料,被一辆警车盯上了,我在前面跑,它在后面追,没有藏身之地,面前只有一个猪圈,无奈我只好跳到猪圈里,那老母猪也怪,一声也不吭。我蹲在湿湿的猪槽子旁边,那伙恶人拿着手电在里头使劲的照,硬是没有照见我。我想肯定是师父给我下一个罩,他们看不见我。

出了猪圈我就到街中心去发,结果又被他们发现了。反正我的材料不能扔,我就到小胡同里去发,他们的车進不来。当我走到大街上时,又和他们碰了个面,这时我的材料快发完了,我一下又钻進一个黑的地方,跑到一条小路上,跨过一条沟,从偏僻的小道回家了。谁想到那些恶人还没有被甩掉,我刚進门,就听见汽车来了,有人说:“就在这。”我赶忙插上门,把大法的书都拿到房上藏起来,自己也钻到柴禾窝里发着正念。这时我听到下面说:“怎么没了?就在这一带。”有一个说:“算了,闹不准,别瞎叫门。”他们走了。又是师父帮我在他们眼皮底下把这一百多份材料发出去了。这一夜我没合眼。

有时候我去山区发,每次都是一夜,走几十里,有时回来走到河边,累得躺在砂堆上都起不来。也有走迷路的时候,但凡这时都有师父的法身来点化,或是把指路人送到跟前。

三、救度众生当面讲

近年来我救度众生都是当面发资料,当面讲,能知道我讲的人被救了没有。本村外村我都讲,当官的、老百姓一视同仁。有一次我遇到一个年轻人,我说:“我知道你是个干部,我是为你好,把你那个党退了吧。退了就能保平安。”他说:“退了。”我听见小卖部老放歌功邪党的歌曲,我先拿钱买了点东西,然后说:“妮儿,你不知道这‘忽儿咳吆’的歌是共产党偷人家的歌曲改成自己的,你这做生意放这个歌,人家听了都不愿意来买了。”她一听:“是吗?”马上关了。我随后给她讲真相做了三退。看到孩子们戴着红领巾,我说:“这红领巾是死人的血染的,他们都死了很多年了,这死人的血他能好吗?不吉利。不要戴了。”于是孩子们都不戴红领巾了。有时讲不通,等他通了,他会找你让你给他退。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讲几次就是不退,后来我不讲了。有一次在街上,她把我拉到背地旮旯说:“你给我退了吧。”

当然也有很不顺利的。一次我到自己家族的一个哥哥那里去,一说退党他马上往外推我,嘴里还说:“滚!滚!你给我滚!”给我弄的非常难堪。但是我还是把他的老伴、儿媳妇都劝退了,儿子也明真相了。

大法改变了我的命运,更重要的是我知道了我是谁,我的使命是什么。我们的路不会太长了,在这最后的最后,让我们紧跟师父的正法步伐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