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就在我身边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

初得大法见神奇

我是一九九九年六月底喜得大法的。能得到师尊的亲自度化,真是万幸中的万幸,从我自身也验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玄奥。在得法不到十天,我的多种病,还有叫不出名的病,如:头痛,晚上睡不着觉、胃痛、低血压、心脏病、不能见一点凉、夏天都不能吃一口水果、不能坐板凳、一不注意就肚子、胃一齐绞劲痛,又泻又吐,打点滴也得一周才能好、最可恶的是还有附体,现在都不翼而飞。我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尊的感恩。只有好好修炼,做师尊要的,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

走上了修炼之路

得法不到一个月,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电视广播等中共所有媒体,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進行全面诽谤、抹黑、造谣宣传,欺骗世人。编造谎言,编造假新闻毒害着世人,妖风四起。那时的我很庆幸,多亏我已经得了大法,我要不学法轮大法,我也被他们毒害了,谢谢师尊救我。我决心用我的实际行动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还师尊的清白,还大法的公道。

那时,我接触不了更多的同修,只能接触嫂子(同修),我们见人就讲,电视里所有的诽谤、诬陷都是假的,“自焚”更是假的,你们看看我从得到大法以后变化多大,我身体健康,百病全无,你们看我像是杀人放火的吗?如果还不信,请你们看看《转法轮》这本高德大法的书。他们看到了我的变化,都点点头说:看你的变化和行为根本不像电视里中说的那样,好,我们信你的。在那一阶段,我不知道什么怕不怕,我就知道我是师父救的,是大法给我的一切,给我第二次生命,谁反对师父,反对大法,我就和他讲真相,不管是谁,亲戚、朋友“远的”“近的”我都一样讲。

时间不长,一种魔难来了。那时,我的丈夫在外地打工,孩子在城里上班,都不在家,我在农村,旱地、水地都有,还包了一些水田,我把我的时间安排得很好,早晨早起下地干活,中午炼功,晚间学法,每天都这样,学法炼功从不间断。

突然一天,我在菜园子里干活,我看到一条大蛇在那,约有5~6斤重,身上有各种颜色,我打了一个冷战,很瘆人的,我想我是大法弟子,那些低灵烂鬼算什么东西?它看到我,不走也不动,一连几天,我在哪都能看到,上园子拿垛草、垫猪圈,垛草里有一条,上婆婆家开角门,角门上有一条,它别在铁门上,和铁门一样的颜色,我在院子墙边,它在墙头上放直,有一米长。那几天,我上哪,都能看到蛇,每次都是不一样的蛇。

有一次,在外边窗台底下,有一条铁树皮毒蛇,它放长条不走,我看了几次,它还在哪,我说:你快走,我师父不让我们杀生,要不,我就打死你。有一天中午,它还進到我的屋里,我有些害怕,因为看到所有的蛇都是毒蛇,我就叫小叔子过来了,他在立柜下找出来,把它打死了,我就在想:为什么呢?突然间这几天怎么都是这些东西?噢,我明白了,因为它们是附体,以前我供过它们,现在我修大法了,它们来魔我,不让我修,我不承认,我说:我告诉你们,我现在已经修炼法轮大法,你们赶紧走,离开我,我修大法修定了,谁也左右不了我,我坚修大法到底,如果你们干扰我,就请我师父销毁、解体你们。真是神奇了,从那以后,再也看不到它们了,这又一次见证大法的神奇,师父的伟大,谢谢师父!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学完法,躺在炕上还没有睡,在我炕头,看见一个佛的头影,卷卷发,是侧身头像,高鼻梁,而且放着金光,整个那面墙,都金光闪闪,就如同过去放电影开头那样的光,当时我还不明白,家里就我一个人,丈夫在外地打工,我有点怕,赶紧把《转法轮》捧在手里,我说:师父快帮帮我,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如果是附体那些乱七八糟的,请师父给清理,如果不是,是师父的法身,我谢谢师父。我嘴不停的一遍又一遍的念,大约有两三分钟左右,就没有了。我把《转法轮》放在枕头旁的墙边立着(我每天晚间学完法都把大法书放在墙头上立着),又过了几分钟,又出现了那种影像,这次是在脚底下墙上出现,和上次一模一样金光闪闪的,整个屋子全被照亮了,我又把大法书捧在手里求师父,还是那套话,又过一会,又没了,这次我没有害怕,因为有师在,有法在,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会管我的。

我没学大法之前,胆子特别小,天一黑,就不敢出屋,吃完饭收拾碗,都得有人在我身边站岗,就是怕,也不知道怕什么,什么都怕。自从得法以后,我的胆子大了,自己一个人在家也不害怕,晚间,牛出来到我房后(其实房后都是树,也是山),开始也有点怕,半夜三更,后来一想,我都得了大法了,我怕什么,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就上后山把牛赶回来,赶到圈里,把门关上。

这两次的景象一模一样,我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第二天早晨,天刚亮,我就上我的嫂子家去,把昨晚的事情告诉嫂子,嫂子告诉我是好事,那是师父的法身,我都没看见过呢。噢,原来是师父的法身,我心里高兴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这我才知道师父是在鼓励我呢。

我从内心感谢师父,不知用什么言语来表达,只有用我的实际行动,学好法,做师尊要的,讲真相,救众生来回报师恩。

学好法、讲真相、救众生

自从得法后,我们全家人都受益匪浅,后来我家住城里了,接触到很多同修,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安排的,我和同修们一起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挂条幅、邮寄真相资料、三退救人。只要是师父要的,我就去做。

在一次讲真相中,我遇见以前在一个大院租房子的一个朋友,我们关系很好,她让我上她家,我就去了。她一家五口都在家,唠了一会家常,然后我给他们讲真相,讲大法能祛病健身,讲大法让人做好人,大法的美好,“天安门自焚”是假的,电视里讲的全都是谎言诬陷。又从“文化大革命”、三反、五反、镇反、四清一直到“六四”、“四二五上访” ,最后又讲中共邪党怎样迫害法轮功。讲了很多很多,她明白了真相后,三退了。她丈夫、孩子、婆婆也三退了。给她公公退的时候,她说:他不能退,他是村书记。我说他能退,我去和他说,我告诉她公公三退的意义和目地时,他说:我退,而且还用真名退了党、团、队。

过不久,这位书记的老板得了癌症,我知道后,去看她,她已经瘦的皮包骨了,已经是晚期了,她自己也知道,她说:医院已经判死刑了,现在肝里肺里都满了,县、市、省大医院都去了,只有两个月时间了。我说:你能不能信我一次,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能记住,我说:你从内心念,总会有奇迹出现,我去给你请一本《转法轮》。她点头同意了。

当天,我就把大法书《转法轮》送到她手中。过一周,我去看她时,她脸上有颜色了,我说你怎么样?她说:还好。头两天,她没看《转法轮》,她之前什么也不信,别人叫她信这信那,她都不信,说不认为有用,但后来一想,也不管有用没用,都已经那样了,就看吧,她相信我不会骗她,说我讲的非常神奇,就相信我一次,看着看着,她就感觉身体有力了,再看看,能吃的下去饭了,她还打算过两个月,再去省医院看看。过两个月后,她去检查,肝里已经没有癌那东西了,肺里那些都干了。再过几个月去看,什么都没了,全好了。她六十多岁,现在在家里做五个人的饭,一日三餐,打扫卫生、洗衣服,还有儿子儿媳妇的工作服,她都给洗,现在看她红光满面,春风得意,见到我高兴的说:谢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一定坚修大法,坚信师父,就这样又一个生命和她的生命群得救了。

读《转法轮》后 婆婆的子宫癌痊愈

二零零七年,婆婆的子宫癌又犯了,三年前,做了子宫手术,大夫说:五年不犯,就没有事,可刚刚三年,就又犯了,又流血不止。大姑姐打电话问我怎么办?我说:你叫她多念,因为电话里不能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姐姐明白,两天后,我请了一本《转法轮》,给婆婆送去。婆婆特别高兴,她以前就想学,是公公不让她学,我学大法后的一切变化,公公明白大法好,公公说婆婆学大法了,老不死,谁养活你啊?婆婆就没有学,我知道是缘份还没有到,这次公公也不反对了。

婆婆识字,刚看一遍《转法轮》,血基本止住,只流一点淡淡的颜色,不到一个月,就彻底不流了,公公看婆婆的病好了,他也看起《转法轮》了,婆婆天天看,今年都八十三岁了,现在每天都能学一、两讲法,而且每看完几遍《转法轮》,就看几本师父的各地讲法,或其他讲法,后来公公心性不好,糖尿病后期,看不见字,我给他买随身听,叫他听法,他不听,还说他听了上句,就知道下句,他不听,我也没有办法,因为他很犟,我行我素,后病情加重,在床上瘫痪一年多,走了。这一年多,几乎都是婆婆伺候的,我也经常去看看他们,告诉婆婆不要动心,要多学法,在伺候公公的那段日子里,她每天也能保持学法一讲。邻居都说:法轮功真神奇,这么大岁数还能伺候瘫在炕上的病人,真了不起,这又一次见证大法的超常、神奇。

放下人心 正念过关

二零零四年,一名同修因给世人散发真相资料,被蹲坑的恶警构陷,后正念闯出,回家之后,揭露恶警敲诈勒索,恶人再一次绑架同修。

当时三十多名警察,包围同修家,同修的姐姐给我打电话,问怎么办?我想了一个办法,是师父给我的智慧,我告诉她,叫她把他家亲戚、朋友、邻居都叫到她家,然后,把妹妹化上妆,一起出去,他们不敢随便抓人,我们给发正念。就这样,正念走出了警察的包围,过几天,几位同修整体配合,把同修安排到比较安全的地方。

那天晚上,我刚要睡觉,同修来电话,叫我去把同修接过来,当时我正在过病业关,躺在床上自己起不来,还得让丈夫扶一下才能起来,当时我听了电话之后,我一下自己起来了,丈夫问我干什么?我告诉他怎么回事,他不让我去,说危险。我说现在是和邪恶抢人,我不能不去,师父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1]我说,她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们是一个集体,决不能叫邪恶迫害她。丈夫拽我,也没拽住,我穿上衣服,就出门了。当天晚上,很顺利的把同修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感觉到,哎呀,我的腰好了,不痛了,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瞬间我明白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承受了一块业力,谢谢师父!

又有一次过病业关,咳嗽,学法炼功,做三件事,一样没落,就是干咳,几天了,还那样。我想不对,以前几天就过去了,这次为什么那么长时间,我向内找,怎么找也找不对。一天,上同修家学法,也还咳嗽,我突然看到她家床头上有一个小闹钟,哎,奇怪,你家表怎么四个针,我再好好看看,还有个闹针,闹针正指十二点,我瞬间明白了,这几天,我半夜十二点钟没发正念,我急忙说:师父我错了,我不精進,愧对师父的苦度,我一定发好半夜的正念,就在这时,我不咳嗽了。

还有一次也是咳嗽,同修找我到外县去散发真相资料,因为我们经常到外县去救人,我说,你看我能去么?我在咳嗽,他说能去,为什么不能去?!你是谁?我知道是师父用同修的嘴来点我,我马上说:能去。我们决定第二天下午两、三点钟走,因为坐车也得五个小时,就在决定去的当天晚上我就不咳嗽了。

正念伴我救众生

一次,我们到外地散发真相资料,也是很远的农村,当我们做完真相资料往回赶路时,我们用手电晃了几下,这是我们的暗号,我们晃完之后,车还走了,我有些动心,没办法,还得走,走的我两条腿很痛,实在走不动了,我开始发牢骚。我的搭档是个男同修,他说;不要埋怨。我马上知道我错了,想起了师父说:“你们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经看到了,其实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点,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3]我们发正念,解体对我们的一切干扰,我们是神,我们的腿是神腿,当我们正念出来,就一点不累了,走的还很快,真是神助我们。

还有一次,我们到本市农村去送真相资料,一百多里左右,我们是四个同修,骑两个摩托车,一路发正念,我们是到达目地地,然后往回做,头一个村子做完了,到另一个村去做,做完再到下一个村做,这时我们得过一个山岭,这块有四户人家,我不想落下一户,我下车去做,同修的车子就开走了,我想他能在前面等我,谁知道他一下子就开得无影无踪。当时,我就想起百姓说,这条岭经常出事,我有点害怕,想着想着,哎!你怕什么,你是师父的弟子,怕什么?师父就在身边,我什么都不怕,就想师父的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4]。

我一遍一遍的背,一直走到另一个村组,遇到另一位女同修,她在这等我。我俩一边走一边做,我就把刚才的经过讲了一遍,而且带着不满的口气讲的。做着做着,农村的狗多,家家都有狗叫了,一个叫,全都叫,这时我忽然警觉了,不对呀!这狗为什么叫,我们以前救人,狗都不叫,今天晚上,狗为什么会叫呢?我知道是我的问题,光埋怨同修,没发正念,叫邪恶钻空子,我们赶紧发正念,求师尊加持。这时从农户小院出来一个人,问:你们是干什么的?我们没有吱声,我们不惊不慌,慢慢地走,还唠几句嗑,那个人再没问什么。我们一边走一边发正念,几分钟后,狗不叫了,我们又从新一家一户的送福,把我们所带的真相资料全部送完。

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有惊无险顺顺利利的都做完了。虽然平安做完,但我很惭愧,遇事不找自己,向外看,师父说“你的思想只要符合了哪一类型的生命,它马上就会起作用,你却不知道你的思想来源在哪里的,你还以为是自己要这样做。其实只是因为你的执着引起了它们起作用,从而加强了你的执着。”[5]我是没有修好自己,不向内找,叫魔钻了空子,险些铸成大错。

其实,我们无论做什么,如没照师父的法去做,就会出现邪恶干扰的事。大法的神奇、师父的呵护、讲真相救众生的事,还有很多很多,不能一一写出来。

在今后的日子里,更要以大法为师,做好讲真相、救众生,兑现我们的誓约,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平稳的走好走正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时时刻刻心中装着师父的法,用我的实际行动,做好三件事,来回报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5]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