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有事到同修家,没想到却是十年前我居住的那个小区。初春的雪落到了身上,化成了雨水,滴在脸上有些冰冷。走上小区的市场,往事的那一幕又浮现在眼前:也是这个季节,也是寒冷气初春的雪雨天。就在这个市场,我被恶警绑架了。

那一天我与另一位同修一早到黑窝中去营救绝食一百多天的同修,经过很多同修与各方面的努力,同修的丈夫终于将她接回了家。几天的奔波,终于有了一个好的结局,真心感谢师父的护佑。

从劳教所回来已是下午四点左右,我买了水果准备去看望一下刚刚出院的同学的母亲。水果还未装袋,一辆警车驶进了狭窄的小市场。当警车鸣着警笛开近时,从车上下来了几个便衣警察,边向这边走边大声喊:“抓拐卖人口的”。我在心里想:还有人干这种事。正想着,几个人向我站的地方急速走来。我左顾右盼想知道拐卖人口的是谁,这时,一个女便衣冲过来一把揪住我的衣领,大喊:“是她拐卖了我的孩子”。突如其来的事件使我手足无措,善良的心很为丢失孩子的母亲难过,更为自己受这不白之冤而竭力地解释(谁知冤枉的还在后面哪)。这时已有几个围观的人在说一些不太好听的话。在我人生中这么难堪的一幕还是头一回,相当的无奈。他们当中的男便衣说:“别解释了,要说找个地方说!”说着当头就给我一拳,回手将我拽上警车。

上车后,开警车的司机回过头来朝我脸上又是一拳,我立刻昏迷过去。当我醒来时,我的嘴里还含着他们塞的速效救心丸,头晕晕的,手在抽搐。他们的头儿说:给她搜搜身。一个男便衣不顾我的反抗将我浑身上下摸了个遍。我大声说:“我不是坏人,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我没拐卖人口!”他们哈哈大笑。其中一个说你是没拐卖人口,你还没炼法轮功吗?我如梦初醒。我一字一句地说:“我炼法轮功堂堂正正,你们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来侮辱陷害大法弟子,是谁给你们的权力这样侮辱公民的人格?这样践踏法律?你们是执法犯法!”我的话招致的又是一顿拳头。

那个主张搜身的人说:“我们也没办法,上次抓一个法轮功,那小子骑一自行车在前面跑,我们在后面追,就是追不上。我们就用喊话机呼叫喊话,让路上的市民协助警察截住他。可也不知怎么搞的,这帮人开车的骑车的不截法轮功,倒把我们警车给挡住了。你说哪讲理去?这回来带你我们当然要长点记性,想点办法、吸取点教训。跟踪好长时间了,监听监视几个月了,别再节外生枝喽。一说抓拐卖人口的,人人都恨,再动手这就好办!”说完得意地大笑。

这就是中共的警察,对百姓一贯使用的流氓伎俩的无耻表白。

后来得知,这次抓捕是全市性的。有很多的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抄家,原因是在同一时间段内全市的电视荧屏上出现了“天安门自焚真相”的插播节目。老百姓看过以后都明白了是邪党的宣传机构在欺骗民众、诋毁法轮功。

邪党恐惧万分,疯狂地抓人,一片红色恐怖。我的全家都被抓走,家被翻得凌乱不堪,一些从南方进口准备做生意的高大玉器不同程度的损伤丢失,直接损失近三十万元。

我家人那时都不炼法轮功。丈夫原来患过脑血栓,半个身子不太灵便。在看守所看到他时,他头发胡须蓬乱、浑身污浊不堪,被背铐着,被警察推搡着一瘸一拐的艰难地往前走。邪党连这样的人都不放过,还假惺惺地讲什么“和谐”社会,真是“喝血”社会!被抓捕的当天晚上,我和女儿见面的仓促间看到她脸色苍白、表情无助,我知道她还在发着高烧。她被戴着手铐站在那里,看到我穿得很少,她说“妈妈我把衣服脱给你,你穿得太少了”被警察扇了一个耳光。因为这次事情她大学没有上完。

我就更惨了,因我的工作与电视有一点关系,他们刑讯逼供,把对待犯人的那些个刑罚都给我用上了:铁椅子、背铐、打、踹,打晕了再用厕所里接来的冰冷的水泼醒。有一次一个下午他们给我泼了三盆冷水。后来再提审我时,门口放一医生,他们说:“不能让你死了,死了还问谁去”。四月初的天扒下我穿的棉服把铁椅子和我抬到门口,将门窗都打开,一连四五日。他们穿着军大衣到有暖气的屋子去玩麻将,直到他们下班,才把我放回。连续几天不让上厕所,使用各种办法想让我把这件事情承担下来。用他们的话讲:“你不承认不好办,你也影响我们这个专案组拿几十万元的奖金。”最后他们都想用屈打成招的办法来了结这件事情。我善意地告诉他们大法的真相,告诉他们迫害好人是有罪的。后来有一个人明白了真相,放弃了迫害。

一次在两天两夜才让我上厕所回来时,我发现纸杯里的水由白色变成了黄色,我没敢喝。就这样我被折磨了好几个月。

在魔难中,感觉师父时刻都在我的身边。记得有一次,提审我的人逼我说出在我家搜出的资料是谁给的,我不说他们将手铐勒进了肉里,疼痛难忍,我大声喊,师父救我,他们慌张地四处张望立刻放松。

一次,他们轮番审讯,毒打了一天问到底插播是不是我干的,到晚上我已经不行了,他们将我抬到监室。同修们为我忙前忙后,照顾我躺下。我昏昏沉沉中,就觉得法轮在我的前身后背伤痛之处旋转,象母亲抚摸孩子一样缓缓地抚摸,温暖亲切。我一直未曾流过的眼泪扑簌簌滴在枕边,如没有师父慈悲看护和师父替弟子的承受,弟子怎能活到今天!

一连几个月的逼供,我几乎天天被带出提审。忽然一天,提审的气氛发生了变化,提审我的人围成一圈切切私语,原来插播的同修被抓捕了。

可事情还没结束。为了防备把我放回家后,会告他们(能错抓不能错放)。于是他们将在我家搜出的真相册子和大法的书一页算做一份。将一个什么漏字的模具拿来说是在我家搜出来的,对我进行构陷,胡乱凑足了够判刑的条件,非法宣判后将我关进大牢五年。他们幸灾乐祸地对我说:“你还想告我们,就你那身体,还不死里头!”

在我被判刑的前夕,丈夫、女儿被放回家。丈夫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他们怕他死在那里,让他亲属把他接回了家。

五年监牢的日日夜夜,我所承受的苦难难以一一道来。然而我也只是千万个象我一样修“真、善、忍”、做好人却受到邪恶迫害的修炼人中的一个。

当我迈出监狱大门的那一刻,我仰望着蓝天。我心中没有一丝高兴,因为我身后还有几百名大法弟子在这人间地狱中遭受着折磨。为了达到强制我们放弃信仰,他们采用了极其残忍、卑鄙、下流的手段,那才真叫“不可告人”。

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我终于没有向邪恶屈服,堂堂正正地走了出来。修炼的路上师父就在身边,再苦再难都觉得心里一片光明,我真心感谢我的师父。

往事不堪回首。一别十载,今日又回到十年中我不愿回忆起的地方。脚下的小路啊,你要做证,邪党是怎样利用手中的权力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的。那天目睹这一幕的人们啊,你们在哪里?你们是否挣脱了邪党的束缚抹去邪党的印记。所有的众生啊,快明真相,快快觉醒吧。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们能够有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