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纪念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十一月走進大法中修炼,现已是第九个年头,六十七岁了。是师父拯救了我。在大法洪传二十一周年的日子里,我写一点感悟,感恩师尊。

一、红尘梦醒

明慧广播开始有四句诗“千年轮回,红尘梦醒,缘归大法,慧者心清”。这恰切概括了我们大法修炼人的心路历程。今借用第二句作小标题,传达我的心声。

我从小体弱多病。一九九一年以后,又得了严重的颈椎病,牵引、按摩、理疗、小针刀……全不管用;神经衰弱;两次手术摘除肿瘤,还有许多无法确诊的:常常有虚脱感,耳朵怕听声音,把勺子碰到碗的声音都震得脑袋里发颤,左耳后边象坠着一个大秤砣,走路用手托着头,总有要摔倒的感觉。痛苦不堪,觉得人生没意思。二零零四年秋天又突发高血压,天旋地转,求医问药一个月了也不好。这时,亲属中有炼法轮功的人,来家里探望我,问道:“您怎么还不悟啊?”听到这句话我心中一震!对、炼功!我说:“我都快忘光了,快教我!”

一九九七年,我已和大法结缘,修炼法轮功的亲属为我请来《转法轮》和十余本经书,还有师尊法像。可是,我从未参加过集体学法炼功等活动,借口是:教高三毕业班,工作繁忙;上班路远,得换乘三次公交车;家务负担重;加上成天泡在药罐子里,一心愁生死,所以虽然学了五套功法,可是很少炼,《转法轮》没有完整读过,对经书也是带着“猎奇”的心理,当作一般的读物来看。有时上班路过大法学员炼功点,脑子里竟然升起一个念头:共产党恐怕不会让这样下去的。今天,当我沐浴佛恩,一层层蜕去人的外壳时,我认识到,当时阻碍我成为大法炼功人的原因,不是以上那些借口,而是我当时的那颗心被邪恶和邪恶的观念操控着。

二零零一年,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在持续,而众生也在被迫害中颤栗着。我的亲属中的大法学员被迫流离失所,甚至被非法判刑关押,亲友人人自危。共产邪党几十年的血腥统治把中国人训练成了“运动员”,他们的“自律”意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在此时发挥了效用,家人主动召集“会议”,逼着家里的炼功人去派出所“自首”;远在北京的亲戚特地打来长途电话,传达有关“精神”。一天夜晚,亲属中一名炼功人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守候在派出所门外的家人给我打来电话,催促我“赶快把东西处理掉!”面对这恐怖、邪恶的高压,我,一个自诩为有知识有文化的人,一名号称教师的人,竟然做出了毁书、扔掉师父法像的事!家中炼功人出于信任,被迫害中存到我家一书包大法书和经文,我转移到丈夫单位存放,后来我没有保护好,也散失了!

回到大法中修炼,我知道了我这样做事的罪孽!法轮大法是佛法啊!!是宇宙大法啊!!自私、愚昧让我把这宝贝视作常人的东西,让我和邪恶站到了一起,而邪恶正是要借此毁掉我呀!这八年,当我与能接触到的同修泪流满面的忏悔时,他们只是无语的望着我,可我知道“这无语”的谴责的力量!当我看到《忆师恩》中修炼人对师对法的虔敬,我号啕;看明慧网上登载世人对大法的敬仰,我悔青了肠子,而当师尊看到我修炼的一念,为我清理身体,接引我这个满身罪业的人走入大法之门,并且谆谆告诫:“人最难放下的是观念,有甚者为假理付出生命而不可改变,然而这观念本身却是后天形成的。”[1]“人啊,你们不要以为法轮功叫气功的名字就以为没什么了不起。”[2]“世人能醒正念出 万古天门从此开”[3]。此时,我更是无地自容。师父越是佛恩浩荡,我越不能忘记这段“丑陋”!

这八年,我也算是“偏得”,因为师父的法越讲越明。又有明慧网这个大法弟子交流的平台,还有老同修前车之鉴。我这点“文化”又提供了便利,加上我那段抹不掉的记忆——促使我能始终捧着大法去修!(当年仅存的一点佛性,让我背着家人留下来《转法轮》、《洪吟》、《大圆满法》等几部经书,存到我的办公室。所以,在大陆“一书难求”的情况下,二零零四年走入大法中修炼,我手边能有《转法轮》来读。)我记住了必须先去“治病”之心、色欲之心,我才谈得上“修”;必须学法,学法我就能变;我记住了必须要修心性,修心性才能算是大法修炼人;我记住了修炼人身边没有偶然的事,没有小事,没有不好的事,时时刻刻要正念正行。磕磕绊绊的,曲曲折折的,但又是比较顺利的走入了修炼的第八个年头!心中感慨万千!

今年新年前,一个毕业了四年的学生来找我,上学时我已经给他作了“三退”。他来为生病的亲戚请一个护身符。谈话间,他问我:“您那时上课竟然敢讲法轮功好。要不是您对学生好,课讲的好,早有人去举报了。”我知道这是让我继续给他讲真相。我明确告诉他我是炼功人。我说:“人总得有良知吧?那个晕眩的走路总怕摔倒的人,那个满怀希望吃了近千副中药的人,那个左耳后边总像坠个秤砣的人,在这个世上消失了,我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我二零零四年底开始修炼,二零零五年六月师父给我调整身体——左耳往外淌黄水,耳边、枕上结晶厚厚一层,但不疼也不痒。几天后,耳后‘秤砣’消失了,十几年的头晕也消失了!我的身体越来越好,原来书包重点儿都不能背,现在我可以举起近三十斤的饮用水桶,去换下空桶。我教的八十年代的毕业生聚会,其中有中医大夫,赞叹说:‘按照中医讲的精、气、神,您是三者俱佳!’我怎能不说法轮大法好?当老师的得有‘师德’,也要求我必须得对我的教育对像说真话!”

师父不止给我净化了身体,还给我净化了心灵,那是一般人体会不到的愉悦。读大法,我明白了此生的意义,懂得了世事变幻皆因果。我按照师尊的要求,做好人,做超常的人。牢牢把握“向内求”这个法宝,修自己,虽然有苦,但很快乐。我庆幸,在这恶浊的尘世,我以一个自由的心灵,选择了一个无比高尚的信仰!这几年,是我这一生最快乐的时光!正像大法弟子歌曲中所唱:一叶扁舟载我游,坐看云散云收,浪里沉浮我心悠悠,无怨无恨无忧愁。特别是读师尊新经文后,联想在中共邪党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时我的“陋行”,痛感“无神论”对自己的毒害之深!我自诩为有知识的人,其实在对宇宙、世界、人生的认识上最无知,因无知甚而“无法无天”!知识人在神佛面前的傲慢自大,和他们因为那点知识而产生的对神佛的错觉、偏见,不仅害他们自己,也会害别人。在讲真相过程中,看到可贵的中国人至今对共产邪党灌输“无神论”的险恶目地认识不到,我着急,也为他们悲哀!

写至此,我觉得,我真的是从一场大梦、噩梦中醒来了!虽然晚了,可终于算是醒了。感谢师尊,让我成为芸芸众生中的幸运者。感谢师尊,给我创设条件,让我条理清楚了自己。

二、我们是为着众生而来

师尊对我们修炼人真是无微不至,其中包括大法弟子歌曲。我累了,或者困了,我就听这些歌曲,甚至也随之高歌,疲劳、睡意就消失了。这第二个小标题就是其中一句歌词。修炼最初,我不懂为什么这么说,一直琢磨。

后来学法,明白了这歌词是指今世我们大法修炼人都是肩负着历史责任的,那就是讲真相、救人。要讲真相,我这个新学员得自己先弄明白真相。在这过程中我反复读师尊七二零后的讲法,读《九评》、《解体党文化》,读明慧网上同修的文章,讲真相效果才逐渐越来越好。这几年,我教的班,每一届都讲,并给若干学生做了三退。学校的教工中我给做了三退的,有领导、有教师、有工人;有在职的,有退休的;还有的全家人一起退。我的修炼环境,是一所出过名人、国家级别领导人的学校,也是受党文化毒害的重灾区。我在这个学校教了几十年书。我读师尊讲法看到:“大家知道,为什么从迫害以后進来当大法弟子的很少?就是因为旧势力已经卡住了,没有特殊情况下,没有我特殊需要,都進不来的”[4]。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师尊强调:“从现在开始,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一旦目前这个阶段过后,众生的第一次大淘汰即将开始”。我思考了很久。

二零零八年起,我辞去了外边学校的兼课,再也不干“家教”,收入少多了,可做大法事情的时间就多了(学法后,我知道了人的钱财是“德”换来的)。我的经济条件好,用不着我出来挣钱花,像我这么大岁数还在校教课的也不多。我干到今天,一天到晚确实很紧张,每天学法、炼功、做大法的事;还有必须做的家务;还得上课、备课、看作业。为此只能压缩睡眠、“分段睡眠”。在自己家里走路常常“跑步前進”。我不在乎上课挣的那点课时费,那比我在外边讲课给的钱要少得多。因为我有一念:这儿需要我,我在这救人,直等到师尊回来的那一天。一切都在师尊安排之中,所以在校园里,和我接触、打招呼、在我面前出现的教师、职工,都是师尊让我讲真相的对像,我一般都会同他们攀谈,或者想办法创造下一次见面或谈话的机会。

上明慧网,看同修介绍用U盘广传破网软件,受启发。在这知识人扎堆的地方,用起来方便,且不易让人生出戒心。家里的同修帮我购买,十~二十元一个(我的经济条件好),装上真相资料和破网软件。有的就送给人,有的借给对方装到自己家电脑里再还给我,反复使用(据我的经验,受共产邪灵毒害深,政治恐惧心强的人使用U盘效果不明显,还必须面对面再讲),光是我自己就发出去三十多个了。给教工,也给学生,反响不错。

我们为着众生而来,可是有的众生不理解我们。所以,心态平和,金刚不动,就是对我们境界的要求,修自己心性永远是第一位的。有的人听罢真相明显的疏远你,有的学生走到你身边说:老师,您又干涉政治了!一次该校毕业生聚会,有的让我介绍“养生经验”。在场的近二十人,干什么工作的都有,也不乏领导干部。其中有校长亲戚,还有从国外回来的。我想,哪怕“以身饲虎”也得救,再聚不容易了。于是我告诉他们,我修炼法轮大法了,讲了真相。讲了一个多小时,桌上的饭菜都没怎么动。聚会后一个党员干部我约他再谈,退掉了。

一天,这些人派了一个“代表”到我家说,希望以后再聚会时,愿意听老师讲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文化知识。从人的“面子”的“理”,这是这些学生,对我这个从高一辛辛苦苦带他们到毕业的老班主任的拒绝。但是,我们炼功人明白,这是些令人悲悯的众生,满心功名利禄,又加上了在中国大陆生活而染上的政治恐惧心在作怪。我讲的,肯定他们已经入心了,但愿以后能有比我讲的更好的大法弟子,把他们救下。我在这次聚会时所给予他们的,是一颗诚挚的心,可能是我们这世结缘,我欠他们的,还上了。至于我讲什么,岂能是他们管得了的。我很坦然,又发正念请师尊加持,平安无事。

在给在校学生讲的时候,有的表情惊恐,告诉我,她就是看了新闻联播编造的“自焚”镜头,受了惊吓,至今连那殃视新闻的开始曲都不能听!这些孩子多可怜,怎能不快去救他们!我在与众生的接触中,明白了讲真相的重要性;不断学习师尊有关讲法,我知道我们大法修炼人不能从人世的表象来看真相,这真相就和师父的《神韵》一样啊!第八届网上法会让我受益很多。我明白了“我们为着众生而来”必须做到要先想到别人。随师正法到今天,光想个人圆满是自私,是不配大法弟子称号。我在这方面差距很大,我必须提高境界了!我其它方面也有不精進的地方,这里没有提及。我会努力,修去“油条心”,一定要做“金佛”!

仅以此文,聊表感恩—给伟大的师尊!顺致谢意——给在大道无形的修炼中那些帮助过我的、见过面的同修与从未谋面的同修!

我修炼还不成熟,层次有限,敬请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为谁而存在〉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神的誓约在兑现中〉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天门已开〉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