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红色恐怖下的一家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陈立英,女,50多岁,河北保定阜平县人,在国家某企事业单位任会计工作。邪恶小人江泽民当政期间,官商勾结,贪污腐败,将企业单位卖光吃尽,职工下岗,工人失业,地方行政官员也开不了工资,陈立英也下岗。为了生活,做生意奔波劳碌,因此得了严重的腰间盘突出,腰疼痛难忍,到医院烤电,打“封闭”,治了半年多,一点儿也不见效,几乎成了废人了。

一九九七年三月份,陈立英经同事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不长时间,腰疼及其它疾病都不翼而飞,至今十六年了,没打过一针,没吃过一粒药。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这救人的修炼大法却遭到了江泽民流氓集团的疯狂迫害,本地县委,警察紧跟江泽民的旨意,对本地法轮功学员开始搜捕迫害。

七二零过后不几天,三人到陈立英家收书,收走了一本《转法轮》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日,阜平县警察政保股长马保忠带领王顺海等几名警察闯进陈立英做生意的门市部,开始对陈审问,问:“还炼不炼法轮功。”陈答:“炼,这么好的功为什么不炼!”又问陈都和谁联系,陈说:“谁都没有”,然后让陈签字,紧接着,几名警察逼陈上警车,把车开到陈的家里开始抄家,翻箱倒柜,搜出了几张手写真相传单和复写纸,马保忠动怒,命令手下的警察拽上她走,陈一阵头晕目眩,摔倒在地,这时来了陈的一位亲戚,马保忠告诉,等好了把她送到公安局,过了几天,马保忠又威胁家人,赶快送来,要不给她发传票。

二零零一年七月的一天中午,六一零头子齐贵亮带着两车人闯进家里,那时因陈立英的弟弟被绑架,一进门,陈的家人便向齐贵亮要人,齐贵亮及警察们气势汹汹的说:“今天不是说她弟弟的事,是说她(指着陈)的事来了。”陈的家人与其辩理,齐自知理亏,说:“过几天办学习班你得去。”说完带着他手下的人灰溜溜地走了。

二零零二年正月十七日晚,有人告诉说:公安局又在某某法轮功学员那抄家,并绑架了两个人。陈立英于是锁了门市的门,让儿子回家看看,儿子还没到家,就看见家门前的道上站着很多警察,儿子不敢进家,就到家对面的山坡上,爬在山上,正月的天气,还是非常寒冷,直至凌晨3点多钟警察走了儿子才回家,整整冻了一宿。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日下午四点多,张进辉、樊正华开三辆警车,大概三四十个警察闯进家里,一进门就喊:抓住你们的人了,什么都说了,你这里非常重要。然后指着警察们说:前后门都堵住,抄。于是,几十号人把几个门围得水泄不通,其余的人七手八脚,翻箱倒柜,一边搜一边将床上的桌上的东西往地上乱扔,家人很气愤,说他们是土匪。搜完后,开始抢东西,抢走了陈立英的台式电脑、主机、键盘、大插线板、270彩色喷墨打印机一台、激光黑白打印机一台,还有录音机、师父法像、大法书、炼功带、花瓶4个、香炉一个、大茶盘和各种鲜花,总价值一万多元,陈当时没被带走。

十月四号晚五点多,几名警察闯进家里,穿着便衣指着陈立英大声说;“跟我们到公安局走一趟。”陈的丈夫和女儿一直和警察说好话,告诉他们,这几天折腾,她已经身体很不好了,一名警察说:“今天晚上抬也要把她抬走,其丈夫走到陈的跟前,指着陈的胳膊对着警察说:“你们过来摸摸她的胳膊都凉了。”警察打电话请示上级,过了好一会儿,警察说:“先把她送到医院,我们马上过去。”

在医院的第二天早晨三点多钟,陈听见楼道一人问护士说:“她这液还得输多长时间?”护士说:“还得一个多钟头。”因这个病房没别人在输液,后来那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护士给陈拔了针后,陈急忙走出了医院,在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摸到了一亲戚家,亲戚给换了身衣服,用摩托车在天明前将陈送出了县城,自此,陈立英背井离乡,流离失所,有家难归。

陈立英走后,恶警们像炸了锅,疯狂地到陈的老家,亲戚家追查陈,还到农村的法轮功学员家说:“陈立英把你们都说出来了,你们快说出她在那里。”

之后,警察天天到家里骚扰,逼着家人说出陈的去处,并几次到学校威胁陈的女儿。那时,陈立英的女儿还不到十二岁,被警察恐吓得两腿哆嗦着站立不住,老师看着孩子可怜,站在一旁说:“别害怕,别害怕。”警察逼着孩子说出陈立英的去处,说出别的同修,并恐吓孩子说:“你知道你妈犯的是什么罪,可比杀人放火都严重,杀人放火是刑事罪,你妈犯的是政治罪,杀人放火花点钱能出来,你妈这事花钱也别想出来。”还威胁说:“你想考好大学,考军校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除了到家里骚扰,还不断的传陈立英的丈夫到公安局,最后写好封条,对陈的丈夫说:“再不找陈回来就封你家的门。陈的丈夫被逼得走投无路,觉得没法活了,就说:“反正我也不想活了,要不我躺下你们用刀砍了我,要不你们躺下我砍了你们。”警察一看这情景,没有封门,但是恶人把陈立英定为本地迫害重点,对陈的家人说:“告诉你,只要是抓住了,弄死你跟玩一样,别人谁都没事,就她不行。”并让家人看了一些东西,说这些东西都是她做的,如再不回来,就起诉她。邪恶把陈立英定为在逃犯,上网通缉,带着照片到处找,并找了一个叫王玉龙的人天天到家查看,有时候晚上十一点多还到家里查看。

奥运之前,因各地要查户口,身份证,陈立英回到家,住亲戚家。一天,亲戚突然回家说:大队书记说有一个法轮功份子窝藏在我这里,说大队有照片。亲戚不敢留陈了,就到另一个亲戚家,那个亲戚也不敢留,陈立英只好躲在附近的山上,晚上没人的时候就到河滩里、树林里,正好是夏季,地上很是潮湿,虫子很多,起了一身疥疮。

奥运越来越近,警察六一零每天到陈立英的家里骚扰,开始说让陈立英回家自首,后来说:“办个取保候审就行。”家人和陈立英商议,陈立英说:“要什么也不办,就回去。”恶人答应了,因马上面临奥运,他们怕陈去北京踢了他们的饭碗。

二零零八八月十二日,陈立英回到了家,从此结束了三年流离失所的艰难岁月,然而,到家第二天,国保大队樊正华就找到了家,拿着印好的取保候审手续,大吼大叫着逼陈立英签字,陈立英拒签,家人怕陈立英被带走,代签了。紧接着是单位的正副局长,办公室主任,四个人在县委的亲自指挥下轮流坐在陈家监视,直到奥运结束。

在流离失所的三年里,陈立英掉了九颗牙齿,头发骤白,体重由一百二十多斤降到九十斤,很多熟人见了都觉得的很心酸。

奥运过后,国保大队,六一零又到陈立英家里,逼其照像,按手印说要不就不能从网上撤下来,不能结案,还算在逃,并说还不能办第二代身份证,邪恶再次欺骗了陈立英。

此后,每逢敏感日,就不断有人在门前监视。共产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十四年了,这十四年中陈立英一家一直生活在红色恐怖中。


主要负责人:

河北保定阜平县县委书记:孟祥伟
阜平县国保大队长:张进辉
副大队长:范正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