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5月20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日】

  • 吉林省德惠市下岗女工张春洁自述遭受的迫害

  • 吉林白城市退休女职工沙艳芳遭受的迫害

  • 四川广汉市法轮功学员肖开萍遭受的迫害

  • 内蒙古王东风一家十五口人所遭受的迫害

  • 吉林省德惠市下岗女工张春洁自述遭受的迫害

    我叫张春洁,今年四十八岁,吉林省德惠市的大法学员。我下岗多年,靠打工维持生活,生活上十分的拮据。身体多处疾病,腰椎间盘突出,常年神经失眠,三叉神经痛,在身体和生活无望的情况下,于一九九九年一月三日喜得大法。得法后,处处按着高标准要求自己,不争不斗,身体的疾病痊愈。全家人其乐融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迫害大法,以下是我被迫害的经过:

    1、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和同修自发去长春市政府上访。要求恢复合法的炼功环境。刚一到市政府门前就被抓到大公共汽车里,劫持到长春市坦克学院。上访同修几乎都被劫持到那里,坦克学院的外围、四周坦克上架着机枪,广播喇叭里播放着诬蔑法轮功的宣传,恐怖至极。晚上我们当地的同修被劫持到市政府,逐一登名,开始了以后的迫害。

    2、一九九九年九月三十日,因上访的人很多,片警李兆德来到我家,问明天“十一”去不去北京,我说不一定,就这样被劫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

    3、二零零零年二月,我到同修郑思芝家去,被她家的邻居构陷,当时新惠街派出所王姓的警察和另一个人,将我们非法关押在拘留所里。一天晚上,国保大队的张庆春突然提审,一进门我就看见四、五个彪形大汉,他们用各种手段威逼我,让我说出我们当中谁是头,我说学大法是自愿的,没有头,张庆春急眼了,把一摞子纸叠起来,用劲地打我的脑袋及脸部,另外两个人用铐子反铐着我的手抬起来,一会儿就将我打得休克,昏死在地,他们才放手。

    4、二零零零年三月五日,我和同修进京上访,本着向政府讲清真相,冲破层层封锁,在德惠市米沙子站绕道买票赶往北京,到北京车站一看,层层阻拦,去不了天安门,没办法的情况下,只有去信访办了。到信访办门口,就被德惠当地的警察认出来,被劫持到当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们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公安局政保科毛春生假意告诉我们不要绝食,向上级转告,在经历身体极其虚弱休克的状态下,才将我无条件释放。

    两次被非法劳教的迫害经过:

    1、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晚我们几位同修到德惠市各主要街道口挂条幅,当走到西十道街时,被德惠市红旗派出所蹲坑的几个警察发现,几次追找都没有追上我们。后来我听一个声音说:“开枪,打死她俩。”在奔跑中,我感到脚下两发子弹射过来。在师尊的保护下,没有打中,后来被抓住了。他们把我和同修孟兆坤带到红旗派出所,之后又送到公安局政保科。当时国保大队的葛旭全追问条幅是谁写的。用手掌抽打孟兆坤的脸,一会儿,孟兆坤的脸就肿了。当天夜里被关押在看守所里。

    在看守所里,我们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女狱警杨艳秋指使其他女犯人拽住我的头发,把头往墙上撞。头发被拽下一缕一缕的,头皮被拽提脱离皮层,几个月以后才恢复。十二月八日被送往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后来在几年以后的真相资料中,我看到(在二零零二年,大年前夕,“六一零办公室”头目刘京在长春南湖宾馆召开布置迫害法轮功的会议上,暴跳如雷的批评“吉林省工作不力”,下达了“彻底铲除”的死令,并在这次会议上部署,对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可以开枪打死”,长春市公安局紧接着对法轮功学员贴标语、挂条幅,可以开枪打死)这就是一个邪恶的政府对手无寸铁的善良民众的手段,而且动用枪支迫害好人。

    在劳教所里,每天超过十二个小时的印刷品打页子奴工,还要扛豆子。一百斤的豆子从一楼门外扛到五楼,尤其不“转化”的就扛豆子。那时每个大队约二百人左右,共计七个大队。在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插播法轮功真相以后,每天又关进来很多同修,整个劳教所那时已经关押达二千人以上了。

    二零零二年五月的一天,劳教所二大队长刘莲英和管理生产的吕大队长,把我找去,二人轮番刁难,说什么我在思想汇报上揭露奴工时间超过十二小时,他们逼迫我写五书“转化”。刘莲英见我不畏惧,就说一会就收拾你。不一会儿,师父给我演化假相,昏倒在地,他们急用七颗救心丸塞进我嘴里,慌忙将我送回宿舍。

    2、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八日晚,我到邻居同修邵芳东家,给他家的孩子补课,被闯进来的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当时邵芳东已被绑架,我们不知道),在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葛旭全非法审问我,无理的宣称:串门也不行。之后把我的大法书及师父法像搜走,又把我的丈夫(徐福利)带走,也将他非法关押半个月。在二零零九年八月一日又将我送往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半。在劳教所里,每天接触各科鸟类羽毛,制作工艺品。直到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七日才获释自由。

    德惠市大法学员徐福利被迫害经过: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八日,我的妻子(张春洁)被绑架后,德惠国保大队的几个警察闯进我家,将我劫持到公安局,在无任何理由的情况下,非法关押半个月。单位岗位上突然缺人,无人替岗,影响了单位的生产。


    吉林白城市退休女职工沙艳芳遭受的迫害

    吉林省白城市洮北区机关印刷厂退休女职工沙艳芳,五十五岁,讲法轮功真相,被长庆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抢走笔记本电脑一台,价值三千元,扣留MP4三个,折合人民币七百八拾元,总计造成经济损失五千四百五十四元。她被非法关押15天。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八日下午四点多钟,沙艳芳拿了二十六份法轮功救人真相台历,当发到一楼区,被两名女协警发现,两名女协警分别是闫淑珍、乌柏芳,一个在楼口看着,一个回到长庆派出所举报,沙艳芳正在发真相台历救人时,突然从她身后窜出来三名警察,其中有两个中等个的警察一边一个拽着沙艳芳的胳膊,还一个瘦高个、单眼皮的警察,拿手机给他们的领导打电话。当时三个警察态度很恶、蛮横,连推带拖把沙艳芳劫持到白城市长庆派出所。

    警察对她进行审讯逼供,问她家在哪里?叫什么名字?台历是哪里来的?沙艳芳拒不配合。后来瘦高个警察(曹乾坤)把沙艳芳的挎包抢走,在挎包里抢走三个MP4(折合人民币:七百八拾元),四个法轮大法的护身符,二十本真相台历(折合人民币:二百零四元),然后把沙艳芳带到一个有铁栏杆的屋子里,外面有两个警察看着,其中瘦高个单眼皮的警察威胁、恐吓她,让她说出台历的来源等,沙艳芳拒不配合。

    沙艳芳为了不让警察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毁灭的下场,抱着让他们得救的目的,向他们讲了修炼法轮功无罪,修炼法轮功有百利而无一害,讲她身心受益的经过。警察不听善言相劝,到了晚上七点多钟,警察还不让沙艳芳回家,沙艳芳想给家里打个电话,警察不让打电话,说等所长回来就放她回家,到晚上九点半钟左右,所长杜海涛回来了,又叫副所长张国宇领着教富刚,还有开头绑架沙艳芳的警察等四、五个人,把沙艳芳劫持到警车上,带到她家里,像土匪一样,翻箱倒柜,抢走笔记本电脑一台,价值三千元。 到了晚上十点多钟,警察用欺骗的手段说让她签字,签完字就让她回家。沙艳芳因回家心切,稀里糊涂的就签字了。签完字后不但不让她回家,由长庆派出所所长杜海涛、副所长张国宇等警察把沙艳芳非法劫持到白城市大仙塔拉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所让家人交伙食费一千三百一拾元。拘留所吃的是玉米面饼,玉米面饼里面有土有糠,就是牲畜吃的饲料。在沙艳芳遭到迫害后,家人在身心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探监四次,造成经济损失一百六十元。


    四川广汉市法轮功学员肖开萍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广汉市法轮功学员肖开萍,现年四十七岁,二零零零年春修炼法轮功后,多种疾病都好了。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这些年多次遭受中共人员的迫害。肖开萍的公公,因无法承受如此大的压力,二零零五年用石头砸破自己的头,含恨而死。

    肖开萍家住广汉市兴隆镇,二零零零年春天开始修炼法轮功,两个多月后,过去身患多种久治不愈的疾病都好了。她感到法轮大法太神奇了,师父太好了。同年六月,肖开萍因炼功的动作不准确,就到金雁湖公园学炼动作,当时被防暴大队抓去罚晒了一天太阳。

    肖开萍看到电视、报纸等媒体对师父及大法的诬蔑、诽谤非常难受,决定到北京上访,把自己的经历和感受告诉“上面” ,她和另外两位法轮功学员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向一个警察问询:“信访局怎么走?”她立即就地被绑架,被铐上手铐押上警车,劫持到就近派出所,然后被劫持到德阳驻京办,又被押到广汉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八日,肖开萍在一个同修家,也被广汉“六一零”、兴隆镇派出所恶人劫持到广汉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受尽各种折磨和侮辱:拳打脚踢、扇耳光、谩骂、搜身、严管、打侮辱人格的报告…精神上也遭到迫害,软硬兼施逼迫放弃信仰“转化” 。

    二零零三年三月四日,兴隆派出所的侯明书等恶人又绑架肖开萍到广汉和兴“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一个月。

    二零零五年三月,肖开萍的一对双胞胎女儿在广汉市第六中学读书,因向所在班级团支部提出退出共青团的要求,被校长朱自通知道了,他们在上课时间抄了女儿的宿舍,抢走了大法的书、真相资料。肖开萍闻讯后到学校向朱自通讲真相。

    广汉六中将此事上报广汉“六一零”。二零零五年四月十 四日,肖开萍被恶警李俊、姜天兴等劫持到广汉看守所,构陷诬定三年劳教,关押在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肖开萍的一对双胞胎女儿也经常被“国安”、派出所、广汉六中恶人恐吓、审讯,遭受了很大的精神压力。

    肖开萍的公公,是个非常善良的老人,因无法承受如此大的精神压力、打击,两个月后,老人竟用石头砸破自己的头,含恨死在血泊里。肖的丈夫又因车祸重伤,生活都不能自理。

    面对的一切,肖开萍的双胞胎女儿只有放弃学业,外出打工挣钱,以补家用。一个好端端的家就因为信仰,被迫害成这样!


    内蒙古王东风一家十五口人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王东风女士家住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朝阳村2组,她一大家子人十几口人都修炼法轮功,因为他们在大法修炼中身心深深受益。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他们一家十五口人,上至七十九岁的母亲下至四岁的小侄子都遭到绑架、关押,其中四人被非法劳教。

    在大法中受益

    修炼法轮功之前,王东风一身的病,如气管炎,风湿病等什么活都干不了。身体不好,脾气也很不好,每天没有一个好心情。王东风的丈夫在一次意外中去世了。当时王东风感觉就象天塌一样,丈夫去世又欠了一些钱,王东风还得抚养两个年幼的孩子,整个家庭的一切负担都落在王东风一个人的身上。

    幸好这个时候王东风修炼了法轮功,才让她度过了那段艰难日子。通过修炼,她明白了法轮功是高德大法,是叫人如何做一个好人,一个道德高尚的人,直至更好的人。随着慢慢的修炼,王东风时时按着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大法中受益匪浅。

    法轮大法给王东风净化了身体、消去病业,使她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无病一身轻的美好感觉。

    一次秋收季节,王东风去拉黄豆,正走着,前边的车和后边的车同时把王东风挤到中间,正好撞在她的腰上。当时王东风的亲人吓坏了,赶紧跑过来问撞坏没有,王东风说自己是炼法轮功的,有大法师父保护,没事,结果她真的没被撞坏。王东风心里明白:是慈悲的李洪志师父帮她化解了这场劫难。

    一家十口被绑架 寒冬睡冷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江泽民一伙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人。王东风一家人想,作为在大法中受益的人,有责任去向有关部门反映事实真相,还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一个清白。于是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五日,王东风一家十口人,上至她七十九岁的老母亲,下至四岁的小侄子,千里迢迢上北京为法轮功讨公道。

    没想到,王东风一家人一到天安门广场,就被警察、便衣便围过来质问王东风一家人是干什么的,一听这一家人是炼法轮功的,警察和便衣立刻把王东风一家人都绑架到警车上,非法关押到了附近一处带有铁栏杆的屋子里。那里关押了许多法轮功学员,恶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又打又骂,王东风亲眼看到恶警把一个法轮功学员摁倒,用脚踹脸,踹的满脸上都是血。

    而王东风一家人经历了北京警察的非法提审,被关押到呼伦贝尔盟驻北京办事处,在驻北京办事处又被恶警非法关押、审讯两天,最后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乌鲁布铁镇派出所恶警察徐君利、焦亚贵等将王东风一家人劫持到内蒙古鄂伦春旗阿里河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长达两个月。

    在寒冷的冬天,恶警们非但不给王东风一家人被子盖,也不让亲人给她们送被子。就这样,王东风一家人穿着衣服、睡在冰冷的板铺上度过近两个月的时光。连王东风年七十九岁高龄的老母亲也不能幸免。

    恶徒索钱抢粮食 长期监控

    王东风一家人被非法关押期间,阿里河镇派出所恶警察、朝阳村邪党书记周亚利、邪党村长赵国顺一伙非法闯进王东风家,抢走十多袋子黄豆,每袋子黄豆一百八十多斤,总价值达三千多元。

    同时,阿里河看守所恶警察们对王东风的亲人勒索近三千元钱,叫嚣如果不交钱就不放人,亲人无奈交钱后王东风一家人才被放回家。

    回家后,镇派出所的恶警察徐君利,邪党村书记周亚利和邪党村长赵国顺等一直对王东风一家人进行骚扰和监控,强制剥夺了王东风一家人的人身自由。

    第二次进京上访被绑架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六日,王东风的一双年幼儿女,王东风二哥王维仁、嫂子周丽梅及母亲一家六口人,王东风四哥王维启、嫂子于文霞一家五口人,共十五人,再次去北京向有关部门讲清法轮功真相。在途中,被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乌鲁布铁镇派出所的恶警察徐君利、焦亚贵、巴图勒、孙国等把王东风和家人们劫持到齐齐哈尔的一个派出所。几个小时后,王东风和家人们再次被非法关押到了鄂伦春自治旗、阿里河看守所。恶警察们连孩子都不放过,王东风当时十二岁的儿子陈彪龙、十岁的女儿陈美娜被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天一宿,每天只给两个黑馒头,两碗带皮土豆汤。每次非法审问时对王东风她们又骂又打,还暴打于文霞嘴巴子。把王东风的二哥和四哥被绑架到森警队一顿毒打,恶警察们还拿着木棒把王东风的四哥身上打的一块块的青紫。

    家中四人被劳教迫害

    那时天气已渐渐寒冷,王东风他们依旧穿着夏天的衣服,鄂伦春自治旗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包永、焦亚贵等还有两个女警察,强行给王东风、王春苗(王东风的侄女)、周立梅(王东风的二嫂)、于文霞(王东风的四嫂)戴上手铐和脚链,把四人劫持到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女队。

    在劳教所,恶警们使用各种邪恶手段,由恶警察武红霞对王东风、二嫂、四嫂和侄女挨个审问迫害,不准炼功,逼着写“悔过书”等“五书”,打王东风等人的嘴巴子。利用普通犯人包夹王东风她们,监控王东风及家人不准与法轮功学员接触、说话。后来把王东风被关押到劳教所一中队,一中队队长恶警察尹桂娟对法轮功学员非打即骂。当时恶警察 “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能得到四千元钱,在利益的驱使下,恶警察尹桂娟用电棍把一个法轮功学员的身上电得一块块肉都熟了,还把法轮功学员翟翠霞吊铐起来,翟翠霞一次次的被打的昏死过去,恶警们都不肯把她放下来。

    劳教所把法轮功学员当成了奴役的工具,天天超负荷做工。恶警们每天晚上还逼着法轮功学员写思想汇报,随时都有包夹监控。吃饭,睡觉,干活,都得喊口号,不喊就不让吃饭、不让睡觉、罚站等等迫害。王东风修炼法轮功就想做一个健康的好人,却被非法劳教了三年,遭受了三年身体和精神上的摧残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