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医生的儿子儿媳惊叹法轮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日】我是一名普通的家庭妇女,今年七十岁了,只有小学文化,以前没写过交流文章。是同修几次鼓励我,叫我把经历的事写出来,证实大法的神奇。

我是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得法的。得法前患有脑血栓,经常住院打针、吃脑血管药,吃的直刺激胃,时常呕吐,还得吃管胃的药。停药不到二十天就犯病,时常处于昏迷、虚脱无力的状态,别提有多痛苦了。我儿子、儿媳妇都是我地医院的大夫,儿子在骨科,儿媳妇就在脑血管科,他俩耗尽了能力也没治好我的病。痛苦中的我有时想:孩子啊,妈妈可能熬不几天了。

就在没路的时候,有人给我家老头一本《转法轮》,由于当时恶党正在迫害法轮功,家人不让我学,我抱着治病的心偷着学,偷偷的炼。正常炼功应该三遍,我只炼一遍,有时还不能按正常速度進行,抱轮时就感到凉风从一边耳朵進从另一边耳朵出来。就这样炼功十几天的时间,我就不迷糊、也不吐了。

大法也真是神奇呀,我心里不知有多高兴啊,是师父帮我把病给拿掉了,是师父管我了!一段时间后的一天,我又昏迷的起不来,浑身滚烫疼痛,我知道是师父给我消业,这一关一定要过去,我心里默默的念着师父,后来就睡过去了,当我醒来后,感到一身轻,头清目明。谢谢师父啊!

前年的一天,一走神把左手中指的整个手指盖全剁下来了,手指肚还好好的。我赶紧把手指盖按在手指上,那血出的可快了,顺手往下滴。我儿媳妇吓的赶紧给我儿子打电话,叫我赶紧去医院打血清包扎处理。我说不去,我有师父管。边说边用药布缠了老厚还在出血,我就攥着有三个多小时才不出血了。这期间儿子拿手术包回来要给我包扎,我就说什么也没让他动。过几天,我把缠的药布外边拿掉,还有两层在手指上粘着。第八天,我戴胶皮手套擦地,心里说:师父啊,我不知道手指盖长上没有,我也不敢揭呀。接着就去洗擦布,这时好好的手套却裂开了,我一下就明白了,这是师父告诉我手好了,打开药布一看全长好了,一点刀痕都没有。大法真的是太神奇了!

在十几年的修炼中,我深深的知道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责任。几年来,我和几位老年同修组成的学法小组,一直是每天上午学法,下午出去讲真相。去年的农历腊月二十七,我们出去讲真相时,同修说有个人在那站三、四天了,是个便衣。当时我心想,过年了可别出事啊,顺便又往那边看了一眼。就这怕的一念被邪恶钻了空子,脚下一滑手挫在地上,起来一看手腕往外侧歪,好象断了(其实这一念就不对)。但我也没回家,一直讲真相到三点钟才回去。儿子看后说什么也得让我去医院。儿媳见说不动我,就把我两个女儿、女婿都叫来一起劝我。这下我们家象炸了锅一样都冲我来了,说我不替他们着想,我姑娘也说你得拍个片看什么样啊,才能知道你大法神奇呀。我被逼无奈只好去医院拍了片子。结果是手腕子断了,并且蹾短了还得往外抻,还要上夹板。儿子当时就要给我治,我说什么也不让他治,谁也劝不动我,我硬是回家了。第二天早上,儿子又央求我说,必须把短的抻出来上个夹板,不然就残废了,我看到儿子的眼泪都快掉下了。我说你放心吧,大法是超常的,我有师父管!儿媳气的说:以后谁也别管她,都七十岁了,残废就残废吧。儿子后来又告诉我,手放平,别老动。当时手肿的很厉害,也伸不开,就象抽筋了。这样我也不管它,也没用带子挎,一天也没有停止炼功。年后照样出去讲真相。同时加紧学法,向内找。

当我学了师父的“现在科学认为时间是有场存在的,不在时间场的范围之内就不受时间的制约。另外空间它的时空概念和我们这边都不一样,它怎么能制约另外空间的物质呢?根本就不起作用了。大家想一想,这个时候你不就不在五行之中了?你还是个常人的身体吗?根本就不是了。”[1]这段讲法后,忽然明白了,我们不是常人呐,身体的细胞都是另外空间的物质,这个空间表现出来的都是假相。我不能承认。这期间还与其他同修交流,交流后认识到:自己除掉怕心,还有欢喜心、对子女的情等,重要的是要全面否定旧势力强加的修炼安排。于是我发出强大的一念:我就归我师父管,不是师父安排的我就不承认。

别的学法小组同修也帮我发正念,把我的事当成他们的事。在此我深深谢谢同修们。我的手早就好了,和以前一样什么都能干。满脑实证科学知识的儿子儿媳惊叹大法的神奇,也从心底告诉别人“法轮大法好”!

在大法洪传世界二十一周年之际写出此文,感恩师尊!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