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无反顾的走在神的路上

一位年轻大法弟子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接触大法的,因当时母亲身体不好,别人向她介绍修大法可以祛病健身,所以母亲修大法的时候,我也跟着看法,但因为当时还小,不知道修炼是什么,只知道大法好,告诉母亲一定要修下去,自己只是在没事的时候翻书看一看。母亲学法的时候在一边听着,没有深入的学,但是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已在我心中生根发芽,我也知道书中一些做人的道理。

一九九八年夏天,母亲每天晚上去参加学法小组,也把我带上。因当时晩上有一个我喜欢看的电视剧,所以刚开始极不情愿和母亲去小组学法。有时学完法回家后,我还因为错过看电视剧的时间和母亲有过争执。但是母亲没有放弃我,不管我多么不情愿,每天都带我去学法,慢慢的随着学法的深入,我知道了大法是修佛的,人来到世上不是为了做人享受,而是为了返本归真,从而也萌发了要修大法,返本归真的想法,其实这一念就是《转法轮》中讲的“佛性”。从那时起,我明白了生命的意义是什么,走在了返本归真的大道上。

自从我接触大法,我其实就已经在改变了。小时候我很笨,用手指头数数都费劲,家人都觉得我智商低,以后不会有什么出息,恐怕完成学业都困难。但从我九六年看了大法书以后,我的学习成绩直线上升,特别是数学成绩,后来一直是班里的前几名。因为每天要学法,加上家里很困难,我不象其他同学那样一门心思的扎在学习上,我也没有在外面补课,也没有用很多时间去学习。升初中考试时,我的成绩名列前茅,我的很多同学平时成绩比我好,总在外面补课,可最后升学成绩没有我高。甚至是我们家公认最聪明的小弟,也是经常在外面补奥数和英语,但最后我和他的升学成绩分数相同。后来在上初中、高中和大学时,我的成绩一直在前面,而且在上大学期间还得了两次五千元的国家奖学金。家里人很感慨的说,我小时候那么笨,本来合计考大学都不太可能,结果学习那么好,还总拿奖学金。这时我就说是学大法后,师父给我开智开慧了。

二零零一年,正是邪恶迫害最严重的一年,母亲被非法劳教,我独自一人在家。特别是“自焚”伪案发生之后,全国笼罩在对法轮功的谎言的仇恨中,看到世人被谎言蒙蔽而仇视大法和大法弟子,作为大法弟子,我觉得应该把大法真相告诉给世人,所以想发真相资料。可是因为当地邪恶很猖獗,我家周围的同修不是被抓,就是被吓的不敢出来。

由于母亲被抓,我们家被监控,当地没有同修愿意接触我,怕被恶人注意。我去找周围的同修要资料、周刊和经文,她们就说已经传走了,我几乎得不到任何大法的信息。那时我怕把跟踪我的人引到同修家,都是故意绕了很远的道才走到同修家。当时的我真是很孤立无助,盼望着母亲早日回家,盼望着能有同修来帮助我。

后来有一个刚从劳教所出来的同修找到了我,说和我母亲很熟,知道我的情况。于是她就给我周刊和经文。她知道我有做真相资料的愿望,就给我很多真相资料。我当时正准备升学考试,白天上学没有时间发,只有等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再把包装好的真相资料发出去。那时基本都是十一点才出去,马路上几乎一个人也没有,進楼道里发资料也是一片漆黑,但是我一点也不害怕,我知道师父时时刻刻都在身边保护着我。有时我实在发不完,就把真相资料分给附近的同修,同修拿到后还挺不好意思的。

几年后,有同修说我头几年做的很好,那时候几乎没有几个敢出来发资料的。但是我觉的,只要是大法弟子,无论在何种严酷的形势下,都应该去证实大法。

二零零三年,因为当地邪恶总想绑架我母亲,所以我们把自己的房子租出去,在外面租房子住。因为怕街道通过跟踪我上下学知道我家的位置,从而使绑架母亲的诡计得逞,我不与母亲一起住。那时家里有些亲戚因受邪党谎言的迷惑和利益的诱惑,配合邪恶想把我和母亲撵回当地。我那时住爷爷家,有一天晚上我刚放学回来,爷爷事先把我的衣物和书本装好,里面还有没晾干的衣服,把我撵出去,让我回到自己的房子,说这房子是他儿子让他住的,没有我的地方。

我没有地方可住,只好给母亲打电话,我被接到她那住了两天。那时的我心里承受的压力很大,感觉无路可走了。但是母亲对我说,为什么谁都向我们发难,就是我们不想放弃自己的信仰,正象师父讲的:“大法弟子为什么被邪恶残酷的折磨,是因为他们坚持对大法的正信,是因为他们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1]但是现在的我们是被大法从新铸成的生命,“我们已经知道了人为何苦 了悟了生命的归宿 明白了宇宙的成住 灌输不再是真理 迫害更不能使我变糊涂 正念使我走在神的路上义无反顾”[2]。我们的背后有师父,我们是大法中的粒子,是不可能再退回到常人中的。所以无论我们的处境多么艰难,也要时时刻刻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想到我们有师父,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就没有闯不过去的关。这时,我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自己生生世世吃了无数的苦,终于在这一生得到了宇宙大法,寻寻觅觅轮回千百世,终于等到师父救我回天,我的心里突然充满了无穷的力量,感觉就算面对再大的魔难,有师父在身边的慈悲加持,我也能坦然面对。“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我讲的话听起来很玄,以后你往下学,你就明白了。”[3]虽然法理明确了,但是在那邪恶的恐怖压力下,我的魔难并没有减少。

后来我自己在外面租房住,街道的人又到我父亲单位骚扰,父亲就到我的住处和我大吵、拍桌子,说我影响了他的工作和生活。有时候我实在没有办法,他一来我就走,没有目地的随便找一辆公交车就上,感觉他差不多走了,我再坐车回去。当时我马上要期末考试了,由于家中的魔难,根本就没有精力和时间在家复习,只是靠在课堂上的时间复习。但是期末成绩,我还是年级的前几名。我知道我的一切都是大法给的,我应该证实大法的神奇,母亲也和家人讲:“这孩子是修大法了,要不这么大的魔难,换成一般的孩子可能就不上学了,我家孩子还能学习这么好,这不就是大法给的吗?”

家人通过我的经历也见证了大法的超常。虽然家人在迫害当初的那几年对我们起了负面作用,但我也没有怨恨过他们。爷爷身体不好,我和母亲还经常去照顾他。父亲工作不顺心,我也去看他,用大法的法理去开导他,使那些当初不理解我们的家人明白了真相。

这几年,我也经常和母亲还有其他同修一起出去讲真相、劝三退,也告诉周围的熟人大法真相。虽然和好的同修还有师父对我的要求比还有很大的差昛,但是我也要迎头赶上。

师父讲了:“大法弟子摆在你们面前的路只有实修,别无它路。”[4]所以我今后一定要实修自己,把自己的一些心,如名利心、显示心、色心、惰性等不好的物质去掉,以真修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不辜负众生的期盼,兑现自己来世的誓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义无反顾〉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