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的二、三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一日】我把自己在五年来修炼中发生几件事写出来,与大家共同分享法轮大法的美好、师尊的慈悲伟大。

九九年初退休时,我也曾看过师父的《转法轮》,但是由于那时女儿高考落榜,得复读一年,又找学校又要照顾她生活,把精力都放在孩子身上,与大法擦肩而过了。但我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印象很好,根本不相信邪党说的那一套。

二零零五年,经同修讲真相退出了邪党的团队组织。就在二零零九年五月感觉身体不好,晚上尿频,半小时、一小时一起夜,整晚休息不了,白天没精神,迷迷糊糊,干活没劲。当时我心里很怕,不敢去医院检查,真得了什么病还得吃药打针,时间长了又有副作用。在我走投无路时就向身边的同事(法轮功学员)诉说了我的苦恼,她说你什么也别想了,就修法轮大法吧,师父肯定会管你。当时也没多想,当天晚上在睡之前盘腿打坐,也就坚持十分钟吧,没想到那一晚整整睡了一宿,一睁眼天亮了,一点症状也没有了.怎么会这样神奇呀!从那天起人也精神了,干活走路也有劲了,象换了一个人一样,心里充满了对师父无限的感激。有时打坐时还能感觉到师父给我灌顶(当时不知是灌顶),从头到全身热乎乎的非常舒服。

那一段日子我整天不出屋,只是简单的做一做家务,剩下的时间就看《转法轮》和师父在各地的讲法。我想五十五岁才能有机会得法,是师父没有忘记我,这一辈子没白活。虽然得法晚,我一定要按师父说的做,严格要求自己,修炼圆满和师父回家。每天晚上睡前都想着同样的问题,重复同样的话,而且每次都是泪流满面。得法修炼一个月左右师父把我的天目打开了。记得那天晚上躺下睡觉刚闭上眼睛,两个小卍字符从我两眉之间往右转,三天后又出现同样状态,只是颜色不同,第一次是红黄之间那种颜色,第二次是蓝绿之间那种颜色都是半透明的。当时心里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激。有师父的鼓励,每天学法炼功非常认真,尤其炼静功时,刚开始盘腿坚持到一个小时腿特别痛,痛得我汗水加上泪水从脸上往下淌但从来不放松对自己的要求,这样半年后炼静功时就能入定了。那种感觉就是呼吸缓慢,不知胳膊,腿在哪,脑袋里什么都没有,只能听到炼功音乐在耳边响起,那种滋味特别舒服,真是一种享受。

当我看到身边的同修都非常精進,整天忙着学法,做着各种证实法的项目,我也着急,又不知怎么做。有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有两个人抬着一副担架,上面躺着一个危重病人,放到了我的面前,我就躲开了,又抬到了面前,我又躲开了,又抬到我面前……醒来后一下子明白了师父点化我要救人呢。就这样修炼一年后,也就是二零零八年经同修介绍我参加了当地学法小组,和同修们一起每周定期学法,发真相资料,到监狱、公安局近距离发正念,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严寒酷暑一直坚持到现在。有一次发烧头疼吃不下饭,第二天我们要去面对面讲真相,晚上六点多钟发完正念后,我想只要腿能走、嘴能说我就一定要去救人,什么困难也挡不住,然后打了一个盹睡着了,也就是十分钟吧。醒来后头也不痛了,也不发烧了,也能吃东西了,什么症状都没有了。真切的体会到了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时时都在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师父就看我们救人的这颗心,只要正念足,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心里充满了对师父感激。那一次我与同修面对面讲真相劝退了十二人。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我们大法弟子必须走出去证实法。白天我选好了地点,在马路对面我家附近小区的道路两边要挂两个一米长条幅,六个真相标语小塑料板,准备充份心里有底了。晚上吃完饭我把条幅卷好塞到衣服袖里,塑料板别在胸前裤腰上,穿一件带拉锁的运动衫出门了。可没想到刚一出来就看到马路上到处是警车、遍地是警察,警察黑压压的一片,而且已经看不到行人了。当时不容我多想,把心一横:今天我就要做成我要做的事,谁也干扰不了我。就这样我避开警察视线,按计划做的自己觉得比较满意,然后我就很自然的从警察身边走过去回家了。

还有一件超常的事。修炼前,我右脚底这根筋特别疼,走路脚心不敢落地,半年后有一天炼静功时,无意中两只手就使劲捏右脚大脚趾,那时的我完全是不能控制的,痛得我直冒汗,第二天一看皮肤变得紫黑色了。从那天起再也不疼了,走路完全正常了,真是大法无边。

最近师父再一次把我的天目打开,眼前出现一个天梯,我一下就上天了,出现的景象是只有蓝天,白雪,灰蒙蒙的我顺雪地往前走着走着前面出现一片平房,意念中告诉我这不是你的家,再往前走雪地里就出现了一条小道……我悟到,师父点化我修炼的路不会太长了,回家的路很近了。当前放下自我,修好自己,多救人跟师父回家是我最大的心愿。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