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宣誓与拯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一日】在这个时代的中国,谈及宣誓或誓言之事,似有不合时宜之嫌。但它的存在及其表现之广,难以让人忽视它的内在涵义,所以通过对之分析,正之于广众之下,以使世人理性对待自己的言行,应该说依然具有重要意义。

1.1 宣誓现象

从时间经度来观察,“宣誓”这种行为自民初以来就广泛存在,并被严肃对待。人们可以从东方的《周礼》《诗经》等看到誓言存在的普遍性及其正式性,也可以从西方较早时期的正式法典中窥其斑迹,比如《汉谟拉比法典》和《摩奴法典》等。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说:“‘誓言’在罗马人中有很大的力量,所以没有比‘立誓’更能使他们遵守法律了。他们为着遵守誓言常是不畏一切困难的。”一般而言,如果一种行为源远流长,长期为人们所正视,当代又在很大范围和绝大多数人中实践着, 应该说其合理性已是无可置疑,甚或可称之为具有先验性。

'荷拉斯兄弟之誓(
荷拉斯兄弟之誓

在世界范围内,宣誓可以说是无处不在的,在这方面没有东西方之别,也不存在民族之分。诸位可以瞧瞧东西方的总统就职仪式上、婚姻仪式上、法律领域的作证制度、医学院入职宣誓,甚至奥林匹克运动会上运动员的宣誓,便可知晓宣誓被实践的广泛性。

'网球厅宣誓(大卫)'
网球厅宣誓

既然宣誓的存在时空如此之深广,那么它究竟有什么意义呢?人们知道黄金或钻石非一般之物,知道它价值昂贵、性质稳定、装饰漂亮、颜色光鲜等;人们知道癌症非一般的病,知道它能无限增生、能消耗大量体内营养、能转移全身各处、致人机体严重受损、精神崩溃、不可救药等。而宣誓的非同寻常处体现在于哪里?

1.2 宣誓的本意

誓,以言约束也。凡自表不食言之辞皆曰誓,亦约束之意也。(《说文解字》)可以说,从普遍意义上,誓言也是一种保证,类似法律所言之“合同”。但保证还是分不同层次的,就象珍宝或疾病也是有区别轻重的。又如法律责任分民事责任、行政责任、刑事责任等,其严重程度便明显不同。而根据保证的对象、内容、适用场所,人们把誓言当作最正式、最严肃的一种。所以有研究者给宣誓下定义称,“宣誓,古代也叫起誓,是用最郑重的形式,在誓言接受者面前表明自己,并请接受誓言者监督,在起誓的那件事上把对自己的监督和处置全权交给誓言接受者。”

从历史及现状看,宣誓(亦称起誓或立誓)由三个要素构成——主体、对象和内容,其中主体即宣誓者必是讲真话、守诚信者,即以信为基;关于宣誓对象或誓言接受者,《圣经•新约•希伯来书》说,“人都是指着比自己大的起誓,并且以起誓为实据,了结各样的争论。”我们看到,人们在宣誓时都是对着上帝、神明、上天和祖宗(如今又出现了国家根本大法即宪法),因为这些生命是能赏善罚恶的,全知全能的。宣誓内容通常有承诺的事情、宣誓的目的、违誓的惩罚后果,有时也可缺少后两项。对于承诺之事,人们一般就对最重要的事情或争端宣誓,比如信仰、生命、婚姻、公共事务(如总统就职)等;宣誓的目的通常有表明决心使人信任、澄清事实,也有掌控于人的;传统的违誓的惩罚后果都是非常严重的,比如天打五雷轰、天地鬼神共殛之、身体残废等,但近代也有更现代化的语词表达。

1.3 悔誓的后果

违背誓言的结果就如宣誓所言,后果一般很严重。这种现象从古至今流传不断,如“皇后眼疾”、“桂某背誓”等,现代依然有立法对违背誓约进行惩罚,如“在宣誓下作假证供”会被判入狱。其实在民间,违誓后果显现的现象更不胜枚举,只是现代人不信这一套,认为所有灾祸都是偶然的,跟自己之前的言行没有任何关系。很明显“偶然”只是托词,是人们的一厢情愿,人们将自己弄不明白的情况都牵强附会为“自然现象”或“偶然”,实质如何,因为人们只相信现实的或能看得到的联系,所以也就不承认超过自己理解能力的一切。很明显这种思维是很狭隘的。

1.4 关于宣誓姿势

人们行为方式或表现总是要与行为本身的内涵相配合的,行为表现往往也反映了一种行为内在的意蕴和深层含义。宣誓亦如是。古人有指天誓日之说,现在常见的宣誓手势也是如此,宣誓者一只手伸开,朝向天空,意味着他/她在对着上帝或神明发誓,有时手朝向祖先遗像或具有公信力的历史开创者。另外,人们也会手放于胸口发誓,表明自己真心诚意;或手按宪法或《圣经》上,因为《圣经》和宪法是精神和世俗间最具权威的象征。

2.1 变异的宣誓

一种现象能够引起人们的关注,主要在于它比较奇怪或非同寻常,如果加入道德判断,大体可分为两种:一曰至善纯美,一曰极恶奇丑。而在大陆政治氛围下,官方极端地宣传唯物主义和无神论,却也出现了发誓的普遍现象,并且还是在很“正式的”场合,这不能不令人感到奇怪,进而引起有心人的关注,而关注必然引起反思。由于人类信仰的衰弱、道德的滑落,宣誓已经不如以前那么庄重正式,但相比之下,中国大陆的情况更令人侧目。

一般而言,人们只会向这样的人宣誓,他绝对慈悲善良、公正不偏、全知全能、值得人们信赖。这样宣誓才变得很庄重和有效,并且人们只有针对人生中真正的大事、重大问题才会起誓。无关紧要的、或者不够重大的事,不宜采用宣誓这种形式,否则有戏耍和不敬之嫌。

2.2 “三入”宣誓

而中国大陆出现了什么现象呢?他们在加入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也宣誓!因为其违誓后果相当严重──牺牲一切,所以被人成为“毒誓”。既然共产党宣扬无神论,不承认高于人的生命的存在,为何总不厌其烦地拉人宣誓,而且从幼儿园就开始了呢?他们面对着党旗而誓,由于共产党称党旗(红旗)是由共产党烈士们的鲜血染红的(但根据真实的历史材料,如果一定说是谁的鲜血染红了旗,应该是大量无辜的中国同胞),所以又被称为血旗。很显然,这面党旗(血旗)就象征着共产党。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共产党也是一个高于人的存在呢?按照一些宗教和信仰的说法,它无疑不是凡物。但高于人的存在不一定都是善良的,基督教讲了上帝和其他诸神,但《圣经》也记载了撒旦等各种魔鬼;佛教讲得更具体了,宇宙存在着各种善神和恶魔。那么共产党属于哪一类呢?如果用一般的逻辑,其实结论并不难推出,只是人们面对如此匪夷所思的事实难以置信而不敢承认。翻一翻《九评共产党》等,问一问周围上了年纪的老人,结论是很明显的。在短短的几十年,中国人简直就见证了人类历史上的一切邪恶血腥的运动──反左倾、反右倾、土改、三反、五反、镇反、肃反、整风、大跃进、上山下乡、文化大革命、镇压六四、迫害法轮功。人们很难想象会有一个集团以斗争为纲、以杀人为乐,并且诬蔑摧毁一切优秀的文化。无论能否想象或接受,但事实容不得辩驳。你说它是神还是魔?

党、团、队员们所宣誓的对象就是这样一个“政党”。按照宣誓的说法,在加入共产党及其附属组织时宣誓,就是把自己交给了共产党及其附属组织监督和处理。所以出现“双规”现象应该不感到奇怪,出现党内党外的残酷的整人运动也在情理之中。一般人很难理解,为什么入党还要发毒誓?在英文中,党即Party,Party就象一个俱乐部、舞会,大家起兴而入,扫兴而退,好聚好散嘛,为什么要“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誓约还如此狠毒,什么叫“牺牲一切”?就是人拥有的一切都可以为党所用,包括生命、尊严、贞节、财产等等,并且没有附加条件。纳粹说的比较明白──“为以上誓言付出我的生命”。什么叫永不叛党?那就是能进不能出!还不够阴毒吗?国际性的体育运动奥运会在宣誓时,也不过是“尊重和遵守各项规则”而已。所以,有人称入中共党就是入黑帮,细细揣摩,不无道理。

2.3 入党宣誓的阴谋

再说,一般的向神明发誓也不需要书面备忘呀,对神的信仰是靠自由自愿的,哪有强制一个人信神做好事的?如果其内心不信上帝,你将誓约记于纸上又有何用,难道上帝还要通过一纸空文要你兑现不成?而入党宣誓就不同了。你还需要在提交入党申请书的时候,将毒誓写于纸上,永远备忘!我们知道歌德的《浮士德》里写到浮士德和魔鬼梅菲斯特签订誓约的时候,梅菲斯特就是恳求(诱惑)浮士德要立约于纸面,并且滴血签字。从某种程度上说,这种方式是很狡诈阴险的。

在《浮士德》里,虽然梅菲斯特这个魔鬼很邪恶,但它在诱惑浮士德立誓之前,已经告诉他它是魔鬼——“总想作恶”、“永远否定的精灵”、“你们称之为‘罪孽’、‘破坏’的一切,简言之,所谓‘恶’,正是我的原质和本性。”即浮士德的知情权并没有被剥夺。而共产党在引诱或胁迫人们加入其组织时,却时刻掩饰着它的邪恶本质,并且任何揭露其邪恶本性的人都将面临着残酷的下场。

魔鬼梅菲斯特在引诱浮士德的时候,以现世的一切功名利禄为条件,但它的阴谋诡计没被浮士德所发掘,它说“我愿今生负责为你服役,奉行你的任何指示,决不偷懒;待到来世,我们相遇,你也应当对我如此这般。”但在西方文化中,来世是永恒的,而今世不过几十年的光景而已。这看似公平,实则不公平的。但浮士德也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因为他并非完全不知道“来世”意味着什么,他紧跟着说“什么来世不来世,我才不关心”“从这个世界才流得出我的欢欣”。但共产党在引诱人的时候,设了诸多的陷阱。它也是以现世的物质享受来引诱党员,众所周知,在大陆得势者基本上都是党员或与共产党有密切联系者。梅菲斯特引诱浮士德签订契约时,只是简单的通过物质利益和花言巧语而已。而共产党却还给人制造一个庞大严密的思想精神假相。他告诉人们根本没有神明,没有高于人的生命存在,所以不要寄希望于所谓的来世,所以人们更执着于现世的享乐,以此,人们也就不把宣誓或发毒誓当什么了,认为那只是儿戏而已。很明显,共产党的诡计超过了一般人的智慧,人们也正是这样上当的。

从修炼的角度来看,共产党之所以不厌其烦的要人宣誓,那是因为作为共产魔教的入教仪式,发生死毒誓能让人自己主动地招引邪灵上身,其结果就是前额被打上兽印,共产邪灵也就能够堂而皇之地附体人身了(民间称之为“鬼上身”)。不管你认为是走形式也好,非真心也好,或根本就不相信也好,只要你发了毒誓,你就成了魔教的一员,你的身体里就潜入了一个世上最邪恶的灵体,在你根本没有觉察的情况下,它就会深入你的微观身体,影响你的思维、阻断你与纯正宇宙的连接。

2.4 再说宣誓姿势

前面已经说了传统和西方的宣誓姿势,它是与宣誓的内涵遥相呼应的。其实,共产党要人发誓何尝不是如此?人们没有发现共产党要人宣誓与世界上其他地方是不同的吗?共产党的成员发誓是这样的,面对党旗,手举过头,同时双手紧握,对着脑门,以此,手心实际上是朝下的。这与通行的朝天或前是完全不同的,当然所表示的内涵也是不同的,人们认为手心朝下意味着向魔鬼或地狱发誓!根据中西方的预言,其实共产党就是《圣经》里所称的撒旦魔鬼或称赤龙、大红龙,又被称为共产魔教。

3.1 如何摆脱诅咒

在中国,一切都可以和政治联系,“讲政治”被提到了至高无上的地位,其实共产党搞的哪里是“政治”呀?它哪里又是“政党”呢?有严密控制人、无视生命的政党吗?有以泯灭人性、服从党性为根本的政治吗?就是以这种弥天大谎,人们被引入其队伍。可以相信,任何一个有理性的、能独立思考的人,在知道宣誓入党意味着什么时,都会进一步询问怎样脱离它,摆脱诅咒?

宣布一项约定无效,大抵有两种方式,一是和订约相对人约定废除之,二是向高于订约相对人的存在者申请誓约无效。对于共产党组织,根据约定,其成员一旦加入就不允许退出,否则便是叛党,所以直接向它要求退出其组织是不可能的,第一种方式根本上是行不通的。因此也只能采取其它方式了,在世界上做此工作的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在海外退党网站(http://tuidang.epochtimes.com)上注册三退了,如今在此网站做“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的已经超过一亿三千万(实名、化名均可)。

3.2 “走形式”不只是形式

有人质问,为什么三退还要网上登记?这不是走形式吗?《浮士德》里众天使唱到“凡人不断努力,我们才能济度”。你对着血旗发如此毒的誓,说把生命和一切都贡献给党,你思想中想一想退出就行了?唯有采取公开的形式(可用化名)、有行为的表示才能除掉这么大的毒誓,才能在天灭之的时候保平安。我们知道,浮士德在死去的那一瞬间,魔鬼梅菲斯特为防止浮士德被上帝救度,他立刻“出示血写的字条”。虽然浮士德平生致力崇高、信仰上帝,因其向魔鬼发毒誓,生命也是很危险的。何况那些受党欺骗,否定神佛的人,谁能拿什么来拯救你们?

摩西带领以色列人走出埃及

《圣经•旧约•出埃及记》中记载上帝耶和华在解救以色列人走出埃及时,让摩西告诉以色列人在逾越节宰杀一只羊羔,取羊血涂于房屋左右的门框上和门楣上,以做记号。这样,上帝“一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灾殃必不临到你们身上灭你们”(出埃及记12:13)。上帝是全知全能的,为什么在解救他的子民时,还要他们的子民做记号?为什么还要这个形式?这是不是在考验他的子民是否信神?是否真心?

一切的宗教或信仰都在告诉人们,恶魔的结局是最悲剧和可怕的,跟随它的人也必同受它的苦。“凡人不断努力,我们才能济度”,同样,你只有通过公开方式三退,表明真心,神佛才能解救你。


参考文献:
1.网络文章:宣誓与预言
2.网络文章:漫话共产党和纳粹
3.[德]歌德:浮士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