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把他们变成人间恶魔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一日】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八日晚,在河北邯郸永年县刑警一中队的地下室,队长杨庆社对法轮功学员程凤祥实施“竹签插指”的酷刑,随后副队长刘伯英用“木棒沾上水”对程凤祥进行毒打,恶警徐兆良把程凤祥胸右边第十一根骨踢断!

酷刑演示:竹签扎手指
酷刑演示:竹签扎手指

这是法轮功学员程凤祥遭受中共酷刑时的一个片段。十四年来,这样的惨案大陆每天都在大量发生着。许多善良的人在了解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这些酷刑时,感到触目惊心,也有的人觉得不可思议,认为中共有这么邪恶和歹毒吗?其实,这都是事实!

自从中共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共利用其绝对控制的国家宣传机器制造谣言,栽赃陷害法轮功,党魁江泽民妄想“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在全国强行推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绑架了全体中国人坠入罪恶的深渊。

几千年来,中国人一直讲究“礼、仪、仁、智、信”,普遍推崇重德向善、谦逊、忍让的美德。然而,中共窃国以来,也就是几十年的时间,我泱泱华夏变成了共匪猖獗、红魔乱舞的国度。几十年邪党文化潜移默化的洗脑,把无数的中国人推向道德沦丧的地步,使他们善恶难分、忠奸不辨。它把人民变成了“冷血”,把警察培养成一个个杀人都不会眨眼的恶魔,使他们在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作恶时没有丝毫的负罪感,只有恶魔的仇恨和杀戮。

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一日,邯郸成安县六十八名法轮功学员在开法会时集体被抓,学员们齐声高呼“法轮大法好”,成安公安局长李志德恼羞成怒,大声叫嚣:“我就是魔,我就是要吸了你们。”说着就指挥着恶警对大法弟子一阵乱打。在这次大规模的迫害事件中,很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罚款、拘禁或暴力洗脑,有的甚至在摧残中失去生命。

法轮功学员寻瑞林,也参加了成安的这次法会。被绑架时,他遭到公安局局长李志德和四五个恶警的暴打,寻瑞林穿的白衬衣变成了紫红色,被打的浑身是血。在城关派出所,恶警继续对寻瑞林酷刑逼供,用尽了邪恶手段。 九月八日,家属到临漳医院时,寻瑞林已被中共豢养的恶魔毒打致死,旁边连一个人也没有,他睁着眼,半握拳,脸向右边歪,左脸耳根有黑紫瘀血,嘴角有白色乳状物,令人惨不忍睹。

笔者在整理这些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案例时感到心情十分沉重,其迫害程度之惨烈,让人不寒而栗。这仅仅局限在邯郸这一个地区,那么放眼全国又发生了多少这样的罪恶呢?放开你的思维也无法想象,太多太多。中共的凶残、邪恶程度真可谓登峰造极、古今未有,它的罪恶用罄竹难书这个词也无法形容。

法轮大法是佛家修炼大法,让修炼者以“真、善、忍”修心,自一九九二年大法洪传后,使上亿人身心健康,造福社会。经过科学的调研,被确定为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法轮大法现今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受到世界人民的喜爱,“真、善、忍”已成为普世价值深入人心。对比中共邪党统治下的大陆,十四年来,每时每刻,都有人因信仰“真、善、忍”而遭到中共的迫害,中共所使用的手段也是极其卑鄙和可耻的。为了达到迫害目的,中共根据需要,常常把很多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说成是“精神病”,并以此为借口进行疯狂的摧残。

邯钢职工刘勇,二零零一年六月被邯郸恶人劫持在保定精神病院,被中共以“精神病”的名义迫害至今。到二零一三年,刘勇在保定精神病院被非法关押的时间长达十二年之久,中共当局还是不肯放人,其中惨烈程度超乎人们的想象,所有的这一切,都是被中共在暗地里竭力掩盖着。

刚到保定精神病院,恶医们每天强迫刘勇吃破坏中枢神经的药,每次还要他张嘴检查是否将药咽下。这期间参与迫害的恶医毫无顾忌对刘勇说:“我们知道你没病,我们这么做是迫于压力,不得不这样做。”为了让刘勇达到精神病的状态,保定精神病院的白衣恶魔们强行给刘勇注射一些不明药物,在极度痛苦中,刘勇险些丧命,有时被折磨的只剩下一丝意识尚存。

更为荒唐的是刘勇母亲,至今还是不愿意了解法轮功真相,不愿意了解保定精神病院迫害致死、致残几十名法轮功学员的真实情况,在她的心里,依旧充斥着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栽赃、诽谤的谎言,固执的认为儿子有“精神病”,在接受政府的“善意治疗”呢。人类引以为豪的母爱竟然被中共扭曲成这个样子,可见邪党文化的阴毒之巨。

我们看到,每当中共统治在遇到危机时,它便会做出一些“改良”的举动来蒙蔽老百姓,以便苟延残喘。二零一三年五月一日,中共抛出所谓的《精神卫生法》,这又唤起一些人对中共的幻想,称之为是“被精神病”的终结者。笑话,中共会“从良”吗?!它的邪恶本质早已决定了它的残酷、暴虐和对人类的危害,期待它的改良,最终只会害了自己,大呼上当。

在这场迫害法轮功的邪恶运动中,中共邪党通过谎言和栽赃,煽动人民仇视法轮大法,使他们置身于与佛法为敌的危险境地。他们是公检法、政府官员亦或是一般的平民百姓,对这场迫害视而不见,在拷问良知中无动于衷,有的还推波助澜,甚至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有的面目狰狞,凶残恶毒,完全变成了恶魔的样子。

邯郸劳教所恶警左涛异常邪恶、凶残。看他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理智不清的狂言:“共产党是流氓,我就是流氓;共产党不要脸,我就不要脸,我就叫不要脸,没见过不要脸的就看看我,我就是不要脸!”毫无疑问,他已经完全被中共邪灵操控、附体,变成了名副其实的人间恶魔。

十四年来,在法轮功“真、善、忍”的普世原则辉映下,无恶不作的中共邪党终于现了原形,其“假、恶、斗”灭绝人性的邪恶嘴脸在世人面前一览无遗。现在,这些追随中共邪党积极参与迫害的乱法烂鬼、人间小丑、恶魔们所犯下的滔天罪行也必将会随着中共邪党的解体一并得到彻底清算,我们坚信这一天不会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