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 从人中走出来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二日】长期以来我有一种习惯,就是把自己的一些内心活动,尤其是自己不好的一面隐藏起来,现在认识到,其实这也是一种党文化,一种私心作用下的自我保护。而一个大觉者,是时刻都能坦然面对人间天上的。悟到这一点后,在同修的鼓励下,我写出了修炼十六年以来的第一篇交流。

面对诬蔑大法的电视节目

去年纽约法会期间,我从一位同修那里得知,英国的channel4播放了诬蔑大法的节目。我一听立刻心急如焚,担心更多的众生受到毒害。

回英国后,我立刻买来DVD,纪录下来并发给大组,希望大家能立刻采取行动,把这件事正过来。后来以至于自己愤愤不平,还想去和这个人打官司,通过常人中的渠道让他停止散毒。

直到有一天,一个声音点醒了我。它说,你知道吗,就是因为你修的不好,才是出现这件事情的原因之一。

我大吃一惊,不服气的说,怎么可能呢。我一个小小的修炼人,怎么可能为了考验我,居然可能要牺牲这么多人?

它说,就是这样,为了让一个大法弟子修成,要不怎么暴露你的执著!为了改掉你的毛病,谁让你这么激進!就是为了考验你,不惜害这么多常人!

我知道这是旧势力的逻辑在说话。但是心里难过极了,陷入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悲痛。

我忽然对“修好自己”有了全新的认识。

以前一直陷于一种错误的理解,以为自己是老弟子,现在的主要任务是救度众生,加上不想吃苦,我一碰到干扰就严肃铲除,有时候象征性找一下自己,然后不分青红皂白一律铲除,简直是“逆我者亡”,而不是深刻看自己,找出自己的不足。

从师父讲的法中,我认识到,修炼在不同的层次,有不同的意义。我忽然理解了,自己修好是多么的重要,忽然明白,“修好自己”不再是为了圆满等等那么简单,修好自己是救度众生的前提,修好自己,是让旧势力“服气”才能有机会救度众生,修好自己,是避免众生受损失,修好自己,是证实大法的伟大。总之,修好自己,再也不是为了自己。

筹办真善忍美展

奥运期间,中共代表团住在我们城市,我们一直想借此机会讲清大法真相。我们向当地政府图书馆和博物馆申请画展,他们在得知我们的展出内容后,拒绝了。

在当地同修交流中,我交流道,“师父说一定有路,只是非常窄,非常正。那肯定是我们哪里做的不正,才没走上这条路。到底是哪里不正呢?”我找出了自己的争斗心,跟邪党斗,唱对台戏,还有显示心,看!我们在这么难的情况下还能找到场地!这都是不善和私心,而不是真正为本市人民的生命着想。

悟到这点后,第二天,电话来了,告诉我场地有了,很好的五星级宾馆,而且价格非常便宜。

我们立刻印传单,找嘉宾,就在我们准备之际,忽然一天宾馆告诉我们,屋顶漏雨,让我们立刻取消画展。

我去找了中介公司,他们立刻又给我们找了另外一家,地点很好,是利兹的四大标志建筑之一,价格便宜。但是这时我非常犹豫,因为办画展最好有六周的准备时间,而我们只有六天了,到底是办,还是不办?

我们认识到,旧势力就是为了摧毁我们的意志,增加难度。这么多中国人在利兹不是偶然的,机会难再来。在两位同修的坚定的正念支持下,于是我们决定,办!画展第一天我们还没有传单的情况下,我们就展开弘法,很多人是拿着法轮功传单找到画展的。画展办了两周左右,一共来了二千四百多人。期间发生了很多感人的故事,众生被深深的震撼了。有人半天待在展厅里,出来时泪流满面。还有很多人再带来亲朋好友。一个人留言说,“今天来到这里,给我的人生指出了正确的方向。”

通过画展,我们当地炼功点来了很多感兴趣的新学员。

向市政府讲真相

师父的《选择》发表以后,我忽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向西方政府讲真相的想法。

曾经有一个市议员告诉我,只要任何本市市民提出跟本市有关的重要话题,都可以去一个月一次的全市大会发言。于是,我们把发言请求和发言稿发到市政府。

市政府最高执行办公室回信了,信中说,经过大量的调查研究,他们认为我们对一个团体和个人(邪党和江)作出了强烈的指控,是不公平的。

也就是说,他们虽然经过了大量调查研究,其实也没知道真相。我写信告诉他们,这不是利兹学员个人对江魔头的指控,他早已经在许多国家指控了。

这时候我忽然非常感谢那些一线参加诉江案的同修们。他们的付出,给我们今天讲真相铺平了道路。

由于跟议员讲真相比较频繁,我的议员在市政府迟迟不能下决心的时候,给他所在的全部工党议员发了一封信,也把我的发言稿发给全工党议员。他说,“我们对这件棘手的案子,需要一个紧急的政治决策。显然政府官员怕影响当前的中共奥运团,和跟中国友好城市的关系,而找借口拖延。发言中提到了酷刑和活摘器官,这都是大事,我们到底怎么办?”

很快,一个议员回信了,他说,“为什么法轮功,在我们最不需要这个发言的时候,在可能会给我们城市带来危害的时候,非要来市政府发言?”

针对他的观念,我们写了一封回信,解释道,“我们的申请正好赶在七月份,绝不是故意赶这个时间。再说,为什么得知真相会给您带来危害?这不是给您添麻烦,让法轮功学员发言,是我们城市的荣耀,而不是危害。历史会证明这一点。”

到我们真正发言的那一天,一位白发老先生过来握住我的手说,“我一直在期待你的到来。”他还主动拿了资料。原来他就是那位怕我们的发言会得罪中共、给利兹带来危害的那个议员。

还有一位议员写信说,“我一直支持人权,但是我建议等到中共代表团走了之后,我们再批准法轮功发言。这既支持了人权,也没得罪中共。”

针对这种思想,我们回信写到,“从您的信中,看到共产主义的幽灵,仍然在欧洲发挥影响。中国出现了很多按手印支持法轮功学员的情况,最怕中共的人,都站起来不怕了,我们在西方社会,您还怕什么呢?”

就这样几次一问一答写真相信,解体他们思想中不正的因素。市政府忽然给我们回信了,他们决定接收法轮功代表团的发言,而且就在七月份奥运期间。

全市大会,是一个城市的盛会,市长,近百名议员,几十位高级政府官员都会出席。他们静悄悄的听完了我们的发言,还有好几个人冲出会场,跟学员握手,表示非常感谢。

我自己的体会是,在讲真相过程中,跟他们见面非常重要。我的议员曾经建议我,让我见一下那些反对意见的议员,他认为只要一见面,就能彻底让他们改变。我觉得这是师父在点化。大法弟子的存在本身就是巨大的能量。见了面即使不说话,也能解体他们不正的。旧势力设了很多间隔,包括在空间中,所以,近距离直视他们的眼睛发正念,也是很管用的。另外,大法弟子真诚的态度,修炼人超脱常人的气质,都能打动他们。所以要尽量走出去,面对面跟常人讲真相。

彻底改变常人的观念。

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当时我要表面的身体转化和修好的部份协调起来,让身体在修炼中脱离人的状态,让修炼弟子用自己的正念保持和人一样的状态。”师父也讲到“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1]。

我悟到,在修炼的最后,师父要的是,大法弟子彻底从人中走出来,彻底去除常人的观念,找到真正的自己。其实就是脱离人的思路,走出来,“神”起来。最后我们都真正神起来,包括外形,都渐渐脱离人,成为光焰无际的神。因为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这个过程是一个渐渐的,从逐渐积累到突变的过程。

这不是一个概念,理论,这是真实的,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伟大的过程。

我个人还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随着我们会走出人,常人也会很快知道我们,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要考虑到给后世的影响。他们会记起来,成为珍贵的回忆。

悟到这一点,我经常用神念来要求自己,尽量不带人的观念,而且每当尽量没有观念,用纯真本性看待事物时,也能很快看到别人的观念和执著所在。但有时候松懈了,就不自觉被观念俘虏了。其实就是那个顽固的,千百年形成的“人”的壳,跟马上要突破到表面的“神”的一面在交战,有时候神的一面赢了,有时候人的一面占了上风。

我在给当地一个俱乐部放映《自由中国》的时候,没想到人员分两批到达市政府。在放映第二遍的时候,我发现电脑快没电了。我立刻认识到神念应该是,这些观众经过了久远的等待,今天终于有机会得知大法真相。宇宙中一切因素,生命,都应该成就这个机会。在另外空间把电力给补上去。

过了一会儿,我发现我在使劲发正念,让电力充足。马上又意识到,不对,觉者一念造乾坤,不用这么使劲的发正念——好象干体力活一样,其实一念在那里就行了,要深信不疑自己的能力。于是,我再也没有看一点电源标志,跟着他们一起看完了电影。在大家唏嘘感叹,讨论剧情的时候,电池终于完成它的任务,没电了。

我有很多不足,就不一一列举了,这都是我个人的浅显认识,希望大家慈悲指正。希望大家互相鼓励,尽快的,最多的救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