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二日】首先,在这里衷心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给了我又一次生命。感谢学法小组的同修们,在师父安排下,协助师父营救我。

我是一九九五年五月和老伴一起得法的。在以后四年多的时间里,在师父呵护下,我尽自己之所能,积极主动的做洪法的事情。但是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几十年受邪党的党文化毒害较深,加上有怕心,所以“720”以后就脱离了大法,只是断断续续在家里学法炼功。我老伴始终坚持修炼,一九九九年才得法的一个儿子遭受了邪党的残酷迫害,也始终坚持修炼。前年,我从新走入大法弟子的行列,和老伴一起,按师父要求做三件事。但是,由于执著心重,过了一次生死大关。

修炼有漏 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今年二月,有人捎信说,有同修要见我,但不知是谁。因为我也受过迫害,当年所在单位和警察等十几个部门,轮番找我发难、诬陷我、让我写检查、批斗我、威胁我,精神上造成很大伤害。十几年后,“610”还找我麻烦。我怕它们知道我还在炼功,会再找我麻烦,设障碍,影响我做三件事,所以不愿意和更多同修接触,便婉言谢绝了。

过去几十年,我一直在邪党的党政机关里工作,受党文化的毒害较深,在清理书报、刊物、杂志和自己退休前在单位里写过的材料时,总是有点舍不得,总想拖一拖,慢慢来,不想快刀斩乱麻,一下子连根除掉。这说明我对党文化还存有留恋,没有和它真正的决裂。

这两件事反映出自己的修炼有漏,于是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用严重的病业假相迫害我。开始时不爱吃东西,我没有把自己当成炼功人查找一下原因,而是用常人的观念对待,随弯就弯,不能吃就少吃或不吃吧,这样身体逐渐瘦弱。自己又有图安逸、怕吃苦的执著心,以身体不适为借口,自我放松,每天连学法炼功的时间都不能保证。过去我有过糖尿病,现在血糖突然升高,并且出现了头皮感染的症状,每天要从头上往出排脓。在大小便失禁,昏迷不醒的情况下,由于两个不炼功的儿子的坚持,于二月二十一日,把我送進了医院。

医院根本治不了我的“病”

因为我这不是病,而是病业的假相,所以医院根本治不了。住院后给我采取了一系列的治疗手段,血、血浆、人血白蛋白轮流输送,此外共约近二十种药物二十四小时不停的轮流点滴、插鼻饲管、氧气管、呼吸化痰剂、头部下引流管、头部每天上药、烤灯、每天四次注射胰岛素等,所有能用上的医疗手段都用上了。院方先后两次与家人谈话,明确表明我随时会有生命危险,能保住性命就是万幸。医生说,在他所遇到过的头部感染病例中,我是最严重的。为了保命要把我的头皮揭掉,由于家人反对,改为在头上开了五刀往出排脓。并说以后这头皮也保不住,刀口不可能愈合,头皮和头发都长不出来。

住院十七天,花了二万七千多元,尽管采取了以上治疗措施,不但没有任何起色,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越来越严重。不但卧床不起,连翻身都不能,不能喝水、吃饭,小便失禁,大便不通,眼睛模糊,说话困难,甚至有一段时间嘴都歪了,瘦成皮包骨,看着都吓人。血色素降到1克多。医生说只能靠输血维持生命,没有其它好办法。有人说,现在只是在熬心血了。

三月九日,我的手脚、小臂都冰凉,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身上抽不出血,甚至测血糖需要的一滴血都很难挤出来。看到这种情况,老伴当机立断决定出院,儿子也同意了,但是说今天这么晚了,明天再走吧,我老伴坚决的说:“今天必须出院。”就这样,晚上八点多钟把我从医院送回了家。

大法的神奇

在我住院期间,我老伴和儿子同修把家里该清理的东西全部都清理掉了,连带有邪党党政机关的稿纸也一张不剩的全部清理掉了。所以家里的环境是干净的。住院时,头痛的睡不着觉,回家后当即鼾声不断的睡了一夜,第二天手脚就不凉了,脸上也有血色了。以后一天一个样,一天比一天好。几天内,我能喝水、能吃饭了,大小便有意识了,不尿床了,眼睛清亮起来了,说话也清楚有力了,能下地走路了,慢慢的自己能上下楼了。出院不到一个月,头部的脓血没有了,刀口全部愈合了,长出新头发了。原来的脑袋由于肿胀变的一边大一边小,半边脸呈紫黑色,现在都恢复原样了,脸色也好看了,也长肉了。除每天用温开水擦洗一次头部外,所有这一切变化都是在没有接触任何药物,没有采取任何治疗手段,而只是每天都学法、炼功、发正念的情况下发生的。

谁看见了都说这真是太神奇了。给我治疗的大夫几次到家里来看我,每次都说恢复的很好,真没想到啊。他回家后,还对妻子说:“看来咱们学的东西都没有用,人家修大法的真没白修。”(他的亲人中就有修大法的)

我的没有炼功的两个儿子,虽然十几年前也协助我做过洪法的事,但他们并不相信大法。这次完全相信了,完全折服了,还一再叮嘱我,一定要好好学法炼功呀。

在师父安排下整体搭配 共同营救

我住院前,不炼功的儿子曾几次劝我住院,我都坚决的说:“在任何情况下我都决不住院。”被强制住院后,清醒时我说: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人,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还在纸上写了一句质问的话:“到底要干什么?”表示对住院的强烈不满,还自己往出拔针头和鼻饲管。

其实从我住院一开始,师父就在管我。开始时,安排A同修夫妇,找到医院看望我,并劝老伴让我出院,遭到不炼功儿子的坚决反对,并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以后见面也是冷眼相待。尽管这样,这两位同修还是每天都来,对我全程跟踪。在连天大风雪的日子里,他们组织同修到医院里来给我发正念。

同修都把我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学法小组对营救我做了具体安排。出院当天,A同修夫妇、B同修夫妇及其女儿同修和我老伴六个人连夜为我发正念到后半夜一点多才停止。以后两天,十几个同修两班倒,每天从早上八点半到夜里十二点和我学法、发正念。以后固定为一组每周一、三、五,另一组每周二、四、日進行,直到现在。我不能起来,不能看书时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救我”。以后能下地看书时就和大家一起学法、发正念,和老伴一起炼功。

同修们帮助我都是自愿的,也都克服了很多困难。C同修七十岁,腿脚不好,走路困难,家住的又远,坐车也不方便,还风雪不误的,一天不落的来。很多同修到我这儿来,路上要花费很长时间,大家都没有任何怨言。D同修由于某种原因,曾想到别的小组学法,骑自行车时,摔了一个大跟头,手都摔黑了,她立刻悟到是师父不让她走,这里需要她,于是她又回来了。

在帮助我过程中,同修们对我的每一个变化都给予充分的鼓励,同时在法理上帮助我正确认识一些问题,纠正我在常人中形成的一些错误观念,鼓励我好好学法炼功。E同修说,不要把我的问题看成是孤立的,就是一个人的问题,大家都要从中查找一下自己,修炼中还有哪些不足,还有哪些需要提高的地方。

在师父安排下,同修们整体搭配、互相帮助、共同提高,我的身体恢复的很快,很好。不炼功的大儿子向同修们表示真诚的感谢和道歉。

在以上过程中,使我体悟到:

1、修炼是严肃的,真修者必须时时处处都站在法上想问题、看问题、处理问题,真正同化大法,使自己真正成为大法的一个粒子。否则修炼就会有漏,就可能被旧势力钻空子。所以要经常向内找,发现问题及时解决。

2、大法是神圣的,什么奇迹都可能创造出来。大法弟子必须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决不能半信半疑。

3、师父真的不想落下一个弟子,只要你修炼,只要你想跟师父回家,师父就会管你。我一个十几年没有真正修炼的人,从新修炼后,师父还在管我。

4、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同修中不管谁有事都要看成是自己的事,要整体搭配、互相帮助、互相切磋、整体提高。

悟性不高,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