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语音电话小组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二日】我们小组从二零零九年初就开始拨打语音电话了,我们中间有在职的,有退休的,过去我们只侧重往本市区和农村打真相电话,在二零一二年我们就把手机讲真相拓展到南方城市。比如薄熙来、王立军事件发生之后,我们立即往重庆打真相电话,电话中我们例数薄熙来、王立军的贪腐、杀人、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种种罪行时,对方在电话中大声说:“说的好!我入过某某组织,给我退了吧。”广州发生“南方早报”被禁事件,引起民众的强烈不满,几万人游行抗议,我们借此机会往广州打真相电话、彩信、语音同时发送。有的广州民众没等我们讲完电话那头大声说:“我退我退。”

北京开两会期间我们又立即往北京打真相电话,记得北京有一位男士接听完真相电话之后说:“大姐,我真佩服你们法轮功,天天冒着风险这么坚持,可见你们的善良,你们都是好人,希望你们多保重。”听到这肺腑之言我们在场的同修都很感动,同时心里更增强了一份责任。众生都在盼着得救,我们只能做的更好,完成史前大愿,让师尊放心。下面仅介绍几例有代表的事儿,与同修共勉。

“我心里没有年纪大的概念。”这是慧莲大姐经常说的一句话,她虽然六十三岁了,但是看上去很是年轻、干练,家中只她一人,儿女都在外地,可她从不觉孤单,每天时间安排的很紧、很充实。她还有一股子韧劲,比如:从手机的串号,智能手机的自改串号,发彩信、电话号码存储打包,用手机互传彩信等一系列项目,她都主动用心去学,学不会决不罢休,直到熟练操作为止,然后她再去教其他同修,外组同修来找她学,她耐心的讲解示范。现在我们小组成员每人都能掌握几项业务,不等不靠。

小组的春梅,得法仅两年半时间,可是她特别精進,除每天参加小组学法外,回家还要挤时间学,得法三个月之后她也加入到了电话讲真相小组,一开始打语音不敢讲,后来突破了“怕讲不好”的心,有一天晚上她自己就劝退了二十几人。去年夏季的一天,雨下的很大,街上行人都急匆匆的往家赶,可是她拿着雨伞往外跑,丈夫不解的指着她说:你傻呀?第二天到学法小组说及此事,她说:“下雨天常人往家跑是为了避雨,我往外跑是为了救人,修炼人跟常人的理是反的。天越不好,农村人不下地干活在家歇着,打电话有人接,这是救人的好机会,我可不能错过。”她的一番话对我们小组的每个人都是个提示,同时也为她的精進而高兴。

突破了“怕心”的清新大姐。清新没念过几年书,对手机的性能知之甚少,怕自己讲不好,怕这怕那的,小组同修都主动教,鼓励她,她自己也很用心,在《明慧周刊》中发现讲真相好的段落、语句,她就记下来,并把精彩的短语背下来,这样打电话时就有的说了。现在她已经自如的与对方讲真相劝三退了。过去她的脸色黑黄,状态不好,现在她面色红润、细腻,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大法弟子真缘,我们习惯的叫他司机,他每天拉着我们跑遍了本市的大街小巷,还经常去农村。他把自己的奖金和加班费全用在汽车加油了,他说:“这钱要正用。”他可以同时使用四部手机,有拨打语音电话、发彩信。然后把听语音好的号码记下来,之后直接打过去劝三退,效果很好,其他同修也借鉴这个办法,现在我们小组每个人最少持两部手机。

我们组年纪最小的同修叫灵瑞,是上班族,经常倒班。丈夫在外地工作,儿子上大学,她每天下了班弄口饭吃就出去打真相电话了,风雨不误,讲真相的语言精炼利索,有一天晚上她自己就劝退了三十多人。另外她还主动为全组人员购买手机卡,她还机灵的讨价还价,商家还以为她是贩卖手机卡的,又在原来的价位上每张卡降下五元钱,做的很智慧。

我们还有一个成员小弟,由于他从小就患小儿麻痹症,走路不便,生活还很困难,所以在讲真相上一直是空白,自己也很着急也很无奈。我们看到这些,大家遵照师父的话:“他的事就是你的事”[1]。小组里的司机买了部手机送给他,手机卡一直是我们大家给买。从此他也走出去讲真相救人了,在做的过程中修去了许多人心,每天都很开心。

要写的还很多,我们知道与师尊的要求相差甚远,比起做的好的同修还有差距,我们坚信在今后的日子会做的更好,让师尊满意,让师尊放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