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死三天 师父把我救活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二日】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今年八十多岁了。我从一九九六年十月开始得法到现在,风风雨雨走过了十六个春夏秋冬,每天精神抖擞,红光满面,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整天乐哈哈,内心的喜悦,无以言表。因为我知道: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找到了回家的路,我得到了宝书——《转法轮》,我有世界上最慈悲,全能的师父,师父时时刻刻呵护着我。

我家的大大小小事都请示师父为我做主,许许多多神奇事在我身边发生,使我更信师信法了。特别是去年我已死过去三天,师父又把我救活了!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这是经我口述、同修整理,我第一次向明慧投稿。

得法、考验

一九九六年十月,一个邻居对我说:“法轮功蛮好,我练过蛮多种功,法轮功最好,最神奇,婆婆 ,你也来炼法轮功吧。”我说:“你把书借给我看。”晚上我看《转法轮》,悟到这是一本神书,可以帮人消业。我以前有腰椎盘突击,支气管哮喘,妇科等多种病,看书后,马上把药全部都丢了。一天,儿子跑回家,拿出一瓶精装药说:“妈,这个药最灵了,吃了就好,我孝敬给您老的。”我看着儿子的诚意不好拒绝,又明白是对我的考验,就偷偷把药放在旁边。第二天,儿子一见我说问:“妈,病好了吧?”我说:“好了。”儿子笑着说:“我说这药最灵吧。”我把药原封原样的拿给他看,他二话没说,掉头就走了。

有一天,我不舒服,儿子要我去医院看病,我说我不去,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把病业往外推,我如果吃药、打针,病业又压回去了,打乱了师父的精心安排。

二零零四年,我在省会帮女儿带孩子,脚肿老高,每天还流黄血水,疼得钻心,我也不理它,也不管它,坚持每天晚上去发真相资料,穿大街走小巷,走一步淌一步血水,走一步淌一步,裤脚都浸湿了,几年下来,我的脚肿也消了,腿也好了,不疼不痒,现在象没事一样,行走比以前还快,轻松,自己在实修中见证大法的神奇,更使我信师信法,体悟到大法的博大、精深。

向内找 解恩怨

修炼人与常人的最大区别是遇到矛盾向内找,找自己的不足,不往外推。我与媳妇不知是什么恩怨,修炼前我们关系不融洽,修炼后,我通过学法,知道修炼人与常人发生矛盾都是修炼人不对,周围人、亲人与自己发生矛盾都是帮助我们提高的,大关小关都要过,关关都得闯,我想,我与媳妇有矛盾,作为修炼人,我要改,她指责我,说不定是师父借她的嘴点化我。悟到后,再遇到媳妇数落,我忍着不做声,向内找自己的不足,不象以前有家长作风,实在忍不住,就说:“我错了,就了,就了。”(方言是算了算了的意思)化解了一切恩怨,善解一切矛盾,现在婆媳关系很融洽。

上京护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迫害大法,铺天盖地席卷全国,听外省的同修切磋,要上京护法,为师父伸冤,本乡同修心性没有提高上来,我哭着说:“这么大的事,你们不去北京护法,替师父伸冤,你们的病可是师父给拿掉的呀!”九月初九,我放下一切走向了北京,走向了天安门,在天安门广场炼功,被武警非法带到当地驻京办返回故里,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在看守所不配合邪恶的命令,不写保证书,不签字,不照像,恶警没办法,勒索八千元叫我儿子把我领回家。

刻录机死而复生

我知道正法弟子最重要的三件事之一是救人,当时这地方没有资料点,我出面与家人商量,把自己家的房子让出一间给同修做资料,到现在十年了,没有出过事,一切都有我师父把持、安排,十年来水电费、房租一分钱不收,自己不宽裕,每月把节俭下来的钱送给资料点做经费救人。

我还到省城请了一个刻录机,花费了很大精力运回家给一个同修刻碟子,刻录机工作一段时间不动了,同修心不稳,说要把刻录机丢了,我叫同修把刻录机送回我家,我同刻录机沟通:“刻录机呀刻录机,你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明天,我们配合好,做出最好质量的光碟救人。”第二天,他又欢快的工作起来了,刻出的碟子比以前还好。只要刻录机不灵不畅通,资料点的同修把我叫上去,我就跟他象老朋友似的沟通、说话,他又开始工作了,一直做到现在,资料点的同修说:“你们看,刻录机最听婆婆的话。”

正念足 邪魔退

有一天晚上,我出门挂条幅,正在挂条幅时,有车子来到我跟前,我请师父把车子遮住,不让车上的人看见我干什么,不让邪恶看见,汽车象什么没有发生一样,从我旁边疾驶而过。

二零零七年敏感日一天,我正在家学法,当地两个恶警突然闯进我家,说是给我弄到某个地方检查身体去学习,我说:“我在家炼功学法,身体很好,哪地方也不去。”我知道他们的恶意,想弄我去洗脑班,我马上请师父加持,赶快要他们走,不要干扰我。这时,其中一个恶警的电话响了,只听到电话里说:“你们在干什么?马上回来。”两个恶警灰溜溜的走了。我知道又是慈悲的师父化解了一难。

二零零八年,本地区也是省洗脑班最狡诈的夫妻犹大,窜到我家来要我与师父决裂,把纸笔塞到我手上叫我写。我叫它们快走。我说:“我不会与师父决裂的,牢里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不都在炼吗?”。突然我想起师父《洪吟二》中的〈别哀〉,于是大声念到:“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两犹大掉头就跑。师父的法威力真大,一句正念的话就使邪恶烟消云散,让恶徒掉头就走。以后犹大路遇我时,都低头而过。哈哈,师父又为我化解了一难。

师父救了我们

我家对面有一间又矮又潮的旧土屋,住着一家四口外地人。有一年夏天,天特热,矮房子里无法躲人,都跑到屋外凉快,我很同情他们,看到他们的处境,毫不犹豫的说:“到我家凉快凉快。”一来二去,我就叫他们住在我家,女主人姓蔡,平时做小生意维持一家生计,用一辆推车卖时令水果。一天过马路被汽车撞飞了,人不省人事,送医院抢救,什么都不知道,全身都散架了,牙齿掉光了,头上扯了一层皮,她丈夫看过后对我说:“婆婆,这一回没救了。”我说:“她没有事的,因为平时下雨她在家休息,也跟我学法,我总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她会没事的。”她丈夫不相信,还是摇头。可是奇迹就是发生了,没多久,小蔡活过来了,她出院时说:“婆婆、婆婆,你救了我的命啊,我昏迷时,头脑中不停的翻‘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救了我。不是大法,十个小蔡都死了。”我笑着说:“不谢我,谢救命恩人李老师。”

一天,我上街,对面一夫妻骑着一辆摩托车朝我驶来,我躲闪不及,直朝我胸前碾去,我被撞倒在地上,爬起来,笑着对那对夫妻说:“没事、没事的,不要怕,不要怕。”可是嘴上说没事,脸却成了半边脸,一边泥巴一边血,旁边的人为我打抱不平,叫我去扯皮,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什么事情都不会有。”那对夫妻吓坏了,赶紧过来,我说:“我不会扯皮的,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他们俩说:“我们今天碰到活菩萨了,谢谢婆婆。”我说:“不用谢我,要谢谢我师父。”

二零一二年,记得是星期六晚上八点钟左右,我想看书学法后再睡觉,可是不知怎的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过了三天,做资料的同修来了,平时,我在家他们是不带钥匙的,叫门我就去开门。那天他们叫了门半天也没人搭理,过了老半天,就听到我长叹了一声,一同修说:“婆婆在家,可能有麻烦,叫门不开,我回家拿钥匙。”他们拿到钥匙打开门,看到我躺在床底下,身体都硬了。这样睡过去三天三夜,长期不来我家的一位同修也赶来了,他说:“奇怪,我今天头疼的厉害,不停的翻,婆婆真好,平时怕我掉下去,大热天,大冬天给我送资料,今天我到婆婆家去看看。”来了果然有事,他们几个把我洗干净放在床上,对着我发正念、读书,读了一晚上加一天,我才慢慢转热,我回过神来,突然起身问:“你们怎么都过来了?”他们如实的讲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我也清醒了,主意识也强了,我说:“邪恶你来取我的命,没有资格,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师父,我还没完成您交给我的任务,我还要洪法救人。”

现在我又走过了生死关,感到师父的伟大慈悲,大法的神奇,不是师父,没有今天的我,我的生命是延续来的,我也不能走,这房子师父选定的资料点,不是我的,我的一生都交给师父,一切由师父说了算。

感谢师尊救命之恩。叩拜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