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会同县梁雪琳遭迫害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怀化会同县电影公司退休职工梁学琳女士,五十五岁,曾被中共多次非法关押、劳教与判刑、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湖南女子监狱被酷刑强制洗脑“转化”,身体和精神上都受到严重摧残,全身浮肿,身体极度虚弱,于二零零八年释放回家,身体一直在痛苦折磨中,于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修炼法轮功之前,梁学琳女士因患胆结石,胆萎缩,胆道蛔虫,到外省专科医院治疗一个月无效,一九九八年经朋友介绍学炼法轮功后,身体上的病神奇痊愈。更重要的是通过学法炼功修心性,她学会了宽容,学会了忍让,学会了替别人着想。

中共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后,会同县以县委副书记龙风良为首的会同县六一零办和公安局政保股,一直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不遗余力的迫害。梁学琳女士多次被非法拘留,并被非法劳教二年,经历了家破人亡,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县六一零办与警察政保股以怕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为名,一到他们认为的“敏感日”(如节假日,大法纪念日等)就把法轮功学员关押起来。仅二零零零年梁学琳女士被他们非法关押了四次。中共不法人员采取的手段都是见不得人的:或非法绑架,或欺骗。在非法关押的同时,大肆造谣蒙骗世人。如 二零零零年五一快到时,梁学琳女士在街上买菜,不法人员连哄带骗把她绑架到公安局后就送入拘留所,对外则散布谣言说她要去北京被他们及时发现了。

就是平常的日子,梁学琳女士也遭到非法监视、跟踪,家里的电话长期被非法监听。中共不法人员不许法轮功学员正常往来,谁到谁家走一下就诬蔑成“集会”,甚至是在大街上偶尔相遇说几句话就被扣上“串连”的大帽子。二零零零年八月,梁学琳女士去娘家打谷(收割水稻),监视她的恶警伍永长怀疑她又去了北京,动用几辆警车到汽车站、火车站追捕,甚至到怀化火车站拦截,一节节车厢寻找,闹得满城风雨,也搞得她家里、单位、亲友鸡犬不宁。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梁学琳女士被迫再次去北京上访。不法人员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非法劳教二年,秘密送劳教所后,没通知家属,但敲诈了家人三千元的罚款。

因妻子多次被迫害,无法过上正常人的家庭生活,梁学琳的丈夫(林业公安副科级警察,纪检组长、工会主席)曾向上级纪检部门反映会同六一零办和警察这样无理对待法轮功修炼者的行为是违纪违法行为,要求上级查处。不法官员知道后,怀恨在心。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以梁学琳去北京上访为由搞株连,撤销了她丈夫的所有职务,还把他下岗,放在门卫守大门。直到二零零二年才上岗,但职务一直没有恢复。

二零零二年四月三日晚上十一点,六一零办指使派出所又把梁学琳女士强行绑架到拘留所,欺骗她丈夫说是办两天学习班洗脑。梁学琳女士不配合邪恶要求,被长期关押。恶警杨进平(政保股长)公然在她丈夫面前叫嚣:要把她关死。二零零二年八-九月,梁学琳的丈夫得重病无人照顾,在强大的精神压力下,过早的离开人世(仅五十二岁)。丈夫离世后,恶党人员才把梁学琳女士放回家处理丧事,在此种情况下,六一零办还指派恶警伍永长等对她丈夫的灵堂实行日夜监视。

二零零三年六月,梁学琳女士到乡下讲真相,被恶人绑架到县公安局,当夜走脱,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归。不法官员们为达到加害她的目的,用尽种种卑鄙手段:在蹲坑追捕,悬赏捉拿的同时,对亲戚、朋友百般的威胁、恐吓,甚至非法搜查亲友住宅。

梁学琳女士深知自己信仰“真、善、忍”无罪,应该回家,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一日回单位要工资,单位借口要公安局条子批准,她一进公安局,政保说:你来的正好,本来去年就要抓你。梁学琳女士被会同县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后被送往湖南女子监狱那个邪恶的黑窝。

湖南女子监狱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采取酷刑强制“转化”所有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一个个的被长时间罚站、罚蹲、罚铐,关禁闭等迫害,二十四小时被强制劳动。那里的恶警与罪犯还经常给法轮功学员灌输那些邪悟洗脑谎言、看造谣录像,恶毒攻击谩骂师父与大法,千方百计的想让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扭曲人的灵魂。梁学琳女士的身体和精神上都受到严重摧残,全身浮肿,身体极度虚弱,经常头痛头昏,后被强制到监狱的医务室去检查,说是得了脑溢血,且治疗了二十多天后,于二零零八年释放回家,在回家以后的四年期间,身体一直在痛苦与折磨中,于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的凌晨含冤离开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