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第一看守所黑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二日】下面我说一下郑州第一看守所内幕真相。

司法系统一直在说没有牢头狱霸,也一直在打击牢头狱霸。到底有没有?事实是什么呢?

以前,犯人拉帮结伙,搞牢头狱霸。现在是警察在搞牢头狱霸,他们任命一个人,替他管事,行使他的权力,名义上不叫号长,实际上更加黑暗,权力更大。监室里他说了算。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警察为什么任命他为号长呢?钱,就是钱在起作用。要想当号长,每月最少要上供给干警一千五百元,有的更多,每月五千的都有。上供五千的,每餐都由警察从外面带进来,想吃什么就带什么。看守所规定监室禁烟禁酒,烟酒不能入监室。但是号长都有,就是警察给他们带进来的。

号长还有马仔伺候他。有些犯人还抢着当马仔伺候号长,因为当马仔可以讨到香烟吸,最起码也能有号长吸剩的烟屁股,他们叫拍蚂蚱。同时还可以不劳动,或者干少了不用担心号长惩罚:挨打、或者站“东方红”。一个岗站两个小时,站岗名单由号长定。而东方红就是一直站一夜,不让睡觉。

同时,每个号都有七、八个左右的特殊嫌疑人。为什么说特殊呢?别的嫌疑人要劳动,要晚上站岗值班,他们不用,别的人没烟吸,他们有。睡觉他们睡在铺上,其他的就得睡在地上。这种特殊待遇怎么来的呢?还是钱。每月每人要向警察上供一千元左右。每个干警管两个号,每个号都是这样,五到十人不等,多的时候,一个号中这样的特殊犯人有十多个。这些人的家属把钱给警察之后,干警除了给一点廉价香烟和授意号长对他们特殊照顾之外,在饮食上不再管他们,除非家属给买的帮送进来。别的犯人没有这个待遇。

看守所禁止任何人给嫌疑犯带东西。可是平时号长和这些人吃饭都吃好的,好吃的是怎么来的呢?看守所有普通伙食,一般叫大伙。还有小伙。就是家人送了些钱,到看守所换成小伙票,开饭的时候,凭票打小伙。虽然票由个人保管,但使用权在号长那里,号长说了算。打小伙也是由号长去打,别人不能去打。打了以后,象征性的给有小伙票的人分一点,其余的大部份是他们那些特殊犯人的。送小伙票的越多,他们越高兴。所以他们就想办法让犯人向家人要钱送钱。吃饭定量,多余的馒头掰碎从大便池冲下去,也不给犯人吃。很多犯人吃不饱,就是让向家人要钱。强迫向家人写信,或者暗示性的惩罚等。没有小伙票就意味着他们没有吃的。

看守所的物价也超级昂贵。一百元他们叫一块,十元他们叫一毛。物价起步一毛。比如:一袋普通袋装方便面卖一毛(即十元),牙刷、刷牙杯子、牙膏、香皂、毛巾、小卷卫生纸都是一毛,小袋洗衣膏有的号卖两毛,有的号卖三毛。家里没有送钱的,解大便自己想办法,用水洗。

号长为了享受额外特权和邀功,就加大劳动任务。每个号的任务量会不一样,也有一样的。完不成任务的就要挨打或晚上罚站岗。看守所禁止打架,号长打人,或者号长授意打人是例外。巡查警察要么当作没看见,要么象征性的说一下。别的犯人打架,一经发现轻则戴镣铐,重则关禁闭。

在登封看守所,明着告诉犯人,多交七百元就可以选择有电视的监室,否则,就没有。在封丘看守所,最黑。馒头不但小,还非常硬,分到饭食后,就开始从监室向风场走,七、八米的距离,走到风场,必须吃完,吃不完也得倒掉。犯人饿得根本不想说话,也不敢站着。上级检查的时候,当问到吃得什么的时候,还必须得回答标准答案:鸡蛋、豆腐、肉。

在八科(郑州一看的别称,前身的称呼),因为其黑暗,犯人们都很害怕。被恶警指使的号长收拾人很有一套:拇指铐、蚂虾铐、老虎凳、背铐、苏秦背剑、烤全羊、开法拉利等等酷刑真是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嫌疑人一送到过渡号,号长就开始给嫌疑人“上课”,手指着墙问:这墙是什么颜色的?明明是白色的墙,如果回答是白的,就让站在那里,回答是黑的的人,就让坐下。比指鹿为马还厉害。

上完课之后,再传授八科的生存经验: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人不鬼说胡话。有上级检查的时候,会提前通知,警察就叫号长组织好学习,其实就是白天干活,晚上坐板学习,每个号劳动时间长短不一样,有干到下午六、七点的,有干到晚上十一、二点的,还有干到凌晨三、四点的。学习的内容背十项权利和一些监规,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特殊的学习。比如:号长问监室里有没有号长啊?标准答案:没有。如果回答别的,马上就是惩罚。劳动有没有任务啊?标准答案:没有,随意干。有没有香烟啊?标准答案:没有,香烟不准进入监室。其实检查者和被检查者都心知肚明实际是怎么回事,都在认认真真的走过场。

有一次检查,一个警察作秀给犯人剪指甲,然后看守所要求每个监室在指定的时间收看节目,当这个片段一播出来,犯人们哈哈大笑,马上就知道在作假欺骗大家。因为犯人们知道实情,但是社会上的人就会被这种欺骗所蒙蔽,或者根本就意识不到央视的节目还会造假。

其实央视的节目假的太多了,都是精心准备的,都是提前编排好的,怎么问话,怎么回答。天安门自焚就是典型的例子。小女孩刘思影喉管切开了,在采访的时候,竟然还能清晰的说话、唱歌。明显是假的。王进东头发和衣服都烧焦了,但是夹在腿中的盛装汽油的绿色雪碧瓶竟然还是好好的。在高温下竟然没有爆炸,甚至一点也没有变形。明显造假栽赃陷害法轮功

其实,现在的大陆完全是人治,一切向钱看,不是拜金,是极端拜金。中共及其控制的政府与媒体都在欺骗老百姓,愚弄老百姓,有事时是高压镇压老百姓,文革如是,六四如是,法轮功如是,现在众多的民众事件莫不如是。中共是在搞独裁、腐败和无能,本质是假、恶、斗。

请善良的老百姓认清中共的本质,从法轮功学员那里了解真相,退出邪恶的中共之党、团、队,保全自己的性命,选择美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