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年来大庆九十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按:本文提供的数字是十四年来大庆地区迫害致死案例的不完全统计。实际迫害致死案例(包括因中共迫害而无法坚持学法炼功所导致的去世案例)远远超过这个数字。

这是一个个真实的名字,这是一张张鲜活的面孔,他们曾经是那么善良的活着,如今却再也不能回应亲人们的呼唤……

他们是大庆地区修炼法轮大法、实践“真善忍”的一群人,在过去的十四年中先后被中共虐杀。他们的亲人、朋友永远不会忘记他们。

这是十四年中,先后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八十九位大庆地区法轮功学员名字:

李宝水、张铁燕、崔晓娟、王 斌、叶秀凤、陈秋兰、张维新、李小荣、吕秀云、郑文芹、尚广申、王淑琴、牛怀义、何华江、于永泉、王克民、李秀芬、刘同铃、华海玉、卢丙森、左国卿、李元广、王国芳、高淑琴、王传平、金淑莲、杨立范、郭爱铃、裴淑荣、崔淑芝、马宝生、陈淑贤、张守运、陈秋菊、陈庭发、杨玉山、王志新、李红英、程凤芝、崔淑萍、杨玉华、吴良友、王洪德、许基善、田解荣、李乃军、何绪艳、杨淑芹、王成元、刘素梅、于庆林、李 志、杨全勇、张 忠、张洪权、姜 湃、刘 生、倪文奎、朱洪兵、冯广运、鲁继贵、张雅琴、白 霜、蔡小艳、姜年祥、王桂兰、于亚茹、郝儒斌、母晓杰、孙秀芬、程淑华、吴桂珍、焦玉田、李宝贵、孙维前、刘喜有、刘继禹、华玉萍、郭玉珍、郭永珍、孟凡志、谢微娜、胡绍惠、马 冰、张宝英、徐春梅、史富贵、汪风华、王国信。

这是十四年中,被中共迫害致死的部分大庆地区法轮功学员遗照:

从左至右:李宝水、张铁燕、崔晓娟、王斌、李小荣、张维新、吕秀云、郑文芹、王淑琴、何华江、于永泉、王克民、刘同铃、卢丙森、左国卿、高淑琴、李元广、金淑莲、杨立范、杨玉华、王洪德、许基善、李乃军、王成元、张忠、姜湃、刘生、倪文奎、朱洪兵、鲁继贵、张雅琴、白霜、郭玉珍、马冰
从左至右:李宝水、张铁燕、崔晓娟、王斌、李小荣、张维新、吕秀云、郑文芹、王淑琴、何华江、于永泉、王克民、刘同铃、卢丙森、左国卿、高淑琴、李元广、金淑莲、杨立范、杨玉华、王洪德、许基善、李乃军、王成元、张忠、姜湃、刘生、倪文奎、朱洪兵、鲁继贵、张雅琴、白霜、郭玉珍、马冰

大庆地区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严重地区之一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以真、善、忍为修炼原则,自一九九二年在中国大陆传出以来,使人们的道德水准迅速提升,祛病健身的效果更是神奇,人们口耳传颂。法轮大法的纯正,修炼法轮功的人们的高素质,使中共当时的执政者江泽民极为妒忌,最后悍然发起了对近一亿修炼民众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江泽民妒忌修炼法轮功的人数超过中共党员,下令成立专职迫害法轮功、凌驾法律之上的非法机构“六一零办公室”,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在全国各地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中共当局还操控所有宣传媒体大肆造谣、诬蔑法轮功,为迫害制造借口,妄图欺骗全世界。

十四年来,通过民间渠道证实的被迫害致死的人数持续在曝光,据明慧网的不完全统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三千六百九十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国三十多个省(市)、自治区、直辖市。需要指出的是,因为中共竭力掩盖迫害事实,上述的数字仅仅是实际迫害致死案例的冰山一角。

其中黑龙江省大庆地区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严重地区之一。截至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日,透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的、有名有姓能够具体核实的、被迫害致死的大庆地区法轮功学员就有九十位。这些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其中有些在被关押期间直接迫害致死,有些被迫害后回到家中,一段时间后离世。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长期扣发工资,停职、开除,甚至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然而,这些法轮功学员大多都是单位的优秀职工,大家公认的好人。

十四年间,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所动用的酷刑达上百种之多,还有精神迫害、强制洗脑的手段,真可谓集古今之大成,每一位遭迫害而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名字背后,都浸满鲜血……

大庆地区被迫害致死的九十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简况

1.李宝水,男,三十九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原大庆辅导站站长。生前系黑龙江省大庆市劳动局就业科科长、历年来的先进工作者,在家庭中,社会中,亲友中处处是个好人。李宝水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他参加了李洪志师父亲自举办的“广州大法培训班”。所以自然而然地成了大庆地区大法修炼的发起者与组织者之一,成了深受同修信任的辅导站站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在没有任何罪证材料,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李宝水被关进了大庆市看守所,被所谓正式隔离审查。到七月二十六日上午,“里边”传出话来,说李宝水叫其家人送点水去。当时李宝水妻子看到的李宝水人已经被折腾得憔悴不堪,几乎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了。待到李宝水的妻子到家后心绪尚未平静下来,公安局警察急三火四又叫其妻子快到现场。届时,李宝水,这个年近三十九岁的年轻生命已经横卧在公安局治安大队那高楼大厦的冰冷、无情的水泥地面上了。时至今日,其家人连找个问话的地方都没有,没人接待,没人答复。

2.崔晓娟,女,四十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黑龙江省大庆警察学校教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在哈尔滨黑龙江省政府参加集体请愿活动后,又直接进京上访。被带回大庆后拘留半个月。因坚决不写保证书,一直被单位封闭式管制。直至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因其父代她在“法轮大法好”大旗上签字并送全国人大,再次被绑架到看守所。她为避免被长期非法关押,趁看守人员不备从五楼跳下,不幸身亡。(她的丈夫、法轮功学员徐向东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3.张铁燕,女,二十九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中专毕业,黑龙江石油化工厂(大庆市喇嘛甸化工厂)操作工。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九日,张铁燕正在单位上班的时候,被单位叫去写所谓的保证书,一同叫去的还有其丈夫杨庆,同单位职工张忠、贺志鸿夫妇俩共四人。由于他们拒绝写“保证书”,在单位被关了三天后于四月二十一日被劫持到让胡路区拘留所,五月五日转入大庆市信访收容所,这时他们仍然穿着上班时的工作服。后恶警一直无理关押不放人,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一日死于萨尔图区拘留所。(责任单位:萨尔图区拘留所)

4.王斌,男,四十七岁左右,大庆市法轮功学员,黑龙江省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计算站软件室工程师,曾获国家科技二等奖。九九年曾因组织二百八十四人签名被拘捕,二零零零年五月末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在大庆劳教所因坚决不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曾多次被毒打。九月二十七日,四名犯人在劳教所二大队教导员冯喜的指使下,在监号里当着四十多人的面对其进行了近一个小时的毒打,直到将其活活打死,颈动脉被打断,脖子充血,其状惨不忍睹。

5.叶秀凤,女,六十五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大庆油田第一采油厂管理站家属。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中旬,因进京上访被关进萨区拘留所,并切断了这位孤寡老人每月的生活费,超期关押与折磨,使得老人胸部一直疼痛难忍,不能进食,瘦骨嶙峋,体力不支,于二零零一年三月十八日晚七点多,被虐待致死。

6.陈秋兰,女,四十七,大庆市法轮功学员。陈秋兰曾为卫护大法进京上访,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在大庆市看守所,放回后又重新汇入正法洪流中。二零零一年七月,陈秋兰出去散发真相传单,救度世人,不慎被恶警跟踪,被抓去关进了大庆市看守所。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陈秋兰受到虐待,经常发生休克,多时一日休克三次。就是这样,警察依然置之不理,拿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当儿戏。警察胡某竟说:“别理她,一会就好了。”就在这种没有人性的对待、摧残下,陈秋兰于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被迫害致死于大庆市看守所。(责任单位:大庆市看守所)

7.张维新,女,四十四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黑龙江省大庆市安装公司三处职工。为证实法轮大法好,张维新于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六进京上访,二十九日北京来电话让去接人。三十一日下午,去的人打电话回来说张维新在返回途中身亡,并将其遗体在沟帮子火化,其家人拿到的是骨灰盒。为什么不敢把遗体接回大庆,而且严密封锁消息,究竟是在隐瞒什么?(责任单位:大庆市安装公司三处)

8.李小荣,男,四十一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黑龙江省大庆石化分公司职工,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大庆石化分公司强迫李小荣参加洗脑班,职工离岗培训班。李小荣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四日去天安门广场,成功打出大法横幅,后被抓,带回当地,被非法关押一百多天。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一日被释放,李小荣释放时体重降到六十斤左右。人被迫害不成样了,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四日,李小荣在医院离开了人世。(责任单位:大庆石化分公司,劳教所)

9.吕秀云,女,五十三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三日吕秀云参加法会时被绑架,关押在大庆市看守所,吕秀云一直绝食抗议,一月二十二日被强行灌食导致肠胃穿孔,胸腔、腹腔 内剧烈疼痛,二十三日早发现没有脉搏,测不到血压,孙姓狱警医生仍继续强行给她灌食,吕秀云不久休克,送医抢救,二月二十二日警察不得不让其家人接回,其时吕秀云完全处于植物人状态,不久手部、头部开始肿胀,于三月七日晚九点离开了人世。(责任单位:大庆市看守所)

10.郑文芹,女,四十多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黑龙江省大庆市肇源县文工团会计。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一日,郑文芹与法轮功学员冯金波在大庆被恶警绑架至萨尔图区公安分局,被上大挂等刑讯逼供三天后,由肇源县公安局政保大队领回当地拘留所非法关押,四天后转至肇源县看守所。期间郑文芹始终以绝食抗议迫害。在肇源县看守所三天后(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因被强行暴力灌食导致死亡。(责任单位:萨尔图区公安分局,肇源县公安局政保大队 ,肇源县看守所)

11.尚广申,男,大庆市肇源县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二年初,肇源县公安局政保大队警察将他绑架到洗脑班,逼其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在洗脑班被关押期间,由于恶警的疯狂迫害,导致尚广申身体恶化,口吐白沫以至后期吐血,生命垂危,可是恶警仍不放人。在尚广申单位与其陪同人员一再写书面保证不进京的情况下才肯放人。回家三天后含冤而逝。(责任单位:肇源县公安局政保大队 )

12.王淑琴,女,六十三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家住黑龙江省大庆市卧里屯。自大法受到迫害以来,她因证实大法向世人讲清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卧里屯派出所竟毫无人性地破门而入强行将她与老伴再次抓捕,欲非法判刑。七月二十四日至九月二十一日,短短的一个多月,这位健康、豁达、乐观、可敬的老人竟被夺去了宝贵的生命。(责任单位:卧里屯派出所,大庆市看守所)

13.牛怀义,男,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家住大庆市采油六厂。二零零零年八月被非法劳教关至大庆劳教所。劳教期间备受迫害,不能正常炼功、学法,身体日渐虚弱,二零零一年四月生命已处于危险边缘,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将其释放回家。到家里后不到一个月就含冤去世。(责任单位:大庆劳教所)

14.何华江,男,四十二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何华江在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被大庆市让胡路区庆新派出所的恶警强行从工作岗位抓捕,并被抄家、拘留,关押三个多月后于十二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大庆市劳教所。约晚上半夜十二点左右即被虐杀。参与迫害何华江的恶人有:管理科科长韩庆山、卫生所大夫付强、副所长王咏湘、大队长王喜春、副大队长张明柱、警察王刚、徐恩军。参与迫害的犯人有:王庆林、江发、赵彦军。(责任单位:大庆市让胡路区庆新派出所,大庆市劳教所)

15.于永泉,男,四十五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大专学历,大庆市第二制米厂职工。于永泉于二零零三年三月八日下午一点左右在大庆市红卫星监狱被迫害致死,这是继法轮功学员何华江在大庆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后我们所知道的第十五位在大庆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责任单位:大庆监狱)

16.王克民,男, 三十八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王克民大专学历,大庆市第六十五中学教师。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迫害法轮大法以后,王克民遭到单位、教培中心、八百垧恶警及“610”恐怖组织等邪恶之徒的严重迫害。王克民在二零零三年五月七日晚在大庆让胡路区西苑小区居民住宅被让胡路公安分局的恶警迫害致死。十一日尸体被火化,火化时被严密封锁消息。(责任单位:八百垧派出所,大庆市第六十五中学,大庆教培中心,龙凤看守所,红岗拘留所,大庆劳教所,卧里屯派出所)

17.李秀芬,女,六十多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李秀芬的家庭长期遭到当地警察的迫害,儿媳崔晓娟由于修炼法轮功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被迫害致死,儿子徐向东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已被折磨得脱了形。在李秀芬精神受到极大伤害的情况下,警察仍不断干扰,二零零三年九月九日,李秀芬不堪迫害撒手人寰。

18.刘同铃,女,五十三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家住黑龙江省大庆市让区乘三村。刘同铃于二零零三年九月九日被大庆萨南实业公司保安伙同恶警绑架,一直绝食抗议迫害,后被关押到哈尔滨戒毒所,历时短短一个月,于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二日被迫害致死。(责任单位:哈尔滨戒毒所)

19.华海玉,男,五十九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大庆石油管理局物资装备总公司银浪库职工,家住大庆银浪库,由于他不放弃信仰,先后被关押在大庆市龙凤看守所、大庆市萨区看守所,后又送往独立屯,独立屯看他身体被折磨得快不行了,怕承担责任,拒收。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六日华海玉被放回家中,二零零三年五月五日终因身心受到巨大伤害,被迫害致死。(责任单位:大庆市龙凤看守所、大庆市萨区看守所)

20. 卢丙森,男,三十九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大庆石油管理局消防支队职工,家住大庆市让胡路区菜库楼区。二零零二年十月,因卢丙森粘贴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抓走,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三年十月中旬,卢丙森被大庆劳教所迫害致死,直接凶手是劳教所的副大队长张明柱,张把卢丙森关进小号进行折磨,直至其死亡。(责任单位:大庆市劳教所)

21. 左国卿,男,三十七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左国卿因为不放弃“真善忍”做好人而被非法劳教两次。第二次被关押在大庆劳教所期间,并未绝食也被恶警灌食迫害,强灌浓盐水、上绳,后造成结核性胸膜炎、胸积水,被保外就医。但又于二零零三年五月被关押到绥化市劳教所继续迫害,导致全身浮肿、生命垂危,后于十月在家乡湖南含冤离世。(责任单位:绥化市劳教,大庆市劳教所)

22.李元广,男,三十四岁,毕业于华东师大的硕士研究生,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在长达四年多的迫害中,他一直是大庆市江氏爪牙的主要迫害对象之一,因他当时是大庆市东风新村辅导站站长。李元广去世时,骨瘦如柴,体重只有几十斤重。于二零零四年三月四日含冤离世。

23.王国芳,女,四十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家住大庆龙南乐园小区。二零零二年在大庆被绑架,关押于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五日,王国芳因不“转化”被齐市双合劳教所活活打死。王国芳死后,劳教所对家属谎说是因心脏病导致死亡。(责任单位:齐市双合劳教)

24. 高淑琴,女,五十一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大庆市第十二中学教师,市级优秀教师,家住大庆让区科技园27号楼4单元601室。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七日中午十二时至十二时三十分左右,为抵制迫害,不幸坠楼身亡。高淑琴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屡遭恶警迫害,曾多次被非法抓捕,遭酷刑折磨,她多次正念闯出魔窟。明慧网上有多篇关于她遭迫害的报导。

25.王传平,男,五十三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大庆采油三厂作业大队买断职工,九六年修大法,九九年七.二零后先后两次進京上访,两次被非法关押。第二次被关押在大庆劳教所,一年后于二零零一年五月被释放。他六月回到老家浙江绍兴,因散发真相资料被抓,被非法判刑八年,关在绍兴监狱,受到残酷迫害,导致肝腹水,周身浮肿,在生命垂危时被放回家。不久,于二零零四年四月末含冤离世。

26.金淑莲,女,四十三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黑龙江省大庆采油八厂一矿104队工作。金淑莲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六日给上学的儿子送饭,被已蹲坑三天的采油八厂高平派出所所长孙宝文、警察李云生及大同公安局王淑华等恶徒绑架,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后,同年八月被送回家中,一年后于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三日含冤去世。

27.杨立范,女,四十七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大庆市让胡路区建材公司土木厂做仓库保管员。杨立范因信仰“真善忍”,一九九九年以来遭到当地派出所恶警的迫害,在恶劣环境下,原本健康的杨立范体质逐渐恶化,不能躺卧,在痛苦中于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

28.郭爱铃,女,四十多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黑龙江省大庆市第二医院药剂师。郭爱铃修炼前患乳腺癌而手术。一九九六年修大法后身体健壮了,免受了手术后放疗化疗之苦。一九九九年十月进京上访,遭受非法关押,被逼迫在单位做公开检查。此后多次受到警察上门骚扰,身心受到摧残。于二零零一年旧病复发,含冤离世。

29. 裴淑荣,女,年龄未知,大庆市泰康县法轮功学员。裴淑荣,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三日被当地“610”邪恶之徒和派出所恶警伙同从家中绑架到当地看守所。一个多月以后,又被非法批劳教二年,两次劫持到劳教所都因体检不合格(乳腺癌症状)拒绝接收。退回家后,由于三个月在看守所被严重迫害,身体状况不断恶化,于二零零四年十月被夺走了宝贵的生命。

30.崔淑芝,女,六十三岁,大庆市肇州县法轮功学员。崔淑芝多次随同修进京上访,被当地恶警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并勒索高额罚款,女儿被非法劳教三年,儿子被绑架到洗脑班,其间恶人又多次到家门来骚扰,于二零零五年三月一日,含冤去世。

31.马宝生,男,三十五岁,大庆市肇州县法轮功学员,家住肇州县乐园四分厂(良种场)。一九九八年他开始修炼大法,并处处以“真善忍”的准则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修炼前,他体弱多病,修炼后他象变了个人似的,体会到了一身轻的感觉。二零零零年两次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在肇州县看守所、大庆劳教所进行精神与肉体迫害。残酷的上绳致使胳膊和身体不好使,回家后再遭到恶警经常上门骚扰,于二零零五年一月四日含冤去世。

32.陈淑贤,女 ,七十一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家住黑龙江省大庆市肇州县,一九九四年得法修炼,身体很多疾病都好了。自大法受到迫害以后,陈淑贤多次上访证实大法,遭受恶人恶警多次到家里非法搜查和骚扰,身心受到严重损害,导致旧病复发,于二零零四年十月八日含冤离世。

33.张守运,男,五十八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修大法后身体健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张守运多次遭到骚扰恐吓,其儿子多次被非法关押,致使张守运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二零零三年九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34.陈秋菊,女 ,五十九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黑龙江省大庆市采油六厂家属。因二零零一年九月进京上访、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迫害。由于长期过度劳累,加上精神摧残,得了肺病,长期咳嗽。二零零三年元月回家后,又遭到六厂派出所、六厂610、大庆市610不法人员的恐吓骚扰,身体一直没有恢复,于二零零五年农历二月初二含冤离世。

35.陈庭发,男,六十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家住黑龙江省大庆市肇州县朝阳乡振兴大队后山屯。一九九九年大法遭受迫害后,他走出证实法、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到本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又被劫持到县洗脑班强迫洗脑。后来,他和老伴一起放回家。儿子、儿媳被非法劳教,还经常受大队不法人员的骚扰、抄家、罚款。在重大的压力下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一年农历二月初三含冤离世。

36.杨玉山,男 ,七十九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家住黑龙江省大庆市肇州县朝阳乡振兴大队后山屯。其女儿、外孙、儿媳同时遭受不法人员迫害。家中只有重外孙女和他,在乡、大队骚扰的严重压力下,于二零零四年九月九日含冤离世。

37. 王志新,女,六十八岁,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遭迫害后,大法学员在她家往“法轮大法好”条幅上签字,被邪恶人员知道遭迫害,住房被单位强行收回,只好在外租房住,给她和家人造成很大的压力和精神打击,导致身体健康状况不佳,于二零零三年二月含冤离世。

38. 李红英,女,年龄未知,大庆市泰康县法轮功学员,家住黑龙江省泰康县,大法学员。是九七年得法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她几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集体出外炼功,被强制洗脑,后来被非法劳教三年、投入哈尔滨市戒毒所遭受迫害。自二零零五年二月中旬从哈尔滨戒毒所回来后一直流血,此前在哈尔滨戒毒所已流血一年了,但恶警依然强制她参加劳动,还动用各种刑具迫害她,直至全身浮肿,流血不止,生命垂危才通知亲属将其接回,于三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

39. 程凤芝,女,六十四岁,大庆市泰康县法轮功学员,家住黑龙江省大庆市泰康县。由于身患多种疾病,于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得到了康复。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三次遭绑架、抓捕,先后被勒索罚款达六万元,特别是被迫害后出现病状。在监狱出来后经济、精神上都受到了严重的摧残,病情恶化,于二零零三年七月含冤而死。

40. 崔淑萍,女,五十四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家住黑龙江省大庆市萨尔图区丰收。曾多次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多次被邪恶之徒绑架、非法拘留,又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导致多年卧床不起,于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日含冤去世。

41. 杨玉华,女,五十岁,大庆六中教师,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家住大庆市菜库楼区。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四日在家中被恶警非法抓捕,在看守所杨玉华绝食反迫害,恶警强制杨玉华坐铁凳子、灌食,打骂更是家常便饭。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二日下午,杨玉华在大庆市看守所被野蛮灌食致死。(责任单位:大庆市看守所)

42.吴良友,男 ,年龄未知,大庆市肇源县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去茂兴镇政府说明大法好的真相,被非法拘留扣押,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导致旧病复发,出来后于二零零三年八月六日含冤离世。

43. 王洪德,男,五十六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黑龙江省大庆市大同区新华发电厂职工,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王洪德一直坚持自己的信仰,曾于二零零零年三月及二零零一年二月被大同区公安局非法拘留两次各十五天。此后王洪德被迫离乡外出。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六日被非法关入大庆市红卫星监狱迫害。大庆红卫星监狱将被其迫害致濒死的法轮功学员王洪德勉强放出。王洪德出狱仅十五天,便于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四日含冤离世。

44.许基善,男,四十一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黑龙江省大庆市石化总厂建设公司筑炉公司职工,因修炼“法轮大法”被单位逼迫买断(被强制有偿解除劳动合同)。二零零四年三月只因发真相资料,就被非法判刑三年,投入大庆红卫星监狱七监区。二零零五年六月七日下午,许基善被迫害致死。据可靠消息,许基善是被五个犯人在狱警的指使下用水呛死的。

45. 田解荣,女,五十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被强迫放弃修炼后身患重病,后来她从新修炼,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五日在公园炼功被抓,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里近两个月,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释放后,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含冤离世。

46.李乃军,男 ,五十三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大庆采油一厂职工,家住大庆市萨尔图区东风新村五区。二零零零年,在大庆油公司的谎言欺骗和压力下买断工龄失业。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李乃军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打成重伤后,伤势不断加重、恶化,最后癌变,原本体魄强健的他越来越衰弱。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五日,饱受折磨的李乃军 含冤离世。

47.何绪艳,女,三十八岁,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大庆市二医院微机室工作人员。在修炼以前她是一名肝癌患者,被医院判了“死刑”,一九九七她得法修炼以后,身体恢复了健康。一九九九年大法被迫害时,她被单位关押,并被强迫写了不再炼功的保证,旧病复发;何绪艳于二零零一年末含冤离世。

48.杨淑芹,女 ,六十七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黑龙江省大庆市采油四厂农工商家属,退休在家,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脑血栓、心脏病、风湿病等多种病不治自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去北京证实法,被抓后送回,遭到红岗派出所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身份证。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杨淑芹在家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抄家、搜走大法书和法轮功资料,被强行带至派出所被非法拘留十六天,被带走的当天遭到连夜审理,恶警魏国忠打嘴巴子,用拳顶下巴、扭胳膊等。放回后派出所、街道、单位三个地方联合派专人监视,经常骚扰恐吓,致使其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含冤离世。

49. 王成元,女,六十六岁,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家住大庆市萨尔图区采油三厂。王成元修炼前身患心脏、糖尿、三叉神经痛等多种疾病,她于一九九五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所有疾病痊愈。王成元曾是采油三厂的炼功点的辅导员,该炼功点学员最多时达到五百到六百人。大法遭到迫害后,王成元因坚持修炼,曾数次被邪恶抓捕、关押迫害。二零零五年八月六日含冤离世。
50.刘素梅,女,七十八岁,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家住大庆市让胡路区。刘素梅一九九六年得法,炼功后多年的慢性阑尾炎、慢性肾盂肾炎不治而愈。刘素梅在大法遭到迫害后仍然坚持修炼。二零零二年九月凌晨,刘素梅的儿子姜年祥与儿媳邢玉珍在家同时被绑架,恶警强行抄家,抢走电脑和价值五千元的金手饰。随后姜年祥被非法判刑六年,邢玉珍被非法劳教三年。刘素梅老人难于承受这沉重打击,自此精神恍惚,走路困难,于二零零三年九月含冤离世。

51.于庆林,男 ,八十九岁,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八年得法修炼后,身体健康硬朗,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他儿媳妇(法轮功学员)多次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警察多次到他家骚扰(他和儿子住在一起)恐吓,使他精神受到很大刺激,但他认准法轮大法好,一直坚持学法,看明慧资料。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日在迫害中去世。

52.李志,男 ,三十多岁,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后,身体和心灵都得到了净化,身体健康,家庭和睦,是单位同事公认的好职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遭到诬蔑和迫害后,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一日在北京说明真相,被非法抓捕,关在北京市门头沟看守所一天。十三日被不法人员抓回大庆,关押在让胡路拘留所十五天,又被非法关押在萨尔图收容所两个月。二零零三年二月又被绑架至大庆市红卫星洗脑班,身心受到极大伤害。李志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九日含冤离世。

53. 杨全勇,男,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大庆市石油管理局电力总公司龙凤热电厂锅炉运行职工,因为在法轮大法修炼中身心受益,于二零零一年末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而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大庆劳教所。他在大庆劳教所——这个邪恶势力的黑窝受到非人的虐待。曾被恶警及其指使的犯人扒光衣服往身上浇凉水,坐老虎凳……强行逼迫放弃信仰。杨全勇由于酷刑迫害,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及来自单位和方方面面的压力,身心受到的伤害无法恢复,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带着冤屈于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二日离开了人世。离开人世前他写了一份严正声明,声明在酷刑下写的“悔过书”作废,要重新走上修炼之路。

54.张忠,男,三十六岁,大学毕业,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大庆喇化职工。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标准做人,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不打人不骂人、不偷不抢、不贪不占、语气祥和、为人忠厚、生活简朴、心地善良、处处事事为周围的人、为同事着想。这样一个好人就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却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迫害法轮功后遭邪党迫害,几年来,婚后不到一年时间的夫妇被分别关押在邪党监狱被迫害着,失去人身自由。二零零六年八月十日,被哈市南岗公安分局、动力分局、哈西派出所恶警绑架后关押在南岗看守所遭受非人迫害,几天后又把被迫害成生命垂危的张忠劫持到哈尔滨公安医院继续迫害,于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在哈尔滨市公安医院被谋杀致死。

55.张洪权,男,三十多岁。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大庆石油管理局测井公司计算站工程师。张洪权,因坚持法轮大法信仰,多次被邪恶非法关押、判刑,遭受了非人的折磨,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于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四日在家中含冤离世。

56,姜湃,女,三十岁左右,大学文化,未婚,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黑龙江省大庆石油化工总厂热电厂职工,二零零零年十月底因坚持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被迫买断工龄下岗。姜湃一直做着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工作。由于邪恶的迫害,她多年来经常流离失所,多次被绑架。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零点至一点之间,在中共大庆公安、国安、检察院等恶徒两个月的非法关押迫害下,年仅三十岁的姜湃在大庆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死时双脚还戴着五公斤的脚镣。(责任单位:大庆公安、国安、大庆市看守所)

57.刘生,女,五十三岁,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大庆采油五厂管理局供水公司退休职工。她一直坚持法轮大法信仰,遭邪党恶警多次绑架、非法关押,并被拆散家庭。由于长期处在流离失所的环境,并在两次被绑架、非法关押中遭受恶警在肉体上的严重摧残,造成刘生身体状况极差,被释放后一直不能进食,不停的呕吐,骨瘦如柴,面目皆非,体重由原来的一百一十多斤降至六十斤左右, 最终于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下午四时多含冤离世。

58. 倪文奎,男,四十二岁,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大庆采油六厂井下作业公司十一队职工。倪文奎由于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做好人,遭到中共恶警的绑架、非法关押、判刑和酷刑迫害,导致身体瘦骨嶙峋,象植物人一样,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含冤离世。

59.朱红兵,男,三十多岁,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大庆石油管理局采油七厂职工,朱红兵被非法判刑七年,遭大庆红卫星监狱非法关押和摧残,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被大庆红卫星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被四人抬出监狱大门,家人接出来后发现他的双肺萎缩得只剩鸡蛋大小,朱红兵痛苦的维持了六个月后,于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八日含冤离世。朱洪兵遗体被火化时,头盖骨外面是白的,里面却是黑的,骨头严重的疏松,不知是何种药物所致。

60.冯广运,男,七十三岁,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大庆铁路齐齐哈尔铁路分局生活段离休职工,冯广运老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功,遭中共残酷迫害,被非法关押、劳教,于二零一零年二月六日早晨含冤离世。

61.鲁继贵,男,五十八岁,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大庆石化公司化肥厂职工,家住大庆市龙凤区卧里屯。鲁继贵,被当地恶警两次非法抓捕,在大庆市第三拘留所遭受严重迫害之后,一直被恶人监控,长期以来在外流离失所,生活在中共当局迫害的恐惧之中,身体每况愈下,于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三日含冤离世。

62.张雅芹,女,六十四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家住大庆市文化宫。张雅芹自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六十多岁的张雅芹,一个普通退休妇女,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被中共恶警多次骚扰、绑架、关押,她身心受到极大的折磨和摧残。被非法判刑七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份被监狱放回家,半年来多次住进医院抢救,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在大庆人民医院含冤离世。据悉,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关押期间,张雅芹被强行注射过不明药物。(责任单位: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63.白霜,男 ,五十多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黑龙江省大庆市采油二厂技校教师,家住大庆市新三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五日上午九点多,白霜被大庆东湖公安分局姜立新等六、七个警察从家里绑架,非法关押在独立屯的大庆第三看守所。白霜后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关押,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日下午在牡丹江监狱被迫害致死。

64.蔡小艳,女 ,四十九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只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在中共高压下,屡次遭到经济勒索、非法抄家、绑架、关押、劳教、流离失所等迫害,致使她身心遭受到严重摧残,身体健康状况越来越差,于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65.姜年祥,男 ,五十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姜年祥是转业军官,在大庆采油一厂三矿工作,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五日姜年祥被大庆市让区法院偷偷审判,秘判刑六年;并被所在单位大庆采油一厂开除,断绝了生活来源。二零零八年九月六日姜年祥出狱时,已被折磨得骨瘦如柴、言行迟缓、头发花白、丧失部份劳动能力,还落下了腹部、腿肿胀的毛病,并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七日含冤离世。

66.王桂兰,女 ,年龄未知,大庆市法轮功学员,黑龙江大庆石化公司机修厂防腐车间职工。二零零一年被市第三医院(精神病院)迫害,某主任知道其为法轮功学员后,坚决不同意她出院,表示要研究病情,之后即给她注射不明致命药物,使其身体出现严重异常,流口水、口舌麻木不听使唤、心脏剧痛到满地打滚,生不如死。被迫害半年多出院后,她几乎成了一具躯壳,没有记忆和正常思维、孩子的名字叫不出、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一日,王桂兰含冤离世。

67.娄力勋,男 ,六十六岁,大庆市肇州县法轮功学员。曾经患有脑血栓病,修炼后病全好了。在大法遭迫害后,女儿和老伴去给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关押在监狱。恶人恶警经常到家恐吓、威胁、监控、骚扰,被逼写保证,后来旧病复发,导致痴呆,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七日去世。

68.于亚茹,女,七十六岁,大庆市肇州县法轮功学员,炼功前患有心脏病等多种疾病。在医院已经给判死刑的人,炼功后身体健康,生命得以延续。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以来,派出所,街道等恶人及其他部门的人经常上门骚扰恐吓,使其不能正常炼功,老人于二零零四年十月七日离开人世。

69.郝儒斌,男 ,五十五岁,大庆市泰康县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七年和妻子一同学法炼功,许多疾病都得到了好转。自从其妻子被一次次的非法拘捕、非法劳教之后,他精神受到严重打击,加之抚养两个孩子、家务都落在他身上,备受折磨,在妻子被非法劳教迫害期间,于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七日离开人世。

70.母晓杰,女 ,四十九岁,大庆市泰康县法轮功学员。由于丈夫病故再加上多病的身体,她修炼了法轮功,身体得到了康复,在大法中她找到人生的目地。自一九九九年大法被非法取缔遭受迫害后,她被派出所非法拘捕,经常骚扰,使她精神受到了严重的刺激,于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三日离开人世。

71.孙秀芬,女 ,五十七岁,大庆市泰康县法轮功学员。由于有心脏病、高血压、肺心病等多种疾病而炼法轮功,炼功后身体得到了较好的康复。自一九九九年被取缔后警察经常到家骚扰,打乱了正常的生活秩序和炼功环境,于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三日离世。

72.程淑华,女 ,七十三岁,大庆市泰康县法轮功学员,家住黑龙江省大庆市杜尔伯特县城西街。自一九九六年炼功以来,多病的身体已康复。在中共江××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后,因警察多次骚扰,惊吓致死。

73.吴桂珍,女 ,八十岁,大庆市泰康县法轮功学员,家住黑龙江省大庆市杜尔伯特县城西南街。炼功后身体健康。因其儿媳妇遭迫害,被惊吓而死。

74.焦玉田,男,大庆市龙凤厂西法轮功学员。焦玉田,坚持修炼法轮功“真、善、忍”,长期遭到区六一零的恶人、原单位及派出所警察去他家骚扰、威胁和恐吓,焦玉田于二零零三年七月含冤去世。

75.李宝贵,男 ,七十五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大庆石油管理局钻技公司职工,修炼前患膀胱癌,得法后身体健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后,大法遭迫害,修炼环境被破坏,致使不能正常炼功,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二年六月离世。

76.孙维前,男 ,七十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大庆石油管理局钻技公司职工,修炼前患高血压、心脏病,得法后身体健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后,大法遭迫害,修炼环境被破坏,二零零二年由于怕心不炼了,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二年八月离世。

77.刘喜有,男 ,五十多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大庆石油管理局钻技公司职工,修炼前患直肠癌,修炼大法后,不治自愈,身心健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之后,大法遭迫害,由于不能正常学法炼功,导致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五年二月七日离开人世。

78.刘继禹,男 ,六十六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家住黑龙江省大庆市,一九九六年二月得法,通过修炼,多种疾病痊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以来一直坚持修炼,在恶党高压下多次受到警察打电话骚扰,精神迫害使他压力很大。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出现病业状态,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四日去世。

79.华玉萍,女 ,六十九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家住黑龙江省大庆市红岗区,曾经身患多种疾病,通过修炼大法,疾病全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以后,由于警察多次上门骚扰,迫害,使她不能正常的进行修炼,强大的精神压力使她又被病魔缠身,二零零五年九月,不幸含冤离世。

80. 郭玉珍,女,四十七岁,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黑龙江省大庆市华能新华发电有限公司退休职工。郭玉珍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长期遭迫害,于二零零四年五月四日含冤去世。

81.郭永珍,女 ,七十三岁,大庆市肇州县法轮功学员,家住黑龙江省肇州县二井子镇。一九九五年得法炼功之前,身患多种疾病,特别是先天性心脏病特别严重,急救药随时都放身上,心情稍有波动,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炼功后一切病症都不见了,人也年轻了许多。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后,被恶党人员当作重点对象迫害、经常去家里骚扰。二零零五年五月一日放假期间,郭永珍和小女儿去省城的一个女儿家去回来时,就因为包里带了一张“九评”光盘,在火车站被绑架,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小女儿被非法判了两年,至今还关押在哈尔滨戒毒所里。这一年多来,老太太的心理压力很大,以泪洗面,盼小女儿回来,一看到小女儿八岁的孩子,心里更是压力很大,总觉得女儿被关押责任在自己身上。就这样在极大的精神压力下旧病复发,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九日晚十点多钟含冤离世。

82.孟凡志,男 ,六十六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于一九九六年得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迫害开始以后,多次被非法抄家。二零零零年七月恶警又一次非法抄家,并把他与老伴劫持到派出所进行逼供。老人在出派出所门后,一头摔在派出所的石沟前,险些丧命。二零零一年孟凡志到北京天安门说明真相,为法轮大法伸冤。由于长期受到恶警监控、骚扰,使他在精神和身体上受到严重损害,于二零零五年八月三十日含冤离世。

83.谢微娜,女 ,五十二岁,大庆市肇州县法轮功学员,家住黑龙江省大庆市肇州县奋斗街。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一日晚九点多钟,遭和平派出所恶警王军、张军等人非法闯入在家,绑架到拘留所迫害一个月、勒索罚款五千元。二零零零年元旦前去北京说明法轮功真相,遭非法抓捕关进本县拘留所,身体出现病状。在家人强烈要求下,在二零零一年四月回家,又被勒索罚款三千元。回家以后,肺部糜烂吐血,身体越来越弱,于二零零六年三月六日含冤离世。

84.胡绍惠,男 ,七十四岁,大庆市林源地区法轮功学员。在修炼大法前患有严重的萎缩性胃炎;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病情好转。九九年邪党迫害大法后迫于压力停止修炼,在五大连池疗养三年,病情加重。在各种压力下,胡绍惠出现了脑血栓症状,在医院住院一月,期间不能说话。出院后,由于家人继续看管,不能学法炼功和与同修交流,病情严重恶化,再度住进医院。同时,其家人将大法书籍全部藏了起来。此后他的身体越来越衰弱,于二零零六年七月八日早晨含冤离世。

85.马冰,女,三十八岁,大学本科学历,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大庆油田精细化工厂机关职员。她自幼体弱多病,久治无效。自一九九九年修 炼法轮功很快身体强壮起来,浑身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家人无不为之高兴,修大法使她更加温文尔雅,身心受益,处处为别人着想,是个公认的好人。在家她是丈夫的好妻子,是父母、公婆喜爱的好女儿、好媳妇;在单位她工作勤勤恳恳,是有口皆碑的好职工。但就是这样一个一心为别人好的好人,却在江氏与恶党迫害法轮功期间多次遭到迫害,于二零零七年二月二日含冤离世。

86.张宝英,女,六十八岁,大庆市龙凤厂西法轮功学员。张宝英,因坚持修炼法轮功长期遭到区六一零的恶人、原单位及派出所警察去她家骚扰、威胁和恐吓,张宝英二零零七年三月七日被恶警李晶柱等骚扰、抢劫、绑架后,于五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87.徐春梅,女,五十五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大庆市四十九中学教师,徐春梅于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四日被恶警绑架勒索,身心遭受严重伤害。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长期迫害中,徐春梅,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七日含冤离世。

88.史富贵,男,五十八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大庆长青小学教师,九八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功,身患的糖尿病等疾病都炼好了。史富贵被中共恶警绑架、关押迫害致流离失所三年,就在史富贵在精神与病痛的生死线上煎熬之际,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二日,片警又无端上门骚扰,致使史富贵于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

89.汪风华,女,五十八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家住大庆市让胡路区后龙岗,九六年春天开始炼法轮功。她以前身患脉管炎、胃溃疡,小腹里长个象鸡蛋一样大的包,炼功后都好了,人变得随和了。由于中共人员的恐吓、骚扰和绑架迫害,汪风华于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一日早上八点多钟含冤离世。

90.王国信,男 ,四十九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大庆石化总厂机械厂生活服务站职工,家住大庆龙凤区厂西。他以前身患直肠癌,在大庆五医院手术当时诊断为中晚期,非常严重。手术后即得法,一直精進学法炼功,身体迅速恢复。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派出所进行抄家,抄走大法书、录音机、磁带等物,并把王国信传讯到派出所扣留四十八小时,后又进行七天七夜的跟踪监控,还把身份证一直扣押到死后才还给,使得王国信不能学法,不能炼功,再加上身心的摧残,而导致癌症复发,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含冤离世。

一桩桩、一件件的血案,读之让人触目惊心,不胜悲愤。九十位法轮功学员,他们被迫害致死的原因就是因不放弃追求“真善忍”做好人而惨遭迫害致死,他们中有高级知识分子、优秀教师、基层干部、工人、农民。人间失去了九十位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九十个家庭的亲友失去了自己的亲人。

原北京大学法律系诉讼法教研室主任袁红冰在《为法轮功辩》中说:面对狂涛怒潮、山崩地裂般的政治大迫害,面对兽性的侮辱、逮捕、酷刑、虐杀和无耻的造谣中伤,法轮功学员他们以和平方式对暴政的抗争,已经成为信念胜于强权的典范;他们不停地向世界讲述暴政的罪恶,就是在播撒信仰自由的种子。请不要忘记,当我们进入暮年时,我们的子孙或许会直视着我们的眼睛问:“在那一场残酷的政治大迫害过程中,你都做了什么──你难道只保持了可耻的沉默吗?”

中共的血债累累,苍天不容,天灭中共在即,选择退出中共邪党、团、队组织(三退)的 人,就是给自己选择远离邪恶中共,顺应天时保平安。希望所有主动、被动参与迫害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各级人员,在大是大非面前要守住良心,明辨善恶,不做中共的替罪羊。我们希望悲剧不再发生,每个人都有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