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回路转 大法显神威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三日】在这万劫不遇的正法时期,我作为一名大法徒,能有机会证实大法,实在是太荣幸了!今天就借明慧一角来证实师父和大法的伟大、神奇、超常。

今年四月七日上午我在W市发真相资料救人,我还带着常人的广告单放在了自行车上,散发常人广告是我的常人社会工作,我先站在路上面对面发放法轮大法的真相小册子,后剩下三十来份的时候,遭不明真相的人构陷,来了一个骑电动车的治安员,离我几米远的距离叫我站着问我发的是什么,我给广告单他看,他说袋子里装的是什么,他就下电动车来追我,我赶紧走到我的自行车那去推着车子跑,他就去准备骑电动车追我,我骑上自行车的一瞬间,不知被什么给绊倒了,真相小册子散落在地上,我人也摔倒了,我爬起来把小册子一份份都捡起来装在袋子里了,并没显得很慌乱。就在这时那个治安员乘机把我抓住了,我当时高喊:“法轮大法好!”后被他劫持到旁边一小区的门卫室。恶人当即打电话给B派出所。在此期间我给他讲真相,他不听,我随即把我的手机里的同修的电话从电话簿里删除了,过了一会儿,B派出所所长L开着警车来了,过后该所长伙同两个治安员把我劫持到B派出所。

我始终坚信师父和大法,坚信只要听师父的话,就一定没有能动得了我的因素,经常默念师父所说的:“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2]“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3]和师父的其他讲法。在派出所我不配合恶警,除了讲真相、发正念、背法,几乎没说其他的事,基本是守口如瓶。

一名光头恶警把我拉到食堂重重的打了几耳光,当时左耳边被打麻木了,我大声说警察打人,他还往我的面部吐了唾沫,我当时想到了师父所说的“正念制止行恶”,并发正念将所承受痛苦全部转移到此恶警身上,当时虽然没在表面空间明显展现出发正念的效果,但丝毫没有动摇我对师父的正信与坚定,当恶警再动手时,我就用手臂挡住他想打击的部位,这样也起到了抵制邪恶的作用,之后他再没打我了。他们把我的手机、三个U盘、一个MP3、一个PSP劫去了,有个警察得意洋洋的说:“这回可要一锅端了。”所长L用我的手机打了半天没得到想得到的信息,光头恶警把我的U盘插在电脑上看了看,对别的警察说没什么东西,他们的东西打不开,那意思是说没发现有关法轮功的东西。他们把我弄在审讯室的铁椅子上坐着,对我進行非法审讯,我对他们说:“大法弟子没有错 法轮功没有错”[4]。我当时把小册子《希望》上的一篇文章(有点长)读给三个警察听了(所长L不在),光头恶警依然我行我素,配合L给我编造非法材料,照相(包括给真相小册子照相、给我的PSP里面所拍摄的“法轮大法好”照相、给我本人照相)。他们无从知道我的姓名和籍贯,光头恶警硬要私自写个冠冕堂皇的“无名氏”做在黑材料上,并私自签写“无名氏”三字。另两个警察私下议论说哪个好大的胆子,敢签字,我不敢签,要是对笔迹怎么办?他们两个基本是没怎么难为我。下午五点多钟,我被劫持到某拘留所,恶党裁决书上写的是十五天的(非法)拘留。

我在進号子之前,坚决不穿犯人的衣服(黄马甲),并告诉拘留所警察我不是犯人,警察同意了。我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期间,我父母因为我几天没回家,就报警了,结果终于知道我在什么地方,我父亲来过拘留所三次,其中第一次跟着给拘留所种菜的人冲進了拘留所里面,由于那时号子的门锁了,所以父亲没看到我。拘留所的警察对我的父亲说四月廿一日(星期天)放人。在这段时间,很多同修一直在高密度配合发正念,有同修近距离发正念,协助我除恶。我在里面每天都背法、发正念,有机会就讲真相,并劝退了(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组织)几人。有时我征得犯人同意后,给他们唱证实大法的歌曲包括从神韵里学的歌曲和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其中神韵里的歌曲对他们的震撼力是相当大的,得到的犯人反馈是“这是发自内心的流露,不是装的”。

四月十九日,我被邪党政法委、610人员W与B派出所警察老L(此L不是所长,我是以他们姓氏第一个字母作为称呼)、老C非法转移关押到E洗脑班。洗脑班还有两个做“帮教”(企图“转化”大法弟子的邪恶人员)的女的。由于我对师父和大法的诚信,坚如磐石,金刚不动,对邪恶的不配合,全力反迫害,恶徒们使尽了招数也“转化”不了我。譬如在食物里下破坏神经的毒药,使用各种伎俩诱惑我,我动了一念:“我只听师父的,一切由师父说了算!师父一定会为我做主的。我听师父的话绝对没有错,不管结果如何,去留由师父安排,我无怨无悔。”他们把我关押在三楼,有一次他们想放诬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给我看,我动了坚定的一念:“让电视和DVD都放不出来,敬请师父帮助我加持我。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灭。”结果电视真的开不了机,DVD也不能放。真的印证了师父的大法无边。邪恶之恶徒们黔驴技穷,仍然不能从我这里知道我的真实姓名和住址以及真相资料来源。他们就气急败坏的说:“小伙子,那你就扛着吧,你一个人扛着吧,你逞英雄吧。你生错了年代,你要是生在战争年代,你真是个英雄。”他们如何能理解大法弟子呢?

后来他们间接的从我父亲那里知道了我的姓名和籍贯,并通知了我当地的公安局,叫他们四月二十日把我劫持到当地去,结果他们说要推迟到二十二日来。二十一日,我的父亲和同修由于没有按原计划的路线坐车,因而延误了时间。其实延误了时间恰恰是非常关键、有利的一步“棋”,一切都逃不出师尊的手掌心,师尊在掌控着一切。后面会解释的。我的父亲和同修找到某拘留所要人,拘留所警察说人已经被一个叫W某的610人员转到附近的洗脑班去了。我父亲和同修不知道去洗脑班怎么走,这时正好有一个电动三轮车师傅知道怎么走,就把同修和我父亲二人带到了洗脑班那儿,其他同修也陆陆续续从别的地方赶来。真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正邪大战啊!

我父亲到洗脑班之前,发现有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从洗脑班开走了,那一定是邪党人员的车,如果同修没延误时间的话,提前到达洗脑班是很危险的。谁知我当地公安局派出所的警察也在这时来了,他们也没按预定的计划时间来,提前了一天,他们开着车子(不是警车)在堤上打转,不知道洗脑班怎么走,他们因此而比我父亲迟到洗脑班一步,之后他们才找到了。否则的话,我就被他们劫持到当地家乡迫害去了。我父亲到了那里,开门见山的对那两个“帮教”说:“我要我炼法轮功的儿子!”“帮教”说等会儿是要放人。很快我那当地的派出所的警察也到了,我父亲坚决要求他们放人,不允许带回当地迫害,他们都同意了。之后把我的手机、三个U盘、一个MP3和我的钱都还给了我,只有PSP在B派出所里没还。最后当地派出所警察开车把我和父亲带到W市租住地。

就这样一场正邪大战结束了,正义战胜了邪恶,邪不胜正。让我再一次亲自见证了师父和大法的伟大与法力无边!证实了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5]。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无边法力!

通过此事我也向内找了自己,主要是发真相资料时心不纯,准备发完了就去网吧上网,有干事心,还有其他的执著心,如显示心、争斗心等。并且忽视了安全问题,没及时撤离,不够理智。今后我一定努力修好自己,不辜负师父和众生的期盼,让师父少操点心。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3]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为何拒绝〉
[5]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