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株洲县曾海其生前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三日】四月二十九日,突然听到湖南株洲县法轮功学员曾海其离世的消息,一时之间,我惊愕莫名,久久不敢相信:他还那么年轻啊,那么善良朴实的一个人,怎么会说走就走了呢?……

我与海其并非深交,但从几面之缘的相处中,我能感觉到他是个话不多、很实在的人,不善言辞的他,是那种遇到危险时绝不会撇下你独自逃命的真朋友。任何时候,有这样一个人在身边,你都会觉得安全而值得信赖。

在工作环境中,海其的为人也有着很好的口碑。二零零九年左右,海其曾在家乡当地的一家机械加工厂打工,作为厂里的车工、技术骨干,他是最能为厂长分忧的一名员工。机械厂工资按件计算,工人们上班的积极性不高,有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订单多的时候,厂里常常压着原材料,任务无法按时完成,令厂长很是头疼。不管别人出工与否,每天都可以看到海其在车间里尽职尽责地忙活,有时还要加班加点,帮工友们把没干完的活干完。

在一般人看来,海其的经历很坎坷(因为坚持信仰,海其曾于二零零零年被中共判刑七年),即使在生活水平不高的县城,他家的经济状况也属于社会底层,一家人的生活很节俭,但友人们从未看到他有过愁苦、失落、愤愤不平的时候,更别提抱怨、记恨谁,哪怕是对那些整黑材料构陷他坐牢的“六一零”(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与公检法人员,他也从未有过怨恨。海其的为人,让大家都看到了修炼人的境界,法轮大法的美好。

二零一零年海其第二次遭冤狱被送入湖南津市监狱后,朋友们就与他失去了联系,家人因为生计所限,加之路途较远等原因,也无法多关心他。不曾想到,在今天的中国大陆,被“党性”取代了“人性”的中共监狱警察,许多早已沦为没有道德底线、披着警服的魔鬼,为了名利地位,无恶不作,无所不用其极,可以打人骂人虐人取乐,在他人的战栗与痛苦中获得“快感”。特别是对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的谎言鼓噪与利益驱动,以及前中共党魁江某某对法轮功“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的邪恶指令下,恶警更是肆无忌惮地施以迫害。

明慧网四月二十九日报道披露,海其遗体全身是伤,身体浮肿,上身有瘀青,下身生殖器有血迹,臀部后面也有血迹。而据同在津市监狱五监区被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说,曾海其入狱后被迫害得很厉害,恶徒曾经连续一个星期不让他睡觉(睡眠很少),狱警还唆使刑事犯用种种酷刑折磨他……显而易见,曾海其的含冤离世,与津市监狱的暴力“转化”(逼迫放弃信仰)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该监狱五监区狱警负有不可推卸的直接责任。

以海其的豁达与宽宏,他若在天有灵,对伤害过他的人绝不会心存怨恨。但善恶必报,天理会惩罚作恶者。那些在中共谎言毒害下,为达到一己私利,对海其施暴的打人凶手与责任警察,如果仍良知尚存,你们不应该忏悔与反思吗?!每个人都有妻子儿女、父母兄弟,每个人都关爱着自己的亲人,唯恐他们受哪怕一点点伤害。人心都是肉长的,将心比心,那么为什么对待海其,你们会如此残暴,无理性,视他人生命如草芥?而且,海其与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并没有犯罪,也从未做过任何危害社会与民众的事,仅仅只是因为坚持信仰而为中共所不容,承受着强加的魔难。

正义必将战胜邪恶,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我相信,随着海其含冤离世的消息不断曝光,会有越来越多的正义民众站出来谴责恶行,主持公道。在此,也希望津市监狱及湖南省监狱管理局的相关负责人本着客观公正的态度,尽快调查真相,惩治打人凶手与责任人,还曾海其一个公道,给曾海其的所有亲友以及关注曾海其的社会各界人士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