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被邪恶控制的人怎么办?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三日】我地区有一群邪悟者,在陈某某的带领下,公开以各种借口叫其追随者们把明慧发表的《演讲乱法》这篇文章烧毁,公开与明慧对着干。

他(她)们为什么这么干?是害怕吗?还是要死心塌地在被邪恶控制的这条路上走到底?

十几年来,这个陈某某一直把自己视为上帝(她认为师父就是上帝)的儿子——耶稣,而称和她一起邪悟的某男是释迦牟尼。早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她是九八年接触大法的),她就和另一个男人开始以“演讲”的形式,在同修中宣讲师父的法,并在同修中寻找她所谓的“昔日的十二大弟子、十大弟子”(耶稣的十二大弟子、释迦佛的十大弟子)。当时有十几个人,由于学法不深,对法理解不明,对实修不明了,对信师信法不明确,再加上人心的执著与不纯,总想听一些高深的法理,喜欢听那些标新立异的宣讲,认为修炼一定有什么捷径可以很快提高自己的层次,用人心妄图不付出就能圆满,所以这些人渐渐的汇聚到她、他(两人)的小圈子里去了,美滋滋的当上了所谓的“十大、十二大弟子”。

二零零一年,当时我地区邪恶十分猖獗,抓捕了大批学员,她也在其中。几经曲折保释出狱后,她就和那个男人在城市里开始用大法弟子的钱财在城里租房非法同居。当同修指出其行为不符合法理时,她们称她们二人才是真正的夫妻,是上帝的子与女,也就是师父的儿子与女儿。并指导那些法理不清的追随者们看《新约》,《旧约》及《创世纪》《三字经》《神曲》等书,完全把师父所讲的“不二法门”的法理反着悟,胡说什么“不二法门就是没有什么二法门,都是大法这个法门里的书,都可以看”等。

陈某某在半年左右即直接搬到与其一起邪悟的男人家(该男人家有妻子,有女儿都是同修)去住,导致其被当地常人认为是公开在家里包二奶,给大法抹了黑,但她们仍旧我行我素。从此后陈某某再也没有回到她自己的家去了,把她自己的家完全丢了,(她家很穷,她丈夫也是学员,也有儿子,还有个老母亲)。并要求大家把师父的大法书全烧了,视其对其忠不忠的表现。师父来了经文,都是经过她、他们断章取义的宣讲,这些人从来没按照师父教的学法要“静下心不抱任何观念的去看去学”[1]并且要“通读”的教导,所以渐渐的走入了他/她们的整个思维理念邪悟路上去了,真正迷失了方向。

他、她就这样采用各种方式,通过几年的时间控制了这些人的思想。搞所谓“三天一谈心,五天一洗脑”的中共邪党的整风运动那一套,全盘操控了这些人,并长期的十几年来供养她钱财,无条件供她的吃、住、用。而且吃最好的,用要用最好的,一句话就是在她能得到的条件下,做到了穷奢极欲,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农村妇女完全变成了不知羞耻的人,还把自己凌驾于同修、大法之上,她常常宣讲的所谓理念是:“人子(指她自己)在受难时你们要给她吃、住、用” 。

她(包括另一个男的)是怎么将那些所谓“她昔日的弟子”牢牢抓住的呢?基本上《转法轮》书中所明确不能做的事,她们都做了。

1、利用“身、口、意”要求大家必须听从,实行严格控制的洗脑整治,一有点她认为的不在法上,就说你没在法上了。再就是邪恶的断章取义师父的法,把这些人控制在她的手中为她所用。

2、标新立异:强行要求这些人不吃肉,果然这些人都听她的,统统基本上一年没吃肉。

3、要求这些人一个月辟谷:这些人果然一个月基本不吃(当然也有个别不听话悄悄吃点东西的),有个女追随都甚至差点给饿死掉,当时人都饿虚脱了。大家还以为在上层次、在高层次上修呢。

4、叫大家把师父的书烧了,今后只要听她的跟着她走就行了,从而看对她忠不忠的表现,当然这些人到此时基本上已是言听计从,烧书了(当中也有个别没有烧)。

以上的事,其实真修实修的弟子一眼就可以分辨出来该做或不该做,是不是真正在法上修炼。但是陈某某及其追随者们却并没有到此为止,因为接下来更荒唐更乱法的事就出现了。什么男女双修、同性恋、返修,等等什么都出现了,说她的选择就是大法的选择,只有她才能把这些人带回去,并经常在同修或追随者面前称师父是“父亲”。后来发展到“她就是师父,她就是真正的李洪志”等等极其邪恶的言论,并胡说大法的书是她写的,而且还公开宣称《九评》是她写的,再后来就干脆宣称她就是“大法”,并说法就是从她的口里流出来的(她当时还指着自己的嘴说),她的乱法行径已到这一步了,可这些追随者们却仍是如痴如狂,一点也不醒悟。

二零零四年圣诞节那天她看到电线杆上大法弟子们贴的“法轮大法好”标语时曾恶狠狠的说道:“这些反革命!”可见她的思维已经完全站在中共邪党的立场上去了,并经常说那些做三件事情的首先是被销毁的对象,因为他们到处贴标语把别人搞得很烦,所以别人才会如此来迫害,还说“迫害其实是一种偏得”等等。并说“被(神)附体才是最高的”,说什么“没有共产党还把大法弟子超脱不出来呢”等胡言乱语。

她还经常神神叨叨的叫师父“助我”等狂言,并且在二零零七年,当时已有一部份弟子最终清醒过来退出她那个圈子,包括当时与其行不正当关系的男人等等,她就指使其还有一部份跟随者说,九星连珠时,美国的师父就要回来和她合为一体,她就是主体、真身,你们这些背叛的不醒悟的,到那时就在那里坐着哭吧等等,威胁别人。

这么多年来,这些人在她的带领下从不做三件事,二零零一年就开始不炼功了。大法弟子们在出生入死的做着三件事救人的时候,她、他叫这些人天天看什么故事片、连续剧等等,还把自己、师父往那里面的人物套。

二零零七年左右开始叫追随者天天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说他们基本修完了,就等着圆满回家去。每天这些人在一起就是看、听其宣讲,或吃喝,游山玩水,逛庙,还说这才是真正修炼。

二零零八、二零零九年新的神韵光盘出来后,她就授意身边五个坚定的跟随者到我们当地各个学法小组,在过去认识的大法弟子中去宣讲他们的邪说。

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到:“大法弟子中有当年耶稣的门徒,也有释迦牟尼的佛弟子,当然还有你们不知道的那些神与神的弟子,但是你不是真正他的弟子,你是大法弟子,要等到今天是目地。”师父的讲法发表后,余下的跟随她的五个人被惊醒了一下,当别的同修看到她、他们的觉醒时很高兴,就动员这些人与陈决裂,希望他、她们能真正回到师父的身边来,回到大法中来,可是刚过几天,也许是同修逼之过紧,这些人认为十几年来不是白修了吗?认为她、他们的路就是对的,就又回到她的身边去了。

当醒悟回来的同修将其请出同修家时,(陈在别人家里住了十年之久,给周围常人造成很不好的影响,给大法蒙了羞)走时还向别人要了三万钱损失费才退出去,还说出充满威胁的言论吓唬别人。

之后她就于二零一一年底又一次在城里租房,而且这次花一万块钱左右在城里租用了一栋小独院便于她随时招唤那几个追随者。这些追随者十几年来一如既往每人每月供养她二百元钱,还无怨无悔的供她吃、住、用、随时听她招唤,当她的义工、仆从。

这些人在她的操控下叫做啥就做啥。今年初其丈夫(原是同修)原本对她种种诽谤大法的言行忍无可忍,已经死了心,要去找她离婚,可到她那里去了一、二次,就马上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也被邪恶控制了,回来后还到处宣扬她。他、她们游说时声情并茂,声泪俱下,带动了一部份原来表面上比较坚定的同修,她家乡的同修在其丈夫、其他追随者和她本人的三番五次连骗带吓的游说下,原来走得比较平稳的同修也基本全部(除了两三个坚定的外)都认同她的演讲,听進去了,认她当师父去了,走到邪路上去了。

在正法進程已经走到最后的最后,下一步说来就来的时候,看到这些十几年来风风雨雨的跟着师父走过来的同修,就这样被这伙人给活活的拉下去了、被淘沙下去了,我们看着真是痛心。为了救度他们,我们也曾多次去用我们自己亲身的经历去劝善,但这些人根本就不听。他们还公开说:“什么魔、什么神、什么道都不能动了我的心”。就这样在本地区又拉下了十来个原来比较坚定、三件事做的都比较好的大法弟子。在这旧势力安排的淘沙中他们犯下了多么大的罪行,不但淘了那些信师信法不够的,同时也自己淘掉了她、他们自己。

更有甚者,当师父二零一三年的三次“评语”出来后,他们更变本加厉的邪悟四处游说大法弟子,并且已经开始游说到外县去了。这次明慧编辑部的《演讲乱法》这篇文章出来后,陈指使其追随者们把明慧的这篇文章烧毁,说这不是师父署名的坚决不看等等,要坚定的跟她走。

我们在想,这些人走到这一步了,真不知还有没有回头的希望啊!

不管怎么样,每个人的路还得走。但只有坚定的走正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正法之路,做好三件事,才是正路。牢记修炼是实修心性,决没有捷径可走。各种人心妄想圆满都是执著。否则非但不能圆满,而且还可能上邪恶的当,走上一条可悲可怕的不归路。

千万年的等——同修啊不要错失了机缘,不要辜负了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啊!

以上如有不在法上的敬请同修指正。谢谢师父!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