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的危害性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九六年得法的老学员,修炼十几年了,至今“怕”心还很重,扪心自问,很是苦恼,今天写出来和同修们交流切磋,也是给邪恶曝光。

前几天因为“怕”,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偏离法的离奇事,过后使我惊讶,让我不得不静下来,审视一下自己所走过的修炼过程,查找一下自己“怕”的根源所在。

事情是这样的,一天晚上七点半我和一同修在参加集体学法后回家时,路过一小区,看到路的两边有两排汽车,我们就过去把带的小册子和真相光盘放在车上,我们骑的两部电动车就放在了两汽车之间,同修发着就走進了小区院内,我在离电动车不远的地方发放,刚发了几本,从大马路边的饭店里过来一男一女進了另一小区,他们看看我又看看汽车,当时我也没在乎,又继续发,这时从这一小区内出来两个人(一个穿保安衣服,一个穿便衣),我就从道一边赶快走到电动车旁,一保安说:“干什么的?”我说:“等人的。”他说:“到院内去等”。这时“怕”心上来了,就认为他看见了车上的东西,并认为是那两个人告诉他的,我该怎么办呢?若是到院里去,我们两个一个也走不掉,若是喊同修不就等于告诉人家了吗?我看到远处的同修发完了,我就骑上自己的电动车奔大马路了,那保安指着另一辆电动车说:“这辆电动车是你等的那人的吗?”我说“不是”,就快速离开了。

这时的“怕”心非常重,这才想起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同修,用智慧来对待,不能让同修落入邪恶之手,不能让保安他们对大法弟子犯罪。我就骑电动车到同修家找她的丈夫前去帮忙,可是敲门好长时间,同修的女儿起来开门了,我说叫你爸爸起来到某小区去看看你妈妈。同修的女儿说我去看看吧!我就说把地下室的门打开,我把东西拿走(大法书、神韵、小册子等),然后就去了另一同修家(十一点五十分),开始发正念半小时后,才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这才平静一些,同修也建议我把东西转移出来,我又回家把一些东西都拿出来,返回到同修家已是夜间两点半了,我们继续发正念。

第二天早上去了同修家,一切正常,当时同修在小区里出来看到保安守着电动车问她:“这是你的电动车吗?”她象没听见似的就堂堂正正走出来了,到了家让她丈夫把电动车推回去了。可是我因为“怕”折腾了一夜,一切为遭迫害做准备。根本就没有了正念,被假相带动了,让邪恶钻了空子,干扰了同修,也干扰了同修的家人。

回想起来,痛定思痛,无颜面对师父,无颜面对同修以及家人。悔恨、指责都没有用,关键是查找一下自己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近段时间只忙于清除本市出现的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邪恶展板、标语。学法时心不静,脑子想着哪里还没清除啊?那个村庄社区还没去看看啊?做事心出来了。我们自身就是一个小宇宙,在这个小宇宙中,什么都有,有起正面作用的,也有起负面作用的,哪一方面强,哪一方面起主导作用,所以在学法时一定不要想事,甚至证实大法的事,学法心不静,不能入心,等于浪费时间,做事时心中要有法,不能脱离法,要以法作指导,才有正念,才能正行,才能安全,也就是师父才能管,那些正神也能帮。如果不能正念正行,那就是人在做事,也就是糊弄事,并且给自己找麻烦,邪恶就趁机而入,钻空子,因为你不是合格的大法弟子,它就要修理你。

这件事前因是去学法小组的路上发放神韵光盘时,碰到两个年轻人说“什么五千年文化,是法轮功的”,就拒绝了。对面马路上有一穿公安衣服的人,骑车在我前面去了学法小组所在小区,我也進了大门,而那个人在我前面打了一个半圈看我一眼,我同时也看他一眼,一看这“怕”心上来了,他是不是跟踪我的?学法时心也不静,盘着的腿也痛的厉害,那个“怕”就象一股冷气串遍全身。象这种状态就不应该再出去散发资料了,就应该回家静下心来,学法,发正念。可是做事心、完成任务的心一作主导,带着这种“怕”去做这么神圣的事,能没有干扰吗?

“怕”是从哪里来的呢?“怕”是“私”,私是旧宇宙的理,师父教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1]。如果没有“怕”,旧神也够不着你,也就干扰不了你,也就达到了法对你在这一层的标准,这就是无私的,是慈悲救众生的。

只有修出慈悲心,才能没有了“怕”。

通过这件事,使我深刻认识到,“怕”的危害性多大啊!总而言之:修炼的基础不牢固,学法不扎实。师父说:“考验面前见真性”[2]。师父还说:“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3]

我知道从此更要以法为师,静心学法,修好自己。只有百分百的信师信法,才能百分百的安全,平稳的走好最后的路,不给自己留下遗憾。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2]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见真性〉
[3]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