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好三件事中渐渐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1999年迫害初拉丁美洲还没有法轮功修炼团体。阿根廷学员和其他拉丁美洲国家得法较晚,好处是正法项目可以向美洲、欧洲及亚洲学员学习。在历次法会大家都交流所做的各种项目事迹。比起那些学员我们没有什么给别国参考,只有如何一步一步的从什么都不懂开始,读法,去执着,往内找,做好三件事到渐渐的成熟。今天有许多的新学员和较新的学员。希望他们能感受到我们修炼的过程里,充满了师父对所有弟子的苦心和安排。

我是1998年因为先生的工作,从德国第二次回到阿根廷定居。年底时在德国的我台湾大学同学曾在电话告诉我,她在柏林如何的在和一些大陆来的人在学功,是佛家功。她说这个法轮功法很棒,她感到能量,说在中国轰动的很。

1999年2月,我飞去德国,在回阿根廷时那位同学在飞机场给我三本黄色封面的书。在飞机上我拿起《转法轮》,打开第一页,题目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我虽然不懂什么是往高层次上带人,可是我感到这不象一般佛教的书,不知不觉的在12小时的飞行中看完《转法轮》,《法轮功》和《法轮大法义解》,觉得《转法轮》象是一位父亲,不停的重复的叫我们做好人。

四月我回台湾经过德国,在学员家又得到了几本书。回到阿根廷,每天一个人在家看书,感觉满好的。

在这期间我第一次读到一九九八年《北美首届法会讲法》,师父说:“盗版的《转法轮》这个事情比较多,大家千万注意,发现了漏字、落行的就用你的笔把他抄上去。今后再有这种书漏字、漏行的不要买,也就说照排可以买,从新排版的坚决不买。”我很惊讶。书被盗版不在乎,在乎的是盗版的有错误,并且要照排可以买,这是世界上最好的人都不会讲出来的话。我开始想这不是一般的人做的。

7月21日早上起来看报,国际新闻大版登的法轮功在中国被禁的新闻。我向来知道中共邪党做的没有一件是好事,法轮功一定是好才会被禁的。其中一篇有一个记者访问一个在阿根廷所谓的中国专家问阿根廷有没有法轮功,他说,据他所知,没有任何人炼法轮功。看到这个,我心中激动的叫出来了:有啊,我是!这是我第一次自动的认为自己和法轮功有关,同时心中真的感到了师父。心里高兴的想,我竟然有了一个师父!

因为在没有老学员交流的情况下对师父到底是谁,开始一段期间不是很清楚。在《北美巡回讲法》中师父说:“没人知道我是谁,我也不知道我是谁。没有生命看到过我,没有生命叫过我什么。我也没有形也没有名,与宇宙中一切生命所构成的东西都不相同,对宇宙内众生来说我什么都没有,也许宇宙都没有了,那个时候就只是我了。我就是什么都没有。没有生命知道我是谁。但是没有我就没有宇宙的存在。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在宇宙大穹解体时从新正法中救度众生。”我看时就象整个人地震似的,之后好象人的这方面明白了,所以之后再看《转法轮》《第八讲》〈谁炼功谁得功〉有一句一直让我琢磨的话,在感触到师父是谁后,从这几个字里,体会到师父的伟大。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这件事我们拿出来讲,也是费了很多周折才同意讲的。我揭示了一个千古之迷,绝对不能讲的秘中之秘”。师父费了那么多的周折?要得到“同意”?这句话更让我深深的震动。师父在那种不可思议的、高高的在上的境界,是如何做事,师父也协调!之后我协调时,不时提醒我自己什么事都也得为了能达到法所要求一定不能怕周折,要交流,如师父说的要商量,有洪大的宽容,去想别的生命,找最好的办法。这是师父对我们的教诲,师父在那种至高境界就是这么做。

迫害后我开始对我自己一个人在家看书感到不够了。后来记得在德国的学员家拿书时,他们提到法轮大法有个网站,记的叫“明慧”。谁知明慧网打开了我的修炼的路程,了解到了法轮功在中国,在外国所经历的。没有看明慧网,我现在可能不会成为大法弟子在这里和大家交流。我在此为我个人能在大法修炼,感谢师父,感谢所有在为明慧网贡献他们的时间和不懈精力的那些大法弟子。

看明慧网,学到应该建立一个炼功点。我在1999年底下决心建立第一个炼功点。看明慧网,学到必需和大家一起读法。开始时,学员《转法轮》都用复印的。2003年时感到需要书,可是那时阿根廷美金价高,進口西语《转法轮》不是长久的办法,所以我们申请在阿根廷出版西语的《转法轮》。

阿根廷学员多了,感觉到我们得替所有西语系的人做一些事,让他们也有机会得法,所以一切西语的翻译工作等自然的落在阿根廷学员身上。翻译讲法,《大纪元时报》,西语网站等我们一步一步的建立起来。

阿根廷是在世界的最南端,2003年阿根廷还只有一些台湾早期去的少数移民,中国华人极少,街上看不到华人的面孔。那时对阿根廷人来讲,中国是个遥远的国家。

2004年南美开始涌進大批的中国移民,越来越多。我们印的中文的《大纪元时报》,在那时还是在叫“台湾街”的地方派发,那时都是刚刚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报纸丢了一街都是,我们被骂,受到威胁。你给他们报纸,会斜眼看着你,怀疑的问这是干什么的。当我们回答说是报纸,立刻问要钱吗?有的说看什么,报不看,不要。我问为什么不要?他们说,要报有什么用?我要的是美金,你送我美金我就要。我说你是不是刚从大陆来的?他们说:你怎么知道?我说:只知道要美金,这是中国大陆目前的党文化。我希望你过一阵看过我们的报及资料,不会再这么说了。结果真的有人后来自动找我们要报。

中使馆开始紧张了。第一次接到威胁的电话,说要杀我时,刚开始还很不习惯,现在听到这个只笑笑。可是那时都是新学员,有的阿根廷学员他们在中国城炼功时不敢闭眼睛,因为周围很多邪恶的脸孔。我们坚持下去,越来越多大批大批的来到阿根廷中国移民。“台湾街”变成了“中国城”,所有的华人都在那里买货。大使馆也在那施展他们的控制,巩固地盘。

我们9年来每到周末就在中国城最主要的十字路口一个街角边挂起来横幅,放了桌子,摆放真相资料,发派中文及西文《大纪元时报》。邪恶时常干扰,我们就向市政府申请一年有效的许可。邪恶干扰,我们不理,做我们该做的。邪恶最怕我们的法轮大法横幅,一次再一次的想阻止我们挂横幅。在这一点上我们是忍无可忍,绝对不准任何人动法轮大法的横幅。

去年市政府把我们所在的十字路改为人行道,我们干脆穿着印有“法轮大法”字样的黄衬衫,在马路中间炼功、教功。那里的交通警察看到不说话,可是邪恶看得妒嫉的不得了,来恐吓我,说要告我们,说我们没有许可站在街的中央炼功。我们不理,坚持下去,以正念对待所有的干扰,结果,如今法轮大法已成为中国城不可缺的景象,也从那進来了许多的新学员。不止华人都会周末经过那,阿根廷人,观光客也开始把它当作观光的目标。现在周末那里是人山人海,都能看到法轮功学员,接触到法轮功真相。那里的能量已变了,邪恶恶不起来,告也告不了。市政府对我们了解了,只要一申请许可马上就给我们。刚到阿根廷的华人看到我们站在马路中,特别惊讶,大使馆的谎言他们也不相信了。这个现象是学员们不惧怕干扰以及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下去的正念的结果。干扰越多证明我们做的是邪恶最怕的,因为可救度更多的众生。

我们六年来每天轮流到中共使馆前发资料,讲真相。那里每天有很多的华人及申请签证的外国人。能每天做到这一步也是象在中国城一样,经过了几年的大战。最初每次使馆有恶人出来对我们谩骂,赶我们,我们不走,他们就打电话叫警察来说有恐怖份子在门口。警察全副武装紧张的赶来后,看我们觉得莫明其妙。在阿根廷示威都会动武的,警察们看我们那么的和平,只有称赞。有时我们坐在使馆门前的人行道发正念,警察都不敢打扰。每次讲真相后,警察只要求告诉他们,我们准备几点走。警察求我们站远一点,我们告诉警察:使馆说,人行道是属于中使馆的,他们还说警察听他们的。后来知道,警察跟大使馆说:他们不会因为这里有法轮功学员再过来,人行道上和平的人,他们不能管。我们从此后就在中共使馆门口堂堂正正发揭露迫害的资料。

神韵已来了阿根廷两次了。2009年第一次来,到上飞机前,神韵才拿到签证。到达后,禽流感也紧跟着到,似乎就是专门干扰神韵来的。去年底神韵再度来到阿根廷,这次签证很容易拿到了。可是这次出现其它原因,我们票卖的不好,不过我们知道,神韵不应该因一些常人社会的原因受到影响。这次虽然在主流社会轰动了几天,可是没有能救度更多的众生。这次神韵在墨西哥票卖的非常好,墨西哥学员不论新老的学员,修的好,修的不好都能放下自己,奉献出100%的时间,尽力推广神韵,所以才能救度那么多的众生。这让我们看到自己的不足。

向内找,找到我们没有100%的付出推广神韵,也有不够坚定。在知道神韵将来演出后,我们遇到了许多挫折,如场地因技术问题取消,日期改变,签证的麻烦,使学员常常的不知是否神韵真的会来。交流结果是承受力不够,一关一关,信心被干扰了,出现自信的问题,甚至惰性。因换剧场,只有两个月的时间推票,学员没有把一切的私事放下专心推票等等,都是修炼因素。2009年神韵后,每个学员都被多多少少的干扰,许多没修掉的执着如色心、妒嫉心又出现了,有的也读不進法,犯了错,有的离开了法。虽然有的恢复了,可是这次神韵,他们又出现了同样的过关。所以去年神韵演出前,我们加紧提高心性,学法,交流,把被干扰的学员叫回学法组,可是神韵演出结束后,还是有学员无法正念清除干扰,远离了学法组。能推广好神韵的要求非常的高,事前事后考验严肃,人心,执着没去的都多多少少会出现考验,特别是因为干扰,不能做好三件事的,更难承受考验。过关,干扰的目地无非是邪恶把大法弟子往下拉。我们目前已在准备2014年神韵了。学法,交流,去掉人心,协调好,讲真相,发正念,提高心性与承受力等等,都是在神韵来之前必需做到的,这才不辜负师父又一次对我们的慈悲。

2005年中共恶首之一访问阿根廷。它到达后,在我们递進诉状的第二天,学员在这个恶人访国会时,被殴打的非常厉害,就如在天安门一样的情形。我们现在在刑事法院还有不同的对此地华人给中共做打手的起诉。不久之后我去参加美国亚特兰大的法会,有个学员说:在中国以外,就你们怎么老被打,你们哪里做的不好?当时我听到这个很难过,大法弟子做不好就应该被恶人殴打吗?我们是师父的弟子,是师父管的。当然做的正,邪恶没有迫害的办法。回阿根廷后我们加紧推动诉状,利用中共在阿根廷国土内对我们的迫害加强讲真相。

受理本案的法官经过四年的调查,收集众多受害学员的证词,最后裁决本案应适用“普遍管辖权原则”(universal jurisdiction),并于2009年12月发出国际逮捕令,要求国际刑警组织对出访的中共恶首的两名被告予以逮捕,并引渡到阿根廷受审。

当时中国驻阿根廷大使馆对阿根廷法官所发出的国际逮捕令大为震惊,立即给阿根廷外交部,法院和各个国家机关的部长发出了外交信函,要求“结束与法轮功有关的所有案件”,并威胁此诉江案将破坏中阿双边关系。不久之后,这位正义的法官被迫辞职,转由执政党有意安排的法官在上任的第一天,撤销了此项国际逮捕令,并以证据不足结案。我们后来起诉两次,上个月,刑事高等法院驳回联邦刑事上诉法院结案理由,并判决案件发回原审联邦刑事法庭第九分庭,重审被告所犯下的群体灭绝罪及反人类罪等罪责。

虽然常人律师、法官都因为正义的支持法轮功受到不同的干扰,可是我为他们庆幸,因为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说:“谁给予大法支持,从正面宣扬了大法,他就是给自己未来开创了生命存在和未来得法奠定基础。”

今天中共邪党是阿根廷第一贸易伙伴,中共邪党将给予阿根廷100亿美元,在阿根廷复杂及反复无常的政治下,恢复被撤销的国际逮捕令要用很多的正念对待。虽然我们在阿根廷助师救度众生一直在受到政治的影响,可是这么多年,这些案件起到了很大的讲真相的作用,法律界对我们很佩服。我们按师父说的,“世界经济怎么样,咱们不要管它。今天谁掌权了,哪块出了什么事了,这与我们修炼没有什么关系。咱们就只管救人,救人。”(《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

得法前我就有离开南美的想法,虽然学法后打消了此念,可是最近几年,也就是神韵2009年来后及诉江案在2009年底的决议后,许多学员被干扰,我的压力很大时,心性低的时候,我有时很想一走了之,到其它国居住。我想我在哪里都能证实法,台湾,欧洲或哪个英语系国家。我天真的想过我当时为什么发誓约要选到中国学员极少,远远的拉丁美洲来?我想走,借口是阿根廷不是我的国家,我也不算是拉丁美洲的人。因为我,我先生退休后留在阿根廷。他没有修炼,可是也受到不同的身体,精神的干扰。我有时多么的渴望能静静参加一个项目,好好的做自己的事,听别人的协调。那样多好,修炼容易多了。可是多年的学法,心里清楚时知道这不是我的路。担忧,要负责,繁忙,管杂事,承受压力等等是我要修的路。师父的法多次的慈悲的说我们要完成自己立下的誓约,兑现自己的誓约。师父为了所有的众生来到这个肮脏的地方,师父说大法弟子是众生的希望,可是事实上,师父才是众生唯一的希望。虽然师父说我们在助师,可是是师父在给我们这么大的机会提高。这种慈悲是无止境的。那么高的荣耀,我们做的不好会使人失去机会。想到这个,我几次惭愧打消了离开的意念。三年前我女儿带着她的两个女儿到台湾学中文,后来我的女儿也得法了。在我没讲一句话的情况下,去年她决定和她的女儿搬到了阿根廷,全心加入在拉丁美洲证实大法。我感到师父的慈悲,我少了一个离开这里的借口了。

一直没有拉丁美洲的学员在法会发言。现在学员渐渐的成熟了,希望这次我开头能鼓励拉丁美洲的学员下次法会也和大家交流,讲的比我好。感谢师父的慈悲。如今从这北面的墨西哥,圣多明哥,巴拿马,瓜地马拉,厄瓜多尔到维内瑞拉,哥伦比亚,秘鲁,巴西,再到最南部的智利,阿根廷都已有学员在证实法,而且最近不断的在進入新学员。值得一提的是他们领悟力特别强,心性也很好。我们还有一大段路要走,给师父最好的生日礼物就是全心的助师救度众生。在此代表所有的拉丁美洲大法弟子感谢师父关心这里的众生。没有语言可以代表我们的感受。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一三年纽约法会发言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